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夜遊德勒斯登
2019/05/23 17:51:41瀏覽844|回應0|推薦44

德勒斯登之所以被稱為易北河上的佛羅倫斯的另一個原因就它的夜景。德勒斯登老城區北臨易北河,不論從北岸或連接兩岸的橋上欣賞老城區的夜,都能讓你駐足、流連。

就是因為這樣,吃過晚餐,一雙走了一天行程的腳還是捨不得不出門。

我們住的飯店位在易北河北岸,從飯店後門出來就能看到隔著易北河的德勒斯登老城。為了有更廣一點的角度看看老城區,決定走遠一點,從易北河上游170號公路跨越易北河的Carolabrücke橋過河。

打定主意,就沿著易北河北岸河畔草地往東走,穿過古斯都大橋(Augustusbrücke)。走過橋頭的金色騎士(Goldener Reiter)雕像,河岸邊是一家啤酒屋,店裡高朋滿座,正聚精會神的觀賞著足球賽。本想就此坐下,喝杯啤酒,和當地人一塊兒看球賽。但這就不能看德勒斯登夜景了。站在轉播大電視前面猶豫了十來分鐘,還是決定看夜景去。

 

 

順著公路往東,路上行人稀少,是否繼續前進在心裡著實猶豫了又猶豫。猶豫歸猶豫,腳下可沒停著。經過一棟叫作Sächsisches Staatsministerium für Kultus的建築,這棟老房子白天看是灰黑色的,就像其他老建築一樣。可現在臨河面卻被燈光打成粉紅色。燈光還真能改變建物給人的視覺感受啊!

 

 

踏上跨越易北河的Carolabrücke橋往對岸走,橋上行人更是少之又少。偶爾遇見一、兩位也帶著相機的遊客,倒讓我有些安心,只是人家還帶了拍夜景必備的腳架,我卻只能靠著將相機放在橋樑護欄上勉強拍照。效果自然就只能說「勉強」了。

 

 

 

 

 

 

 

 

 

沿途少有行人,可易北河上遊船卻是人聲鼎沸。一艘艘歡唱而來的遊船從橋下通過。看著遊船倒讓我看出一點兒端倪。原來白天在布呂爾平台(Brühlsche Terrasse)上看到靠岸遊船的煙囟都向後傾倒,正在納悶是怎麼一回事?如今夜遊,看著歡聲而過的遊船正好給了相像不出的答案。

 

 

 

 

 

原來在平台上看著來來往往的船隻,發現每一艘靠岸遊船的煙囟竟都是向後傾倒的有趣現象。答案原來是這些遊船在易北河上巡航,煙囟原來都是直立的,可是經過橋樑時,高高的煙囟無法順利從橋下通過,於是船隻一面鳴著汽笛、煙囟一面緩緩的向後傾倒,這樣就能順利過橋了。聰明又巧妙的設計。

走在橋上,易北河水潺潺西流,遊船穿梭,燈光投射在白天灰黑的老城區建築上,整個改變了老城區建的樣貌,難怪人家說來德勒斯登,一定要看看夜景。

 

 

 

 

 

 

 

 

再度走過布呂爾平台和旁邊的街道,雖然已是夜間十點半了,遊人還是一樣的來來往往,路旁Pub裡依舊人滿。聖母教堂前面廣上街頭藝人表演著火舞。教堂大門雖然深鎖,可是隔著教堂花窗投射出光亮,想必教堂裡面燈火依舊明亮。

 

 

 

 

 

 

夜晚的王子行列街道雖不像白天那麼的人潮眾多,壁畫上的王子們仍然騎著大馬,依序的前進著。壁畫盡頭的軍械博物館(Rüstkammer)和德勒斯登王宮(Residenzschloss)牆角拱洞裡正有人穿著古代服裝導覽呢!這種夜遊導覽在洲許多比較古老的城市都極為普遍,只是我們住的旅館不在附近,往往只能望而興嘆。或許真的想要參與這種夜遊的朋友,在選擇住宿時就得盡量選在老城區附近。這樣可以更進一步的了解當地種種。

 

 

 

 

 

 

 

 

 

 

夜間的茨溫格宮(Zwinger)大門深鎖當然是進不去的了。但是一旁的森柏歌劇院(Semperoper Dresden)前面卻是熱鬧得很。原來正值劇院散場,觀劇者或討論著仍留在海裡的劇情,或聚在一塊兒拍個紀念照。

 

 

 

 

 

這時候,忽聽得樂聲、鼓聲觀動而來。原來是白天逛街看到的年青人聚會散了場,正在遊街呢!

 

我們跟著一路唱、一路跳的年青人走過劇院、走過奧古斯都大橋(Augustusbrücke)。過了大橋也就到了我們下榻的館附近,看看時間早已過了晚上十一點半。所幸飯店員工們正在後門旁打掃、整理。我們也就順勢由後門進了旅館,結速了幾個小時的夜遊。當然,也就該跟德勒斯登說聲再會了!

( 休閒生活旅人手札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