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一輩子公務員就這樣子給毀了?
2009/09/26 18:37:22瀏覽895|回應1|推薦12
台灣!台灣!呀,實在是有再變款了,當下的台灣,沒有是非、沒有了準則,最近發生的一些天災及社會事件,都是以政治的角度來探討及解決,這讓我有了一些疑問! 如果在台灣的每一個人能夠認識到,目前雖然經濟景氣緩慢上昇,但我們仍然在追求過得更好,而是為了下一代,……那麼對族群的對立我認為仍然嚴重,對馬英九的不沾鍋、就顯得不是那麼重要了,還好這幾天股市有了漸漸回溫的漲勢,而且後市看好,也許國內經濟正開始向回春路上慢慢前行,兩岸的關係也是日漸和緩了,這樣不好嗎?

今天閱報看到有關新聞局前駐多倫多新聞秘書郭冠英,因屢以「范蘭欽」等筆名對外發表傷害國家尊嚴的文章,經新聞局移送、監察院彈劾,公務員懲戒委員會昨認定郭違反公務員對國家的忠誠義務,議決撤職、停止任用三年,一輩子的公務員生涯就此結束,而且退休金的老本也不保,就這樣,沒有了月退俸,我以同為公務員的立場來說是有點不平,處分過分了以前我並未讀過他的布落格文章,我每天早上有收聽飛諜電台飛諜早餐的習慣,有次聽主持人唐湘龍訪問郭冠英後,才首度聽說這號人務,但想看他的布落格早已經他自行封閉,其實我對他的言論真是雖非非常的認同,但是一想到過去民進黨的政策把台灣搞成邊緣化,製造本省人與外省人的對立,這是大家要的嗎?說實話,我不要!。
我從郭冠英在中國時報的一篇文章讀到他述說的就是本省外省,都是一家,本省外省根本無分別,就根本就是中國人,而目前自認是正港的台灣人只是較早來到臺灣的大陸客,外省人是晚到一步而已,這點我是絕對的認同,以我家目前的組成分子來說,我和老婆是標準的外省人,但如以出生地來決定籍貫老婆在台灣出生套句小蔣的話她應該也算是台灣人;而二個女兒也嫁給了本省郎,省籍在我家根本就不是問題,而郭冠英在飛諜電台的訪問中提及說他是中國人,而不是台灣人的說法是:因為台灣省目前已被凍省給凍掉了,根本都沒了,所以在憲法的認同下,他說他是中華民國人,聽到他的這番說詞,我也頗為感概,其實大家都是同一個種族,還要分個什麼呢?
當前政治問題被少數政治人物操弄;台灣已經夠小,人夠少了,若不能忘記仇恨,將永無寧日。
從電視一系列播報大陸各項的經濟建設的推動,使我回憶起當年十大建設的景象,但這些好像離我們很遠,2008年8月我有趟第二次北京之行,看到了北京各項的進步比起二年前又改變了許多,而上海正在趕建世博會,等到明年世博會開始後恐怕又是另一番景象,天津,廈門港口的擴建都顯示出大陸的改變,正朝向另一個世代邁進,看看對岸大陸的進步不消說,台灣發展經濟為當務之急,但也得承認,除了請大陸「幫忙」外,眼前找不到更好的出路。
雖然馬政府的施政積效不彰,但我認為對大陸的政策的方向是正確的,有人扯後腿,前陣子邀請達賴訪台現在又想邀請熱比婭來訪,就別理他們吧!
作為一個在台灣生長的外省第一代,我有這個義務告知我的後代,我是在六十年前由當時身為軍人的父親帶著母親隨著國軍大撤退來到了基隆,當時一下子台灣島上多了許多跨海而來外省兵,還有隨之來台的眷屬。就在當時的基隆要塞旁的軍營外,在一排接收日本人留下的房舍中安頓,記得小時候門外還圍著竹籬芭,後來大家稱它們「眷村」,所以我亦以眷村的第一代為榮,。
當時這些長輩們都原以為「隨時要反攻大陸了」在這些外省人的眷村,每日接觸的都是南腔北調,在二十歲的時候離開了竹籬笆之外,卻是認識了另一個陌生台灣,這期間因為工作的關係學到一口道地的台灣話,而且腔調又帶著濃濃南部口音,所以在辦公室有許多同仁還一直誤認為我是正港的台灣人哩;到了現在年紀已過六十 時光流轉,淘盡眷村。眷村一個個拆了,特有的歷史印記也要隨之消失。目前我生長的基隆要塞附近的眷村早已拆除改建, 童年每天結結實實生活在一起的鄰居們都已搬到別處去了,生活環境是改善了,但是那種南腔北調,生活的味道卻沒有了。
這期間我認識的一些朋友也有許多是本省人,見面談天也都是用台語,而二個女婿也是道地的台灣郎,所以親家見面我們都是以台語交談,而感分外親切,蔣經國說,「我是中國人,我也是台灣人。」我沒有他偉大,但我確實認定我是中國人。
隨著開放大陸觀光,走在台北101附近更是常聽到一些大陸口音的國語,在人群中,聽到口操京片子、四川、湖南,東北口音,不用翻譯,我們的「國語」,他們的「普通話」應該都是「有聽就有懂」。不聽說話你根本分辯不出是那一省份的同胞,物換星移,台灣海峽兩岸也分隔一甲子,河東河西已各自互換了一輪了。如今,人家來到這裏觀光,不可同日而語,看到親綠人士護扁的舉動,沒人出面追討數億元的貪污錢,也讓人憤怒,他們有什麼好不滿的?
前些日子我看到基隆港遊輪帶來一批批有錢大陸人來台灣消費,即使講話大聲點,動作稍微誇張些,但都一手把大把大把鈔票亮出來給店家賺,我們應該歡迎「它在拚經濟」,何必還要求人家非得「富而無驕」不可呢? 
在新聞報上我讀到這則訊息就是,一個善意而相互包容理解的兩岸關係是有必要的,而且也是兩岸互利的共同基礎,這不容許任何少數人煽動破壞的。我相信除了兩岸的相互包容是必要的,而同在這塊土地上共同生活的本省、外省人更是要應該要努力的方向,年前,「亂」字不是被我們票選為二○○八的台灣代表字嗎?我真是希望它不要發生。

另外我對郭冠英他以「范蘭欽」的筆名對外發表言論,及他在海外的言論,應都屬言論自由範疇,阿扁高唱台獨也屬言論自由的範疇,至今沒有人叫他放棄總統下台後領的薪俸,而且要等三審以後,同樣的言論自由,對郭冠美的處分實在有點大題小作言論自由的崇高性,不能否定,政府要按撫一些人士但又說不出口;但要我接受對郭的處分,對我及另外一些人們確是更難以接受;希望「台灣過去幾十年的經濟成果,不致毀於少數人手裡,馬英九你應該再讓台灣的人民知道未來在哪裡?」。



 

( 時事評論兩岸 )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jyhhongteng&aid=3352484

 回應文章

飛虎二壘手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小馬的態度
2009/09/26 19:21
在上位者為了維持假性的平衡,常常會作出不平衡的決定
為什麼內政部長一定要是本省籍?當然內政部長要和四面八方牛鬼神蛇打交到,本省籍人物較易上手,但這不擺明的告訴外省人,你優秀,但想都不要想!

這次郭先生的事,同樣的邏輯,教訓郭先生,突顯政府為了維持假性的公平,身為外省人郭先生,就這樣被犧牲了。
沒有人會為他發出不平之鳴,因為這樣處理是小馬想要的,小馬想要的不就是一個假性的平衡,來圖突顯他自己假性的公正。
航迷老叟(jyhhongteng) 於 2009-09-26 21:05 回覆:
我同意你的觀點,台灣雖然並不完美,統獨並非我們及下一代能解決的難題,但我還是在這塊土地生活了近六十年,人親土親,小馬早就應該明瞭搞政治當然不是那麼簡單的事,我對他確實有些失望,台灣人對政治的情緒不論支持的激情或反對的憤怒還真難以和了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