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阿爸
2015/05/09 00:23:06瀏覽504|回應1|推薦15

回家聽娘又為了一個外人「唸經」好幾小時真是累啊!
這個問題一直是娘心裡的「沉痾」,
可惜,她沒爸的智慧。

老爸總是把表面做得很圓滑、周到,
不管他多麼厭惡某個人,
在其面前卻總是能說說笑笑、順著毛摸,把人捧上天讓對方信以為真,
等人走了再搥桌幹譙。
問他何必要這麼「假仙」?
他總是嗤之以鼻:說點客套話或善意的小謊,換來生活的平靜,有何不好?


爸這個本事,在生活上我始終學不來,在工作上倒學了幾分樣。

這一年來,心頭常常會浮起和爸相處的種種:

1.想起兒時他做工下班後,爬上屋頂摘絲瓜丟給我接的笑容;
2.想起他叫我獨自上台取領取語文首獎,自己只敢偷偷躲在門外的縫兒看的靦腆;
3.想起他在木材工廠準備充分、興沖沖要去開會,卻被二舅奚落「吃軟飯」的一臉頹喪;
4.想起母親不肯給我課後輔導費,半夜2點剛下班回到家的他,安慰我先去睡,明早他會把錢放我桌上,然後,他自己則轉身穿上外套又出門去開計程車賺錢養家的辛勞;
5.想起他得知妻子被好友拐騙、家裡欠下鉅債,獨自站在陽台狂抽幾包煙的無助;
6.想起母親和妹妹被迫擋在他前面,替他開口向當時年僅16歲的我「借」做工的薪水去還賭債的心酸;
7.想起他常在昏黃的賭場燈下狂賭,母親半夜到處找不到丈夫的可惡;
8.想起他為了罹癌一事常尋死尋活,逼得我只好夜夜拿把小椅凳坐在他房門口打瞌睡的無奈;
9.想起他在急救室被插管、呼吸困難致兩眼發直往上吊,被綑綁著的雙手因身體遭受莫大的痛苦使然, 不斷磨蹭到烏青的可憐;
10.想起他在加護病房,吃力的在手寫板上寫著:「我想回家…」的淚眼;
11.想起他往生後,我獨自在病房慢慢幫他把急救的管子撥開、扣合他衣釦、梳理他頭髮、輕摸到他手腳的冰涼;
12.想起他安葬龍巖當天,車要離開了,總無法停止的回首、再回首……

思念像一條線,
細細的、長長的、輕輕的,
繫著這頭與那頭;
不管月的陰晴圓缺與否,
不論季節是如何的遞嬗,
它總是若隱若現的存在著。

這血緣,終究是剪不斷、理還亂的矛盾。

深夜品笛一曲「丟丟銅」
眼前頓時浮起爸下工後、坐在門口隨意吹奏短笛的瀟灑……
不知道爸聽不聽得見我為他吹奏的笛音?
他一直很得意我得自他遺傳,
一樣無師自通會吹口哨和笛子。

爸,明天您忌日
愛呷啥?
今晚夢裡講一聲。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q06T-8Ewfa0&list=RDq06T-8Ewfa0#t=8
( 心情隨筆心情日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kirbyhong&aid=22929919

 回應文章

心理師Rachel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5/05/09 10:20
請節哀,令尊已經去了一個沒有煩擾的地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