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六安茶
2019/09/09 16:43:27瀏覽985|回應1|推薦63

「逸仙宴饗,饗宴紅樓」菜單之二十。

「六安茶」出自紅樓夢第四十一回:「櫳翠庵茶品梅花雪,怡紅院劫遇母蝗蟲」。從六安茶相關的敘述過程中或許可以看什麼有趣的事呢!

內文是這樣說的:

賈母道:「吃了兩杯酒,倒也不餓了。也罷,就拿了這裏來,大家隨便吃些罷。」丫頭們便去抬了兩張高幾來,又端了兩個小捧盒來。揭開看時,每個盒內兩樣:這盒內是兩養蒸食一樣是藕粉桂糖糕,一樣是松瓤鵝油卷,那盒內是兩樣炸的一樣是只有一寸來大的小餃兒,……賈母因問什麼餡子,婆子們忙回是螃蟹的。賈母聽了,皺眉說:「這會子油膩膩的,誰吃這個!」那一樣是奶油炸的各色小麵果子,也不喜歡。因讓薛姨媽吃,薛姨媽只揀了一個捲兒,嘗了一嘗,剩的半個遞與丫頭了。劉姥姥因見那小麵果子都玲瓏剔透各式各樣,便揀了一朵牡丹花樣的笑道:「我們鄉裏最巧的姐兒們拿剪子也不能鉸出這麼個紙的來。我又愛吃又捨不得吃,包些家去給他們做花樣子去倒好。」眾人都笑了。賈母笑道:「等你家去時我送你一罈子。你先趁熱吃這個罷。」別人不過揀各人愛吃的一兩樣就罷了;劉姥姥原不曾吃過這些東西,且都作得小巧,不顯盤堆的,他和板兒每樣吃了些,就去了半盤子。

。。。。。。。。

當下賈母等吃過茶,又帶了劉姥姥至櫳翠庵來。妙玉忙接了進去。至院中,見花木繁盛,賈母笑道:「到底是她們修行的人,沒事常常修理,比別處越發好看了。」一面說一面往東禪堂來。妙玉笑往裏讓,賈母道:「我們才都吃了酒肉,你這裏頭有菩薩,沖了罪過。我們這裏坐坐,把你的好茶拿來我們吃一杯就是了。」妙玉聽了,忙去烹了茶來。寶玉留神看她怎麼行事,只見妙玉親自揀了一個海棠花式雕漆填金雲龍獻壽的小茶盤,裏面放一個成窯五彩泥金小蓋鐘,捧與賈母。賈母道:「我不吃六安茶。」妙玉笑說:「知道。這是老君眉。」賈母接了,又問是什麼水。妙玉笑回「是舊年(ㄐㄩㄢ)的雨水。」賈母便吃了半盞,便笑著遞與劉姥姥說:「你嘗嘗這個茶。」劉姥姥便接來一口吃盡,笑道:「好是好,就是淡些,再熬濃些更好了。」賈母眾人都笑起來。然後眾人都是一色官窯脫胎填白蓋碗。

那妙玉便把寶釵和黛玉的衣襟一拉,二人隨她出去,寶玉悄悄的隨後跟了來。只見妙玉讓她二人在耳房內,寶釵坐在榻上,黛玉便坐在妙玉的蒲團上。妙玉自向風爐上扇滾了水,另泡了一壺茶來。寶玉便走了進來笑道:「偏你們吃體己茶。」二人都笑道:「你又趕了來餚騙茶吃。這裏並沒你的。」妙玉剛要去取杯,只見道婆收了上面的茶盞來。妙玉忙命:「將那成窯的茶杯別收了,擱在外頭去罷。」寶玉會意,知為劉姥姥吃了,她嫌髒不要了。又見妙玉另拿出兩只杯來。一個旁邊有一耳,杯上鐫著「攽瓟斝[i]三個隸字,後有一行小真字是「晉王愷珍玩」,又有「宋元豐五年四月眉山蘇軾見于秘府」一行小字。妙玉便斟了一斝遞與寶釵。那一隻形似缽而小,也有三個垂珠篆字,鐫著「杏犀喬(原字為上喬下皿)」。妙玉斟了一簥與黛玉。仍將前番自己常日吃茶的那只綠玉鬥來斟與寶玉。寶玉笑道:「常言『世法平等』,他兩個就用那樣古玩奇珍,我就是個俗器了。」妙玉道:「這是俗器?不是我說狂話,只怕你家裏未必找的出這麼一個俗器來呢。」寶玉笑道:「俗說『隨鄉入鄉』,到了你這裏,自然把那金玉珠寶一概貶為俗器了。」妙玉聽如此說,十分歡喜,遂又尋出一隻九曲十環一百二十節蟠虯整雕竹根的一個大盒出來,笑道:「就剩了這一個,你可吃的了這一海?」寶玉喜的忙道:「吃得了。」妙玉笑道:「你雖吃得了,也沒這些茶你糟踏。豈不聞『一杯為品,二杯即是解渴的蠢物,三杯便是飲牛飲驢了』。你吃這一海便成什麼?」說的寶釵、黛玉、寶玉都笑了。妙玉執壺,只向海內斟了約有一杯。寶玉細細吃了,果覺輕淳無比,賞贊不絕。妙玉正色道:「你這遭吃的茶是托她兩個福,獨你來了我是不給你吃的。」寶玉笑道:「我深知道的,我也不領你的情,只謝他二人便是了。」妙玉聽了方說:「這話明白。」黛玉因問:「這也是舊年的雨水?」妙玉冷笑道:「你這麼個人,竟是大俗人,連水也嘗不出來。這是五年前我在玄墓蟠香寺住著,收的梅花上的雪,共得了那一鬼臉青的花甕一甕,總捨不得吃,埋在地下,今年夏天才開了。我只吃過一回,這是第二回了。你怎麼嘗不出來?隔年蠲的雨水那有這樣輕淳,如何吃得。」黛玉知她天性怪僻,不好多話,亦不好多坐,吃完茶便約著寶釵走了出來。

**********

**********

話說賈母和大夥兒一起行了酒令,吃了些點心,帶著劉姥姥逛大觀園,來到櫳翠庵。

櫳翠庵是什麼所在?

「櫳翠庵」是大觀園裡一處點景的尼姑庵,是妙玉的修行處。後來惜春出家,也住在此處。這一回題名叫「櫳翠庵茶品梅花雪」,因此可知櫳翠庵中最為出色的當非紅梅莫屬了。

賈母帶著一行人來到櫳翠庵,妙玉迎著。可賈母覺得適才吃了酒肉,怕褻凟了菩薩,就在外間落座,要妙玉:「把你的好茶拿來我們吃一杯就是了。」

妙玉聽了,忙去烹了茶,親自揀了一個海棠花式雕漆填金雲龍獻壽的小茶盤,裏面放一個成窯五彩泥金小蓋鐘,捧與賈母。賈母道:「我不吃六安茶。」妙玉笑說:「知道。這是老君眉。」

咦?不是請妙玉烹茶來喝嗎?怎麼妙玉端了茶來,賈母一口就說:「我不吃六安茶。」?

想來這「六安茶」必定是賈府上下經常飲用的茶品,所以賈母才會會斷定端上來的可能是她不想喝的「六安茶」吧!

「六安茶」不好嗎?為什麼賈母不喝?

其實產於安徽省六安地區的「六安茶」還真是好茶。明人屠隆《考槃餘事》中所稱最為當時人稱道的茶有六品,其中就有六安茶。被列入茶之六品的茶包括:虎丘茶、天池茶、陽羨茶、六安茶、龍井茶與天目茶。六安茶以茶香醇厚而著稱於世。據說這六品茶在清朝康、雍、乾三朝,還是御制貢茶呢!

既是名列貢品的好茶,得之不易,又是賈府常飲用的茶品,賈母不喝,不就有些奇怪嗎?

原來,雖然六安茶香氣高長,滋味醇厚,且耐沖泡,但賈母年長,又剛吃了酒肉、點心,品茗當以清淡、量微為主,而這種接近綠茶的六安茶不太相宜,所以就說不喝六安茶了。

不喝「六安茶」,怎麼妙玉說是「老君眉」就喝了呢?

這裡就看出妙玉的心思細膩和貼心了,她知道賈母年事已高,接近綠茶的六安茶對年已八旬,且剛吃了酒肉的老人家可能不太適合,所以先就備妥了「老君眉」,賈母自是歡喜異常了。

那老君眉又是什麼?為什麼賈母就喝了呢?

老君眉是那裡的茶有幾種說法:一說是湖南洞庭湖君山所產的銀針茶;二是武夷岩茶,據說清代福建省武夷山一帶確有「老君眉」茶名;三是福鼎白茶,壽眉茶,此茶白毫顯露,酷似壽仙眉毛,當地人俗稱壽眉白茶。老壽眉可解酒醒酒、清熱潤肺、去除油膩、促進消化。

至於文中說的「老君眉」屬於何者?只能就教於方家了。

在這一回裡,從六安茶衍生出來的情節也為有趣。話說賈母和劉姥姥在外間飲茶,妙玉拉了寶釵和黛玉到了耳房,寶玉又跟了進來,妙玉另泡了壺茶,茶碗倒另有講究。給寶釵的用的鑴有「(ㄅㄢ)(ㄅㄠˊ)(ㄐㄧㄚˇ)」三個隸字;給黛玉的是鑴有三個垂珠篆字「杏犀喬(原字為上喬下皿)」的小杯。可能是用葫蘆為範做成的小杯,足見講究。妙玉原來把自己用的茶杯給寶玉用。寶玉說俗氣,妙玉又拿了個九曲十環一百二十節蟠虯整雕竹根的大盒給寶玉用。這看似平淡無奇,但看倌想想,妙玉把自己用的茶杯給寶玉用,是不是有另外的緣由呢?是把寶玉當自己人嗎?

再來是泡茶用的水。賈母問說是用什麼水泡的,妙玉答說是「是舊年(ㄐㄩㄢ)的雨水。」後來在耳間裡,黛玉問說:「也是舊年的雨水?」還被妙玉取笑「竟是大俗人,連水也嘗不出來」。原來這水是「五年前我在玄墓蟠香寺住著,收的梅花上的雪,共得了那一鬼臉青的花甕一甕,總捨不得吃,埋在地下,今年夏天才開了。我只吃過一回,這是第二回了。」

這水還真講究,但以現代觀點來看用陳年雪水和舊年雨水泡茶,好嗎?

據《陳眉公考槃餘事》〈擇水〉中說茶用水「天泉,秋水為上,梅水次之,秋水白而冽,梅水白而甘,甘則茶味稍奪,冽則茶味獨全,故秋水較差勝之。雪,為五穀之精,取以煎茶,幽人情況。」看來古人泡茶用水還真是如此呢!原來,雨水與雪水,前者甘淡、後者淡,差別在特性,前者輕清、後者性寒。所以妙玉給賈母等長者用的是甘淡的雨水,而給寶釵、黛玉和寶玉這幾位年青氣盛的人用的則是性寒的雪水。所以說妙玉的心思還真是細膩啊!

 



[i] 攽瓟斝,葫蘆器,是用範具套在成長的葫蘆上,使葫蘆隨範成形的。其中,攽(音ㄅㄢˉ),古同「頒」;瓟(音ㄆㄠˊ),杓子。通「瓠」、「匏」。《廣韻.入聲.肴韻》:「瓟,似瓠,可為飲器。」《斝(ㄐ一ㄚˇ),玉爵也。夏曰琖,殷曰斝,周曰爵。古代青銅制的酒器,圓口,三足

 

( 休閒生活藝文活動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回應文章

一畝桑田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9/09/10 06:25
原來六安茶出自紅樓夢。
小馬哥 問候您(landmarc) 於 2019-09-11 16:16 回覆:

應該說紅樓夢裡提到了「六安茶」比較洽當些。

喝茶的人想必都聽過此茶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