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死生契闊】那一年夏天(上)
2009/11/01 21:16:01瀏覽811|回應0|推薦23


那一年夏天,19未滿。

黑板上的數字倒數,進入最後的2開頭,同學們埋頭猛K書,


夏天該是充滿活力的季節,青春不就是該歡笑、無憂?


教室裡,除了翻書的聲音,一切安靜地好像連呼吸都必須小心翼翼,

那氣氛顯得很詭異,寧靜之中有一種難耐的焦躁,

每個安份的靈魂都有一顆不安份的心,青春正準備出發、期待揮灑。

 

窗外的鳳凰花開得正豔,數日之後,離歌聲起,這一段同窗情誼就要散在離別裡,


不捨嗎?大家為了大考也無暇思考這問題。

"你的志願是什麼?想念哪一間學校?

加油!也許我們可以繼續同窗喔!"同學好奇地問我。


"嗯..不知道..沒想那麼多"我一貫地微笑、發呆,


"你怎麼好像無關緊要?要考試了耶!
看你一副天塌下來都沒關係的感覺!"

嗯...我是真的不知道,關於未來,我茫然未知。
我只希望趕快脫離這種倒數計時的壓迫,儘快從課本與考試裡解脫。

我的人生至此,有大半的時間都是在學校與書本裡度過,


按時做功課、交作業,完成師長的交代、應付考試、參加比賽,


一步步地升學,一步步地前進,我是乖孩子,是個好學生,


沒有人告訴我為什麼要考試?為什麼該念大學?


而我目前為止的人生目的好像就是--考大學,


走了一大段路,我的目標就是走進大學校園。


這目標也不是父母給的,但所處的環境好像就告訴我該這樣做,


大家都在忙著讀書,忙著複習、忙著談論志願,我理所當然該如此。


對於未來,我很茫然...


終於,考期將近,鼓起了勇氣找父親商量:


"爸!請你陪我去看一下考場,7月1日一早載我去考試,好嗎?"


是的,我是這樣與父親商量,關於這種事情在一般家庭不該是問題,


但是對父親長年不在身邊的我而言,它是個需要商量的問題,


我甚至不清楚父親是否知道我要聯考了?


"要考試了?好。"他答應了,我暗自歡喜著。


這是我第一次慎重地要求他為我做一件事,所以我很高興他的應允。


我知道為人父從不願拒絕女兒,但是他曾經因為工作、因為某些因素拒絕我的小小期盼,
所以這一次,我珍惜他的允諾,很高興他終於參與了我的成長。

 

 

家距離考場有一段距離,我們約好一早出發,他如期出現了,

我開心地坐上車,在車上維持了一段沉默。
"會緊張嗎?"老爸開口打破這尷尬的沉默。
"還好,不會。"
"有沒有信心? "
"嗯,一定有學校念,公私立差別而已..."   我有一些基本的自信與把握。

"別給自己太多壓力,你行,有人比你更行,人有人天外有天,盡力而為就好。"

我知道他不想給我壓力,也總是教我不與人爭。


"想念什麼科系?"      "我想念新聞或設計系。"


"新聞? "父親似乎很訝異我的理想。
   "嗯,我想當記者。"


"你這麼安靜適合嗎?我看你老是一個人關在房裡..."


"我不是要當一般記者,我想當體育記者,我要去看各種運動比賽啊!"我解釋著。


"這麼喜歡運動喔?我知道你很迷棒球,但未來有好的就業市場嗎?"


"我希望工作和興趣結合,我要去世界各地看比賽,

當體育記者可以到處跑又可以看比賽。"

"你不是想當老師?你一直都說你要當老師的啊?"父親惦記著我小一脫口而出的志願。


"那是我國小的志願耶,但是我現在高中畢業了,

我的生活一直都在學校,我不想一輩子都在學校..."

 


這是第一次這麼認真與父親談生活、理想與看法,就在這一趟他送我參加聯考的路上。


父親很訝異我想當記者的願望,在他眼裡,

我還是那個文靜沉默、以教職為志願的小女孩

當他的女兒這麼久,他第一次仔細聽我說話、認真地問我想法,或許他可以就此明白,

我已經長大,他錯過我的成長太多,而我知道他的也太少。


儘管與父親始終保持著一段距離,但是我們深愛彼此,就算我曾經逆言、曾經叛逆,

但是他依舊是我心裡的巨人,是我溫暖的依靠,我始終如此認為。

 

 

大考放榜時,我考上一所北部的學校,因為交通不便,加上新生入學手續與住宿問題,我

再次與父親商量,請他開車送我到學校。


父親的身體不適,一支腳因為痛風不良於行,於是商請伯父同行幫忙開車,

我們浩浩蕩蕩驅車北上。

一路上,父親談笑風生,雖然我未如他期待念教育體系,但是看得出來他的喜悅與支持,

我想他始終明白:這孩子,終究像我。


"你要好好念書!第一次離家這麼遠,要照顧好自己,女孩子在外凡事多小心。"

他殷切地叮嚀著。對一個大男人來說,用這些話表達關愛已經夠多,"嗯!我知道..."我說。


幾小時的車程,看他一臉疲憊,加上身體的不適,

我突然很懊悔自己為什麼選一間這麼遠的學校?


父親在送我抵達學校後,仔細地幫我安排報到與住宿,也問好回家的交通,

以便日後休假返家搭乘,"休假回來時打個電話,我去接你回家。"父親囑咐著。


幫我安頓好,父親與伯父沒多休息即又踏上歸途。


望著他的背影,我的心有說不出的悸動,

"謝謝你!爸爸~謝謝你送我來,謝謝你讓我們如此靠近..."

 

這是他第一次陪我上學,在我的人生路上,也是難得這麼感性與我說話,
我們的心,第一次如此靠近。

夏天,天依舊熱烈晴朗,風卻格外輕柔,
所有的叛逆與爭執已隨風而散,所有對父愛溫暖的期盼終於有了一些些補償。

那一年夏天,我,19未滿。

 

<未完˙待續>

那一年夏天(下)

  

( 創作繪圖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julietwang1020&aid=3457769
 引用者清單(1)  
2009/12/14 01:34 【折翼飛翔】 【死生契闊】那一年夏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