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風雪中再訪嘉明湖
2009/03/14 21:49:24瀏覽1752|回應0|推薦8

Never underestimate the power of

 nature.

--- Memory of a trip with snow, rain and tears ,

an adventure full of wondering ---

      不甘心前次嘉明湖未境全功,3/5傍晚再度登上了前往向陽的巴士,但這次的氣象預報更令人擔心,果然,車才上高速公路,就下起傾盆大雨,每個人心都涼了一半,但隨著一路南行,天氣愈來愈好,在台南連星星月亮都出來了,夜宿寶來,運氣好四個人睡了一間八人房,天暖還得開著冷氣才能入睡。

遠望關山大崩壁↑

   3/6起了個大早,經過記憶猶新的南橫公路到向陽下車,一下車"依照慣例"又下了些小雨,但很快就停了。到向陽山屋這一段我不陌生,五公里的路起來不累,一路上開始認識來自各方的英雄(雌)好漢,這一團真不是蓋的,有多位騎過三橫及環島的車友還帶著父母同行,有一群迪化街的老闆和老闆娘,有婦產科醫生,還有個從沒爬過百岳第一次就選擇嘉明湖的妹妹,且是單獨一人參加,她媽媽放不下心還特在集合處拜託領隊多照顧。一路上天氣還不錯,比上次濕冷的感覺好多了,就在大家說笑聲中到達了向陽山屋,比預計時間還早了約半小時,我開始覺得這些山友都大有來頭。分配床位時依照慣例年長的睡下鋪,本以為我可以睡下鋪,不料竟然限四年級以上者,我這五年級的還輪不到,但看他們剛剛爬山的身手,一點也不像四年級生啊。

      離晚上吃飯還四小時,有點閒得無聊,整理裝備,照相,聊天打屁,玩撲克牌,終於熬到吃飯時間,嚮導之一的泥鰍高山野炊手藝一流,我連吃好幾碗,吃飽喝足不到6點就躺在床上培養瞌睡蟲,還是很難入睡,八點多開始外面下起大雨,之後就時大時小下個不停,我已經做好隔天放棄上山的準備了,心情一鬆懈下來,反倒容易入眠。

 凌晨三點,睡夢中被人搖醒,不會吧,竟然只有四個人不願意上去,我豈可落於人後,當然整裝出發啦。開始一段在森林中坡度較陡,約二小時後上了稜線,風勢轉大,走著走著看到離嘉明湖1.9K的牌子,上次就在這放棄的,終於往前突破了,且這次比上次快了半小時。接下去這段是向陽大崩壁,往嘉明湖三上三下的第一上,天還沒全亮,踩著微光一路陡上,有點上氣不接下氣,慶幸的是雖有時下小雨但步道沒結冰,不會影響速度,到了爬昇頂端只見一片雲霧什麼視野也沒,有點嘔,再下來又下坡了.七點多時走完了第一個五公里,到達嘉明湖避難山屋,雖沒向陽山屋大,但裡面還算整齊,休息一下,喝了杯咖啡,再接下來又要走第二個五公里,目標嘉明湖。

撐傘的迪化幫,能拿著雨傘登山的都非等閒之輩喔。照片由Niko提供↑

嘉明湖避難山屋,照片小馬提供↓

  出了山屋就是一段上坡,又下坡,接著又是一上一下,快抓狂了,不過偶有雪霧散去,在虛無縹緲間作乍現山脈峰峰相連,片地玉山箭竹猶如金黃麥田。三叉山距嘉明湖不到一公里,標高3496公尺,當然不會放棄這一座百岳,但就在攻山頭開始,狂風大作,接著陣陣冰雹打來,時而夾雜著雪花片片。到了最後幾百公尺,強風幾乎要把人吹倒,我必需靠著登山仗支撐才能勉強向上移動。冰雹打在臉上更是陣陣刺痛,臉上是雪水夾雜著汗水和鼻涕,有人甚至還混著淚水,但沒有人放棄,這群登山朋友真的很可愛,大家素昧平生但都彼此加油打氣,在驚險中大家陸續攻上三角點,沒人敢在山頂多逗留一秒鐘,這一路我是連相機都不敢拿出來,雖保住了相機,但也錯過了很多鏡頭。三叉山,我的第六座百岳,得來最辛苦的一次。

往三叉山,這要命的0.7K↑  

嘉明湖的驚鴻一瞥↑

        繞過三叉山很快就到達嘉明湖,不出所料湖面被厚厚的雲霧所籠罩著,此時天候稱之為暴風雪也不為過,想對著湖多看一眼都嫌奢侈,領隊怕有人失溫頻頻催著大家離去,我還是死賴著拍到兩張不甚清楚的嘉明湖才肯離去,但也因為如此落隊甚遠,還好壓隊的袋鼠兄一路跟著我,我很想走快趕上隊伍但一遇到上坡就覺力不從心,一路積雪或積水愈來愈深影響了行進,鞋子雖防水,但無孔不入的水卻從褲腳滲到襪子,手套從袖口開始滲水進去,踩到一把爛泥又滑了一跤,真的很狼狽,走著走著趕上了小馬和小如,原來小如之前腰傷又復發,小馬一路陪她慢慢走,我和袋鼠也索性放慢腳步,大家走在一起彼此有個照應。終於在12點多也到達避難小屋。

再回到避難小屋,四週已被冰雪覆蓋↑-照片由Niko提供

        進到避難小屋覺得隊友們神色有些不對,原來有幾位隊友有失溫現象,陳姊更一度失去知覺而躺在床上,山屋中另一登山隊剛好有兩位女醫生,見狀立即指示將她的濕衣服脫掉,借來睡袋將全身包緊且不斷摩擦手腳使其發熱,老實說這種突如其來的天氣變化大家都應變不及且裝備又不足,每個人衣服多多少少都有點濕掉,還好領隊煮了拉麵讓大家補充體力且熱熱身子.領隊決定先帶體力還好第一批人回向陽山屋,剩下6-7位隊友下批再走,我決定先留下,一方面因較晚到體力尚未恢復,一方面和小馬,小如一起走有個照應。

  此時外面已是白茫茫一片,且雪還是不斷的下,由於沒乾衣服可換,冷得直發抖,屋內兩位林務局的原住民工作人員好心的煮了薑湯和熱水,我一碗接一碗的喝著,還喝了一小口他們請的58度金門高梁,總算身子暖了起來,休息了一陣子,袋鼠帶著我,小馬,小如,小雨走第二批回向陽山屋,體力及體溫尚未的恢復的則留待最後由泥鰍從向陽趕來帶他們回去,聽說泥鰍曾有背人下玉山的經驗。臨走前其他山友硬是把他們的乾糧塞了一些給我們,還提醒我們要邊走邊吃保持體力,當時真的很感動,雖然身體還是很冷,但心卻覺得很溫暖.回去這一路實在沒什麼心情再拍照,一方面天氣也不好,小如忍著腰痛一步步硬撐著,幸好過了向陽大崩壁雨雪漸停,地上也不再濕滑,最後進入森林,狂風不再,終於又開始一路說說笑笑了,大約在五點鐘回到向陽山屋,小如應該是喜極而泣坐著哭了起來,的確,她真的是硬撐過來的。就在天黑的前一刻,領隊和泥鰍帶著最後二位從失溫復原過來的隊員回到山屋了,眾人一片歡呼聲,總算全都平安歸來。

  這一晚,真的很好睡,一天內行進了二十公里,經歷無情風雪的考驗,窩在溫暖的睡袋裡,誰也不想再爬起來。

要回家了天氣就放晴,屢試不爽↑

  3/8一早起來開始打包行李,準備下山了,此時天氣竟放晴,還看得到星星月亮高掛,大夥提起酸痛'鐵腿'的雙腳,對第二度造訪的向陽山屋還真有點不捨。這群勇腳族在八點前就抵達向陽遊客服務中心了。

  災害損失統計:小馬和Niko等人冒著相機的生命危險拍攝了不少的照片,代價是相機受潮掛了。有的則是鏡頭進水起霧。

  機率統計:到嘉明湖遇到下雪的機率是多少?如果嘉明湖一個冬天只下兩次雪,而這兩次都被同一人遇到的機率是多少?在向陽工作站聽林務局工作人員說上次嘉明湖下雪是12月6日,哈,那不正是我和小馬上次前去失敗而返的那一天嗎?我是不是該去簽樂透啊!

        後  記

  隔天上班仍下著大雨,但我一點也未因下雨天又塞車的星期一而煩躁,反而很慶幸此時能開著車吹著暖氣欣賞窗外面的雨景,回想24小時前的經歷,真晃如隔世。

  到公司後又發現另一災難,星期五系統大當機,同事們聯絡不上大師小馬,束手無策下只好直接重開機,這下子留了堆爛攤子害我花了一週才收拾完。我歸納出以下結論 :

天氣總是在要下山時放晴,相機總是在最重要的時刻掛點,主機總是在系統管理者不在時當機

( 休閒生活旅人手札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jtseng&aid=27282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