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回憶錄89 外放馬拉威:從「鴻鵠將至」到「發配邊疆」
2021/09/26 12:11:47瀏覽186|回應0|推薦2

結束了喬大兩年進修,我「信心滿滿」,一心以為鴻鵠之將至,馬上要接任亮眼的職務。
1993年7月從美國進修回來,分在非洲司服務。司長杜稜對我很器重,把計畫中李總統將要訪問南非的專案給我承辦。杜司長是繼楊西崑之後另一個「非洲先生」,經常出訪非洲。到非洲司剛滿兩個月,很突然地,在杜司長出國期間,人事處發表人事命令,派我去駐馬拉威大使館服務,職稱是一等秘書。
真的是「晴天霹靂」。我完全沒有心理準備。剛剛安頓好家,剛剛安排好兩個孩子就讀北投文化國小四年級和二年級,又要搬家,去遙遠非洲。太太孩子都很懊惱。剛剛安頓好的家,又要來一番折騰。
我當然是非常失望。我進修兩年「美國政府」,這是滿專業的專長。外交部同仁多年來進修的都是「外交」。我是當時唯一讀「美國政府」的中階文官。學成後竟然用在不相干的非洲,令人不解。這樣的「錯放專才」對嗎?
另外一個失望是,駐馬拉威的石大使是有名的「難搞」。在外交部,「跟對長官」很重要,值得去追隨一個難搞的長官嗎?
通常本部從喬大進修回來的學員,會接任部內同仁認為比較重要的科長。而我,就這樣被「充軍」,外放邊疆去了。杜司長從國外回來,知道這個人令,很不高興。他打了電話給人事處長林鐘:「你怎麼把我大將調走了」?然而,白紙黑字,木已成舟。我的感覺就是,我老萬就這樣被「私宰」了。滿腔不滿,但是無力回天。
我太太勸我不要去馬拉威,就讓人事處處分吧,就是記過也不怕。我太太為此還打電話給人事處劉姓長官,說我們才剛剛回國,孩子才剛剛完成註冊入學,一切才剛剛從新開始,人事處怎麼就這樣「不近人情」地發表外派?他回答了一句可以列為外交部經典名言:「八二三炮戰,也要有人當砲灰啊」!
我先前寫過這段故事(回憶錄31,八二三炮戰也要有人當砲灰http://classic-blog.udn.com/jswan/165651277 )。對這個部令,接受?還是不接受?我曾經「天人交戰」。最後,我決定接受命令,去非洲服務。原因有兩個。第一、服從命令,還是我的本性。既然服務公職,理應遵守部令。雖然感覺不合理,還是接受吧。第二、我天真的認為,應該沒有人比周大使糟糕吧。周大使那麼難搞,我都經歷了,應該已經練就了「金剛不壞」之身。不久後,我就知道「我錯了」。世間就是有「比糟糕更糟糕的人」。
杜稜司長,是我非常敬佩的長官。我初進部時,辦公室在三樓,和非洲司是鄰居,在部內經常在走道上和當時是副司長的杜司長碰面,但是之前從未同事過。他對我非常器重。當年我是一月到六月在美國,七到十月在非洲司,十一月以後在馬拉威,因此考績是以國內非洲司考評為主。杜司長考評是「甲等」。進入非洲司之後,我翻閱了許多杜司長往昔經手辦理的檔卷,非常敬佩他很早就預見南非終將轉向,而他很努力地延遲了這一天的到來。
當我決定要去馬拉威服務時,在地下室餐廳遇到前輩韓知義(後來擔任駐汶萊代表),他聽我說要去石大使手下工作,看著我,搖搖頭,連說了幾個「可惜了,可惜了」。
我在十一月啟程赴任。雖沒有「風蕭蕭兮」的悲涼,但是對人事處這樣「粗暴」的安排,心中是有些埋怨的。到了馬拉威追隨石大使,初始相處還算好,但是慢慢瞭解了他的為人,一年半之後,我終於忍無可忍,堅決請調。
我為自己「飛蛾撲火」自投羅網,感到懊悔。多年後,我常想,我應該拒絕這次外派,留在非洲司。雖然會有「申誡」的處分,但是幾年後,可能又是另一番光景。我太太,同事,前輩,這麼多人勸我不要去。而我就是這麼執著地「撲火而去」。這是我生涯中自己犯的錯誤。錯誤的時間,去了錯誤的地方,遇到錯誤的人。而我就是罪犯。大錯啊!
請參閱:我的回憶錄31 (823砲戰也要有砲灰)http://classic-blog.udn.com/jswan/165651277
圖片說明:
1. 充軍:古代犯人發配邊疆
2. 杜稜,另一位「非洲先生」,曾任非洲司長,駐南非代表
3. 石大使與馬拉威財長簽約
4. 我與石大使訪問農技團
5.馬拉威國旗
6. 駐南非代表杜稜與佛教領袖合影
7. 未料到的任務
8. 任務失敗
( 心情隨筆雜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jswan&aid=1684551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