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以巴衝突概述 Laurence Shen (轉載文章)
2016/05/30 18:24:12瀏覽857|回應1|推薦17

這篇文章的作者,是台裔東正教徒,所以,他只算是就東正教教會這邊,提供資料的討論。

 

dissapearing palestine map

Laurence Shen是一位在加拿大安提阿聖統受洗的台裔東正教徒。 Shen以他在教會的聽聞和從巴勒斯坦朋友的了解中,由歷史、宗教、種族以及政治的角度,對以巴衝突做出剖析。

以巴衝突概述  Laurence Shen

這裡首先有三點要釐清:
第一、猶太人不等於以色列人。
第二、以色列人不等於錫安主義者。
第三、全地球的巴勒斯坦族裡面有關鍵少數的非穆斯林。

{ 猶太人的歷史變遷 }

以色列族人(Israelites)在古代撒羅滿王(Solomon)歿後的數十年,因為種種的矛盾造成以色列王國的分裂,進入南北朝時代 (北朝叫以色列(Israel),南朝叫猶大(Judas))。

當北國以色列被滅國後,只剩南國猶大繼續延續以色列王國的正朔;殘存者遂以猶太人自稱,而北朝殘存的以色列遺民則和外族人融合,形成信奉猶太教的撒馬利亞族。

公元一世紀南國猶大被羅馬人滅國之後,法力賽、薩都該、憤銳黨三個政治勢力只剩法利賽持續有人堅守傳統,大部分的猶太人散居南歐以及中東各處,還有一些人沒有離開(這些我們分在三段細說),

去了南歐的法力賽人後來在南歐定居而形成了賽法迪族群(Sephardi,南歐猶太人),而另外一大部分去了中亞、中東其他國家或留在聖地的法利賽人形成了米茲拉希族群(Mizrahim,東方猶太人)。

注: 東方猶太人,如黎巴嫩著名的舞曲天后南茜阿芝拉木 她爹就是東方猶太人。

  

東方猶太人最有名的族群,就是古代和波斯王成親的愛絲德兒(Ester),以及他的鄉親和侍從(詳情請見舊約愛絲德兒記),在法利賽人來了之後人數更為壯大;這個族群叫”班尼愛絲德兒,也就是"愛絲德兒子女" 的意思,今天伊朗的猶太人全數皆為該族群。

注: 中東第二大猶太人集散地在伊朗 http://assets.forward.com/…/iran-synagogue-tehran-143975719… 

最後有小小一批東方人去了高加索地區,傳了猶太教,當時(7~8世紀的時候),橫跨高加索地區,以及東歐一部分,的高加索人建立的可薩汗國(Khozar),就全民改信猶太教了,可是,當伊斯蘭崛起,橫掃西亞以及歐要邊境時,可薩汗國就被穆斯林的車臣人滅了。

殘存的可薩人,遂以猶太教徒作為自己的文化象徵,散居歐陸,並自稱為阿什肯納茲族群(也就是西方猶太人或"白的"猶太人),由於自己外型更加接近歐洲白人,所以,阿什肯納茲猶太人和白人通婚的比例也較高。(或許,當初那群傳教的拉比自己也通婚了,不過,以血統來講,阿什肯納茲猶太人,的猶太血統反而是最淡的。)因為歷史經驗,阿什肯納茲猶太人潛意識上最痛恨穆斯林,也因為其善於搞錢,人口大幅提升,兒孫滿天下(其實是因為當時歐洲人貸款不收利息,但猶太人卻沒有這套)。

在這個世代,歐洲各國今天仍然有猶太人,然後最主要的美、加兩國也有人數相當龐大的猶太人。因此,所謂的以色列國並非猶太人的最終歸宿 (參照Miko Peled 先生的演講)

{ 錫安主義? }

當時間進入近代,錫安主義的思想興起。錫安主義最初的概念,是猶太人從外地搬遷回到聖地的概念。但是,並不是全地球所有的猶太人都那麼渴望聖地,因為,他們在自己的國家,都家大業大,沒事砍掉重練,跑去中東幹嘛?

後來,納粹主義在歐洲肆虐,迫害了歐洲的猶太人,因此,錫安主義在政治以及現實的迫害下漸漸變質,形成了一種要重新在聖地建立猶太民族國家的渴望而且,錫安主義在手段和理念日益激進,不少猶太師承的傳統逐漸泛政治化,這是其中一點。今天把這個概念當信條的新教徒,對於錫安主義的形成也推了一把,就是基督教錫安主義者

{ 巴勒斯坦族? }

部分巴勒斯坦族的祖先也是以色列族人這個民族的形成跟​​撒瑪麗亞人其實蠻類似的。撒瑪麗亞人在北朝以色列滅亡後的期間逐漸形成,巴勒斯坦族則是在南朝猶大滅亡後的期間逐漸形成。但是巴勒斯坦族的行成有個不一樣的因素,就是”耶穌”和”基督教” 。

早在羅馬皇帝提圖斯屠滅南國猶大前,不少以色列族人、菲力士人、迦南人、雅述人、魔押人、雅門人、羅馬人、以及希臘人就因為信了基督教而受迫害,因為基督徒拒絕將羅馬皇帝當成神。 諷刺的是因為如此,不少基督徒一世紀的殉道烈士處死的罪名是無神論者。(因為基督徒那對神的概念羅馬人完全無法理解和想像,搞不清楚那是什麼玩意兒。)

因此,無論種族、國籍,大家總是一起逃難、一起躲​​藏在石窟地道、一起敬拜、一起祈禱。在南國猶大遭滅時,羅馬把聖地改叫做巴勒斯坦(Plestina),他們也偷偷的回到了聖地。在朝夕相處之後,這些基督徒逐漸通婚融合形成了一支獨特文化的民族,就是: 巴勒斯坦族 (在這個時期他們是說雅蘭語跟希臘語的)。



這也印證了新約使徒行傳其中,天使要使徒聖彼得宰殺傳統上猶太人認為不乾淨的動物來吃的那個異象。和使徒聖保羅在新約書信裡面提到說:耶穌將打破古代神之選民和外邦人的隔閡,讓兩者在主耶穌裡面和而為一,因為在主裡,所有相信主耶穌的人都是真神的選民。

巴勒斯坦族,後來在羅馬改信基督教後,快快樂樂地過了幾個世紀,甚至,在安提阿宗座的默許下,獨立宗座獲得承認。
主的兄弟聖雅各(St. James)以及聖猶大(St. Jude)和選擇向主耶穌討教,日後也袒護基督徒的法利賽人聖尼哥底姆(St. Nicodemous),被追封為耶路撒冷宗座的頭幾任教宗。信奉基督教的阿拉伯部落佳山部(Ghassan/Ghassanid)也遷居到了聖地,融入巴勒斯坦族群中,

伊斯蘭崛起之後,聖地被穆斯林征服,大部分的巴勒斯坦人逐漸被改信回教,巴勒斯坦族也阿拉伯化這些巴勒斯坦族人至今仍然佔全世界巴勒斯坦族的35% (這個數字近幾年好像因為以色列人的屠殺而下修了),還有10%巴勒斯坦人是猶太人。

但是就算如此,受了基督教文明薰陶的巴勒斯坦人,就算是穆斯林,不少人還是保留了基督教文化的習氣(愛唱歌跳舞還會把主臥室讓給賓客夏天時去睡屋頂),而基督徒則是把宗教信仰跟們生活文化的一切做結合。

{ 以巴衝突 }

我們首先要知道,以巴戰爭是個七十年的戰亂,而不是"幾千年的衝突"。這塊土地上1948年建立的以色列國則造成了種種爭議。

首先,為了提升自己的政治威望,英國的政治人物貝德福德爵士劃了聖地給錫安主義者建國(這時激進錫安主義以經完全淘汰溫和的錫安主義了),並在戰後送給聯合國大會表決。

聯合國大會基於大英帝國以及美國的政治操作,將聖地分割成兩塊: 比較大的一塊給錫安主義猶太人,另外一塊較小的割給人口是猶太人三倍的巴勒斯坦人。(你以為這時大部分在歐洲集中營受難的猶太人全部都灌進來? 其實沒有,大部分的猶太大屠殺的倖存者選擇回到自己的祖國重新開始,或者是移民到美國、加拿大這兩國,只有少部分去了以色列)。

然後,猶太民兵哈迦拿戰隊 (Haganah,以軍的前身)迅速發動突擊,屠村、種族清洗,漸漸佔領了聖地大部分區域,並把巴人逼到約旦河西岸以及迦薩。

 在這個時代,一部分的巴勒斯坦猶太人因為壓力歸降了以色列,另外一部分無顏見江東父老直接搬離傷心地;大部分的基督徒,在1948年由於跟西方的關係較好,直接就逃掉了,剩下8%的基督徒,則是成為現代巴勒斯坦人對抗以色列暴力,最有力、打臉最痛的一力量之一。

以色戒激進猶太人,常常當街辱罵毒打基督徒,甚至破壞教堂,甚至隔絕約旦河以及迦薩的基督徒,不准去各各地聖墓教堂以及伯利恆的聖教堂參加春季的復活大祭和冬季的聖誕大祭。那些基督徒都幹什麼? 打火箭、搞爆破?才怪! 那些巴勒斯坦基督徒,只會靜坐抗議、捍衛民主。
注: 巴勒斯坦基督徒的非暴力抗暴宣言:

最後,除了米寇佩雷德先生(Miko Peled),以及著名的以色列歷史學者伊蘭帕培先生(Ilan Pappe)以外,以色列的左派,包含左派報紙國土報(Ha'Aretz)的相關人士。(例如,著名以色列戰地記者阿米拉哈茲女士。),還有Break the Silence 組織(參與到以軍暴行的以色列士兵,退伍後,站出來指控、懺悔、作證,為巴人發聲,該組織還為犯下戰爭罪行,受不了良心譴責,而精神崩潰,或因此受到心靈創傷,的以軍士兵,進行諮商,和輔導的服務);以及 Israeli Refusniks組織 。(見識到,以軍暴行的以色列役男,役女,寧願坐牢拒絕參軍,而產生的青年​​團)。

這些以色列人,就不是錫安主義分子。而以巴問題要解決的助力,就是要支援幫助上述這些左派人士 (因為現在以色列是極右派掌權)。

( 時事評論政治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julian2021&aid=56979785

 回應文章

samia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猶太人被納粹屠殺,現在卻屠殺巴勒斯坦人,真是可悲
2018/04/28 23:29
我曾在沙烏地阿拉伯政府服務3年多(1979~1982),辦公室裏有些巴勒斯坦同事,二戰期間猶太人曾被納粹屠殺,大家都很同情猶太人的遭遇,猶太人在英、美等國的協助下在約但河西岸建國,近年來搶奪巴勒斯坦人的田原讓巴人四處流浪,還不時靠著精良的飛機坦克屠殺巴人,猶太人應該知道被屠殺的痛苦才對,為什麼他們還要屠殺巴人呢?真是可悲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