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美牛案 馬面給的天啟
2012/06/16 13:42:04瀏覽908|回應1|推薦9

法官問「想要像荊軻刺秦王?」 馬面淡定『台灣高等法院昨天首度開庭調查連勝文遭槍擊案,法官追問凶嫌林正偉為何在眾目睽睽下行凶?讓他百思不得其解,是想要像荊軻刺秦王當死士嗎?高院下次開庭,將傳訊連勝文到庭表示意見。

綽號「馬面」的林正偉,一審被依殺人未遂等罪名判廿四年,他和檢方都上訴。林正偉認為一審判太重,檢方則認為他本意是要殺人,應判死刑。

承審法官陳志洋昨天連番追問林正偉:「要殺誰?幕後有沒有主使者?是不是要影響選舉?」『林正偉回答:「只是為了教訓陳鴻源、要讓他難堪。」他也說,沒有想到要影響選舉。

法官繼續追問:「為什麼要在眾目睽睽下衝上台『教訓』人?」還質疑說暗巷打人也是教訓,為何要在數千人面前衝上台,好像飛蛾撲火,沒有逃生機會;「你是想要像以前荊軻刺秦王般當死士,不準備回來嗎?

法官陳志洋還是覺得怪,直言這個案子真的疑點很多,讓他百思不解。陳志洋並質問林正偉,陳鴻源跟連勝文的外表、體型差異都很大,怎麼會認錯人?

林正偉有點不好意思地說:「那種場面下,我也是會緊張;而且從側後方上台,以為中間的人就是我要找的對象,根本不知道有連勝文。」

法官追問:「你抓到連勝文脖子那一刻,應該知道抓錯人了吧?」林正偉說:「當時情形很緊迫,時間太短促了,沒辦法認人。」對於開槍時有沒有喊「連勝文」,林正偉肯定地說,他根本不知道連有去,怎麼會喊連的名字。

不到半小時的庭訊,法官陳志洋三度提到這案子疑點很多,社會大眾無法理解。林正偉無奈地說:「沒有像你們想那麼多,我不知道怎麼說,你們才會覺得合情理。」

(轉貼到此)

把馬面講成史記刺客列傳的死士荊軻,我也連寫了兩篇「吳育昇告蔡英文 英九仲瑜來說讚!」「蔡英文被李文忠 連家謝謝姓馬的」,因為這兩篇字數都超多,很難轉貼,就簡單把重點跟看完這則馬面新聞的感想綜合一下吧。先播一小段插曲,日昨美牛案在立法院議場上吵嚷時,吳育昇跟盤據主席台的整群民進黨立委槓上,此時民進黨立委竟唱起了大合唱,那是一首改自重搖滾樂團「皇后」的經典歌曲「We will rock you」,其中那段重複的旋律「we will we will rock you」,被民進黨立委改成了「we go we go "we go"」,我認為最後那兩個字,改成填空,或是有四種可能的選擇題,選項1,"we go",選項2,"you go",選項3,"Rock you",選項4,"Fxxk you",大家覺得,哪個才是最有可能的答案呢?

好了,回來談馬面的案子,法官陳志洋跟馬面的對話如下,法官:「要殺誰?幕後有沒有主使者?是不是要影響選舉?」馬面:「只是為了教訓陳鴻源、要讓他難堪。」法官:「為什麼要在眾目睽睽下衝上台『教訓』人?」馬面:「沒有想那麼多」法官:「你抓到連勝文脖子那一刻,應該知道抓錯人了吧?

馬面:「當時情形很緊迫,時間太短促了,沒辦法認人。

我認為,馬面的這句話,完全是想說給馬總統聽的,這裡,我請馬總統先別嚇到,又以為聽到"Ma",又跟馬家的誰有關了。我只是想請馬總統仔細咀嚼馬面這句犯囚追悔做錯事的心聲,然後回頭看看自己這一陣子,各個荒腔走板,不忍卒睹的決策,黑心國教,假證所稅,亂漲油電以及瘦肉精美牛案,是不是也都有同樣的毛病,

「情形很緊迫,時間太短促了,沒辦法做好決策」

別笑,「人之將亡,其言也善」。馬面會不會判死,還很難說,但是,馬面關愛馬總統,那可是真心的,『板橋地方法院審理連勝文槍擊案時,槍手「馬面」林正偉開豆花店的友人葉冠宏出庭證稱,馬面「應該算是國民黨的」,總統選舉時曾勸他投給馬英九。』

聽完法官與馬面這一番爆笑對答,莫怪法官問答完,還是丈八金剛,摸不著頭腦「奇怪ㄟ你」的,『不到半小時的庭訊,法官陳志洋三度提到這案子疑點很多,社會大眾無法理解。林正偉無奈地說:「沒有像你們想那麼多,我不知道怎麼說,你們才會覺得合情理。」』

我說法官啊,馬面明明都講得很清楚了,這個最合情理的解釋,不就是馬面一上台,就找上連勝文,掰過臉來細瞧,口頭禪的罵了一聲「幹X娘」,連勝文卻連背景的歡呼聲「連勝文..」一起收進他的腦袋裡。馬面此時心想,

要教訓陳鴻源、要讓他難堪!

隨即開槍打穿連勝文的臉嗎?大家都知道,外頭的黑幫,或是討債集團要教訓人,那是只會拿出球棒打手打腳,沒那種打臉打頭的,

『(中央社記者黃旭昇新北市29日電)新北市新店區今天清晨發生2死2傷凶殺慘案,被害死者"頭骨斷裂、甚至遭開膛剖胸、心臟外露"。警方晚間已逮捕7嫌,起出西瓜刀等凶器,查出是職棒簽賭,討債者遭欠債者擊殺。』

所以,馬面不管是揪住誰,連勝文還是秦王,一槍往頭開去,那個不叫教訓,那叫存心致人於死。那麼,馬面若是一心一意就想打死陳鴻源,真打死了陳鴻源,那要如何讓他難堪?

馬面,要如何讓一個已經變鬼的陳鴻源難堪呢?

要教訓陳鴻源,如法官所說,可以任何時間黑街暗巷裡打,打手打腳,或者上台找著陳鴻源,還能表演一番,再打手打腳;而且通常上台表演完,陳鴻源沒被打死,反而會有同情票,高票當選不難堪。所以要讓陳鴻源難堪,只有上台表演脫褲子露鳥,朝台下尿尿。表演想打死連勝文的,又如何能讓陳鴻源難堪呢?

這個答案,其實是非常清楚的,馬面是一直在說謊,法官還跟著他在哪裡兜著圈。這就好比有個人在路燈下找鑰匙,法官也來幫忙找,找了半天沒人找到,法官說:「欸,你確定你鑰匙掉在這邊嗎?」

不是,我鑰匙掉在那一邊。

「那你應該去那邊找呀?」

我知道,可是那邊太黑了,像是幕後,有一個黨或集團,啊,還有凶神惡鬼。

法官是人,也是會怕的。於是,我們就又看到法官跟馬面,逕在那裏頭繞呀繞,似永遠都繞不出來的,『法官陳志洋還是覺得怪,直言這個案子真的疑點很多,讓他百思不解。』蘇洵在辨姦論說:凡事之不近人情者,鮮不為大姦慝。監委在查馬總統亂漲電價,彈劾高官時也說:

該作而不作,不該作而作,就是異乎常情、悖乎常理」。

這裡頭,肯定有不可告人,邪佞奸痞的骯髒事。馬面要給人難堪,應該上台露鳥表演尿尿,該做而不做,反而說要教訓人,卻在鏡頭前,行刑式的朝人的腦袋最不可思議的路徑上開槍,不該做而做,

這樣還不夠異乎常情、悖乎常理」嗎?

我說大家也別為難法官了。馬面的這一槍,誠如馬總統所說,是「民主重創」!受害的是整個台灣的民主憲政。它會扭曲民意,改變選舉結果,並讓民主的基石崩毀流失,使人民對法治的信賴感永不復存。這才是馬總統該認真面對處理的國家大事!先治標,請檢方朝選舉黑槍的方向重啟偵查;再治本,修法規定選前開槍,經政黨協商,得予延選。

同時,我也請大家想想看,這一陣子,除開馬總統亂漲電價,亂漲油價後的連十降,徵假證所稅掛了一個財政部長,還有哪個異乎常情、悖乎常理」的案子,好比說,沒有時間壓力,絕不會為了誰的利益,出賣國民健康,而這一會子,撕掉面具,青面獠牙,猙獰面孔露出,

我不管,加開臨時會也成,非要把美牛案通過不可!

(我說馬總統啊,您難道不能學一學我想吃美牛,干別人屁事?的格主那麼老實嗎?人家愛吃含瘦肉精美牛,全是為了他個人的理由。您非讓台灣獻醜賣乖的進瘦肉精美牛,那個見不得光的個人理由,不妨說出來。真要是其情可憫,把柄給人握住的..說不定台灣老百姓佛心來著,冒死命來幫您買單,也不是不行。)

.

後記:以下,是我在吳育昇告蔡英文 英九仲瑜來說讚!模擬馬面刺連勝文「荊軻刺秦王」的畫面..

據報章所述,案發當晚的現場除開龐大的黑道勢力,就屬縣警局派出的員警人數最多了。聽說有三四十人,或是更多。而開槍的馬面呢,前科累累,才放出監牢不久,又時常恐嚇人,一臉橫像。馬面年紀大了,腿部又有些不便,目標非常明顯,黑幫老大和小弟們都看見了..怎麼?就員警們當晚都沒人看到,只是去現場吃便當的嗎?

當看到馬面,一瘸一瘸,一跛一跛的,從看台下,一路推開擋在他面前的路人甲,直直往看台上爬行..是的,那看台這麼高,光線那麼強,馬面年紀又大,高血壓或老人病都來,說不定還有老人青光眼或白內障,一不小心跌下來,可不得了。貴管這七八十對眼睛,都看到哪邊去了,都看到台上的辣妹去嗎?

這馬面..風蕭蕭兮易水寒,一上台,開了槍,那種視死如歸的精神..坦白說,除開史記刺秦王,荊軻的那一段,再無能真實描繪槍擊當下的文字了。"馬面者,恐嚇慣犯,年高,腿瘸,從未殺過人"..噗,想那刺秦的荊軻,據史記所載,"學劍不成",興許連拿劍,射飛刀也通通不成呢..

於是,當馬面好不容易,汗流浹背的衝上台..有兩個疑似員警的說話了..

不對,這要開連勝文,九零手槍保險拉開,直接從背後,趁其不備,後腦神經中樞射入,必死無疑。」「唉,你懂甚麼,史記裡的荊軻,是要先面對著秦王,揪住秦王的衣領的

馬面在後頭張望,嗯,這個個頭最高的,一定就是連勝文..確認一下,馬面高呼:「連~勝~文~」聲調高亢有異,連勝文回頭。說時遲,那時快,面腿雖瘸,也有那一步踢..一蹲,一蹬,一躍,已然抓住了身長一百九的連勝文衣領,用盡吃奶之力,把近百公斤連勝文的大臉扳下,湊到九零手槍的槍口上。

又不對了。」疑似員警又發話了「這手舉高,就能打著臉。唉,整個頭要打哪就打哪...哪有抓臉來就槍口的?」「你又不懂了,史記沒看就少說話,荊軻本來只是要抓住秦王,對他曉以大義,勸他仁義立國,把搶奪各國的土地,還去給列國的

馬面倒沒那麼偉大。還記得嗎,他是恐嚇慣犯,那個老毛病,臨老雖然改行當槍手死士,刺客開張第一個生意,就開連勝文,習性不改。但見馬面猙獰著面目,惡狠狠朝連勝文罵「幹X娘...」碰!一顆子彈,穿過連勝文的臉,劃破選前那個夜,飛向遙遠無垠的暗空中。

西方大哲培根說:人類的思考,取決於動機;語言取決於學識;行動取決於習慣。』是故幕後集團真要謀殺人,挑選生性殘忍或膽大妄為者皆不可靠,最可信任的,還是那種手上曾染過血殺手

有詩一首:

We will we will rock you,wego wego i love you,荊軻何需笑馬面,靠嘴怎能殺得人?

在「蔡英文被李文忠 連家謝謝姓馬的」這篇文章裡寫道,法院正開著庭,

『法院傳喚槍手「馬面」林正偉的精神科鄭姓醫女醫師作證,她說,馬面是否因人格特質異常,要不到錢而開槍或開槍當時的精神狀態如何,她無法下定論。陳振瑋表示,希望法官查明槍擊案,是否與他的精神狀態不穩有關。連勝文委任律師劉宗欣表示,鄭姓女醫師作證馬面就診時很客氣,行為舉止都正常,則馬面開槍時的辨識能力也應該沒有問題。』

馬面是國民黨的!當馬面看到人民被台上槍擊的那一幕騙倒,被用選票制裁暴力」,別要辜負連勝文的一槍,別讓連勝文的血白流,像催眠一般的呼喚著出來投給他摯愛的國民黨時,那種狂喜,完全不形於色,這是心中得到了真正的平靜,遠勝過任何精神病藥丸,

馬面辯護律師陳振瑋表示,馬面盼此案速審速結,不要再浪費時間、浪費司法資源。

呀!孔曰成仁,孟云取義,唯其義盡,所以仁至。這馬面,已經走完他人生最最淒美的一程,風蕭蕭兮易水寒,當馬面上台,開了槍,接下來的命運,就已經註定了,這種不是槍手,而是死士..在史記裡,除了荊軻刺秦王(按:請參「吳育昇告蔡英文 英九仲瑜來說讚!」)這一段,還有一個死士,名叫聶政..

當他刺完韓國宰相俠累,引頸就戮時,怕連累親人遭到族誅,反以劍自毀顏面、削雙目,再切腹自殺。

這馬面,竟然兼具史記上兩大刺客之長,學荊軻般,要面教秦王,道德勸說還地,刺不死秦王;又像聶政般,事成之後,怕幕後集團受到株連,他竟..竟

他竟然當成一個神經病!

嘆曰:

身兼兩刺客所長,馬面開了連一槍,重創台灣民主的,原來是個神經病。

( 時事評論政治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jun5238&aid=6549023

 回應文章

台灣人醒醒吧!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陸念慈,狗x的
2012/06/17 10:14
陸念慈這種沒種的垃圾,只會卑鄙的造謠,毀謗,完全不敢讓別人發言。聯合報這種爛報還幫它開專欄,幹x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