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冰何快車策馬特
2018/03/21 16:05:36瀏覽1486|回應1|推薦45

感謝電小二推薦:「特前來恭喜您所發表『冰河快車策馬特』一文,已經登上聯合新聞網首頁,旅遊頻道│下拉選單│編輯精選。」^_^

回到霞慕尼,走到市街上,找了家漢堡店,點了份大漢堡、去超市買了罐可樂,解決了中餐。回到旅館,大行李一早已經直接拖運去了策馬特。取了背包,登上遊覽車,回瑞士去也。

下午三點半,來到瑞士邊界的le Châtelard Frontiere昨天從這兒轉搭遊覽車去霞慕尼,今天則要從這裡轉搭Mont-Blanc Express回Martigny。

昨天來時,整列車只有我們一行人,車廂顯得寬敞舒適,今天搭車的人真是不少,除了滿座之外,還有人站著。中途上來一位持登山扙、背包、著短褲的老瑞,看著他行動似乎不怎麼方便,於是在旁邊挪出個空位讓他坐下。一路上閒閒的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原來這老外住在日內瓦,經常沒事就來山裡轉轉,只見他不時用手揉著膝蓋,表示膝蓋非常疼,夏天要去動手術。即使如此,仍不忘上山轉悠,老外們對山真是情有獨鍾啊。聊著、聊著的,這老外表示他曾去中國大陸遊覽,還拿出筆記本一面說著,一面和筆者比劃著、用中文數數。到了Martigny,他往西行,咱們往東行,隔著月台道了再見,各奔東西。

正在興建中的水壩工程

從Martigny搭上往東行的班車,大約20分車程來到一個叫作Visp的地方。從海拔658公尺的Visp接上往策馬特的冰河快車(Glacier Express)西段。

冰河快車是瑞士最最有名的景觀列車,從東邊的St. Moritz到西邊的Zermatt,由Matterhorn Gotthard Bahn (MGB)和Rhaetian Railway (RhB)共同經營。全程291公里,在7.5-8個小時車程中,經過291座橋樑、91座隧道,通過海拔2033公尺的Oberalp Pass隘口。全線採用1公尺窄軌鐵道,部分路段必具用齒軌才能在陡峭的坡度上行進。由於全程由最低點約500公尺到最高點2033公尺,落差頗大,車上的酒杯都經過特殊設計。冰河快車(Glacier Express)雖叫快車(Express),它可是全世界最慢的「快車」哦!20多年前來時,筆者搭乘了全程,這一回只走了西邊一小段,有點兒可惜。

在Martigny搭上沿著隆河河谷往東行的列車,放眼望去,滿山的葡萄園正綻放著新綠。20多年前經過此處,時序剛進入春季,尚未發新芽的葡萄園,加上剛融了雪的土地,看到的只有瀟澀,和如今的生意昂然迥然不同。

Visp,是冰河快車主線轉往策馬特的轉接站,海拔658公尺,年降雨量不高,全年日照時間長達300天。有這麼好的天氣,當然會是葡萄最好的種植區,也就是葡萄酒產地囉。這裡居民以信奉天主教居多,加上保存完好的老城和多姿多彩的歷史,成了當地最寶貴的財富。據說當地的La Poste戲劇院更是從1991年起每年都會邀請各種音樂會、歌劇、輕歌劇、芭蕾、戲劇和音樂劇在這裡演出。

20多年前去策馬特時曾在這裡轉車,如今再度經過這裡,只不過仍是過客,沒能親身領會一下當地的文化特色。

經過大約80分鐘的車程,將近下午七點左右在策馬特下了車,進了旅館。街上傳來敲鑼打鼓的聲音,隔著窗戶一瞧,一隊遊行者正敲打著像是鐵桶般不知名的物件遊街呢!

海拔1620公尺的策馬特(Zermatt)位於瑞士南部高峰的山腳下,屬於瑞士南部德語區的Valais州,是有名的登山、滑雪勝地。從市區就能看到如尖錐般、4478公尺高的馬特洪(Matterhorn)峰矗立在像是步行可及的地方。不過20多年前來時,仍是大雪紛飛的季節,街道上積了厚厚的雪,雲層也厚得像是要壓下來一樣。馬特洪峰,被重重的煙雲遮得看不到一絲蹤跡。

策馬特,也是非常注重環保和汙染的地方,汽油車是禁止進入的,開車來此得在市區外的Täsch停車場,轉乘接駁火車進入策馬特(車行時間約12分鐘)。20多年前來時,下了火車,在火車站旁邊掛滿旅館直通電話的牆上隨意找了家旅館,問明了仍有空房和價錢,卻是不知道如何前往。電話那頭要我們就站在火車站前別走,他們會派車來接。不到幾分鐘,果真來了輛電動車,把我們接到了旅館。當年在這裡搭電動車還真是生平頭一遭呢!

20多年前,這裡就已經是電動車的天下了呢!不過,卻還真是見到了一輛柴油車在市區奔馳而過。怎麼回事?原來,當時走在街上,忽然聽到消防車的警笛聲,一輛紅色的消防車噴著黑煙急馳而過。或許救火、工程等等還是得用馬力強大的柴油車吧!

在旅館略事休息,上街逛逛。出了旅館左轉往南,Bahnhofstrasse街旁一家餐館門口走廊上坐著幾位穿著傳統服飾的婦女。依稀記得上回來瑞士時好像也曾見過此一場景,只是不確定是否在策馬特。

策馬特市區往南走,街上人來人往,好不熱鬧。Matterhorn Museum和Pfarrkirche St. Mauritiaus天主教堂前左轉,是一座墓園。歐洲的墓園總是位在教堂旁邊,整理的乾乾淨淨,讓人沒有那麼多的戒心。過了墓園,一座小小的Kirchstrasse橋,橋下Gornera河水湍急的向北流去。站在橋上往南望去,馬特洪峰就矗立在那兒等待著夕陽。可馬特洪峰並不孤單,Kirchstrasse橋上許多人正陪伴著呢!

看看時辰不早,來不及看夕陽就己經到了約好的晚餐時間。只好折返,信步走回旅館。

今天初到策馬特,而且天色已晚,James特別為大夥兒準備了清粥小菜當晚餐。

在瑞士山上吃清粥小菜?有沒有搞錯?

還真是沒有搞錯。回到旅館,James仍在繼續用電鍋煮著稀飯呢!

一鍋鍋的稀飯和小菜就這樣送到大家手上。我們幾個人選了旅館裡一個比較寬敞的陽台,擺開架勢,在清涼的夜色中,享受著台灣帶來的米煮成的粥,配著台灣帶來的醬菜、酸筍、肉鬆,還有自己帶來的紅燒鮪魚罐頭。

還真是享受啊!

只可惜沒能好好留個影作紀念。

( 休閒生活旅人手札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回應文章

Three
2018/05/08 10:56
旅店陽臺的清粥小菜真是絕無僅有的美味享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