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阿堡的麥子熟了
2018/05/01 14:43:31瀏覽1314|回應0|推薦52

在辛尼克台地沒能找到野生的小白花(Edelweiss),但也不用太過失望,因為有人說「門雖關了,總會開扇窗的」。

   清冷的辛尼克台地旅館裡,我們享受了一夜溫暖,企盼的是群山環抱的小小台地會帶給我們一個燦爛的黎明。

早上五點鐘剛過,鬧鐘響起。睡眼惺的看著窗外,想從群山中找到一絲絲日出的徵兆。五點鐘的清晨,太陽還在旅途中趕著路,山頭仍是一片烏黑。不死心的打開窗戶,一股冷氣直貫進來,看著遠方的山嶽被厚厚的雲層覆蓋著,看來今天的日出不會太樂觀。

    05:46,像隻烏龜的那座山頭高高的雲層上終於出現了一縷紅暈,一架飛機拉著長長的凝結尾畫過天際,太陽快要出來了。遠方艾格峰和少女峰隱約的冒出她們仍披著白紗的山頭。太陽如果能從女少峰山頭冒出來該會多麼壯觀啊!

    等著,等著的,山頭上的烏雲卻是越來越濃,只隱約看到一絲細細的光芒從烏龜形山頭後面射向天際。顯然太陽已經出來了,只是濃濃的烏雲遮住了旭日的風采。看來今天的日出是欣賞不到了。

從雲層上方撒下來的光芒,告訴我們烏雲背後的太陽越走越高,想看日出的夥伴等不到太陽公公,都進房補回籠覺去也。不死心的夥伴拍下了這唯一的一張太陽露臉的照片。

沒見到日出,天還是慢慢亮了,出了門,再次走上旅館後面的山丘,在略為平坦的地方比劃了一下太極拳,吸了一下清涼的空氣。這在台灣還真不是件容易的事呢!

     

旅館後方有一塊小小平地,主人在這裡安置了鞦韆、蹺蹺板。這就引發了童心,盪鞦韆、玩蹺蹺板,不亦樂乎。昨夜主人和朋友在旁邊燃燒的營火還在冒著絲絲清煙。國祥用木棒撥了撥餘燼,經風一吹,餘燼又化成了火苗。清冷的早晨,在山上烤著火,真是人生一樂也。

 

吃過早餐,也就該跟主人說聲再會。主人伉儷陪著我們走到車站,原以為不過是來道個別罷了。誰知女主人捧著一個籃子,走到每一位朋友跟前,遞上一張包裝好的卡片。仔細一瞧,黑底、用膠膜封好的卡片上是一朵乾燥了的小白花(Edelweiss)。這真是不錯的紀念品。

前方列車載來了一車觀光客,他們下了車,換我們上車,下山去也。今天是國祥65歲生日,Ringo特別為他準備了一份小禮物。這將會是國祥一生的難忘。

經過Wilderswil,轉車回到Interlaken Ost,時鐘已經指向11點鐘。換了車,這一回是真的要離開Interlaken,行程邁向尾聲。

列車繞過圖恩湖南岸西行,經過伯恩城外轉向北行,大約在12:45左右來到一個叫Bahnhof Olten的所在。James領著大夥兒穿過車站下方的人行道,在人行道裡找了個不妨礙通行的地方,讓大夥兒安置了背包,各人又去人行道裡的快餐店備妥了午餐。拎了午餐,輕裝搭上公車,十多分鐘車程,到了Stadtgarten。

Stadtgarten是Aare河(阿勒河)轉折處河畔的一座河濱公園。公園旁邊河畔矗立著一座城堡,喚作Aarburg Castle(德文Festung Aarburg)。Aarburg Castle建在Aargau州、Aare河畔一個陡峭的岩壁上。確切的建造日期不祥。可能是1200年的Lords of Büron建造。到了13世紀時為Counts of Frohburg擁有時才被提及。1470年擴建了宮室,17世紀更建構成巴洛克式建築。之後,城堡一再變遷,用途也一再調整、擴建。但從1666年開始,城堡就有軍隊駐守,主要是為了保護新教徒城鎮和伯恩之間最狹窄的區域,利於控制貿易路線。即使如此,1798年3月10日,城堡卻在未經抵抗的情況下就落入法軍之手。

1804年,Canton of Aargau接管城堡作為軍械庫和營房。1891年,州議會決定在城堡建立少年犯和流氓的收容所。1893年,成為瑞士最早的義務教育機構。1972年原來作為改造單位的城堡轉變成為「教育之家(Education Home)」,1989年再改為「青年之家(Youth Home)」。這些都反映了城堡不斷因時間背景,以及期望達成的目標而改變。

我們就在河畔公園裡各自找了個樹蔭,一邊看著高聳在陡峭岩壁上的城堡,一邊看著潺潺河水向北方流去,一邊享受著在火車站買來的午餐。如此一個小小公園一下子來了這麼多東方面孔,居民們並沒有太多的驚奇。想必這就是觀光地區的包容吧!

野餐完,沿著河畔小路向上游走去,一邊走、一邊回頭望望城堡,不同的角度就有不同的景觀。一艘金屬平底船被用鋼纜繫在河川當中,隨著水流飄浮著,只是不懂那是作什麼用的。

走了大約十分鐘吧,左側出現一處麥田,麥穗在中午的陽光下閃耀著金黃,看來麥子該是到了成熟期。麥田對面一棟建築,許多男女老少在門前鎖了自行車,進入大門。走近一瞧,原來是座運動中心,裡面有座游泳池,不少人在裡面戲水。大熱天裡戲水是何等的逍遙啊。

麥田前面有棵大樹,炎炎日頭下,走進樹蔭就等於走進了清涼。想不到,我們是這般感受,麥子竟也有同感。怎麼說呢?整片麥田都在陽光下閃著金黃色,表示吸收了充足的陽光,快要成熟了。但是在樹蔭底下的麥穗卻因為享受了樹蔭的庇護,少了陽光的激勵,竟然仍是一抹青綠。或許這可以給我們一些啟發吧!

孟子曰:「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餓其體膚,空乏其身,行拂亂其所為,所以動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此之謂與?

記得小時候,在中部鄉下也有麥田,孩子們總愛用麥穗互相捉弄。就是找那快成熟的麥穗偷偷倒插進人家的袖筒裡。由於麥穗有芒,芒上有刺。人一走動,袖筒裡的麥穗就會隨著手的擺動往上走,弄得被捉弄者癢癢的。想想這都是將近一甲子前的往事了,今天在這兒看到麥田,兒時的童趣不自覺的就冒了出來。

( 休閒生活旅人手札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