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2016/04/22 07:36:27瀏覽694|回應12|推薦28
.

            織        。葉華

.

世界彈跳着諸美的觀念

在,我們身上織光

彩色交錯在調和,與些微對比

沒有一個身子與別個雷同

只有近似

.

我們把一些收納的線拋出

拋出一個光球

沒有兩個彩球光紋織同

只有近似

.

身子們歡喜着遇到近似的身子

彩球歡喜着遇到近似的彩球

歡喜着相知

並且,相惜

.

身子並不碰着身子

彩球碰着又彈開自轉

都不曾忘記

眼睛交織光線的時分

就,駐進永恆。

.

.

.

﹡願與分享欣賞又一首與心跳同步的歌曲

[友誼長在]

[Auld Lang Syne]:

.


[Auld Lang Syne]


[Andre Rieu - Amazing Grace, Auld Lang Syne]

.

(auld lang syne = the days of long ago )

.

.

.

.
( 創作詩詞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joycelinlin&aid=54017851

 回應文章 頁/共 2 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joycelinlin愷悅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歡喜分享閱讀]
2016/11/18 09:41
歡喜分享閱讀:

[陳克華/詩想]

http://udn.com/news/story/7048/2110847

"氣質決定內容,內容決定形式"

"何不順著先天氣質去覺察,去感受,去寫?也就是,承認每個靈魂的「獨特性」。"

"真實,便是詩意所在。"

.

joycelinlin愷悅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欣賞小文分享]
2016/10/08 10:49
[詩想]

2016-10-05 聯合報 /陳克華

.

原來西方曾經把蛇髮女妖美杜莎(Medusa)和斬首英雄柏修斯(Perseus)的神話故事,視為詩人與這世界之間的一個比喻。

柏修斯避開正眼去看美杜莎的臉,只從他的青銅盾牌上的倒影觀察美杜莎。

他成功斬下美杜莎的首級憑藉的是穿上可以飛翔的鞋,和「間接」的「看見」。

誠如卡爾維諾所說:「我覺得這個世界都正在變成石頭」。因為凡塵的人類正死死盯著,注視著美杜莎。知道萬萬不可仍然克制不了,想看清屬於自己的邪惡,恐懼,黑暗,死亡,受苦,以及這世界瞬間的毀滅。這想「看個清楚」的致命誘惑!

唯有詩人藉由風,雲,飛翔,和「間接」地「看見」,成功地除掉了美杜莎。多麼美好的詩的譬喻!

之後從美杜莎的血裡生出了飛馬佩加索斯(Pegasus),而當佩加索斯的蹄踏上赫里肯山(Mount Helicon),地上便湧出泉水,成了掌管文藝的眾多女神飲水流連之地。

是的,沒有了詩,我們的世界便只能緩慢地一步步走上變成石頭的命運。這過程本應該是瞬間的石化,只是時間的錯覺愚弄了我們,使我們誤認為人類還有機會活動一下筋骨,說說自以為是的真理,發發修辭優美的牢騷,唱唱天鵝美絕的瀕死之歌。

我們以為我們還有言語,可以當工具或武器舞弄,但誠如愛默生所說,人類的語言,只是詩的化石(fossil poetry)。

.

joycelinlin愷悅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歡喜閱讀分享]
2016/08/09 09:38

.

[陳克華/詩想]

"「語言發音、鳴響、振顫、飄蕩。如同語言之被說出的語詞,都有意義,都是它的特徵。

語言是人口開出的花朵。」海德格如是說。

當我第一次讀到有人用人囗開出的花朵來形容「語言」時,深覺這樣的譬喻本身就是詩。

那詩呢?該就是花朵散發的香氣。

還有比花香更飄忽,短暫,容易消失,然而強大,原始,神祕的感知?

因為人類的嗅覺是所有感官中退化最早,被大腦擠壓得最厲害的。

所有詩的吸引與召喚,都是人類回應那一去不返的本然狀態的探尋和進入。"

.


joycelinlin愷悅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歡喜分享]
2016/07/22 09:56
楊照/也許有一天,可以找到這樣一首詩


.

"沒有哪一首詩是「唯一的詩」,對我而言。詩之所以存在,之所以開始詩的尋旅,正是因為生活當中有太多訊息與感覺,無法用一般的方式記錄、存留。詩具有一種特殊的,既存在又不存在的形式意義,只有當其他形式都無效都無能為力時,我們才乞靈於詩。"

"詩最不同的方,就在它不直接訴說。詩用不訴說來訴說,所以才能夠保留住那些一旦被訴說就破壞了的經驗與心情。用不存在來表達存在,有時是最能接近存在底層最迂迴卻又唯一的弔詭路徑。與詩最接近的,是寓言,卡夫卡寫的那種寓言;-----與詩最接近的,是一種質疑理性的哲學,莊子寫的那種哲學;夢了蝴蝶又醒了,醒了卻又不確定其實是蝴蝶夢成了人的哲學。"

"-----可是時時刻刻我會感到內在的某種虛空與飢渴,覺得在這裡,面對這樣東西、這個人、這份感動或恐懼、這道閃逝的光芒,應該有一首詩、或一句詩,應該有的。

-----念茲在茲地要找到最最適切於鑲嵌在這個時空定點上的詩。"

"我常常在許多生活的片段裡,看到詩的靈光。詩的靈光不都是瑰麗浪漫的。它有時是深邃到看不見底的黑亮顏色。它也可以是完全沒有彩度、無法形容的灰晦。我還看過純然透明,比物理的光還要純淨、還要輕盈,但又絕對不是空無的詩的靈光。"

"-----必須存在、卻無法真正書寫的詩。詩沒有辦法寫出來,不過並無害於那一瞬間,那絕對的詩意迸發的意義,也否定不了詩意曾經迸發的人間事實。詩意本身,是人間存在的一部分,這才是重點,這才是無可否認、無法剝奪的。"

.

joycelinlin愷悅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又分享]:
2016/06/06 07:32
電影《永遠的一天》[Eternity and a Day],

一部充滿象徵意味的影片,內中有一段很喜愛的譯詩:

.

"Trembling with dew,

the last star before the dawn

announced a radiant sun.

No trace either of clouds or mist

in the endless sky.

The breath of the breeze

was so soft to the face

that it seemed to whisper 

to the petals of my heart,

'Life is sweet.'

and……

life is sweet."

.
joycelinlin愷悅(joycelinlin) 於 2016-06-06 07:33 回覆: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YRUQnTXZGeo

[Eternity and a Day Part 2 with English Subtitles]

.

joycelinlin愷悅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AULD LANG SYNE by Sissel]
2016/05/29 12:56



   [AULD LANG SYNE by Sissel - Happy New Year]

.

joycelinlin愷悅(joycelinlin) 於 2016-05-29 20:12 回覆:
[Auld Lang Syne],友誼的天長地久,猶如高山流水,天長地久:

.


[古箏: 高山流水(古曲) 道"伯牙鼓琴, 鍾期聽之" 的千古佳話]


[古箏: 高山流水 (浙江派)]


[項斯華古箏獨奏:高山流水 ]

.

joycelinlin愷悅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分享文章欣讀]:
2016/05/18 09:03
[楊渡/詩人,是追蹤夢的捕夢者]

.

"詩的寫作,像傳說中的捕夢術。我們追尋一個又一個夢中的影像,用音樂召喚出那些流動飄忽的愛情、父祖的感情、被沉埋的故事、現代的生活、因為壓抑而孤寂的靈魂、世紀末的祝福……。

為了準確,詩的寫作必須向難以傳達的地方冒險,找尋準確的文字與合適的聲音。尋找一個明白清晰的調子,鮮明俐落的形象,來表現古老而現代的情感,清楚而又難以捉摸的存在形式;以及在愈來愈複雜的世界裡,尋找簡單的聲音。在這種矛盾中,尋求平衡與和諧,就是詩藝的考驗。"

"分享詩是個人的花園。至少於我是這樣。"

"這個花園,只有自己才能種植出想像中的花朵,想望中的美。"

"這本詩集想追尋的,是一種「調子」,一種音樂,和對古老詩藝的追求。"

"我們要尋找一種恰當的節奏、音調。它是一種內在旋律的尋找,也是詩藝艱難的過程與歡喜的所在。"

"詩人尋找字句。正如電影《永遠的一天》裡所描述的,詩人為了尋找一個字句,流浪於各地,甚至用錢買一個他未曾聽過的字句時,是如此辛苦。因為他想找的是傳達出這人生的矛盾與複雜、追尋與失落、悲傷與歡喜,生命的死亡與再生。他尋找字句,一個象徵,一個隱喻,或者只是一個名詞,一個動詞。詩人只是為了要像音樂家那樣,把準確的音符,放在適當的地方,去表現輕與重,高與低,沉與浮,甚至只是想追問一個字句的意義。"阿根廷詩人波赫士(Jorge Luis Borges),他被稱為「詩人中的詩人」,喜歡稱自己首先是一個讀者,然後才是詩人、作家,他願意用讀者的角色來看詩。所以他希望自己寫的詩,是可以了解的。晚年的詩也愈寫愈明白,但想達到的意義卻愈來愈深沉。"

"詩人只是從一個人的夢流浪到另一個人的夢,我們只是夢中的影像,追蹤夢的捕夢者。"

.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二十一日

.
joycelinlin愷悅(joycelinlin) 於 2016-05-18 09:04 回覆:


*[楊渡/詩人,是追蹤夢的捕夢者]


.
joycelinlin愷悅(joycelinlin) 於 2016-06-03 07:42 回覆:

《下一個世紀的星辰》‧楊渡 - 2016年5月9日出版

.


joycelinlin愷悅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分享一個凝想]
2016/05/12 07:05
閱報:


陳克華/詩想   (2016-05-11 11:27 聯合報)

"可以想像梵谷對繪畫的解釋有多簡單?

他說:我想用油彩表達陽光的照射。

因此他不斷在畫布上堆砌顏料,尤其是陽光的黃,堆了又堆,抹了又抹,只嫌不足,反而成了他的技巧,他的風格,他的內容。

一言蔽之,梵谷是個歌頌陽光的畫家。一點靈明,成就其偉業。

同樣,詩,有那麼複雜,那麼難嗎?"

*
joycelinlin愷悅(joycelinlin) 於 2016-05-12 07:06 回覆:

.

.


joycelinlin愷悅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分享欣賞 ***
2016/05/11 09:58
歌曲[追尋]

.

"我要追尋……那永遠的光明。"

.


.





joycelinlin愷悅(joycelinlin) 於 2016-05-11 09:59 回覆:

.

.


joycelinlin愷悅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今天5月7日]
2016/05/07 23:46
*120年前的今天,5月7日,貝多芬在維也納親自指揮第九交響樂的首演。

今天,5月7日,柏林交響樂團在臺北中正音樂廳演奏貝多芬第九交響樂,户外直播。

且讓我們重温樂曲的磅礡和震撼,兼諧美與和平,並世界博愛大同的理想



.

“O Friends, silence these sounds.

Let us sing, more joyful songs

full of ever-growing cheers!

Joy, joy, 

Joy, lovely spark of divinity -------

All men will become brothers.

Join in our song of praise.”

.
頁/共 2 頁  回應文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