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木樨清露 玫瑰清露
2019/06/10 17:13:06瀏覽634|回應0|推薦34

「逸仙宴饗,饗宴紅樓」菜單之十一及十二。

這兩道清露,雖在紅樓夢三十四回「情中情因情感妹妹,錯裏錯以錯勸哥哥」中第一次提及,但它的根由卻得從二十八回裡寶玉和蔣玉菡(即小旦琪官)交換汗巾、到第三十回裡調戲賈母婢女玉釧兒,還逼得金釧兒被辭,後來跳井自盡。一直到三十四回裡被父親賈政狠狠揍了一頓說起,牽扯的章回包括了第二十八回到三十回,再到第三十三回、三十四回。後來,在六十和六十一回,這玫瑰露又再次出現,如果摘錄紅樓夢內文的話文字會嫌太多,所以就設法將來龍去脈略作整理。至於原文就有勞讀者自己去紅樓夢書裡尋訪囉。

寶玉挨他的父親賈政狠狠揍了一頓的緣由何止一端,現在說的還都算是近因。

話說在二十八回「蔣玉菡情贈茜香羅,薛寶釵羞籠紅麝串」裡,神武將軍馮唐之子馮紫英著人來請寶玉,寶玉換了衣裳,騎了馬來到馮府。那裡已有薛蟠、還有許多唱曲兒的小廝並唱小旦的蔣玉菡、錦香院的妓女雲兒候著了。飲宴間,行酒令,寶玉唱了「紅豆詞」等。酒至半酣,寶玉出外解手,蔣玉菡也跟了出來。寶玉這才知道這蔣玉菡就是唱小旦的琪官。初次相會,解了一個玉玦扇墜遞與琪官。琪官接了,也把繫在小衣兒上北靜王給的茜香國女國王進貢來的一條大紅汗巾子解下來相贈,還請寶玉把自己繫的汗巾給琪官繫著。兩人互贈了汗巾,就有些像是互相交換了信物。

如此不避嫌的授受汗巾,犯了寶玉父親賈政的第一個大忌。這還不打緊,原來這琪官是奉旨賜給忠順王府的小旦,已經在忠順王府待了有大半年了。後來忠順王府找不著琪官,四處打探,才聽說琪官與一位「銜玉出生的」往來甚繁。

這「銜玉出生的」指的就是寶玉。於是忠順王府差了長史官來賈府問問,是不是賈寶玉把琪官給藏了起來。賈政聽說這事已是光火,寶玉又道出了琪官在東郊離城二十里,紫檀堡地方置了幾畝田地、幾間房舍。賈政聽聞,更是犯了大忌。氣得抓住寶玉就是狠打,這已是第三十三回「手足耽耽小動唇舌,不肖種種大承笞撻」裡的情節了。

再有一樁,在第三十回「寶釵借扇機帶雙敲,齡官畫薔痴及局外」裡,賈母在涼榻上睡著,婢女金釧兒坐在旁邊捶腿,寶玉輕輕的走到跟前,把她耳上戴的墜子一摘,金釧兒睜開眼見是寶玉。寶玉悄悄的笑道:「就困得這麼著?」金釧兒抿嘴一笑,擺手令他出去,仍合上眼。寶玉見了她,就有些戀戀不捨的,悄悄的探頭瞧瞧王夫人合著眼,便自己向身邊荷包裏帶的香雪潤津丹掏了出來,向金釧兒口裏一送。金釧兒並不睜眼,只管噙了。寶玉上來便拉著手,悄悄的笑道:「我明日和太太討你,咱們在一處罷。」金釧兒不答。寶玉又道:「不然,等太太醒了我就討。」金釧兒睜開眼,將寶玉一推,笑道:「你忙什麼!『金簪子掉在井裏頭,有你的只是有你的』,連這句話語難道也不明白?我倒告訴你個巧宗兒,你往東小院子裏拿環哥兒同彩雲去。」寶玉笑道:「憑他怎麼去罷,我只守著你。」只見王夫人翻身起來,照金釧兒臉上就打著了個嘴巴子,指著罵道:「下作小娼婦!好好的爺們,都叫你們教壞了。」寶玉見母親起來,早一溜煙去了。

寶玉在賈母跟前調戲婢女金釧兒不成不打緊。賈母氣得把金釧兒家裡人找來辭退了她。金釧兒羞愧得跳井自盡。

總之,賈政打寶玉,主要是因為賈寶玉的四宗罪,一是在外流蕩優伶,二是表贈私物,三是學業荒廢,四是逼淫母婢。其中兩宗更是賈政發泄怒火的源頭,那就是流蕩優伶和逼淫母婢,也就是賈政氣得要把寶玉打死的緣由。

接著就來到第三十四回「情中情因情感妹妹,錯裏錯以錯勸哥哥」裡提到的木樨清露和玫瑰清露了。

原文是這樣說的:

話說襲人見賈母、王夫人等去後,便走來寶玉身邊坐下,含淚問他:「怎麼就打到這步田地」寶玉嘆氣說道:「不過為那些事,問它作什麼!只是下半截疼得很,你瞧瞧打壞了哪裏。」襲人聽說,便輕輕的伸手進去,將中衣褪下。寶玉略動一動,便咬著牙叫「噯喲」,襲人連忙停住手,如此三四次才褪了下來。襲人看時,只見腿上半段青紫,都有四指寬的僵痕高了起來。襲人咬著牙說道:「我的娘,怎麼下這般的狠手!你但凡聽我一句勸,也不得到這步地位。幸而沒動筋骨,倘或打出個殘疾來,可叫人怎麼樣呢!」
正說著,只聽丫鬟們說:「寶姑娘來了。」襲人聽見,知道穿不及中衣,便拿了一床袷紗被替寶玉蓋了。只見寶釵手裏托著一丸藥走進來,向襲人說道:「晚上把這藥用酒研開,替他敷上,把那淤血的熱毒散開,可以就好了。」說畢,遞與襲人,又問道:「這會子可好些﹖」寶玉一面道謝說:「好些了。」又讓坐。寶釵見他睜開眼說話,不像先時,心中也寬慰了好些,便點頭嘆道:「早聽人一句話,也不至今日。別說老太太、太太心疼,就是我們看著,心裏也疼……」剛說了半句,又忙咽住,自悔說的話急速了,不覺紅了臉,低下頭來。寶玉聽得這話如此親切稠密,竟大有深意,忽見她又咽住不往下說,紅了臉低下頭只管弄衣帶,那一種嬌羞怯怯非可形容得出者,不覺心中大暢,將疼痛早丟在九霄雲外。

.........

至掌燈時分,寶玉只喝了兩口湯,便昏昏沉沉的睡去。接著,周瑞媳婦、吳新登媳婦、鄭好時媳婦這幾個有年紀常往來的,只聽寶玉捱了打,也都進來請安。

.........

襲人道:「寶姑娘送去的藥,我給二爺敷上了,比先好些了。先疼得躺不穩,這會子都睡沉了,可見好些。」王夫人又問:「吃了什麼沒有?」襲人道:「老太太給的一碗湯,喝了兩口,只嚷乾渴,要吃酸梅湯。我想著酸梅是個收斂的東西,才剛捱了打,又不許叫喊,自然急得那熱毒熱血未免不存在心裏,倘或吃下這個去激在心裏,再弄出大病來,可怎麼樣呢。因此我勸了半天才沒吃,只拿那糖醃的玫瑰滷子和了吃了半碗,又嫌吃絮了,不香甜。」王夫人道:「噯喲!你不該早來和我說。前兒有人送了幾瓶子香露來,原要給他一點子的,我怕他胡糟踏了,就沒給。既是他嫌那些玫瑰膏子絮煩,把這個拿兩瓶子去。一碗水裏只用挑一茶匙子,就香得了不得呢。」說著就喚彩雲來,「把前兒的那幾瓶香露拿了來。」襲人道:「只拿兩瓶來罷,多了也白糟踏。等不夠再要,再來取也是一樣。」彩雲聽說,去了半日,果然拿了兩瓶來,遞與襲人。襲人看時,只見兩個玻璃小瓶,都有三寸大小,上面螺絲銀蓋,鵝黃箋上寫著「木樨清露」,那一個寫著「玫瑰清露」。襲人笑道:「好金貴東西!這麼個小瓶兒,能有多少﹖」王夫人道:「那是進上的,你沒看見鵝黃箋子﹖你好生替他收著,別遭踏了。」

------------------------------------------------------

之後,在第六十回「茉莉粉替去薔薇硝,玫瑰露引來茯苓霜」和第六十一回「投鼠忌器寶玉瞞贓,判冤決獄平兒行權」裡,玫瑰露又出現了幾次。

*******************

 

*******************

木樨清露和玫瑰清露到底是什麼?筆者不甚明瞭,是酒?是香精?還是其他什麼?

木樨(音ㄒㄧ),就是通常稱的桂花,又名岩桂。《群芳譜》:「白者名銀桂。黃者名金桂,能結子。紅者名丹桂。有秋花、春花、逐月花者。」木樨是我國特產名花。本草綱目拾遺中記載:「味微苦」。

至於桂花露,清顧仲《養小錄》論水中提到桂花湯作法說:「桂花焙乾四兩,乾姜、甘草各少許,入鹽少許,共為末,和勻、收貯,勿出氣。白湯點。」又在論酒的諸花露中說:「仿燒酒錫甑、木桶減小樣,製一具,蒸煮香露。凡諸花及諸葉香者,俱可蒸露。入湯代茶,種種益人。入酒增味,調汁制餌,無所不宜。」內有「「凡諸花及諸葉香者,俱可蒸露」之說。看來,這木樨清露和玫瑰露倒有些像是香露。

清人顧祿《桐橋倚棹錄》說,當時江南姑蘇虎丘仰蘇樓、靜月軒所出花露「馳名四遠,開瓶香洌,為當世所豔稱」。其中著名的有玫瑰花露、早桂花露、茉莉花露、野薔薇花露、木香花露、芙蓉花露、玉蘭花露、綠萼梅花露、金銀花露、白荷花露‧‧‧。」又說:「治肝胃氣,則有玫瑰花露;疏肝牙痛,早桂花露。」而性質溫和的桂花,對中國人而言頗有歷史,有滋補的功效,可以止咳、化痰生津、健胃整腸,並能安定神經。而玫瑰花性質溫和,可緩和情緒、補血氣,對肝及胃有調理的作用、並可消除疲勞、改善體質。

再回過頭來看看紅樓夢原文是麼說的?文章裡說「只拿那糖醃的玫瑰滷子和了吃了半碗」、「拿兩瓶香露,一碗水裏只用挑一茶匙子,就香得了不得呢。」

從這裡回推回去。原來寶玉挨了打,吃不下東西,想吃酸梅湯。但酸梅湯「是個收斂的東西,才剛捱了打,自然急得那熱毒熱血未免不存在心裏,倘或吃下這個去激在心裏,再弄出大病來,可怎麼樣呢。」於是用「糖醃的玫瑰滷子和了吃了半碗,又嫌吃絮了,不香甜。」這時候,「木樨清露」和「玫瑰清露」正式出場,卻又有些像是香甜可口、又能促進食慾的東西了。寶玉挨打,肝氣受抑,胸懷鬱結,飲此露疏理後覺得「香妙異常」。

說到這兒,雖不能確知這「木樨清露」和「玫瑰清露」是個啥玩意兒,但用小小玻璃瓶裝著,貼著鵝黃箋子,又是進給皇帝的貢品,想來是個金貴的好東西。

( 休閒生活藝文活動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