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早賣一張被抓叫內線,何況早賣的不只一張...
2016/04/03 00:02:18瀏覽473|回應5|推薦5
史上最遜十億貪檢井天博逃亡前還不忘處理秘密證人的生命問題再慢慢逃,比烏龜還慢的逃個19天才從不知道比甚麼慢(呼!難怪光是等它上訴,要足足等超過一個月)的雄檢眼前跑掉後,雄檢埋怨法官....

人是法院放的,人跑了責任卻要檢方扛?

但司法院刑事廳廳長蔡彩貞反批:「法官在審理期間若要羈押被告,須有法定的客觀事證及理由,絕非法官疏忽讓井男跑掉,希望懂法律的檢方,不要動輒把責任往外推。」

這一段,我們最該想到的是某種利益共生,水乳交融的血盟兄弟關係....

【飛狐外傳】福康安召開天下掌門人比武大會中,法官湯沛與球員鳳天南的吵架,

湯沛忽然鼻中一哼,冷笑道:“暗箭傷人,非為好漢!”鳳天南轉過頭去,說道:“湯大俠可是說我么?”湯沛道:“我說的是暗箭傷人,非為好漢。大丈夫光明磊落,何以要干這等勾當?”鳳天南霍地站起喝道:“咱們講明了是比划暗器,暗器暗器,難道還有明的嗎?”
  湯沛道:“鳳老師要跟我比划比划,是不是?”鳳天南道:“湯大俠名震天下,小人豈敢冒犯?這姓柯的想是湯大俠的至交好友了?”湯沛沉著臉道:“不錯,蘭州柯家跟在下有點儿交情。”鳳天南道:“既是如此,小人舍命陪君子,湯大俠划下道儿來吧!”
  兩人越說越僵,眼見便要動手。胡斐心道:“這湯沛雖然交結官府,卻還有是非善惡之分。”
  安提督走了過來,笑道:“湯大俠是比試的公證,今日是不能大顯身手的。過几日小弟作東,那時請湯大俠露一手,讓大伙儿開開眼界。”湯沛笑道:“那先多 謝提督大人賞酒了。”轉頭向鳳天南橫了一眼,提起自己的太師椅往地下一蹬,再提起來移在一旁,和鳳天南遠离數尺,這才坐下,似乎不屑与他靠近。這一移椅, 只見青磚上露出了四個深深的椅腳腳印,廳上燭光明亮如同白晝,站得較近的都瞧得清清楚楚,這一手功夫看似不難,其實是蘊蓄著數十年修為的內力。霎時之間, 廳上彩聲雷動。站在后面的人沒瞧見,急忙查問,等得問明白了,又擠上前來觀看。鳳天南冷笑道:“湯大俠這手功夫帥极了!在下再練二十年也練不成。可是天外 有天,人上有人,在真正武學高手看來,那也平平無奇。”湯沛道:“鳳老師說得半點也不錯,在武學高手瞧來,真是一文錢也不值。不過只要能胜得過鳳老師,我 也心滿意足了。”安提督笑道:“你們兩位盡斗什么口?天也快亮啦..

我說,你們院檢兩位盡斗什么口?加拿大那邊的天也快亮啦..

誠如司法院刑事廳廳長蔡彩貞說的,雄檢是懂法律的檢方,那麼他們難道不懂上訴時應有的程式,要發現新事實新證據,或是一審法官用事論理有何明顯自相 矛盾,邏輯錯亂之處,始得提出上訴嗎?這裡一審法官判決書裡,明知這樣歪曲法律判正義餿油案無罪,會造成魏應充坑走國庫該罰的32億法律效果,或發生這樣 效果也不違反法官本意的瞎掰正義員工過失理由,錯處一堆,又瞎掰檢方舉證正義員工故意罪證不足的理由,邏輯顛倒更多,最明確的顛倒,是判上游小公司的老奶 奶,應該無所不知的知道正義是賣食用豬油,還敢賣它餿水油,判個故意詐欺。可是對於全台最大豬油商正義公司,員工一大堆,還多是博碩士的,掰成他們不知道 上游是個人頭公司,上游的上游..這個老奶奶,是賣餿水油的,

老奶奶詐騙正義公司上百員工,還連續詐騙數十次,詐騙好多年,騙走魏應充鼻屎大的一點錢(ㄟ,人家騙的是32億咧)成功。

以及邏輯最大矛盾,是老奶奶買別人家的油,明知來路不明,還敢買來賣,這叫故意犯食安法,但是正義公司向上游人頭..的上游老奶奶買人家買來路不明賣它的油,是像個白癡似的甚麼都不知道,被騙,不小心,過失犯的食安法,

再舉翁啟惠內線交易案為例好了,很多人說翁啟惠只是賣十張股票,沒甚麼大不了,其實就算是賣一張,也能讓翁公信力破產,滯留海外不敢回來,這就好 比..翁是研究癌症藥的,就拿醫院檢驗癌症打比方好了,馬總統去做健檢,如果抽一點血檢驗不出癌細胞,醫師就會說馬很健康,還能健人腳勤到處跑,可是只要 醫師檢驗出一個癌細胞,馬總統就要切肛門..割掉兩顆息肉那樣...說他吃多頂新給的好東西得到大腸癌了。

那麼一審法官的判決書裡,最大最簡單的重大矛盾,不就像是馬總統去檢驗有無癌症,翁啟惠有無賣股票道理全都相當,當雄檢若有檢驗判決書,看到這一大段文字真正的奧義

於103 年4 月9 日對鑫好 公司完成訪廠後,被告何育仁旋於103 年5 月9 日之正義 公司經營會議中決議中斷向鑫好公司採購,益徵其並非明 知鑫好公司之油品在來源(原料)、本質上有危害人體健 康之虞而仍予決定採購,否則應不會有上開中斷採購之舉 。至依附表6 編號17、18所載,鑫好公司於上開經營會議 結束後之同103 年5 月13日、14日,雖仍有販售油品至正 義公司之情形,然觀諸該2 次進貨之請購日期,均為103 年4 月21日,可知此2 次進貨乃係履行先前之訂購契約, 並非於上開經營會議結束後另向鑫好公司採購油品,自無 從以此為不利於被告何育仁及胡金忞之認定。

有明確的時間點,證明何育仁及胡金忞已知上游鑫好公司賣的是餿水油,卻在之後明確的兩個日子(一個就夠了),還跟鑫好買進餿水油,這就能完全把一審法官判決書打臉,甚麼違反注意義務的過失非故意,兩百頁全成廢紙,因為這時就能證明

何育仁及胡金忞是...應知悉鑫好公司所供應之油品並非係熬製豬油,可能為來路不明之油品,縱是飼料油亦不違背其本意之事實,應可認定

這就是故意犯食安法第49條第一項或第二項之罪,一審法官接下來假掰的所有強姦立法院,強姦立委立法意旨,強姦全國老百姓,所有台灣人,當大家是豬狗畜牲活該把餿水油當食用油吃的罪大惡極行徑,也一下就全破功,完全打臉,法官自己才輸到脫褲了。

再說一次,只要這兩人知道後,抓到一天有再買進餿水油,就是故意犯食安法,不再是過失犯,馬總統也能得癌症,翁啟惠也不再是人人景仰,甚麼鬼的類諾貝爾獎(建議大家看看坦雷伯對諾貝爾獎的評價吧)的大院長了。

( 時事評論政治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jun5238&aid=52211352

 回應文章

jun5238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6/04/03 09:50

還有這個...

臺灣嘉義地方法院刑事判決 103年度訴字第567號
被告蔡鎮州、蔡耀鋐均知悉正義公司買受之油脂,係供作食 品原料使用:...被告蔡鎮州經 被告蔡耀鋐轉知正義公司要求油脂來源證明時,於102年 11月26日、102年12月10日各出具1紙品質來源 切結保證書(見偵字第6947號卷二第79頁正反面), 其用意,乃因斯時社會發生食用油摻偽銅葉綠素、棉籽油假 冒食用油事件,故正義公司透過被告蔡耀鋐要求被告蔡鎮州 出具書面保證,業據證人胡金忞、何育仁、被告蔡鎮州、經 改列證人之被告蔡耀鋐於審理時為大致相合之證述(見本院 卷八第60頁、第132頁反面、第139頁、第174反 面至第175頁、本院卷十第88頁反面、第91頁反面) ,則正義公司既因社會當時之「食用油」風暴而要求出具書 面保證,被告蔡鎮州、蔡耀鋐豈會不知正義公司買受之油脂 ,係供作「食品」原料使用之理?

此案法官判蔡鎮州十五年、蔡耀鋐八年,因為這兩人在102年 11月26日、102年12月10日就該知道正義公司買他們的餿水油是去做食用香豬油用的,那麼,高雄法官這一段,

103 年4 月9 日對鑫好 公司完成訪廠後,被告何育仁旋於103 年5 月9 日之正義 公司經營會議中決議中斷向鑫好公司採購,益徵其並非明 知鑫好公司之油品在來源(原料)、本質上有危害人體健 康之虞而仍予決定採購,否則應不會有上開中斷採購之舉 。至依附表6 編號17、18所載,鑫好公司於上開經營會議 結束後之同103 年5 月13日、14日,雖仍有販售油品至正 義公司之情形,然觀諸該2 次進貨之請購日期,均為103 年4 月21日,可知此2 次進貨乃係履行先前之訂購契約, 並非於上開經營會議結束後另向鑫好公司採購油品,自無 從以此為不利於被告何育仁及胡金忞之認定。

豈不是把在103 年4 月9 日,103 年5 月9 日就已經知道鑫好公司賣的是餿水油,而自己是要買來做食用香豬油用的何育仁及胡金忞兩人,在之後103 年5 月13日、14日仍繼續採購的故意犯食安法及詐欺國人之罪,高雄法官這份含金量極高(幫魏董賺回32億黑心錢)的餿水油判決書,把有罪 的判無罪,故意的判過失,再把詐騙共犯判成是彼此的詐騙與受害,把詐騙共犯之一的老太太,用宰白鴨的方式多誣她一個詐騙國內最大餿水香豬,是以當我看到這 種違逆天道循環的偽劣判決,而不把它說個清楚明白,不就也成了這些骯髒鬼們的共犯嗎?


狐禪
等級:4
留言加入好友
2016/04/03 09:14
52,到了茅坑的屎,還能變肥料。所以鍵盤、螢幕可以拿去蓋茅坑,對吧。

jun5238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6/04/03 08:59

再下來另一家餿水油廠,法官更是爆笑,請看判決書,

被告胡金忞於100 年間向蔡耀鋐接洽購買油品時,即因蔡 耀鋐之告知,而知悉永成公司有販賣飼料用油之事實...然被告胡金忞對 此辯稱:我雖知道永成公司有做飼料業的生意,但我覺得 這只是他們的銷售對象之一,不代表他們的油品質不好、 用途遭到限制、不符合正義公司的需求、不能賣給正義公 司。我 們之前有安排訪廠,採買與否是以訪廠的結果來決 定,我在訪廠時看到永成公司有在生產豬油,而這些豬油 也有經過正義公司的檢驗,我覺得永成公司所販賣的,就 是能夠符合正義公司品質要求的原料豬油...被告胡金忞係管理科學系、國際企業 研究所畢業(見偵1 卷第82頁),並無證據顯示其對油品 有專門研究或特別瞭解之情形,則被告胡金忞辯稱其不知 悉飼料油與食用油差別為何、如何區分,以致依其任職公 司(正義公司)之採購標準決定採購,作為其確認永成公 司油品無虞之方式,經核並無何悖於常情之處,實難認其 有何故意採購「攙偽、假冒」油品之犯意

鄉親啊,大家看懂沒?當法官判到胡某自認他收油時,對飼料油食用油是攏港況的時候,還是說胡某人是沒犯食安法,這不是一舉推翻開頭,拼老命舉證裕發公司老太太詐欺正義公司的理由,

妳明知正義公司是國內最大食用香豬油公司,妳怎麼能賣他飼料油?

甚至當雄檢一再重覆提出那張銷貨磅單

用以舉證正義員工,胡某人早知裕發公司賣飼料油了(瞴差啦,攏港況咩),還必為之詞的幫正義說話,法官說他辛苦去調查過了,

裕 發公司為警搜索時所扣得之銷貨磅單傳票上,固有記載 「注意:本產品是飼料用油不可作為食用」字樣,然裕發 公司所製作之銷貨磅單傳票,未曾交付與正義公司人員乙情,業如前述(見前揭乙、壹、七、(七)之說明),且 公訴意旨亦未提出任何證據證明正義公司人員曾經收受裕 發公司之銷貨磅單傳票,自無從以該銷貨磅單傳票所載內 容,為何不利於被告何育仁、胡金忞之認定,併此敘明。

猶為好笑的是雄檢早該在法庭上被打臉,宣判時又被打臉,或者看判決書也早知道,還一再重複同樣事

正義劣油案 雄檢不服判決提上訴
2016-03-31 16:51 聯合報 記者林保光╱即時報導
檢方指出,但是,正義總經理何育仁及採購胡金忞採購原料豬油時,被一審認定是「疏於」要求供應商提出相關文件,導致正義購入有危害人體健康之虞的油品,並製成各式食用豬油商品販賣,僅構成違反食管法的過失犯。檢方表示,一審忽略檢方查扣供油商出貨的油品傳票上,明確註明「本產品是飼料用油不可作為食用」等字樣,正義人員長期收受這樣的傳票,不可能是過失犯

卻 忽視這份判決書前言不對後語,後話就能打臉前話,判決出現重大矛盾,甚至把該無罪(詐騙正義公司)的判有罪變成冤獄等情形,往人性善良的一面想,我認為要 是檢察官能翻來覆去,像我一樣,從第一字看到最後一字,再從後面看回來...或者說是高雄法官,本質上可能也沒那麼壞,想害人,像是東德神射手,在打老百 姓時,也會有失手打麵包的...或許這全是上頭大門神的神威難測,又或許,只要把判決書判決順序掉換一下,先說久豐,再判永成,那麼最後看到裕發老太太 時,也不會判成那樣。

詐騙正義公司?詐騙個鬼啦!

jun5238(jun5238) 於 2016-04-03 09:14 回覆:

我真的不知道雄檢為什麼光是這麼簡單的舉出判決不合理處,要拖超過一個月才上得了訴,而上訴內容竟跟判決書已經打臉的情節,以及宣判當天雄檢不服貼出新聞稿的疑似鐵證【飼料油銷貨磅單】被法官又打一次臉,那個跌倒摔成狗吃屎的樣子,一模一樣。真的不會上訴,不會去剪貼別家法官判你家被告的部分內容來用嗎?

臺灣雲林地方法院刑事判決103年度矚訴字第2號
 正義公司之何育仁、胡金忞(均另由臺灣高雄地方法院審理 )亦知悉鑫好公司並無可熬煮豬油原油之工廠,知悉鑫好公 司所提供之油品並非由豬脂肪熬煮之豬油原油,仍採買之( 詳如附表二之一所示),並將其以攙偽或假冒之方式加工製 成正義「維力清香油」、「正義香豬油」等產品,並接續將 「維力清香油」、「正義香豬油」產品銷售給全國大賣場等 商店販賣及餐廳等購買者(如附表二之二所示),於101 年 2 月起至101 年8 月18日止,使眾多之購買者因而陷於錯誤 ,誤以為「維力清香油」、「正義香豬油」未含飼料油而均 係可供人食用之豬油而購買之,正義公司何育仁、胡金忞以 此方式詐騙購買「維力清香油」、「正義香豬油」之購買者 。郭定以上開方式幫助正義公司何育仁、胡金忞為上開製造 、販賣攙偽或假冒食品而詐欺取財之行為

幫助犯郭定都判刑十年2個月了,豈有正義公司這個賺最多黑心錢(32億),騙最多人(691家下游商及全台灣的老百姓),裡面這兩個主要正犯,通通不知道,全部都是過失呢?


jun5238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6/04/03 08:15

高雄法官正義油案一審判決書,愈看愈教人難過又好笑,這若是交給德國進行轉型正義,台灣法官剩不剩到一半都教人擔心。在這份判決書裡,雖然大門神已 經透過上位指導,把頂新魏應充,用味全賣假油(也賣點餿水香豬油,但台北法院拒審)及透過正義,全台最大香豬油廠賣餿水香豬油的大案,切割到南部各地方法 院,每間法院都分到一點點,有的分到尾巴,有的分到鼻子,除開死賴著不開庭也不判的若干法院,每份一審判決書都動輒數百頁,不過大家別害怕,有一晚我睡不 著,把這些判決書全給看完了,言歸正傳,底下有些名詞要解釋,像是某某人在某法院是被告,在另一家法院就是證人,某某人也賣給正義公司不明來源的油,正義 公司也照單全收,但是判決書找不到某某人的上游又是誰的交代,類此種種瑕疵,我也不去細究了,畢竟人家只是當司機,吃好倒相報的賺點外快罷了。

回 頭看看高雄法官分得的正義案,雖然是頂新魏應充賣餿水香豬油的主角,手腳跟尾巴都切走了,本體部分仍甚有可觀,在這份判決書裡,高雄法官要判出四件事,第 一是有家上游小廠老太太開的裕發公司,這家要判詐欺罪,雖然檢方起訴她是與接下來的一起詐欺老百姓(總銷金額32億,共詐欺691案),但是法官這裡可厲 害了,學起貪污內線交易買豪宅數棟多餘不明財產匯大陸買房產,掏空勞保錢的謝青良普通背信罪那樣,不是背勞工或馬政府的信,而是背聘用他那家連名字都改掉 的投信公司的信咧,高雄法官判的是這家裕發公司詐騙正義公司,真是教人笑岔了氣,下巴掉下來....

...公訴意旨雖謂被告林明忠、 何吳惠珠係與何育仁、胡金忞共同基於犯意聯絡而為上開犯 行,並共同詐騙向正義公司購買食用豬油商品之人,然何育 仁、胡金忞2 人並未有犯罪故意,詳如後述,且向購入相關 油品並交付價款者乃係正義公司,是被告林明忠、何吳惠珠 上開犯行所詐騙之人,應係正義公司人員,公訴意旨於此容 有未合,併予敘明。

那 麼法官是如何證明是何吳惠珠老太太,成功長年多次詐騙博碩士一堆,員工滿卡車的國內最大香豬油公司呢?這裡我們就看得到法官有多麼認真,多麼故意的調查十 分詳盡,這麼說好了,要是兩德統一前,給這種法官去射翻爬柏林圍牆的東德百姓,保證連隻東德蒼蠅都給打下來。判決書我就不引了,總之法官先是反覆申論老太 太緊張的脫罪之詞,

妳怎麼可能不知道油是要賣給正義公司的?妳哪有可能不知道?或者說,妳說妳以為正義是賣飼料油的,妳怎麼可能不知道正義是國內最大賣食用香豬油的?妳哪有可能不知道?

老 太太嚇都嚇死了,法官再給她乎乎ㄟ,這張寫滿飼料油字樣的銷貨磅單正義看過嗎?此時老太太,林姓中間人與正義公司都說沒(給)看過,法官就說對嘛!正義公 司根本不知道妳賣給他的是飼料油,正義公司不但無罪,還是被老太太騙(但是正義為何沒見到告老太太,這是另外的故事了)..看妳被嚇得..這麼乖,這麼配 合跟聽話,別家法院判妳這種賣正義公司餿水油的小廠,不是十年就是十幾年,我判妳五年就好了。

jun5238(jun5238) 於 2016-04-03 08:40 回覆:

接著法官繼續判中間人詐欺罪(詐騙正義公司喔),這個我且不去提他,判得是更輕的4年多,當然要趕緊謝謝法官囉...

然後法官旁徵博引,分別解說切到其他法院的鼻子或尾巴,其他餿水油廠是如何的有罪,及其與正義公司這兩名過失犯員工的關係,這裡才是真正好笑的地方,就是法官要先上窮碧落的解說這兩員工如何該被認定是過失犯(方法很簡單,就是一直重複提到"過失"兩字,自然就有洗腦笑果),以及下黃泉般指責雄檢舉證這兩人是故意犯罪證有多麼不足。像是拿久豐這家餿油廠為例,指雄檢舉證不足時,法官說正義公司知道油源是久豐,甚至還知道久豐的上游教做【傑樂】,還知道中橡公司即現在的傑樂公司(中橡公司會做明膠,明膠產出的油再回賣給他),鄉親啊,大家看見矛盾了沒?蛤?剛剛不是花費好大功夫打東德投奔自由的蒼蠅那種百步穿楊本事,就是要證明裕發公司老太太知道正義,但是正義公司不知道裕發老太太,好做為裕發老太太詐騙甚麼都不知道,白癡似的正義公司做鐵證嗎?這裡不就破功了?

原來啊,正義公司知不知道裕發老太太的法官舉證,在碰見久豐公司時就變成了屁,正義公司在這裡連久豐公司的祖孫三代都知之甚詳咧。

可見正義知道不知道上游廠商是誰,是幹甚麼的,對法官來說根本無關緊要,可是法官在前頭卻能拿這個不知道當理由,入裕發公司於詐欺正義公司之罪,鄉親啊,這不疑似是在法庭上行公然詐騙誣告,濫權追訴的重大犯行嗎?


cjs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6/04/03 01:55
法推檢,檢推調,調推警,警推情,情推....這就是Great Benefit Life Insurance的Chapter U..
jun5238(jun5238) 於 2016-04-03 07:43 回覆:
這部片子蠻好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