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瑞奇峰上日落日出
2017/12/25 10:49:35瀏覽837|回應0|推薦24

號稱「Queen of the Mountains」、與峨眉山是合作伙伴的瑞奇峰(The Rigi Kulm),位在瑞士中部Schwyzer阿爾卑斯山區(嚴格說,這裡應該屬於瑞士中部高原,還不算真正的阿爾卑斯山區)。瑞奇峰界於SchwyzLucerne州之間的山區,被Lake LucerneLake ZugLake Lauerz水域環繞。最高點、海拔1798公尺的Rigi Kulm屬於Schwyz州。

15世紀時,瑞士人文主義者Albrecht von Bonstetten為Regina montium取了個名字叫作「Queen of Mountains」,還用一張圖表示Rigi是「Center of the Swiss Confederacy(瑞士聯邦的中心)」。

Mt. Rigi曾經出現在許多文學作品和繪畫中。1870年代,馬克吐溫(Mark Twain)在他中歐之旅的途中曾造訪此地,並在他的大作「A Tramp Abroad」第28篇中描述了這段旅程。他說:

「The Rigi Kulm is an imposing Alpine mass, 6000 feet high which stands by itself and commands a mighty prospect of blue lakes, green valleys, and snowy mountains…(高6000英尺、矗立在阿爾卑斯群山中的Rigi Kulm,擁有藍色的湖泊、綠色的山谷和白雪皚皚的山脈,景緻極為壯觀‧‧‧)」。

不過,馬克吐溫來此是在登山鐵路建成之前,從琉森湖畔花了三天的登山步程才到的。他的路線是Weggis–Felsentor–RigiKaltbad–Rigi Staffel–Rigi Kulm。相較起來,咱們從琉林搭船到Vitznau,再從Vitznau搭纜車到Rigi Kulm。全程只花了不到兩個小時,要比馬克吐溫輕鬆得多了。也或許就是「輕鬆」,讓咱們難以寫出如馬克吐溫般的遊記。

我們在12:10,踏上火車,離開停留了兩天的St.Moritz,繼續行程。大件行李則另行託運,先一步到我們明天晚上的停留點—Interlaken。一行人背著隨身行囊,一路上經過Landquart、Sargans。大約在下午3:55到了琉森(Luzern)。我們只在這兒略事停留。

出了火車站,直行到湖畔碼頭,登上17:00的交通船,奔Rigi Kulm而去。

琉森湖,湖光山色。六月,還只是初夏季節,湖畔已有不少人穿著清涼,或戲水,或在岸上作日光浴。

經過一個小時多一點的航程,18:10到了Vitznau。這裡是往Rigi Kulm的轉車站之一。

上Rigi Kulm有幾條不同的路線,今天搭乘的是其中一條,明天下山則走另一條。在Vitznau搭的上山齒軌火車車廂是紅色的。從這裡上山,經過海拔1453公尺的Rigi Kaltbad站往上,整個車程大約是三十分鐘。這條1871年興建、1873年通車的Vitznau齒軌鐵路也是歐洲第一條齒軌鐵路。最早使用的是蒸汽機車,如今電氣化了,據說在特殊的日子還會使用蒸汽機車。如果今天上山能搭傳統的蒸汽機車,那就太美了。這種美事可遇不可求,就擱在心裡吧!

大約18:45,Rigi Kulm到了。隔著月台是一座隧道式的通道,走過通道、上一層階梯,就是旅館大廳。報了到,入了住。

八點在餐廳享用晚餐。現在是六月中旬,此地的天空仍然明亮,大約要到九點多太陽才會落山。Rigi Kulm位在山和湖環繞的山丘之上,湖光山色加上日落或是日出,想必可觀。

等著、等著的,終於九點了。夕陽逐漸走向地平線遠端的山峰。與夕陽反向遠方山丘則漸漸紅了頭。山坡下的小教堂、遠方的湖泊,美景天成。只可惜攝影技術欠佳,没能抓住夕陽、雲彩倒映在湖面的最佳時機。

夕陽逐漸降到山峰頂端細條狀的雲彩後面,天空中幾條飛機凝結尾形成的雲線則穿過深色雲層指向遠方。

夕陽轉作餘暉,告訴我們該休息了,明天還得早起看日出呢!

海拔1798公尺的Rigi Kulm是Rigi山最高的山峰。據說從這裡可以欣賞到不少於13座湖泊和360度的「山峰之海」,晚上還能看到沒有光害的天體。我們有幸在這兒過夜,卻忽略去看看夜空。可惜。

一早五點多,還在夢境的我驚覺太陽公公要出來了。起床,著裝,出了門。被旭日光芒披上粉紅頭紗的山峰催促著,太陽公公已經上班。夥伴們更是早就在山頂電塔和十字架處候著呢!我算是晚起的鳥了。

出了旅館,左手邊步道口立了個指示牌,牌上兩個背著背包的登山客指著往山頂270公尺、五分鐘。平台上放著1873年使用的蒸汽機車頭,看來這火車頭挺小的,竟能有這麼大的馬力拖著沈重的車廂上山!

太陽上升的頗快,只好快步往山頂走。一路拍、一路走,腳步還是遜於太陽上升的速度。好不容易上到山頂,太陽已經照到十字架了。舉著相機對著十字架和遠處的朝陽,想著如何能拍到旭日正從十字架背後射出來的光芒。只是由下往上,還真有些困難。

山下,一座座湖泊在旭日中逐漸清晰,雖然數不出十三座湖泊,可還真是不少。瑞士是山和湖的國度,這裡該就是核心了。

用過早餐,整理好行囊,下山前在旅館周圍作了一番巡禮,遠處木棧月台上,淑麗、雪娥和薇帆比劃著太極拳、高處左大哥伉儷相依而立。人和自然結合才是最美的畫面呢!

九點正,山下一輛藍色的火車駛進月台,接著又一輛紅色列車駛進月台。作業人員在月台上裝缷貨物。這輛藍色列車就是我們下山要搭的火車。

時間到了,一位帥哥進了駕駛座。火車啟動,我們要下山了。從今天搭的列車顏色就知道路線不同,可那位Ringo先生卻認真的舉著相機,說是要拍昨天上山時看到的那一排牛鈴。路線不同,當然景緻有異,算是白等了。

列車走到Rigi Kaltbad,帥哥駕駛下車去車站處理些事情。駕駛室無人,一看機不可失,眾家人等爭著冒充火車駕駛,滿足了一下駕火車的虛榮。

火車走下平地,Arth-Goldau到了,路況有些吵雜。下車,步行,我們將要在此轉車去琉森。

( 休閒生活旅人手札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