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人間劇場 085: 成魔?成佛?
2017/11/30 21:46:14瀏覽283|回應0|推薦2

 

 

 

 

 

    葳葳,我的寶貝獨生女掌上明珠。一個原本從小到大在我心中,是個甜蜜天使的可人女孩,未料上了國三以後,漸漸變成一個我愈來愈不熟悉的孩子……..;我想,很多家庭在小孩遭逢青少年階段的家長,勢必多多少少也和我一樣,面臨著大同小異的頭痛問題。無奈的是,每個孩子開始飛揚叛逆的時間,早晚長短輕重不一;一旦如此這般的叛逆風暴來襲時,往往讓全家人連帶跟著受到震盪波擊。有心且認真面對的父母,或許可以非常有智慧地在這個階段,調整轉換細細陪伴,小心翼翼終能安然度過。當然,要是這個階段有些刀口上的事情,親子雙方沒有謹慎處理,唯恐後續留下的是,憾留終身的家族傷口。

 

 

 

 

 

    家家有本難唸的經,可嘆的是,我是個在事業表現上,看似光鮮亮麗功成名就的人生勝利組;殊不知脫下西裝拆下領帶,卸下事業光環樸真走入家門時,那些原本在職場上(可能)可以暫時懸擱忘卻,但是回到人夫人父無給天職之下,仍舊必須坦誠以對的,竟是一個成功男人生命陰影處,卑微冀求家庭幸福美滿但卻遭遇兒女飛揚風暴之際,某處全家人必須同心同行的生命亂流。

 

 

 

 

 

    接枝家庭的結構之下,偏逢妻子先前較為求好心切的管教,導致孩子在如此階段,像是火山爆發地一次噴發,弄得身為母親的太太不易招架,夾在母女關係之間的我,則是必須像個極有彈性的調節閥,從中時而調整圓和雙方關係,時而可能又要針對個別因由,或善意提點或責備訓誡。坦白說,一個男人分心分神處理家務事,確實在事業的衝刺上加減折損在所難免;然而,當家庭作為一家根本之所在,況且丈夫父親又是一家之主的神聖位份,倘若卸責輕忽看似暫時逃過一時,怕是當下本該處理卻沒處理選擇擺爛,導致預埋未來潛在未爆,終究隱隱發酵的未知禍事,就怕早知如此為時已晚得不償失。

 

 

 

 

 

    原本恬靜乖巧的孩子,上了國三之後情緒張力瞬間變大,不但弄得本就有些膠著的母女關係更顯緊張,甚至亦連帶影響到同儕交誼之間與師生學習互動的校園生活。每週五日至少三天以上,我都會接到學校諸方(班導師、學務處、輔導室…….)告狀的電話。有些事情我在我聽來覺得沒什麼,但是站在校方的立場可能害怕出事,言談之中毫無危機處理招架之力的模樣,總讓我覺得有那麼幾分驚弓之鳥般地大驚小怪。當然,從親師合作的過程中,我必須先認定校方的處理方式,可能也是出自於善意,只是致電的那一方總是從未同理體恤我的工作情境,常常必須保持在高度專注的狀態。弄到後來三番五次久而久之,心理也開始對於手機看到校方的來電顯示,漸漸心生莫名無謂厭惡反感。

 

 

 

 

 

    然而,同樣站在教育工作崗位上的我,當然也不能將問題全都推到校方的身上,或許自己家的孩子真的就是有狀況。畢竟後來我也陸續聽過有些老師或家長分享提到,某些孩子總是在父母的面前擺出天使的模樣;但是在父母背後視線範圍之外,惡行惡狀混蛋至極的恐怖德性,往往是長期失責失職的狀況外雙親,最後必須被迫面對承受的震撼教育。

 

 

 

 

 

    金木水火土,每個孩子的成分屬性本不相同。回想當年同在青少年階段時,我真是覺得當時的我,在多數青少年懵懵懂懂的世界中,實在是個成績優異成熟懂事,可圈可點深得師長喜愛的模範學生。只是我的版本終究不能完全套用在家女的身上,實在是因為每個人的成長歷程大不相同,況且在葳葳的原生生命劇本中,我所扮演的便是一個「理所當然」的主要角色,顯然在葳葳的成長旅途,他的好與他的壞,身為父親的我本就不能置身事外脫罪了事。

 

 

 

 

 

    中國古老神話原型故事中,有一種談到關於「修煉」的文本。論及主人翁修煉者的修煉歷程,若是途徑正確心性向陽,到後來自能修成正果成仙成佛。反之要是心術不正偏激偏態,最後遲早走火入魔危害人間。然而,端視修煉的艱苦過程,有的可以靠自我修行,有些則是需要有人帶路引領。我想,回到青少年的生命修行階段,關於內在自我修煉的部分,因著受限於半大不小的孩子,當下的心智狀態與人生閱歷,這個部分能看見的正向果效可能十分有限;於是,在這場生命幻化的時程中,父母師長、優質同儕…….等諸方貴人,能否天緣良機相繼到位,有無諸般被動運氣是一回事;但是有無自主能動的清晰意識,尋求成長突破又是另外一回事。主觀客觀之間,熟能駕馭掌握熟需仰望交託,也只能從沒有標準答案的情境脈絡中,尋求當下最佳的可能性。

 

 

 

 

 

    「成魔 vs. 成佛」:回歸「天下父母心」的人性之愛,正常的情況之下,想必不會有任何的父母,會把自己的孩子推入成魔的火坑。當然,若從外力陪伴修煉,尋求青少年階段突破叛逆風暴的生命成長途徑之下,顯然該如何帶領孩子走上成佛的向陽坦途,真是每個孩子走到如此階段的原生家庭劇本中,全家人必須慎重以對的共同課題。

 

 

 

 

 

    突然想起葳葳年幼重度失語時,當時的我竟然可以為了這個孩子,鼓起洪荒之力般地強大勇氣,果決自斷事業即將起飛的任督二脈,選擇憑靠四方賙濟長年在家專心陪伴照顧,直到許多年後終漸幼女走出失語陰霾,才又重整披掛重返事業戰場。未料事過看似境遷,偏偏類似的生命劇本,而今又在孩子的青少年階段,再度移步換形造訪敲門之際,顯然內心深處也在自身交織捫心自問:現在的我還敢不敢再為自己的親生骨肉,拿出當年那樣果敢的勇氣,放棄眼前某些意欲追逐地成就理想,轉為做為呵護子女成長修煉歷程,克盡天職認真陪伴子女,遠離成魔迎向成佛的生命成本?

 

 

 

 

 

    啊,原來子女成魔亦或成佛的生命渡口,顯然分割鏡頭同步考驗著的,不單單是兒女自己的部分,同一時間更有他原生家庭關鍵生命時刻中,那方貴為他今生今世的血脈相連的人間父母。甚至進而延伸擴及至時空當下,校園裡是否英明睿智的校方師長,以及隨緣隨行同修同渡的同儕同學…….

 

 

 

 

 

 

 

圖:葳葳加油

 

 

 

本文出處:草根影響力新視野

 

http://grinews.com/news/%E3%80%8A%E4%BA%BA%E9%96%93%E5%8A%87%E5%A0%B485%E3%80%8B%E6%88%90%E9%AD%94%EF%BC%9F%E6%88%90%E4%BD%9B%EF%BC%9F/

 

 

 

 

 

 

 

( 心情隨筆家庭親子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kphou&aid=1092498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