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香薷飲
2019/05/29 14:14:27瀏覽707|回應0|推薦41

「逸仙宴饗,饗宴紅樓」菜單之十。

香薷飲,出自紅樓夢第二十九回:「享福人福深還禱福,癡情女情重愈斟情」。其實這一段故事有許多緣由,得作比多的交代,所以摘錄的紅樓夢內容就多了一點。

內文是這樣說的:

且說賈珍方要抽身進去,只見張道士站在旁邊陪笑說道:「我論理比不得別人,應該在裏頭伺候。只因天氣炎熱,眾位千金都出來了,法官不敢擅入,請爺的示下。恐老太太問,或要隨喜那裏,我只在這裏伺候罷。」賈珍知道這張道士雖然是當日榮國府國公的替身兒,後又作了「道錄司」的正堂曾經先皇御口親呼為「大幻仙人」,如今現掌「道錄司」印,又是當今封為「終了真人」,現今王公、藩鎮都稱他為「神仙」,所以不敢輕慢。二則他又常往兩個府裏去,凡夫人、小姐都是見的。今見他如此說,便笑道:「咱們自己,你又說起這話來。再多說,我把你這鬍子還撏了呢!還不跟我進來。」那張道士呵呵大笑,跟了賈珍進來。

。。。。。。。。

那張道士又向賈珍道:「當日國公爺的模樣兒,爺們一輩的不用說,自然沒趕上,大約連大老爺、二老爺也記不清楚了。」說畢,呵呵又一大笑道:「前日在一個人家看見一位小姐,今年十五歲了,生得倒也好個模樣兒。我想著哥兒也該尋親事了。若論這個小姐模樣兒,聰明智慧,根基家當,倒也配得過。但不知老太太怎麼樣,小道也不敢造次。等請了老太太的示下,才敢向人去張口。」賈母道:「上回有個和尚說了,這孩子命裏不該早娶,等再大一點兒再定罷。你可如今也打聽著,不管她根基富貴,只要模樣配得上就好,來告訴我。便是那家子窮,不過給他幾兩銀子也罷了。只是模樣兒性格兒難得好的。」

。。。。。。。。

賈母因昨日張道士提起寶玉說親的事來,誰知寶玉一日心中不自在,回家來生氣,嗔著張道士與他說了親,口口聲聲說,從今以後不再見張道士了,別人也並不知為什麼原故;二則林黛玉昨日回家又中了暑:因此二事,賈母便執意不去了。鳳姐兒見不去,自己帶了人去,也不在話下。

且說寶玉因見林黛玉又病了,心裏放不下,飯也懶去吃,不時來問。黛玉又怕他有個好歹,因說道:「你只管看你的戲去,在家裏作什麼﹖」寶玉因昨日張道士提親,心中大不受用,今聽見黛玉如此說,因想道:「別人不知道我的心還可恕,連她也奚落起我來。」因此心中更比往日的煩惱加了百倍。若是別人跟前,斷不能動這肝火,只是黛玉說了這話,倒比往日別人說這話不同,由不得立刻沉下臉來道:「我白認得了你。罷了,罷了!」林黛玉聽說,便冷笑了兩聲,「我也知道白認得了我,我哪裏像人家,有什麼配得上呢!」寶玉聽了,便向前來直問到臉上:「你這麼說,是安心咒我天誅地滅﹖」黛玉一時解不過這話來。寶玉又道:「昨兒我還為這個賭了幾回咒,今兒你到底又准我一句。我便天誅地滅,你又有什麼益處?」黛玉一聞此言,方想起上日的話來。今日原是自己說錯了,又是著急,又是羞愧,便顫顫兢兢的說道:「我要安心咒你,我也天誅地滅。何苦來!我知道,昨日張道士說親,你怕阻了你的好姻緣,你心裏生氣,來拿我來煞性子。」

。。。。。。。。

原來那寶玉自幼生成有一種下流痴病,況從幼時和黛玉耳鬢廝磨,心情相對;及如今稍明時事,又看了那些邪書僻傳,凡遠親近友之家所見的那些閨英闈秀,皆未有稍及黛玉者:所以早存了一段心事,只不好說出來。故每每或喜或怒,變盡法子暗中試探。那林黛玉偏生也是個有些痴病的,也每用假情試探。因你也將真心真意瞞了起來,只用假意,我也將真心真意瞞了起來,只用假意,如此兩假相逢,終有一真。其間瑣瑣碎碎,難保不有口角之爭。

。。。。。。。。

看來兩個人原本是一個心,但都多生了枝葉,反弄成兩個心了。那寶玉心裡又想著:「我不管怎麼樣都好,只要你隨意,我便立刻因你死了也情願。你知也罷,不知也罷,只由我的心,可見你方和我近,不和我遠。」那林黛玉心裏又想著:「你只管你,你好我就好,你何必為我而自失。殊不知你失我自失。可見你是不叫我近你,有意叫我遠你了。」如此看來,卻都是求近之心,反弄成疏遠之意。如此之話,皆他二人素習所存私心,也難備述。

如今只述他們外面的形容。那寶玉又聽見她說「好姻緣」三個字,越發逆了己意,心裏乾噎,口裏說不出話來,便賭氣向頸上抓下通靈寶玉來,咬牙恨命往地下一摔道:「什麼撈什子,我砸了你完事!」偏生那玉堅硬非常,摔了一下,竟文風沒動。寶玉見沒摔碎,便回身找東西來砸,黛玉見他如此,早已哭起來,說道:「何苦來!你又摔砸那啞吧物件。有砸它的,不如來砸我!」二人鬧著,紫鵑、雪雁等都忙來解勸。後來見寶玉下死力砸玉,忙上來奪,又奪不下來,見比往日鬧得大了,少不得去叫襲人。襲人忙趕了來,才奪了下來。寶玉冷笑道:「我砸我的東西,與你們什麼相干!」

襲人見他臉都氣黃了,眉眼都變了,從來沒氣的這樣,便拉著他的手笑道:「你同妹妹拌嘴,不犯著砸它。倘或砸壞了,叫她心裏臉上怎麼過得去!」林黛玉一行哭著,一行聽了這話說到自己心坎兒上來,可見寶玉連襲人不如,越發傷心大哭起來。心裏一煩惱,方才吃的香薷飲解暑湯便承受不住,「哇」的一聲都吐了出來。紫鵑忙上來用手帕子接住,登時一口一口的把塊手帕子吐濕。雪雁忙上來捶。紫鵑道:「雖然生氣,姑娘到底也該保重著些。才吃了藥好些,這會子因和寶二爺拌嘴,又了吐出來。倘或犯了病,寶二爺怎麼過得去呢?」寶玉聽了這話說到自己心坎兒上來,可見黛玉不如一紫鵑。又見黛玉臉紅頭脹,一行啼哭,一行氣湊,一行是淚,一行是汗,不勝怯弱。寶玉見了這般,又自己後悔方才不該同她較證,這會子她這樣光景,我又替不了她。心裏想著,也由不得滴下淚來。襲人見他兩個哭,由不得守著寶玉也心酸起來,又摸著寶玉的手冰涼,待要勸寶玉不哭罷,一則又恐寶玉有什麼委曲悶在心裏,二則又恐薄了林黛玉。不如大家一哭,就丟開手了,因此也流下淚來。紫鵑一面收拾了吐的藥,一面拿扇子替黛玉輕輕的扇著,見三個人都鴉雀無聲,各自哭各自的,也由不得傷心起來,也拿手帕子擦淚。四個人都無言對泣。

*******************

*******************

話說正值端陽節,賈府太太到廟裡上香。賈珍同著被封為「終了真人」,現掌「道錄司」印的「大幻仙人」張道士來見賈母。見了寶玉長得如同國公爺(說的應該就是榮國公)一個模樣,於是提及前日見了位小姐,年方十五,要給寶玉提親。寶玉心裡卻惦著黛玉微恙,放心不下,飯也懶去吃,不時來問。偏黛玉回家大約是中了暑,身體不適,在房裡休息。寶玉探病,因而扯出了一段爭執,寶玉又是摔通靈寶玉,又是起誓的。

黛玉也因為中了暑,又因張道士給寶玉提親,心中大不受用。再加上一些瑣碎事和寶玉拌嘴,心裡更不舒坦,襲人來勸,便覺得寶玉連襲人都不如。一時氣急,把個剛喝下去的解暑湯—香薷飲都給吐了出來。

香薷飲,出典自太平惠民和劑局方。能袪暑解表、化濕和中。是暑季乘涼飲冷、外感於寒、內傷於濕、身熱惡寒、頭重頭痛、腹痛吐瀉的方劑。是用香(ㄖㄨˊ)、白扁豆、厚朴、麻黃等材料熬製而成的解暑湯,故叫香薷飲。

胡適作序重印的紅樓夢書上寫的卻是「香蕾飲」,是手民誤植嗎?不得而知。

( 休閒生活藝文活動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