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蓮葉羹
2019/06/17 14:46:11瀏覽625|回應0|推薦28

「逸仙宴饗,饗宴紅樓」菜單之十三。

「蓮葉羹」出自第三十五回:「白玉釧親嘗蓮葉羹,黃金鶯巧結梅花絡」。其實也和第三十四回裡賈寶玉被父親狠揍了一頓有關。

原文是這樣說:

這裏薛姨媽和寶釵進園子裡來瞧寶玉,到了怡紅院中,只見抱廈裏外迴廊上許多丫鬟、老婆站著,便知賈母等都在這裏。母女兩個進來,大家見過了,只見寶玉躺在榻上。薛姨媽問他可好些。寶玉忙欲欠身,口裏答應著「好些」,又說:「只管驚動姨娘、姐姐,我禁不起。」薛姨媽忙扶他睡下,又問他:「想什麼吃只管告訴我。」寶玉笑道:「我想起來,自然和姨娘要去。」王夫人又問:「你想什麼吃,回來好給你送來。」寶玉笑道:「倒不想什麼吃,倒是那一回做的那小荷葉兒、小蓮蓬兒的湯還好些。」鳳姐一旁笑道:「聽聽口味不算高貴,只是太磨牙了。巴巴的想這個吃了。」賈母便一疊聲的叫人做去。鳳姐兒笑道:「老祖宗別急,等我想一想這模子誰收著呢。」因回頭吩咐個婆子去問管廚房的要去。那婆子去了半天回來說:「管廚房的說,四副湯模子都交上來了。」鳳姐兒聽說,想了一想道:「我記得交上來了,就不知交給誰了,多半在茶房裏。」一面又遣人去問管茶房的,也不曾收。次後還是管金銀器皿的送了來。薛姨媽先接過來瞧時,原來是個小匣子,裏面裝著四副銀模子,都有一尺多長,一寸見方,上面鑿著有豆子大小,也有菊花的,也有梅花的,也有蓮蓬的,也有菱角的,共有三四十樣,打得十分精巧。因笑向賈母、王夫人道:「你們府上也都想絕了,吃碗湯還有這些樣子。若不說出來,我見這個也不認得這是做什麼用的。」鳳姐兒也不等人說話,便笑道:「姑媽哪裏曉得,這是舊年備膳,他們想的法兒:不知弄些什麼面印出來,借點新荷葉的清香,全仗著好湯,究竟沒意思,誰家家常飯吃它呢。那一回呈樣的作了一回,他今日怎麼想起來了。」說著接了過來,遞與個婦人,吩咐廚房裏立刻拿幾隻雞,另外添了東西,做出十來碗來。王夫人道:「要這些做什麼?」鳳姐兒笑道:「有個原故:這一宗東西家常不大作,今兒寶兄弟提起來了,單做給他吃,老太太、姑媽、太太都不吃,似乎不大好。不如借勢兒弄些大家吃,托賴連我也上個俊兒。」賈母聽了笑道:「猴兒,把你乖的!拿著官中的錢你做人。」說得大家笑了。鳳姐也忙笑道:「這不相干。這個小東道我還孝敬得起。」便回頭吩咐婦人,「說給廚房裏,只管好生添補著做了,在我的帳上來領銀子。」婦人答應著去了。
少頃,荷葉湯來,賈母看過了。王夫人回頭見玉釧兒在那邊,便令玉釧與寶玉送去。鳳姐道:「她一個人拿不去。」可巧鶯兒和喜兒都來了。寶釵知道她們已吃了飯,便向鶯兒道:「寶兄弟正叫你去打絡子[1],你們兩個一同去罷。」鶯兒答應,同著玉釧兒出來。鶯兒道:「這麼遠,怪熱的,怎麼端了去﹖」玉釧笑道:「你放心,我自有道理。」說著,便令一個婆子來,將湯飯等類放在一個捧盒裏,命她端了跟著,她兩個卻空著手走。一直到了怡紅院門內,玉釧兒方接了過來,同鶯兒進入寶玉房中。

****************

****************

寶玉被父親賈政狠揍了一頓,受傷不輕。除了之前想吃酸梅湯,又用「木樨清露」和「玫瑰清露」拌和了食物,算是吃了些個。薛姨媽、寶釵、鳳姐、王夫人進怡紅院來瞧寶玉,問他想吃些什麼?寶玉笑著回說:「倒不想什麼吃,倒是那一回做的那小荷葉兒、小蓮蓬兒的湯還好些。」鳳姐一旁笑道:「聽聽口味不算高貴,只是太磨牙了。巴巴的想這個吃了。」

說起來輕巧,這「小荷葉兒、小蓮蓬兒的湯」做起來可一點兒也不馬虎,就連賈府這種大戶人家也不是經常吃得到的。

首先,得先把不知道收在那兒的模子找出來。其次,借新荷葉的清香,和在麵中,用模子印出花樣。這模子可講究了,它是「四副銀模子,都有一尺多長,一寸見方。上面鑿著豆子大小,也有菊花的、梅花的,也有蓮蓬的,也有菱角的,共有三四十樣,打的十分精巧」。再將用新荷葉和的麵用模子印出來,放在雞湯中煨成羹。

這麼一道看似「簡單」的羹湯,光瞧上面的做法就知道實在「不簡單」。這也難怪就連賈府裡也甚少做來吃。如今寶玉挨了揍,卻巴巴的想吃這個。要不是賈母、鳳姐、薛姨媽、王夫人、寶釵一干人等疼他,等閒的人怕不又要挨頓奚落呢!



[1] 打絡子是一種古老的中國傳統手工技藝。絡就是結(中國結)。中國結在古時很流行。穿衣要紮布帶子(就是紅樓說的汗巾子),然後打個結捆住;另外頭髮上、扇墜上、布簾上甚至男女的腰間,以前都喜歡弄些中國結做為裝飾。

( 休閒生活藝文活動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