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你怎麼看難民問題?
2015/09/03 20:06:16瀏覽857|回應2|推薦45

當大量的難民湧入歐洲國家後,你會在FB,或是部落格文章中,看到居住在歐洲的台灣人,表達他們深受其害的困擾.只是在談到難民問題時,這些人,就像居住在台灣的人一樣,只看主流媒體的報導,並用他們提供的資料,來談論.這種方式的表達內容可想而知.

基督教世界和伊斯蘭世界的抗爭,由十一世紀的十字軍東征至今.

如今的西方世界:

一方面,扶植親西方的勢力,來搾取伊斯蘭世界的豐富資源.另一方面,又置身事外的將伊斯蘭世界的動亂,歸罪於,是他們自身的問題.

接著,整個東歐和前蘇聯地區,也在歐美國家的介入,造成動盪.但是,歐美國家,又置身事外的,將東歐和前蘇聯地區的動亂,歸罪於,是他們自身的問題.

看看我過去寫的文章 露出馬腳的茉莉花革命 再來看今天整個阿拉伯世界的動盪,就知道誰是麻煩製造者.

北非的茉莉花革命,受害最深的就是歐洲的國家,這些國家無端遭此厄運,一下子油源被切掉了,油價開始暴漲,經濟當然受到影響,不過,美國的這種作法,只有更加深和歐洲的嫌隙,他還沉醉在他是老大哥的年代,他忘了,當時美國什麼沒有,錢用不完.如今,是負債累累,靠印鈔票維生,只是這些鈔票再印下去,恐怕成為壁紙了.

所以,美國這種到全球各地去製造紛爭的作法,最後恐怕是造成自己的問題,他越是四處煽火,越是給自己添麻煩,如今伊拉克.阿富汗.北韓.北非.阿拉伯世界.中國大陸.到處看的到他煽火的影子,如果,有一天他想抽身時,恐怕不是他想的那麼單純,那麼簡單.也許紐約世貿大樓的事件,他還是沒有得到教訓,她好像不做到他的國民,到世界各國都要準備其他國家的護照,他不放手.

事實上,世界的動亂始於美國.為了國家利益,他四處侵略,建立親美的傀儡政權,來販售武器,和取得廉價的物資.所以,他可以保持繁榮和富裕.

尤其是,從雷根開始(總統: 1981-1989),美國成為世界的獨霸之後,介入許多的戰爭.例如

入侵格林納達:1983年10月,美國為維護其在加勒比地區的霸權地位,對格林納達發動武裝入侵.
巴拿馬戰爭:1989年--1990年.
空襲利比亞:1986年美國遠程空襲. 1990年6月3日,美國以利比亞內戰威脅到本國僑民的安全為藉口,宣布實施“利刃”行動.
波斯灣戰爭:1990-1991年.
索馬利亞聯合國維和行動:1992-1995年.
沙漠之狐行動:1998年12月.
科索沃戰爭:1999年.
阿富汗戰爭:2001年
伊拉克戰爭(美伊戰爭):2003年—2012年.
利比亞戰爭:2011年.
敘利亞空襲伊斯蘭國: 2014年

至於,找代理人的戰爭,就是如,長期支持以色列,在中東地區的四處侵略和現在的烏克蘭,及對釣魚台和南中國海,的進行干預.

當這些人,在為難民的大量進入歐洲各國,造成經濟上的衝擊時,該怪的是美國,而不是難民.就拿以色列來說,大量的美國猶太人移入,再加上南非原來支持總族隔離的白人移入.所以,巴勒斯坦的問題,完全無法解決.

..................................................................................................................................

    歐盟何以難解移民危機   人民日報駐比利時記者  任彥  布魯塞爾8月23日電

意大利媒體8月22日報導說,意大利海岸警衛隊當天接到18艘偷渡船的求救信號,船上搭載有兩三千人。這些船從利比亞海岸出發,向意大利西西里島方向駛來,在離開利比亞後不久求救。圖為8月23日,意大利海岸警衛隊提供的視頻截圖,顯示地中海上一艘超載偷渡船上的非法移民等待意大利海警的營救。

德國總理默克爾與法國總統奧朗德8月24日將在德國首都柏林舉行會晤,就當前愈演愈烈的非法移民危機進行磋商,以便向歐盟施壓促各成員國團結起來並加快行動步伐。然而分析認為,鑑於歐盟多層治理結構主要依賴各成員國的共識,而這種共識因彼此立場不同又難以達成,因此未來一段時間,成員國被迫採取單邊或者雙邊行動將是一種現實的政策選擇。

“歐洲正面臨二戰以來最嚴重的移民危機”

“脫掉背心扔向空中,雙手攥拳猛烈揮舞,最後高舉勝利手勢。一名敘利亞男子迫不及待地從希臘海軍的救生艇縱身跳下,興奮地邊走邊慶祝自己成功抵達歐洲大陸。”這是歐洲新聞電視台近日報導非法移民如潮湧入歐洲的一個現場畫面。報導稱,在8月10日至16日短短一周之內,就有2.1萬名非法移民登陸希臘海岸,其中主要是躲避戰亂的敘利亞、伊拉克和阿富汗難民。

由於希臘、意大利和馬耳他這3個南歐國家的一些島嶼距離地中海東岸和南岸很近,所以來自西亞北非等戰亂地區的難民便取道地中海非法移民歐洲。國際移民組織日前發布的最新數字顯示,今年已有23.7萬名非法移民橫渡地中海進入歐洲,超過去年總和。據歐洲國際邊界管理署稱,今年1月至7月,約34萬移民來到歐洲,遠高於去年同一時期的12萬人。今年5月,到達歐洲的非法移民刷新歷史紀錄,7月更是暴漲,逾10萬名非法移民進入歐盟國家境內,是去年7月的3倍。分析認為,未來一段時間,隨著西亞北非局勢日益動盪,非法移民湧向歐洲的勢頭會更加猛烈。

“歐洲正面臨二戰以來最嚴重的移民危機。”歐盟移民和內政委員德米提斯· 阿蘭姆普洛斯日前憂心忡忡地表示。默克爾本月16日也警告說,移民問題將成為歐盟的嚴峻挑戰,其嚴重程度甚至超過希臘債務危機。歐盟權威民調機構“歐洲晴雨表”最近的一份調查報告顯示,非法移民問題歷史性地躍居歐洲人最擔憂問題排行榜榜首。

  “移民潮把歐盟衝成幾大陣營”

“雖然移民危機已經引起歐洲政治家和民眾的普遍擔憂,但歐盟各成員國對如何應對這​​一危機尚未達成共識,紛紛相互指責,推卸責任。”歐盟知名智庫歐洲改革中心移民問題專家嘎米諾·馬丁內茲在接受本報記者採訪時說,英國指責法國沒有負起監管非法移民的責任,致使大量非法移民通過連接兩國的海底隧道偷渡至英國,法國則批評意大利和希臘放任難民在歐洲流竄,意大利和希臘又把矛頭對準西歐和北歐富裕國家,不滿它們袖手旁觀。

根據現行的歐盟關於難民管理的《都柏林協定》相關規定,難民事務首先應由難民的第一入境國負責處理。第一入境國是歐盟難民治理的第一責任人,負責難民的救援、接待、註冊、審核發放到歐盟其他國家所需文件以及遣返等工作。作為非法移民湧入歐洲的主要門戶,意大利和希臘自身經濟形勢尚不見好轉,特別是希臘深陷債務危機而自顧不暇,根本沒有能力對洶湧而至的非法移民給予及時的救援和安置。這樣的結果就是,大量難民在歐洲海岸國家“搶灘”成功之後,便在邊界開放的歐盟國家內四處流竄。

在反恐、應對氣候變化等跨國界、泛歐盟問題上,歐盟所有成員國都需要公平參與。但在非法移民治理問題上,歐盟成員國很難一起共同應對,反而相互推諉,致使問題越來越棘手。歐盟的三大支柱機構歐盟委員會、歐洲議會和歐洲理事會多次召開會議,甚至召開特別峰會專門討論,建議提了一籮筐,但成員國自行其是、相互扯皮的局面並沒有明顯改變。美國華爾街日報近日發表的一篇題為“移民危機把歐盟撕成東西兩半”的文章稱,對於歐盟委員會想給成員國強制攤派難民安置指標的提議,歐盟東部和西部的成員國分歧嚴重,難以彌合。 “移民潮把歐盟衝成幾大陣營,內部裂痕清晰可見”。

通過“共識”治理的歐盟常常很無力

英國政治專欄作家珍妮特·戴利日前在英國每日電訊報網站發表題為“如果不能解決移民危機,歐盟還有何用?”的文章稱,歐盟應對難民危機的軟弱無力,把大量難民推到國際人口黑市上,從而使歐洲的非法移民幾乎處於失控邊緣。歐盟存在的價值就是要抱團應對共同威脅,合力解決成員國獨力難支的問題,“如果在移民危機面前熱衷於開開會,而不是展現領導力和行動力,還要歐盟幹什麼?”

今年以來,歐洲乃至國際上對於歐盟在應對移民危機上的“不作為”批評聲不少。有分析認為,歐盟不是不想作為,而是難有作為。長期致力於歐盟治理研究的德國知名政治學教授貝亞特·科勒—科赫在其著述中指出,歐盟作為一個多層面和多舞台體系​​的特殊結構,不是通過權威機構的表決來進行控制,而是通過一種十分艱難的共識來管理。這種治理體係可以傾聽各方聲音,有利於做出更加公平合理的決定,但對於擴容後的歐盟來說,由於其成員國歷史文化差異明顯,政治經濟發展水平也不平衡,要取得共識更加艱難,因此這種治理體系往往很無力。

就困擾兩國的非法移民偷渡問題爭吵了一段時間之後,英法兩國於8月20日簽署聯合聲明,宣布了一系列新措施:在法國加萊成立一個由兩國警方合作管理的聯合指揮控制中心,及時向兩國內政部報告任務執行情況;法國增加在英法海底隧道的警察數量;英國在隧道入口處增建柵欄、監控設備等,英國政府將為此在兩年內撥款1000萬歐元。

“正是歐盟多邊協商治理的低效,歐盟成員國才不得不採取單邊或者雙邊行動。這種應對之道在未來很長時間或會成為常態。”布魯塞爾一家關注移民政策的非政府組織工作人員托馬斯·哈德利斯頓對本報記者說。

( 時事評論政治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julian2021&aid=28766306

 回應文章

pearlz (民進黨抹黑霸凌WHO )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人不是神
2015/09/07 08:13

誰製造難民,誰負收納難民的責任。


黃平 (julian2021) 於 2015-09-07 18:09 回覆:
美國最近很安靜,她嚇到包尿布.

波音747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5/09/04 21:53

"難民"和"非法移民" 是兩個層次與處理管道都不同的問題.現在的媒體有點把兩者混為一談.尤其是在敘利亞男童溺斃事件發生後,激情沖天,這一點,東西方倒都是非常一致.其實在橫渡地中海的過程中溺斃的(難民)數以千計,之前所受到的關注又如何?

敘利亞內戰已連綿數年,大量難民潮卻在今年下半年開始大量湧現,這些所謂的難民,很大一部分已在土耳其居住一段時間.

我同意,今天中東甚至世界上很多問題,歐美很多國家脫不了關係,歐洲國家裡尤其是英國,難辭其咎.

我無法想像身為難民的感覺,也很慶幸自己不是其中之一

但我認為,難民與移民是兩碼子事.移民有移民的管道與程序,本來每個國家就有權力決定該不該收,收多少;至於難民基於人道救援的精神,是不分國界的.

黃平 (julian2021) 於 2015-09-04 22:00 回覆:

其實,如果你能夠接觸到非主流媒體的新聞,就知道:難民不是現在才開始,而是現在才被浮出檯面.

尤其是:這張照片,出現的是這個國家的主流媒體上,才成為全球震撼彈.

黃平 (julian2021) 於 2015-09-04 22:05 回覆:
一名敘利亞難民男童說:「假如國內不要每天都打仗,我也不想離開家園。」一語道破歐盟在難民危機中始作俑者的角色。解決難民潮的正本清源之道,是穩定難民祖國的政經情勢。以敘利亞來說,反抗阿塞德政權的武裝勢力,長期受到美歐支持,源頭問題不解決,永遠會有視死如歸的難民湧向歐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