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兄弟相逢自是有緣
2020/04/19 19:09:01瀏覽836|回應0|推薦60

升斗兄弟於司馬衷「巧合」遞送書信下,在洛陽白馬寺平生首遇了。

劉禪約略察覺此安排必另有隱情,早早上書請示過朝廷及司馬家,獲得允准後方約期相見。

兄劉升之出生於徐州小沛,其母為太守陶恭祖遠房庶女,戰亂早歿而無聞,獨留升之於顛沛。弟劉禪出生於新野,其母甘梅追諡為昭烈皇后,經趙子龍於長阪坡護衛,亦早歿於荊州。升斗兄弟均幼時喪母,隨軍奔逐,成長背景不乏相似之處。

升之本於白馬寺任重建之職,故提早於釋迦舍利塔下等候,此塔為全木造建築,多所借重升之於漢中管理義舍之建造經驗。劉禪於辰時三刻抵達,佛門清境香煙裊裊。山門處有羽林及司馬家小校駐留,名為保護實則監視。兄弟二人相見涕淚縱橫,升之年近古稀,髮鬢眉鬚皆已雪白,劉禪時年耳順,鬢鬍稀缺而眉髮斑雜。升之雖於監視下長期度日,倒也落得悠哉,而亡國之君劉禪則內心時驚時恐,但外表也裝得自在,外人一時片刻間倒也難辨真假。

倆人入寺參拜,見一二檀越立於中庭,衣履高雅素淨,看似當朝官宦,面容卻憂愁多於喜樂,想或是前途未卜或俗務纏身。看在升斗兄弟眼裡,不就是數十載之縮影,世間事繁華雲煙早杳然無蹤,倘老來身邊有伴已屬萬幸。擇一大樹蔭涼處,取從人溫酒互聊舊往。

升之人生經歷前苟後安,劉禪生平遠較平順,然縛繩牽櫬亡蜀,軟囚於洛陽則始料未及,言語互訴皆感嘆再三。升之幼時曾於宛城被盜所擄,途經西城、上庸而輾轉至漢中,路途遙遠艱辛,地廣人稀留下深刻印象。升之於漢中曾負責義舍糧食籌措,與魚米之鄉的荊州有過買賣,對象為糜芳、傅士仁手下兵士,微覺所購米麥似為軍糧,然究竟是餘裕或盜賣,不得而知。兵士不時提及荊州高層間不和等種種傳聞。升之聊及此事與荊州之失,欲解心中多年疑惑,然劉禪下意識自我保護,語帶多所保留,追憶養兄劉封頓覺傷感,僅言當時蜀中已無一兵一糧可支援荊州,對於二伯關羽失首於東吳之手,頗感哀戚,縱麥城呼救亦知劉封無力難支。往事甚多,閒聊中不覺日已西斜,兄弟倆約期再見面。

然升斗相會後,升之自覺人生旅程已臻圓滿,月餘後即往見玄德,再會已無緣無期矣!

( 心情隨筆心情日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john6176&aid=1325777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