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我很醜﹐ 可是我很溫柔 (感謝電小二推薦)
2011/02/05 16:01:36瀏覽3000|回應31|推薦115

趁著出差之便﹐到費城找汶汶。才五年未見﹐她又明顯的消瘦許多﹐ 昔日的明眸大眼似乎蒙上層茫然﹐高佻的身材益發臨風玉樹﹐ 仍是一頭披肩秀髮﹐仍是愛穿馬靴長裙﹐每次跟她在一起﹐ 都像回到從前﹐話題永遠是過去的人和事﹐ 很少聊現在。

不想聊現在﹐也許是因為我們都刻意不去觸及目前的生活。 當年同寢室嘻嘻哈哈的我們﹐好像已經越走越遠。 畢業後﹐我結婚作事﹐生了三個小孩﹐現都已在大學和研究所。汶汶捨棄交往五年的男友﹐ 嫁給大帥﹐婚後七年離婚﹐ 後來又嫁給一個老美﹐ 卻於五年前的大雪夜﹐在一場車禍中喪生。

她從來沒上過班﹐兩次婚姻又都沒小孩﹐我不敢談這兩方面的話題﹐怕她傷感。 她也不問﹐ 一問﹐好像不知該用什麼表情口氣才對。當年大帥不要她上班﹐說是她長得太美﹐眼睛太會放電﹐ 到外面上班太容易遇見誘惑﹐ 由他養家即可﹐ 她只管在家相夫教子。汶汶反正念得是文科﹐也不太容易找事﹐便樂得在家逍遙.

誰知到最後﹐ 子也沒教到﹐ 夫也沒相到﹐ 那個怕老婆放電的大帥,自己卻在外面被另一個女人電到﹐ 當年千方百計才把汶汶追到手的他﹐ 轉身棄之如蔽埽﹐ 真讓我為汶汶不值。早知道她應該嫁給鐘樓怪人的﹐如果預知嫁帥哥會有這種下場﹐ 找個對妳死心塌地﹐至死不渝的老好人﹐也許汶汶人生的路會大大不同。

我跟汶汶說我剛從巴黎回來﹐ 去了巴黎聖母院﹐一直想去看頂樓的鐘塔﹐ 排了兩次隊都沒排到。第一次排到時﹐剛好四點整﹐吃了閉門羹。第二次下午二點到﹐頂樓卻不對外開放,因為冰太滑。

我說﹕“ 對不起﹐ 沒替妳看到鐘樓怪人”

她大笑﹐ 笑得不可遏止。 我看她難得笑得那麼開懷﹐ 還為自己這句話的幽默頗為得意﹐豈知她笑到最後竟然笑出眼淚﹐ 而且淚泉一開﹐完全不可收拾﹐ 我知道觸及她的傷痛了﹐趕忙說﹕“ 嘿﹐ 跟妳開玩笑的。 我們以前不是說好有朝一日要去巴黎看鐘樓怪人的廬山真面目嗎? 我是特地去實踐這個諾言的哪 ”。她點點頭又搖搖頭﹐然後慢慢安靜下來。

有半餉﹐ 我們坐在客廳裡靜默﹐不發一言, 我知道, 前塵往事正如走馬燈般在我們腦海裡運轉。 真的很難置信﹐ 我們的大半生就這樣過了。 人生只有一次﹐ 在過程中﹐ 處處都是抉擇。每個抉擇當初都認為是最正確的, 只有再回首時﹐ 才會問自己﹕” 真的是最正確的嗎? “ 而不管答案如何﹐ 那些選擇卻是一條不歸路﹐不管怎麼選﹐ 生命的年歲就這樣耗掉了。

和汶汶成為室友時﹐她和渝已交往好很久了。 他們一來美國都在田納西念書﹐ 渝對汶汶一直照顧有加﹐ 他積極的追求攻勢﹐終於贏得美人心﹐拿到PHD 後﹐ 渝在灣區找到電腦工作﹐便要汶汶轉學到西岸。汶汶當初申請田納西時有份文科方面的獎學金﹐ 後來覺得念文找不到工作﹐就轉唸電腦。 但電腦對學文的她簡直比天書還難。 正不知該怎麼辦﹐ 既然渝要她轉學﹐ 她也就轉學﹐ 再轉回去她當初的科系。

來到灣區﹐ 人生地不熟﹐ 所有的事幾乎都是渝替她打點﹐從學校申請到找公寓﹐渝像照顧老婆般的照顧她。汶汶曾對我說要不是因為渝對她實在太好﹐像對待公主般侍候得無微不至﹐ 否則她絕對不會看上他的. 我了解她的意思。

第一次見到渝﹐ 我還有點嚇一跳。 沒法把他和如花似玉的汶汶連在一起。 渝有一雙很瞇的眼睛﹐幾乎像睜不開似的﹐ 好似戴著京戲的面具。 他還有個蒜頭鼻子﹐那麼大的鼻子使他的臉有點像小丑﹐ 他身材中等﹐但背有點駝﹐ 講話時喜歡習慣性得動來動去﹐看起來有點滑稽。

有一次﹐不知是誰帶回寢室一張電影 “ 鐘樓怪人” 的海報﹐我看著看著﹐覺得那鐘樓怪人很面熟。 忽然靈光一閃﹐ 不禁大笑﹐ 汶汶問我笑什麼? 我說 " 沒什麼"。 後來在她的追問下﹐ 我說﹕“ 我講出來你不可以生氣喔? 我是胡思亂想的 ”﹐ 她說 " 保證不生氣" 。 我說: “ 我覺得。。我覺得。。。他蠻像一個人的 ”﹐ 她說: “ 誰啊? ” 我支支唔唔﹐吞吞吐吐﹐她忽然大笑 : “ 我知道妳說誰了﹐ 他真的有點像這個怪人耶 ”。

從此﹐ 我和汶汶心照不宣得叫渝 “ The Hunchback of Notre Dame ”﹐ 而且還相約有一天要去 Notre Dame 看電影裡的場景。

汶汶畢業前的半年內﹐渝一天到晚都在提結婚的事﹐ 她對他是有感情的﹐ 他真的對她很好 - 我從來沒看過這樣體貼的男孩。 而且他有一份高薪穩定的工作﹐心地善良﹐ 沒不良嗜好﹐ 雖然長像有些抱歉﹐但是個性溫和﹐說話也蠻幽默可愛的﹐ 應該會是個好丈夫。

汶汶雖然當他是男朋友﹐ 兩人在一起近五年﹐也一起回台灣見過雙方家長﹐ 但她自己卻很矛盾﹐ 私下她可以對他很好﹐ 但有外人時﹐ 她就會變得很挑剔﹐總是看他不順眼。像有一年暑假﹐他們一起回台灣﹐ 他穿運動服去國父紀念館運動﹐ 順道到他家看她﹐ 他覺得很自然﹐反正和她父母又不是第一次見面﹐ 但沒想到汶汶卻勃然大怒﹐ 生氣他穿得那麼邋蹋去她家﹐ 丟她的臉。

渝被罵得覺得莫名其妙﹐ 回美國後還跟我提起﹐要我分析她這是什麼意思。我不知該如何作答。 汶汶一向是個愛面子的人﹐ 她雖然喜歡渝﹐ 也願意接受他的感情﹐ 享受他無私的奉獻﹐ 但下意識裡﹐她一直覺得不平衡﹐ 她沒法以他為榮﹐ 總覺得他的外貌配不上自己﹐讓她在父母面前丟臉﹐ 雖然她認為自己是愛他的﹐ 但卻沒法克服自己的心理障礙。

我離開灣區後﹐聽說汶汶在一個偶然的場合認識另一個男孩﹐ 交往沒多久﹐她就跟渝提出分手﹐ 聽到這消息﹐ 我著實有點吃驚﹐ 因為離開前﹐他們還在計劃買一輛 紅色的跑車﹐ 我一直以為他們會結婚的。聽說那男孩外號叫 “大帥”﹐ 因為他長得很帥。

汶汶和大帥結婚時﹐ 我因為忙著老大﹐老二沒時間飛去西岸參加婚禮﹐ 後來生活忙碌也就疏於聯絡. 只有聖誕節交換卡片﹐附帶交代近況。

她和老美再婚後﹐搬到費城。 我偶而去那兒出差時﹐便會相約見面吃飯﹐或到她家坐坐。

” 走﹐ 我們出去吃飯吧﹗“﹐ 汶汶終於打破沉默﹐ 從她的搖椅上站起來。

” 好﹐走 ! “ 我看著她﹐ 仍是當年那個美人﹐只是從窗外照進來的夜色﹐卻把她美麗的臉龐映得如此淒涼蒼白﹐ 使這個房子顯得更加孤單。

地球只有一個﹐人生只有一次﹐如何過這一生 ? 一切﹐ 或許都是命﹐ 以及我們自己當初的選擇吧﹗



( 創作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joana93&aid=4856947

 回應文章 頁/共 4 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黃彥琳~~大瀑布公園尋秋色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人生無悔
2011/02/25 09:43

若當年汶汶嫁的人是渝,

就會比較幸福嗎?

若汶汶勉強嫁給自己不愛的男人,

可能最終還是走上離異吧?


悅己(joana93) 於 2011-02-25 18:37 回覆:
Good Point. 命中註定的事﹐ 有時逃都逃不掉!

Tomas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運"比"命"重要!!
2011/02/23 05:20

"命"者---定也;

"運"者---變也;

"自由意志"的實踐是"選擇自由的行使",決定我們的"選擇"是隱而不顯的價值觀;

非常有意義的價值觀---Interdependend的精神---這是一種"綜合經營管理的精神"~~

企業需要----才能永續存在;

婚姻也需要----才能共同結伴成長;形象的比喻就是"登山的伴侶,各自的努力是必要條件"這就是Interdependend的精神!!

每個人的一切"命定"的是必然---"實踐的運"是每個"自由意志"對各種偶然的回應;

人生絕對不可類比"一枝草一點露"的自然現象,生活是必須自己承擔的,是可以調整改變的,也必須是自己要擔起自己價值觀改變的責任!!


Tomas
悅己(joana93) 於 2011-02-23 12:48 回覆:
言之成理。

摸 象 或 (不?) 著 木目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台詞都會背了。郝思佳......
2011/02/17 17:40
男主角 白特萊 最後一句台詞 ?

Hint: "Don't give a #%&$" ?
悅己(joana93) 於 2011-02-19 02:41 回覆:
哦。。。。Thanks for visiting.

摸 象 或 (不?) 著 木目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當年台大校花.....
2011/02/17 17:32
http://blog.udn.com/mbr8879576/4438489?raid=3925593#rep3925593

http://tw-buddha.com/forum2/index.php?showtopic=2509&st=75

http://blog.udn.com/mbr8879576/3145671




嵐山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Oll Korrect!
2011/02/11 09:49

謝謝改正我的白字﹐我認為人生是:

Life goes on with or withou you.



嵐山(Blue Mt.) 敬上
悅己(joana93) 於 2011-02-11 16:03 回覆:
I feel the same way too.

新天新地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蓋棺才能論定
2011/02/10 23:58
我的意思是 無論過往如何幸福或者不勘 都會以現在的已婚或未婚狀況來終結和取代 就像坐月子一樣 最後的一次是最重要 也是一生的終結代表作 只是 這最後的一次還很長 要蓋棺才能論定就是!  人生無常 就是這樣啦!!
悅己(joana93) 於 2011-02-11 16:03 回覆:
說紅孿星動﹐是跟新天新地開玩笑的啦﹐ 請別介意。
我很相信 “蓋棺論定” 這句話﹐ 最後的贏家要到最後一刻, 總結一生才能分曉.

天路(真理是什麼)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還是要過得了,自己這一關
2011/02/10 13:02
若是與鐘樓在一起, 美人心裡總覺得窩囊,
鐘樓再努力, 美人也不會快樂, 鐘樓又何辜?
美人自我認知 與投資都不夠, 放在家裡的美人, 要退化的.
第二段婚姻面臨死別, 殘忍而乾淨, 只能放下.
若是能積極自我增值, 美人依照可以走入絕美的暮色.

郝思嘉的心思,就靈活多了,她再讀這本書,得些啟發是好的.
悅己(joana93) 於 2011-02-10 14:20 回覆:
的確﹐ 若能從錯誤中學習﹐ 前程仍一片大好。 暮色有時比任何時候都還漂亮!

新天新地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感嘆人生
2011/02/10 08:50

這樣很好耶! 活了一把年紀 往前一想 當年的轟轟烈烈要死要活的往事 都被最近的取代 哈哈 這種想法有沒有像是老中的做月子 無論你之前多傷身 最後一次做好 就都養身到了! ................. 愛呀! 我都說到哪兒了?  真是的! 

我想汶汶的哭 不會是從鐘樓怪人開始 而是感嘆人生無常啊!

悅己(joana93) 於 2011-02-10 14:15 回覆:
"當年的轟轟烈烈要死要活的往事 都被最近的取代 "﹐哦? 好像有人紅鸞星動喔﹐是不是 說溜嘴了? 還是我太敏感?

新天新地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關鍵的
2011/02/09 23:48

眼前的事 是最關鍵的

我好奇的是  那老美跟汶汶處的如何?

悅己(joana93) 於 2011-02-10 01:59 回覆:
很好啊﹐不好早就分手了﹐老美不都是這樣的嗎?他們好像很難維持不相愛的婚姻, 不像老中﹐最以 “堅持到底”為榮。不過﹐那已是過去式了, 車禍走了。

刁卿蕙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1/02/09 01:17

據我了解,郝思嘉從年輕就迷戀衛斯禮,她一直以為她最愛的是他,即使結婚了仍不忘情。可是直到韓美蘭死了,白瑞德要成全他倆,她才驚覺她愛上了她丈夫。她求他留下,要證明給他看,可是傷透了心的白瑞德 仍轉身離去...這時她哭倒台階,抹一抹淚,露出堅強微笑,說了那句經典的台詞--tomorrow is another day....

按她的個性她是會去爭取回來白瑞德的,作者留給讀者無限想像空間。

有人嚐試寫這小說的續集,但都很糟。或許把這重責就交給悅己吧,來個華人版的"飄"

就以您這位美麗的朋友為雛形!

悅己(joana93) 於 2011-02-09 02:51 回覆:
郝思嘉美麗﹐驕傲﹐總覺得所有的男人都得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所以當衛斯禮沒把她當公主捧時﹐就傷害了她的自尊。 越是得不到衛斯禮的心﹐ 她就越想得到﹐ 甚至用一生去追求也在所不惜。 我相信她是愛他的﹐ 但在 “愛”與“爭取” 的模糊地帶, 她的 “追求愛” 已經和 “追求自我肯定”混在一起了。

我曾覺得﹐ 若衛斯禮選擇她﹐ 她也不會快樂的﹐我不覺得她受得了他的沉悶,衛斯禮早就看清楚這點。所以屢次拒絕她。

白瑞德是最適合她的﹐ 兩個人的壞與對生活的要求都匹配。 兩人都夠現實﹐喜歡刺激﹐也聰明﹐懂得享受生活。 白瑞德和郝思嘉一樣驕傲﹐ 但多了幾分慈悲。

我又想起郝在舞會時的圖書館﹐對衛斯禮示愛被拒﹐ 丟了花瓶﹐白瑞德從沙發上冒
出來的表情。真是酷斃了﹗

續集? 嘿﹐刁觀點太抬舉我了﹐ I wish I could do it. 不過現在寫著寫著﹐倒覺得續集發展的空間很大耶﹗
頁/共 4 頁  回應文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