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RSS Feed Link 部落格聯播

文章數:140
反精神醫學運動的歷史和演變(一)
知識學習科學百科 2014/03/24 11:49:04

反精神醫學運動的歷史和演變()

(the history and evolution of the antipsychiatry movement)

(作者為Dr. Rissmiller原文登載於Psychiatric Services 57:863-866, 2006)

 

摘要

 

  在過去幾十年,激進的反精神醫學運動已從以校園為基地的反既有權威運動改變為以病患為本的消費主義者運動。此運動的前身可追溯到十年前發生於生物精神醫學和心理分析精神醫學之間的自我概念特點危機,其特徵呈現於其他激進運動。

 

  四位思想家的努力推動了反精神醫學運動:法國的Michel Foucault、英國的R. D. Laing,美國的Thomas Szasz和義大利的Franco Basaglia。他們鼓吹一個概念:個人現實和自由完全獨立於任何針對正常狀態的定義,而這正是精神醫學所憑藉的根基。原始的反精神醫學運動確曾作出了重大貢獻,但也有重大弱點最終衰敗。今日的反精神醫學運動信徒則來源甚廣泛,也不再專注於解構組織化的精神醫學,而尋求促進激進的消費主義改革。

 

(本文全譯如下,並分段發表供有興趣者參考,楷書體為我的一些感想。)

 

  在過去四十年,激進的反精神醫學運動已從知識分子的精神科醫師們主導具影響力的國際運動,改變為以之前病患為主的消費主義者聯盟,它們抗爭藥物治療、 強制住院、和專斷的精神醫學臨床作法。本文將探討反精神醫學運動的歷史,並試圖描述此運動如何演變。

 

  反精神醫學運動的前身可追溯到50年代初,當時生物精神醫學及心理分析精神醫學之間正產生分歧。心理分析精神醫學曾不受挑戰而獨占精神醫學數十年,主導主體和心理動力為基礎的長期心理治療。它正受到生物精神醫學的挑戰,心理分析被指為不科學、昂貴、又無效。

 

  相反地,精神醫學強制精神病人住入國立精神機構,在那兒病患被迫服用高劑量的抗精神病藥物,並接受電痙攣治療及腦部手術,這作法招致一群譁然的高亢反對聲。一群學院派的心理分析師組織了一個反精神醫學運動,抗議生物精神醫學以科學的名義所作他們認為的惡行。恰好1960年代反文化運風行全世界,此運動抗拒所有形式的政治、性、及種族的歧視不公義反精神醫學運動正好加入此行列。

 

(精神醫學界與心理學界的磨擦由來已久,對精神障礙的病因學看法不同之外,不可否認利益糾葛也是重大因素。五十年來這狀況似乎並未改變太多)

 

  「反精神醫學(antipsychiatry) 」一詞是南非心理分析師David Cooper1967年首次使用,此時這運動已進行多時。四位思想家的努力推動了反精神醫學運動:法國的Michel Foucault、英國的R. D. Laing,美國的Thomas Szasz和義大利的Franco Basaglia。他們鼓吹一個概念:「個人現實和自由完全獨立於任何針對正常狀態的定義,而這原是精神醫學所憑藉的根基。

 

(何為正常?何為異常?何為需公權力介入的異常?

值得深思,也難有放諸四海皆準的結論。但誰掌握了權力,誰就掌握了發言權與規範權。我們必須牢記此點:在心理社會因素糾葛的精神醫學,這頪爭執將永遠存在)

 

  針對瘋狂和文明:在理性年代針對瘋狂的歷史、 Foucault追溯精神疾病的社會背景,指出外在的經濟和文化利益始終參與了瘋狂的定義。在文藝復興時期,像莎士比亞、賽凡提斯(註:唐吉柯德作者)的著作中,明顯將瘋子的特點描述為傻子。從 17 世紀開始,瘋子被拘禁並隔離,並以國家的「必要勞動力」合理化此作法。因此窮人、罪犯、和瘋子都被隔離,以懲罰不願或不能勝任有貢獻職務的人。

 

(小說「1984」與「動物農莊」的作者喬治·歐威爾,另有一本較不為人知的首部長篇著作「巴黎倫敦落魄記(Down and Out in Paris and London)」,記錄了他當時為了體驗窮困者的生活,假扮流浪漢的經歷。

http://zh.wikipedia.org/wiki/%E5%B7%B4%E9%BB%8E%E4%BC%A6%E6%95%A6%E8%90%BD%E9%AD%84%E8%AE%B0

文中記述流浪漢們每日至政府開辦的食物供應站取食以活命。為了避免窮人餓死,食物供應站是必要措施,但每天開放食物供應的地點都經過安排,讓流浪者每餐後即必須開始步行到下一餐的供應站,讓他們的時間都消耗在路上,免得鬧事。全世界的公權力處理重大精神病患的原則大致與此相同,養活他們,避免出事。在此思維下,才有長期養護的合理性。)

 

  在 19 世紀初,才將瘋子與囚犯和乞丐區分,並強迫進入內科醫生經營的醫院。瘋狂重新被認定為一種疾病,也開始了不人道的治療。它包括由精神科的權威執行的分類、監控、和脅迫,作為國家的協助力量,消除國家不想要的人。精神醫學成了「介於警方和法院之間不容申訴的管轄權,是第三種壓制的力量」。

 

  雖然Foucault 1960 年代初在法國寫作相關文章,英國的R.D.Laing也加入,寫了其他描述「行為的社會起源」的作品。Fano展現了黑人如何常被認定符合種族主義的刻板觀念; Lessing則描述婦女如何被迫符合社會的期許「被動性和女性化」;Goffman則描繪了病人如何被剝奪了正常的社會責任,如何發展了機構化的行為。Laing 促發了「嚴重的精神疾病同樣有著社會性成因」的想法。

最新創作
解析因心情憂鬱造成失能的個案(實例解析憂鬱譜系疾患)
2019/03/22 07:24:47 |瀏覽 242 回應 0 推薦 0 引用 0
類鴉片藥物引爆中國與美國之間新一代鴉片戰爭?
2019/03/22 07:17:29 |瀏覽 94 回應 0 推薦 0 引用 0
類鴉片藥物引爆中國與美國之間新一代鴉片戰爭?
2019/02/19 18:55:46 |瀏覽 162 回應 0 推薦 0 引用 0
政治化禁止日本核食進口是非理性的錯誤政策
2018/12/06 17:16:33 |瀏覽 134 回應 0 推薦 0 引用 0
我受騙了!
2017/06/07 18:28:09 |瀏覽 389 回應 0 推薦 0 引用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