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跑紅匪--有感於父親的急難搶救
2012/07/29 14:41:18瀏覽465|回應0|推薦71
在民國二十年左右, 沙道觀這地方可稱得上是很富裕繁華的城市,因面對長江河對岸的銅泰垸, 是出產大豆棉花的地區, 從年頭到年底都會不斷的有外地客商坐著大船, 身懷雪花花的袁大頭銀元來銅泰垸上, 中, 下三碼頭, 找當地各個大豆棉花行收買不完的大豆棉花, 然後裝滿大船而出,所以只要每年長江暴漲的洪水淹不倒堤垸,往來的客商和當地農業交易是很興隆的!  因而使沙道觀的發展, 有較完善的市場, 百貨和學校, 且民生必需的物品: 如茶、 米、 油、 麵、 雞、 鴨、 魚、 肉、 蔬菜、 水果、 糕餅、 綢緞...供應豐富,  甚至還有茶、 麵、 酒、飯店 賭場(麻將, 紙牌)、 鴉片煙館、 唱戲的、 跳舞打拳的, 講古說書的, 宣傳演講的, 經常都有活動.  因此, 大約三, 四年間, 會引來一次「紅匪」( 當地稱紅軍土匪), 到沙道觀燒、 殺、 搶劫、 拉伕。

    我三叔曾被紅匪拉去, 經過三, 五年方趁機逃回來, 根據三叔說: 紅匪每到一地搶劫, 除錢財外, 大都是搜刮民生物資的米、,麵、,魚、,肉、,蔬菜、,水果、,衣物..., 等大量集中後, 需要人手肩挑運送, 就會抓一些年輕人來強迫他們當挑伕.  也就是需要很多伕子替他們擔挑行走, 這些伕子多是每天為他們作勞力工作, 起初都是集體管理, 不順從者會被打罵, 甚至就地槍殺,  然一起生活日子久了, 他們就會邀你入夥作同志, 以加入使人多造勢。 

    如此就在那一年的秋天上午, 沙道觀整條街的人忽然聽到不斷的槍聲, 大家都跑出來看, 見到一群惡人放火燒房子 抓人趕人, 即刻知道是怎麼一回事了,顧不得返家, 大家都為了保命急忙的奔向長江河邊逃命。

    平時銅泰垸上,中,下三碼頭對沙道觀兩岸都有二, 三條渡船供載人客往來的, 此時見勢緊急, 也都趕緊划過來搶救, 然人多擁擠, 船還未靠近岸, 一些人就急急涉水搶上船, 不一會船上就滿是人了, 船還得急著轉頭離岸避免翻船,一些趕不上船的人只得沿江邊一面跑, 一面盼船快點來, 因為回頭還可看到紅匪還在後面追趕, 雖有渡船一艘艘的滿載而去; 又有一艘艘的空船趕著過來, 但趕不上船的人就是覺得好慢又心急。

    當日事情發生時, 父親見街上都滿是人群往江邊跑, 就急急的緊牽著我隨大眾跑,到了江邊看到人都涉水趕上船, 沒辦法趕得上, 如此只見一船船載人都過江了, 只得順著江邊, 有時背著我, 或頂我在肩上, 有時挾在腰間, 總是慢一步追趕不上船, 後來終於趕到有船快近岸來, 父親急急涉水將我頂在肩上向水深處追船, 可是有些人更快涉水上船, 不一下船中已站滿人, 船又得急要離岸轉頭而去, 此時水深已經到父親的肩上, 距離船還有一人身長遠,父親只好用雙手將我高高舉上, 並大聲呼叫船等等, 可是船雖有遲疑, 但船仍慢慢向外移動中, 幸船上有人張開雙臂作接收狀, 於是父親趕緊用力將我身體向船上拋過去, 我身就這樣一下飛到船上, 並被人接到船上了, 待回頭看父親時, 船行很快漸漸只看到一個頭呆呆在水中望著船愈行愈遠, 最後也看不見了。

    後來才知道在船上接我的人是我的伯父, 他帶我一路走到近晚, 方到達銅泰垸一個名叫龜嘴的地方, 見到祖母、姑姑, 從此以後我就在此上學讀書了。

( 心情隨筆雜記 )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joson927&aid=66761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