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向蘇黎世說聲瑞士再會
2018/05/08 22:21:05瀏覽1592|回應1|推薦43

樹蔭下的麥子享受著樹木的庇護,卻也因為少了陽光的刺激而無法和陽光下麥子一樣的金黃。但是當陽光下的麥子成熟時,樹蔭下的麥子雖未成熟,想必也會一併被收割了,被過度呵護的麥子還沒成熟可能就么折了。旅行也是如此,如果少了適當的刺激,大約也就不會有太多的記憶,不是嗎?

離開Aarburg Castle,搭公車回到Bahnhof Olten車站。行禮如儀的背著行囊上了火車繼續我們未竟的行程。

14:50登上火車,一路無話。15:36到了此行的最後一站—蘇黎世。一下火車就看到月台上鐵路服務人員推來一輛黃色的機械,那是一台類似小型推高機的玩意兒。原來這裡的月台比車廂低了有3、40公分之多,輪椅族根本沒法兒上下車,所以就得靠這玩意兒了。

下了車,接上月台的手扶梯,又發現一件有趣的符號。在咱們這兒,以前捷運電扶梯旁總有個「請靠右站立」的牌子(後來不知是那位「智者」給取消了。營運超過100年的倫敦地鐵可還掛著「Stand on the Right」標誌呢!)。在蘇黎世比較直接,他們在電扶梯靠右邊的地板上畫了一雙併排的腳;左邊則畫了兩隻一前一後的腳。那是告訴旅人你得靠右邊站立,讓出左邊好讓旁人快速通行。這種設計是一種體諒,更是一種禮讓,只不知道咱們這兒為何連這麼簡單的道理都悄悄的消失在不知不覺中了。

今天下榻的旅館位在蘇黎世火車站後方不到十分鐘的一條僻靜道路上。都市裡的旅館主要目的就是給旅人歇腳,除非是比較豪華的大飯店,多半沒什麼特色。

位在蘇黎世湖畔的都市蘇黎世(Zürich)是瑞士聯邦的最大城市,也是瑞士的商業、金融和文化中心。更曾連續得到世界最佳居住城市評選全球首位的美譽。

發源於Glarus州阿爾卑斯山區的Linth河,往北注入瓦倫湖(Walensee)。再從瓦倫湖往西流,流入座落在北邊Albis山和Zimmerberg山,以及南邊Pfannenstiel山脈之間、有點兒像根彎彎香蕉的蘇黎士湖。由於水運的便利,在過去,蘇黎世湖是交通運輸要道,如今卻成為旅遊觀光,以及人們嚮往的理想居住地。

羅馬帝國時代,蘇黎世屬於帝國的高盧省。1045年,神聖羅馬帝國亨利三世特許女修道院擁有市場、徵稅和造幣的權利,於是,修道院院長成為最有權利的人。1874年,「西班牙-布羅特利-巴恩鐵路」將蘇黎世和巴登連結在一起,使得蘇黎世成為瑞士鐵路網的起點。

這是筆者第二次來蘇黎世,上一次已經是20多年的事了。20多年前,大約是四月初來此,正好是復活節前後。我們在街頭巧遇兒童們在玩著復活節蛋的遊戲。內人也加入戰團,跟著小朋友們一樣拿了硬幣投擲小朋友手上的蛋,如果硬幣敲中、且立在雞蛋上,就能得到那顆蛋。善心的內人總是故意不中,樂了和她一同玩耍的小朋友們,也散了好些硬幣。皆大歡喜。

我們住Hotel Montana Zürich位在後火車站,旁邊就是Sihl河匯入Limmat河形成的三角形綠地,綠地的一邊是瑞士國立博物館。只是博物館正在整修,而我們也沒有多餘的時間,逛博物館就免了吧!

在旅館Check-in之後,當然只有逛街囉。從後火車站搭上往Bahnhofstrasse大街的公車,繞了一大圈,在火車站大門對面Bahnhofstrasse大街路口下車。

Bahnhofstrasse大街直譯就是車站大街。顧名思義這條大街就是起自蘇黎世火車站(Zürich Hauptbahnhof)。這條大街,基本上與Limmat河平行、從車站直至蘇黎世湖畔、瑞士國家銀行、Baur au Lac酒店所在的Bürkliplatz廣場為止,全長約1.4公里。大街原來是蘇黎世的舊城牆,1867年才拆除城牆改建為街道。街頭名店、銀行林立。據說車站大街是歐洲最長的購物大道,也是與紐約第五大道齊名與世界上最昂貴的街道之一。

據說為了避免汙染,除了電車之外,燃油車輛是不能進入這條大街的。我們一路沿著大道信步而行,名店、銀行一家家瀏覽而過。蘇黎世湖畔天鵝、水鳥佔據著湖畔設有欄杆的一角。顯然這些水鳥是受「管理」的。

遊旅書上總是說,蘇黎世湖美景如畫,應該要搭上遊船,徜徉湖上,看看沿著湖北岸迤邐、陽光燦爛、蜿蜒海岸矗立著宏偉住宅、別墅的Golden Coast;到湖東端有「玫瑰小鎮」之稱的Rapperswil,看看那品類眾多的玫瑰花園。只是,我們即將返航,這些也只能讓它「遺珠」了。

從湖畔走過跨在Limmat河的Quaibrucke橋,左轉進入右岸的Limmatquai街。繼續沿著Limmat河右岸往回頭走。左前方不遠處一棟彷彿在水岸邊的建築就是水教堂(Wasserkirche)。

蘇黎世水教堂原來是一座建在Limmat河中小島上的建築,如今水岸相連早已看不出那裡是島、那裡是原來的河岸。原來的景像只能從一張老照片想像一下了

     位在Grossmünster(蘇黎世大教堂)和對岸Fraumünster(蘇黎世聖母大教堂)之間的水教堂所在地據說在古代曾是異教徒集會之所,地窖中的一塊石頭就是聖徒Felix和Regula被處死的地方(Felix和Regula後來被葬在蘇黎世大教堂)。1634年,水教堂成為蘇黎世第一所公共圖書館,並促成了蘇黎世大學的創建。1839年,該島與Limmat河右岸連接,修築了Limmatquai街。

過了水教堂,突出於河岸的建築是市政廳。這棟建於1694-1698年的建築,在1798年以前是蘇黎世共和國的政府駐地。1803年以後,才屬於蘇黎世州所有,設有州議會和市議會。市政廳裡的市政廳咖啡館 (Rathaus Café)更是遊人喜歡造訪的所在。外牆上裝飾造形各異的雕像,是獅頭嗎?不知道。

走過市政廳,看看時間已是傍晚六點多了。想來蘇黎世大教堂和對岸的聖母大教堂是沒時間造訪了。於是跨過Limmatquai街,穿過小巷,來到蘇黎世有名的老城區(Altstadt)。

老城區(Altstadt)除了可以攀爬187個階梯,登上蘇黎世大教堂,看看Limmat河,以及左岸的Mindere區,聖母大教堂,還有據說擁有著歐洲最大的教堂時鐘的聖彼得教堂(St. Peter Church)。也可以沿著蜿蜒的巷道(Gassen)前往蘇黎世美術館(Kunsthaus),看林布蘭和其他藝術品。當然這都得有足夠的時間才行。

我們進了老城區蜿蜒的巷道,這裡有小小的綠地、小小的廣場,當然更多的是各式各樣的美食餐廳。Niederdorf街區中,被許多餐廳圍繞的Hirschen-Platz廣場上正聚集著身著白襯衫、花領帶、黑長褲的中年人,這些人正在準備樂器和曲譜,想來是打算在這兒演奏呢!

我們找了一家距離Hirschen-Platz廣場不遠的Santa Lucia義大利餐廳,花了60瑞朗、點了個Pizza、一份義大利麵,一杯飲料和一瓶啤酒。坐在室外Niederdorfstrasse街旁座位上,看著街上人來人往、聽著前方廣場上傳來的樂音、享用著異地美食,想來還真是有點兒享受呢!

用過晚餐,時間接近八點鐘。再次經過Hirschen-Platz廣場,樂團成員看來都有些年紀了,但演奏起來卻是頗為認真。樂團前方擺放著一塊白色的牌子,上書「Stadtmusik Eintracht Zurich」,這是「蘇黎世城市和諧音樂會」的意思嗎?。

欣賞了一會兒音樂演奏,沿著Niederdorfstrasse往回走。整條街道兩旁都是一家又一家的餐廳,街道座位上坐著一群又一群快樂的用餐人。走著、走著的,一家餐廳門口的中文市招吸引了我們。上前一瞧,上書店名「Chopsticks筷子」,下方則是菜色圖片和名稱。裡面有炒飯和不同的套餐。最有趣的是一道寫著「Ha Po Tofu」的套餐,看看圖片那是「麻婆豆腐」嗎?店員看到我們,立馬出來打招呼。只是我們已經用過晚餐,再說明天就要回家了,歐洲的中餐看看就好。

沿著Niederdorfstrasse街,經過和Limmatquai街交會處,穿過橫在Limmat河上的Bahnhofbrucke橋,在橋旁的超市買了點水果,走回火車站。

火車站大廳裡也是熱鬧得緊,一攤接著一攤的攤販,販賣各式各樣的當地食物和食材。穿過火車站,交通薈萃的道路和Limmat河對面是正在整建的瑞士國家博物館。在河畔綠樹如蔭的道路上散個步什麼的,應該充滿愜意。

第二天一早,出發前住機場的空檔,又到火車站、Limmat河畔瀏覽一番,該回家了,這一切美好,就留在腦海裡吧!

( 休閒生活旅人手札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回應文章

three
2018/05/09 23:04
後段沒跟上,我哭了!
小馬哥 問候您(landmarc) 於 2018-05-15 16:55 回覆:
下回別忘了跟緊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