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馬總統該軟時軟,該硬時硬
2013/05/16 17:02:56瀏覽1671|回應5|推薦34

好的,有很多人對馬總統的善變看不懂,明明前一刻,最後通牒72小時,又給白熙禮多拖一小時,破功最後通牒,讓林永樂出來幫道歉,把全台灣氣到吐血,怎麼隔天一早就全翻盤,又說不接受假的「菲道歉」,要開啟三項制裁,並再給18小時,到晚上六點做第二回最後通牒,不真道歉,再開啟另八項小制裁。雖然大家都說這種三三八八的制裁,像給艾奎諾在呵癢癢,但是總還是有硬的表現,那麼,馬總統怎麼忽軟忽硬,時軟時硬,到底甚麼時候會軟甚麼時候會硬呢?

是「不是馬不夠硬,是菲律賓太野蠻?」跟菲律賓相比,馬總統才顯得軟Q嗎?

不是的,馬總統的軟,跟菲律賓野蠻與否關係不大,而是要考慮國際現勢,請看..「台灣卯上美國的盟邦」 外媒關注紐約政治顧問公司「帕克戰略」副總裁金恩說:「菲國會認為對台北讓步等於對北京低頭」。美國智庫蘭德公司政治學者哈羅德說:「台灣一面卯上美國的盟邦,同時接受北京的示好,(可能會削弱台灣扮演美國在環太平洋非正式盟邦的地位),這對台北的威脅其實遠大於和馬尼拉對漁權的任何糾紛。

也就是說,菲律賓像是美國有名份的妾室,台灣則是沒名份,想到時就來一下,萬一被抓姦,就反過頭拿出通姦用過的衛生紙當鐵證,跟黑不溜丟的小妾一起告死她的那種悲情小三。這裡還有一段美國官方的態度..有人問美國新任國務院發言人柏沙琪,明明是一方以機關槍掃射,美國怎麼要求兩方自制?

以下是記者會有關「廣大興28號」遭菲船掃射的部份問答內容。

問:誰先挑釁的?是菲律賓船開火。妳覺得以子彈解決問題正確嗎?

答:我們再說一次,我們對這起悲劇感到遺憾,我們會讓調查報告說明。

問:你們經常強調「南海行為準則」,你們同意以這種凶殘方式解決問題?

答:我們鼓勵雙方自我克制,不要有挑釁的行動。

問:台灣有什麼挑釁的行動?這是一方朝另一方開槍。如果我向你開槍,你會要求政府警告我們雙方不要向對方開槍?

答:我希望你不會對我開槍。

問:當你們警告雙方時,你是把雙方置於相同地位上。可是台灣做了什麼讓你們憂心?

答:我再說一次:菲律賓政府正在調查這個案子,我們不應該跑到他們的程序之前。

問:台灣漁民沒有武裝,是艘漁船。比起菲律賓的公務船,台灣這艘船很小。你們說兩船對峙,可是只有一方向另一方射擊,用的是機關槍。較小的這艘船有59個彈孔。你們的聲明好像寬容動武的一方?

答:我已經說了,我們對這件死亡悲劇感到遺憾。

問:就我記憶所及,美國的一貫政策是希望所有爭議都能和平解決,但今天有人以機關槍講話,你們是不是也該說說話?

答:我想我的回答已經觸及這起事件的所有層面。我們當然鼓勵和平對話,我們鼓勵雙方……。我不試圖歸咎於一方或另一方。菲律賓正在調查,我們會密切注意。

問:對無武裝平民開槍,你們寬容這種事嗎?

答:當然不寬容。我已經說了,我們對這位漁民死亡的悲劇感到遺憾。由菲律賓政府主導的調查正在進行。

而馬總統,大家知道,他全家跟親家都早就是美國人,他退休後也極可能要飛去美國終老,了解了國際現實與馬總統家庭成員的背景,就該體會馬總統為什麼對菲律賓態度會這麼柔軟,簡直像帛琉水母一樣乖。但後來,馬總統又是怎麼硬起來的呢?這裡有篇中時記者採訪側記,可以參考:

先躊躇 後暴衝 主帥戰略不明 拖累談判

2013-05-16 01:55
中國時報
【仇佩芬/特稿】

廣大興28號海上遇襲事件已屆滿一周,洪石成的頭七之日,總算盼來政府用強勢制裁,逼出菲律賓總統的一紙書面道歉,稍可告慰家屬哀痛。然而後續事關台菲利益的政經往來,以及影響廣大漁民未來生計的漁業談判,卻仍在兩國外交角力中懸而未決。馬英九遲疑躊躇在先,激進暴衝在後,讓前線斡旋談判的外交部苦無著力點,立功不成,反淪為這場外交災難的戰犯。

海上攻擊事件雖在上周四發生,然而真正的外交危機處理,卻遲至馬英九召開第一次國安高層會議,下達72小時最後通牒才開始。儘管當時已進入危機決策流程,然而馬英九除了摟著洪家人重覆「絕不干休」的空洞保證外,既未對外交折衝下達明確指令,也未立即升高海上武力準備。文攻武嚇戰術無一具備,只靠外交部在國內民怨和菲方蠻橫之間奔走。

但外交部的努力卻存在先天的限制。馬英九從最後通牒就不曾把話說清楚,四項要求中僅是道歉一項,從未明確要求道歉形式與對象,調查、賠償和談判以什麼行為做判準,也從未定義,徒增外交斡旋困擾,也種下談判無法百分之百達成的敗因。

在時限截止前的馬拉松談判中,馬英九交付的任務是跟菲國要到「道歉」,外交部的職責是化解爭端。於是林永樂和外交部同仁以持久戰確保談判不破局,更在最終要到了兩年前楊進添要不到的「apology」。無奈馬英九卻在隔日看報後「決定不滿」,不但推翻了整場談判,更形同當面打了林永樂一巴掌。

以事件本質和行政流程來看,若沒有馬英九的授意,林永樂無權認定菲律賓「有回應」,不會公開說明接受菲方特使及後續安排,不可能要求菲方後續補強所做回應。然而一切努力都在昨天清晨付諸流水。江宜樺在國際記者會上毫不掩飾的慍怒,更說明府院已經將林永樂設定為咎責對象。

仔細想來,林永樂若有疏失,最大的錯,應該在於為了爭得一個民眾不理解有多難得到的「apology」而堅持到最後一刻,讓時限過了、民眾倦了,還給了府方一個「時間太晚不能開國安會議」的藉口,以致於記者會上難抵媒體攻擊,更成為輿論洩憤的目標。讓所有人忘記,每一場外交戰役,真正該負成敗之責的主帥,應是安坐在總統府中運籌帷幄的總統本人。

(轉貼到此)

以上這段,我通常會把他名為借某人人頭一用,這裡馬總統就是在隔天一早起來,看到了我寫的這篇

菲國兒皇帛琉乖水母的72聲默哀最後通牒

明白了台灣小屁孩對這種菲國兒皇,漢奸走狗買辦的憤恨,那個叫外抗強權,內除國賊,是神鵰大俠所最恨,負心薄倖之徒,奴顏事敵之輩,本來這種事,只會發生在比我們強大得多的國家欺凌我們,好比強灌我們瘦肉精的時候才發生,想不到連菲律賓這種蠻夷之邦的蕞爾島國,狗仗人勢,全靠背後盟邦老大哥美國的力挺,屠殺我手無寸鐵老漁民事件裡也能得見。這種人可說是天生見人就是腳勤,根本無視對方規模形狀與大小,只要碰到敵人或敵人養的豬狗畜生甚或蟲豕,循例都會自動軟腳屈膝哈起腰來,眼看台灣全國都快要嘩變,壓力鍋快爆開,馬總統於是把林永樂找來,說起了在三國演義第十七回的這一段故事,

說曹兵十七萬,日費糧食浩大,諸郡及荒旱,接濟不及;操催軍速戰,李豐等閉門不出。操軍相拒月餘,糧食將盡, 致書於孫策,借得糧米十萬斛,不敷支散。管糧官任峻,部下倉官王垕,入稟操曰:「兵多糧少,當如之何?」操曰:「可將小斛散之,權且救一時之急。」垕曰: 「兵士倘怨,如何?」操曰:「吾自有策。

垕依命,以小斛分散:操暗使人各寨探聽,無不嗟怨,皆言丞相欺眾。操乃密召王垕入曰:「吾欲問汝借一 物,以壓眾心,汝必勿吝。」垕曰:「承相欲用何物?」操曰:「欲借汝頭以示眾耳。」垕大驚曰:「其實無罪。」操曰:「吾亦知汝無罪;但不殺汝,軍心變矣。 汝死後,汝妻子吾自養之,汝勿慮也。」垕再欲言時,操早呼刀斧手推出門外,一刀斬訖,懸頭高竿,出榜曉示曰:「王垕故行小斛,盜竊官糧,謹按軍法。」於是 眾怨始解

所以永樂兄,這裡我要借汝人頭一用囉,請放心,用後當即歸還。

這就是馬總統突然變硬的轉折。還有,帛琉水母也會時軟時硬,活著時候都很軟Q,對觀光客很友善,死掉了,就硬梆梆的,

跟借林永樂的人頭用完後的馬總統一樣硬!

.

後記:有人說死掉的水母可以涼拌成海蜇皮,酸酸脆脆的,不怎麼硬。還有人說,馬總統後來完全龜縮神隱,出來朝菲律賓叫罵的都是江宜樺,嗯,所以馬總統還是很軟Q,是活著的帛琉乖水母,請美國主人勿疑。

( 時事評論政治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jun5238&aid=7629690

 回應文章

Edward
我也來分析一下
2013/05/17 08:42
為什麼要一個道歉這麼難呢?難道會少塊肉嗎?當然不會,只是會很沒面子,不是說殺人是對的,原因是台灣這個當家作主的,一天到晚跟人家講九二共識,主權擱置,外交休兵,在這個世界上,除了那些用錢買的邦交國,如果有哪一個國家會把台灣當國家看的,真是頭殼壞去,要道歉也是跟中國道歉,怎麼會來跟軟腳馬道歉呢,不是自貶國格嗎

cjs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
2013/05/17 08:32
版主;

馬總統這[該軟時軟,該硬時硬]叫"識時務者為俊傑"呢...

SARS該軟時軟,就不要回家睡覺.最後通牒該硬都硬了,當然回家睡覺..

中華民族的端午節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菲律賓這個流氓海盜國家野蠻40多年了
2013/05/17 07:45

菲律賓這個流氓海盜國家野蠻40多年了

應該制裁這個下賤流氓!

許多臺灣漁民被菲律賓欺負掠奪 槍殺虐待的事件浮出水面。


tmd
快氣死了
2013/05/17 01:26
政府的行為, 令人看了血壓高!  呿!!

中華民族的端午節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爲了維護主權應該硬起來
2013/05/16 17:46

13億的大陸人和2,300萬的臺灣人,都是中華民族的華夏子孫

(不包括李登輝之流的日本私生子)

應該團結對抗侵略成性的日本鬼子和無可救藥的海島流氓菲律賓。

如果中華民國臺灣不堅强 今後菲律賓會更加欺負臺灣 屠殺臺灣漁民。這是嚴重的原則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