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 ~飄浮的少年~ ~
2009/11/16 11:56:05瀏覽1736|回應26|推薦239












俗云:「在家千日好出門時時難」。
但若是在家天天聽到日軍的隆隆砲聲,家就讓人感到不安全,
不得不趕緊逃避以尋找安全處所。那時我是16歲,雖讀過
幾本書,也會寫字作文,打珠算幫父親作生意算斤兩,還和
童養媳結婚不到百日,對國家民族人生似乎還不懂是怎回事?
竟然為保我是周家獨一的血脈生命安全,不得不毫無選擇的,
無聲無息的任由姑母帶走,
隨他離家投身於無知的天涯海角…。
只知坐船經過洞庭湖,天天趕路走過很長的一段日子,
我只是默默的跟著她與她為伴,不知今日要往何處,
晚上落腳何地?然可感到姑母每日總是很不安的時時
防這防那,從早到晚面對一路上的陌生人拜託請求
詢探一些人事地物?但似乎也得到一些人的同情眼光
和協助,一直到江西地區終於找到姑父,方知原來
她一路是在追尋姑丈,然他身邊的軍人都稱他副營長,
因而我得留營隨軍參加對日抗戰,然經過幾個月,
軍隊為防日軍飛機,常常夜行軍會不停的移動,直到
將日軍消滅很多,時局方平穩下來,湖南、湖北地區
日軍不敢再來了!(這就長沙會戰時前後的事)
於是姑母在長沙安家,過不久有一天看到父親
也來了,但姑父已安排我去青年團:「說是繼續
去上學讀書」,父親覺得這樣對我很好,就放心
的回去了,然不放心的是我的媳婦,如果我在外
太久,又無法回家奈何?
少年的我眼看戰爭局勢難得安平,回家鄉也是毫無
作為,只得在外闖闖,摸著石頭過河,也較回家
有希望,故和父親商定由我寫信給她,因戰時不安
恐無法回家,希她有機會適嫁他人以免我在外掛念。
後來我到耒陽青年團,經過四個月的政治軍事體能訓練,
方知什麼是三民主義,國家民族人生應如何自強努力。
於是接著奉令到湘西各縣宣查工作到年底回耒陽時,省府
認為我們在外辛勞工作一年,而放年假讓我們各自回家,
但我家在湖北,幸姑母在長沙,所以我去姑母家。
這是我自受訓後離開她,獨自生活工作巳有一年多
沒有相見了,她看到我很欣慰,以前我身子瘦小好似
還沒長大,如今我看來長大很多,同時得知姑母:
1、在民國三十年中曾回老家見父親告訴他說:
「我在湖南做宣查工作一切很好讓他放心。
2、我的童養媳見我已有一年多沒能回去,經父親
作主已嫁給當地鎮公所幹事了教我放下心。
3、她也將大伯父的大女兒即我堂姐帶來長沙
並將她許配給桃源縣府自衛隊長為妻。
經聯絡後,堂姐夫要我去幫他做些處理文書的工作,
因此我就搬到堂姐家同住也一起工作,但不到幾個月,
有一天看到他打罵堂姐,我在旁邊無法幫助因而生氣離開
跑到碼頭,看到有船去長沙,於是想去找姑母,
不想她已不在原址,問鄰居方知因軍隊調走,她巳隨軍
不知去何處?當晚幸鄰居先前認識我,臨時安置留宿,
方得一席落腳之處。
可是第二天醒來,怎麼辦?往何處去?又不能長賴在
床不起來,惶惶然走出來,鄰居人也不知去那?想必
是在忙什麼?不得巳只好盲目的往大街小巷幌來幌去
走遍長沙市,只見商店很少有開門做生意的,街上行人
好似也跟我一樣徬徨無助的不知何處可安身?當天也有
日本轟炸机在上空飛來飛去投擲炸彈,直到走得感到兩腿
酸麻飢餓口渴,好想找個落腳地來喝口水時就是找不到,
也覺得時間好長~走不到盡頭,整個身心就好像飄浮在
大海上毫無落處!
天快黑下來時終於看到有人在賣燒餅,這時方想到我
身無分文,搜遍全身還好找到我僅有的可以買三個
燒餅的錢,當時吃下一個後,正想再吃第二個,忽然
查覺明天怎辦?於是忍下,向老板要一碗冷水喝下,
仍回鄰居處借宿。
如此連續三天從早到晚在長沙市飄浮來去,飢餓忍到
天黑啃一個燒餅,心裏一直想著怎麼辦...........?
到何處方得落腳安身?
就在第三天的傍晚,又累又飢,我正向人討水喝吃最後
一個燒餅時,看到佈告有机械化學校召生,趕緊找到
地址探問,見到幾位軍官,據他們說:「已招生完了,
所有報名登記的,約定明早在此碼頭報到集合,我們
已預備好船,大家要坐船去湘潭,然後搭火車去學校,
如果你希望去,明早來此看看有多少人未報到再說吧!」
第二天旱晨果然在此見到一大堆不少跟我一樣年紀的
青少年,有的帶著大包小包,還有親友不放心的跟隨
相送,只見一些軍官在登記點名排隊帶人上船,我趁時
趕去報名登記,也隨著大伙上了船。
到湘潭後,軍官一路招呼下船趕上火車,從早到晚大家
雖一起坐船坐車,有的就近打打招呼,感覺陌生的很,
各自心裏似乎仍不知要去何處,有疑惑去處是否適當
安身,戰亂時局使人徬徨的又逼得人不得不趕緊去找
一個安身之所。
懞懂恍惚的身心,到傍晚終於到達一營地,天快黑時~
就在大操場上安排六人圍一圈吃飯了,這時方看清長長
幾排一堆堆的人,約有近百人,特別記得大家圍著吃的
一盤菜好像是百合,吃起來嫩嫩脆脆鹹鹹的好吃的很!
當然這是因我飢餓了四夭,方正式吃了一頓飯的關係!
飯後將大家分散到三處房子內安身,每人發一套
土灰色軍服、軍帽布綁腿,還有一雙草鞋外加棉被一床,
約十人一堆睡在地上鋪有厚厚的稻草,上面蓋一層長大的
草席上,大家排排擠睡在一起。
從此我就在此安身,有個可落腳之地了,不再飄浮無蹤、
孤苦飢餓徬徨,但出外三年也遠離親人了,不知他們遠在
天邊何處?以後只有靠自已獨自面對眼前一切陌生的世界,
不知何日方能和親人相見?也許在夢中吧.......。



( 心情隨筆雜記 )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joson927&aid=3501264

 回應文章 頁/共 3 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幸福的白開水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顛沛的時代
2009/11/17 17:20

那個時代的故事

每每令人不忍卒讀

那是一個大時代的悲劇

所謂的生離死別在那時是那麼的歷歷在目,活生生的存在

對比著過去的不幸,

現在Jason擁有很多的幸福,

也算是一種神的祝福!

希望你能天天快樂!壽比南山!!

Joson(joson927) 於 2009-11-21 17:14 回覆:

你的話說得真好~

就像" 金蘋果掉在銀網子裡"般的美麗!

謝謝你的祝福,讓我感到很溫馨很快樂!


Ricardo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 ~飄浮的少年~ ~
2009/11/17 09:16
看了有點鼻酸. 托爾斯泰的戰爭與和平引述了偉人是時代造成的.如果清朝不腐敗,國父就不會發動革命.日本的征服世界妄想,促使蔣介石與毛澤東聯合抗日.抗日成功卻因理念不同,導致自己人殺自己人,兩將成名萬骨枯,最苦的還是老百姓.

二十餘年前回鄉尋根,宗祠在文革時代已經空蕩蕩,剩下一只供桌,四面空牆.家父還是堅持祭祖.我與家弟只好拿著香,憑想像力拜牆壁...
Joson(joson927) 於 2009-11-21 16:57 回覆:

令尊的心情我能體會!

你們家還有供桌還有祠堂我很羨慕!

我回去時..只有兩堆微微隆起的扁平黃土堆~

一堆是父親另一堆是二姑母....

妻說~她從來沒聽過如此難聽的哭聲...

她看我樣子很害怕!

怕我忽然心跳停止斷氣死掉!


賈媽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生在亂世
2009/11/17 06:39

真心為那三個燒餅感謝老天

(Joson 見證了另一場 "五餅二魚"的奇蹟)

Joson(joson927) 於 2009-11-21 16:44 回覆:

說得好!沒那三個燒餅真的會餓死..

更感謝 上帝開了我的眼,讓我看到那招生布條..

不然恐怕早已不在人間了.................。


通霄客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叫人同情感傷
2009/11/16 20:04

Joson,

讀了你大作, 我想我們是同一代人, 你顛沛流離的過程, 真叫人感傷, 二戰末期, 我讀完小學一年級, 在台灣, 學校停課, 我們在鄉下生活, 比起你的遭遇, 我們幸運太多了。

我向你受過的苦難, 表達我的同情與敬佩。

通霄客  敬禮

Joson(joson927) 於 2009-11-19 23:11 回覆:

好友你太客氣了,算算時間你比我年輕多了。

那時的台灣經常有空襲,聽說為了逃避密集的空襲

有人還躲在防空壕裏好幾個月,這些危險你都能躲過

而且現在日子又過得那麼好,我覺得你是福大命大的人!


魏承頤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加油
2009/11/16 16:05
不知哪日方能和家人相見?
大概在夢中吧!
最後這兩句讓人鼻酸....
家父當初大概也有如此的心境吧!
這文章裡提到江西,我正是江西...
又一個熟悉、一個親切...
加油喔!繼續努力
Joson(joson927) 於 2009-11-19 22:39 回覆:

江西美才女晚安~

在長沙跟父親是此生最後一次見面,再次看到是回鄉探親,父親在一扁平黃土中

謝謝妳的鼓勵,這使我心情很好!

頁/共 3 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