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我看 東籬坊主 詩詞中的“反常合道”藝術手法
2020/05/04 03:54:58瀏覽700|回應1|推薦27

這是一篇中國文人的詩論文章,看後,我提出一些自己的看法.

東籬坊主 詩詞中的“反常合道”藝術手法

蘇東坡云:“詩以奇趣為宗,反常合道為趣。”所謂反常合道,就是超乎常規,違悖常理,卻合乎情感邏輯,使人感到新穎奇突,別出心裁,以取得獨特的藝術效果。

一、語象的組合

就是在詩詞中把相互對立、相互矛盾或相距甚遠的情景組合起來,使畫面與畫面之間缺乏邏輯上的。

柳宗元 漁翁

漁翁夜傍西岩宿,曉汲清湘燃楚竹。

煙銷日出不見人,欸乃一聲山水綠。

回看天際下中流,岩上無心雲相逐。

此詩就像一幅飄逸的風情畫,充滿了色彩和動感,境界奇妙動人。通過漁翁在山水間獲得內心寧靜的描寫,表達了作者尋求超脫的心境。最有“奇趣”的是“煙消日出不見人,欸乃一聲山水綠。”將“欸乃”之聲與“山水綠”兩種不相干的情景反常地組合起來,通過語象的跳躍,形成一幅生動的畫面:清晨,煙消日出,江面一片靜寂,一條漁船劃過江面,打破這齣奇的靜謐,山水似乎甦醒過來,變得更綠了。

這裡舉例的詩,就一個非常純粹的風景詩,描寫漁翁的生活.

至於說"欸乃一聲山水綠"的"欸乃"和"山水綠"是兩種不相干的情景反常地組合起來,通過語象的跳躍,形成一幅生動的畫面.我倒認為:你是否翻譯整首詩再發表高見.

這裡就是:漁夫昨晚在"西岩宿",一大早漁夫起來"曉汲清湘燃楚竹",等到"煙銷日出"後,他"欸乃一聲"劃破靜寂的"不見人"的"山水綠",將船划走"回看天際下中流,岩上無心雲相逐。".

二、語象的變形

詩詞中語象雖悖理悖實,但卻不違背情感、情理的邏輯,更恰當地傳達作者的心靈世界和審美情趣。

無可 秋寄從兄賈島

暝蟲喧暮色,默思坐西林。聽雨寒更徹,開門落葉深。

昔因京邑病,並起洞庭心。亦是吾兄事,遲回共至今。

這首詩描寫了深秋西林寺清幽寂靜的景緻,暗寓超然淡雅的禪趣;回憶往事感慨當前,以委婉的語言對從兄進行規勸,在平淡從容的語言中,流露出兄弟間的親情。 “聽雨寒更盡,開門落葉深”二句,寫的是“落葉”,而偏說是“聽雨”,意思又不在“聽雨”,而是寫長夜不眠,懷念賈島。這個像外句要比直寫深入兩層。

這裡舉例的詩,裡面的這兩句"聽雨寒更徹,開門落葉深。"用"聽雨"來描寫"落葉",是一種手法.

試想:詩人在秋天的一整夜,因為思念朋友無法入眠.這時,又聽到下雨聲,更感覺到寒冷.這裡有內心的空虛淒冷,和外部環境雨後造成的溫度下降.等到第二天早上,起床開門一看,原來是一整晚落下許多的樹葉.

三、語意的悖理

唐·李益 江南曲

嫁得瞿塘賈,朝朝誤妾期。早知潮有信,嫁與弄潮兒。

此詩以白描手法敘述了商人婦的閨怨之情。前兩句用平淡、樸實的語言敘述了一件可悲、可嘆的事實,後兩句突然從平地翻起波瀾,忽發奇想,忽出奇語:“早知潮有信,嫁與弄潮兒。”雖然是想入非非,卻是發乎至情。這種基於愛憐的怨悵,源於相思的氣話,曲折而傳神地表達了這位的怨情。

這裡舉例的詩,你說早知潮有信,嫁與弄潮兒。語意的悖理嗎?還好吧!

四、修辭的使用

○通感

李賀 蝴蝶飛

楊花撲帳春雲熱,龜甲屏風醉眼纈。東家蝴蝶西家飛,白騎少年今日歸。

此詩描寫一位長期獨處的正在春風帳裡入睡,年輕的丈夫出外遠遊終於歸來的情景。活靈活現地表明了的貞好、孤寂和少年郎的瀟灑不羈,寫法上將閨中的深情點化於言外,大有脫俗換骨之意趣。 “楊花撲帳春雲熱”,楊花在春風中飄落,而春雲也讓人產生了熱的感覺,春意盎然的意境因“”字而更形象。

這裡舉例的詩,我們看《昌谷集注》:春閨麗飾,以待良人.乃走馬狹邪,如蝴蝶翩翩無定.今忽遊罷歸來,喜可知已.這裡的"楊花撲帳春雲熱",就是一場春夢.接著,因為"東家蝴蝶西家飛,白騎少年今日歸。"的丈夫歸來,而"龜甲屏風醉眼纈"梳妝迎接.

*醉眼纈:一種彩帛名。北周 庾信 夜聽擣衣花鬟醉眼纈,龍子細文紅。

○比喻

歐陽修 玉樓春

別後不知君遠近。觸目淒涼多少悶。漸行漸遠漸無書,水闊魚沉何處問。

夜深風竹敲秋韻。萬葉千聲皆是恨。故欹單枕夢中尋,夢又不成燈又燼。

此詞上闋寫思婦別後的孤淒苦悶和對遠遊人深切的懷念;下闋借景抒情,描寫思婦秋夜難眠獨伴孤燈的愁苦。全詞突出一個“”字,層層遞進,深沉婉約。 “夜深風竹敲秋韻。萬葉千聲皆是恨”,風竹秋韻,原是“尋常景物”,但在與親人遠別,空床獨宿的思婦聽來,萬葉千聲都是離恨悲鳴,一葉葉一聲聲都牽動著她無限愁苦之情。

○誇張

李白 秋浦歌

白髮三千丈,緣愁似個長。不知明鏡裡,何處得秋霜?

白髮三千丈,緣愁似個長?”劈空而來,似大潮奔湧,似火山爆發,駭人心目。單看“白髮三千丈”一句,真叫人無法理解:白髮怎麼能有“三千丈”呢?讀到下句“緣愁似個長”,豁然明白,原來“三千丈”的白髮是因愁而生、因愁而長。十個字的千鈞重量落在一個“”字上。奇想出奇句,不能不使人驚嘆詩人的氣魄和筆力。

○化實為虛

曾公亮 宿甘露僧舍

枕中云氣千峰近,床底松聲萬壑哀。要看銀山拍天浪,開窗放入大江來。

這首詩通過誇張的手法,形像地寫出了長江的雄偉壯觀、氣勢宏大,表現出作者對長江盛況的的讚嘆與熱愛。 “要看銀山拍天浪,開窗放入大江來”,造語神奇。開窗俯視大江,景實而無意趣;開窗放任大江奔來,景虛卻造成視覺的衝擊力度,把人引向新穎奇突的審美境界,頗有奇趣。

( 創作散文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julian2021&aid=132563087

 回應文章

楚欣
等級:6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5/04 09:14
雄雞一聲天下白,雄雞可以把天下叫白了,為什麼漁夫不能把山水喊綠?你有没有發現,你有點逢中必反,你這樣又愛又恨,會不會神經分裂?有點替你擔心。
黃平 (julian2021) 於 2020-05-04 09:22 回覆:

是作者的觀點"最有“奇趣”的是“煙消日出不見人,欸乃一聲山水綠。”將“欸乃”之聲與“山水綠”兩種不相干的情景反常地組合起來,通過語象的跳躍,形成一幅生動的畫面"

我可是沒有批評這句詩句有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