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尋訪精靈女王的家
2017/12/18 09:07:19瀏覽731|回應0|推薦24

一夜無話,照相機的事也不再去想它。只是從搭飛機來瑞士就不太舒服的身體似乎又有些狀況,生怕再拉肚子,今天James準備的午餐—油飯和滷蛋,只得辜負他的美意了。

大約八點半,再度搭上火車、再度在Samedan轉車,今天要去那兒呢?

今天要搭Bernina Express鐵路的火車尋訪精靈女王的家去也。

La Diavolezza,在意大利文就是(The beautiful she-devil,女魔)的意思。相傳很久很久以前,在滿布岩石、峭壁的Chapütschöl和Munt Pers山之間一座壯觀、美麗的高山上住著精靈女王(fairy-queen)。她住的地方有深深的湖泊、滿布鮮花的草地。草原上,羚羊跳躍、山雞低鳴。年青獵人來到這個人跡罕至的地方,看到La Diavolezza在岩石間飄過、在湖泊中沐浴。獵人就像那些羚羊、山雞一樣跟隨著她、庇護著她,迷失了自己。

沒有人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只知道年青獵人一去不復返,憑空消失了。村裡有一位名叫Aratsch的年青、英俊獵人,同樣的一去不返,村人找遍了高山、山谷,卻是徒勞。最後村民只得相信他是掉落冰河裂縫。從那之後,每到黃昏,村民們都可以聽到晚風中Diavolezza嘶叫著「mort ais Aratsch (Aratsch is dead,Aratsch死了)」。

這個故事就這樣一代又一代的流傳著。

Diavolezza是一座位於Val Bernina上方,西北邊3,207公尺Munt Pers和東南邊3,146公尺Piz Trovat兩山之間的一座海拔2,978公尺的山峰。在Diavolezza可以瀏覽東阿爾卑斯山(the Eastern Alps)最高峰Piz Bernina(4048.6公尺)、Vadret PersMorteratsch Glacier冰河。也是Upper Engadine連結Piz Lagalb的Diavolezza-Lagalb滑雪場。Diavolezza-Lagalb以最難的滑雪場出名。它最有名的一段是沿著Morteratsch Glacier冰河到Morteratsch火車站這一段長10公里,極為陡峭的滑雪道。在每個滿月的夜晚還有夜間滑雪活動。

2017年,當地特別將Corvatsch(3451公尺)、Diavolezza和Lagalb(2959公尺)圍成的區域組合成一個名為fairy-tale的景區,各以寓言中的生物為標記,結合瑞士十字,形成三個三角形的圖案,辦理各種活動。如2017年12月23日即將舉辦的「Corvatsch/Furtschellas-Silvaplana ski days」等等。

在Samedan轉車,大約9:20到了2,093公尺的Bernina-Diavolezza車站。纜車站就在車站前方不遠處。因為相機包尚未尋獲,只剩手邊這台傻瓜相機,資源有限,再加上身體好像有些不適,所以只得省省的拍照囉!

搭上纜車,從2,093公尺上升到2,978公尺的Diavolezza山。在纜車上看著山谷中一座碧綠色的湖泊,難不成那就是Diavolezza這位fairy-queen的家嗎?山邊一條陡長的冰河,或許這就是Morteratsch冰河到Morteratsch火車站、10公里滑雪道的起點呢!據說也可以沿著這條10公里長的冰河健行下山,那將會是個極端令人難忘的經驗,只可惜不在咱們行程之列。

山上有座旅館餐廳,餐廳屋頂一側立了座Berghaus Diavolezza標誌。山上空氣清新,遊人卻是極少。大夥兒們或在冰河上漫步,或在冰河上拍照、或在餐廳平台座位上欣賞山嶺、冰河美景。我則覺得有些不適,在冰河上遊走片刻就回到餐廳外座位休息,看著夥伴們利用餐廳大玻璃窗玩著鏡射的遊戲。餐廳老闆看著快樂的一群,也跑出來湊熱鬧。

玩著、鬧著的,我順勢躺在長椅上曬太陽。不一會兒,隱約中聽到James手機響起。心中一個念頭快速閃過「相機找到了」。果然,接完電話的James說:「相機找到了!」大夥兒跟著歡呼。真是快樂的一群夥伴啊!

十點半,搭纜車下山,不一會兒工夫,打右邊山區駛來的火車緩緩進站。搭上火車,又一次在Samedan換車回到St. Moritz。旅館服務人員把行李載來車站的同時,也帶來了失而復得的相機包。有人說要不要打開檢查一下,我說不可,人家替我找回了失物,只有感謝,在只是代勞取回的人前檢查似乎不太禮貌。

又一次瑞士失而復得的快樂經驗。

又一次?什麼意思?

二十多年前來瑞士自助旅行,搭火車到Zermatt。只顧著賞景,不知不覺的,Zermatt到了。急著收拾行李、背包,卻把個小錄音機留在小桌子上。下車、找旅館、入住,再出來趕搭火車上冰天雪地的Gornergrat,都沒發現。第二天,遍尋不著,心想不過是個小錄音機,算了吧!往後行程也不去管它。回到家,整理資料時,想到錄音機裡錄有巴黎聖母院的彌撒、鐘聲和詩歌,有些可惜。於是寫了封信,寄到Zermatt火車站,說明緣由,敘明型號、式樣。並說如果尋獲,只要把錄音帶寄回即可,且願負擔所有費用。信寄出了,也不掛在心上,反正就是掉了嘛!

誰知道,大約兩個星期左右,辦公室交給我一個包裝完妥的小包,一看封面,全是英文。還在納悶,這是什麼玩意兒?待打開一瞧,泡泡紙保護完好的裡面,赫然就是那台小錄音機,完全沒提費用的事。打這兒起,對瑞士鐵路只有肅然起敬的份。

( 休閒生活旅人手札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