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劇本創作 - 背叛
2008/09/22 13:15:56瀏覽1571|回應6|推薦46








      時間﹕二000年代
      地點﹕美國某城
      人物﹕
      廖老板---來往美國﹐東南亞作生意﹐為人善良,不傳腓聞
      欣愉---廖老板之妻﹐孩子已上大學 ﹐與健雄有婚外情
      吳健雄---廖老板鄰居﹐上班族﹐有點內向。
      淑芬---健雄之妻﹐孩子上初中﹐單純﹐易相信人。
      清麗---陳總之妻﹐先生經商﹐常與欣愉一起 SHOPPING
      劉媽﹕大陸僱來的管家﹐在陳家幫佣。
      周明﹕劉媽之子﹐一齊住在陳家幫忙整理庭院﹑打雜。
      李立委---台灣立法委員﹐率團來美國訪問。
      陳總經理---往來東南亞﹑美國作生意。
      場景﹕五幕二景, 約一個半小時





      第一幕

      時間﹕晚上
      地點﹕廖家客廳。
      人物﹕廖老板﹑陳總﹑李立委﹑欣愉﹑清麗﹑淑芬。

      (幕啟, 廖老板﹑陳總﹑李立委坐在客廳飲酒聊天)

      廖﹕來﹐來﹐乾杯﹗乾杯﹗

      李﹕乾杯﹗乾杯﹗這次率團來美考察﹐就屬這幾天最令我
      感到賓至如歸﹐多謝廖老板和陳總經理盛情款待。

      廖﹕應該的﹐應該的﹗替國家盡點個人的力量是應該的。

      李﹕還是你們企業家行﹐不但在海外僑界號召力強﹐而且
      對國內選舉出錢出力﹐令人敬佩﹐敬佩﹗

      廖﹕那裡﹐那裡﹗李立委太客氣了

      陳總﹕說到國內選舉﹐李立委﹐這海外中西部的文宣和捐
      款就包在我身上好了﹐需要小弟效勞的地方, 請儘管吩咐﹗

      廖﹕是啊﹗是啊﹗我也一定盡力而為﹐請不要客氣。

      李﹕太好了﹐太好了﹗企業家的手筆就是不同﹐哪像那些
      海外學人( 看看四週壓低聲) 說真的﹐不是我故意貶低人﹐
      那些博士﹐碩士﹐一個個在國內都是第一流學府畢業﹐在
      美國也在第一流公司上班 ( 頓一下 )﹐但是啊﹐也不知道
      他們是真沒錢還是假沒錢﹐要他們捐款﹐像拔他們毛一
      樣﹐唉﹐說什麼回饋祖國。這些人啊﹗心是有啦﹗就是出
      手沒您們這些企業家大方。

      廖﹕過獎了﹐過獎了﹐其實﹐我認為一個人的財富應該
      是取之於社會﹐用之於社會﹐如果不懂得捨﹐就枉費老天
      賞賜的這些身外之物了

      李﹕說得好﹐說得好﹐廖老闆有這種胸襟﹐真了不起!!真
      了不起!

      陳總﹕李立委, 您這次。。。會出馬競選個市長什麼的吧?

      李﹕不瞞你說﹐有此打算﹐現在執政黨人才缺乏﹐以我的
      資歷應該是最佳人選﹗

      廖﹕您當年宣佈退黨﹐加入綠線陣營﹐可加對了﹗

      李﹕是啊﹗我當初就看準那百年老店會日漸走下坡路﹐而
      且經過這麼多年﹐老店人才濟濟﹐要搶著卡位的比比皆是﹐
      我就腳底抹油﹐找個理由溜了﹐還是到另一陣營搶位子的
      人比較沒那麼多﹗

      陳﹕李立委這只棋是走對了﹐像您這麼有才幹﹐未來前途
      不可限量﹐不可限量。

      廖﹕還是李立委有眼光﹗

      李﹕這叫 " 識時務者為俊傑" ﹐這個黨﹐那個黨﹐還不是
      差不多, 大家嘴里叫叫﹐心裡都明白﹐還不是就為了圖個
      官位作作﹐那裡有機會﹐就加入那裡。

      陳﹕有道理﹗有道理﹗說到 " 時務" , 李立委﹐這國內戒
      急用忍的政策﹐不知道有沒有鬆綁的跡象﹖我有幾筆大投
      資﹐不知道該作還是不該作﹖

      李﹕喔﹐是嘛﹗這戒急用忍﹐也是因人而異﹐你的新計劃
      可以先讓我看看﹐我可以幫你疏通疏通管道。

      陳﹕那太謝謝你了﹐我過幾天就會派人用限時專送寄到台
      北請您過目。

      李﹕沒問題。

      廖﹕來﹐乾杯﹐乾杯﹗

      李﹕( 掏出名片 ) 這是我的私用名片﹐上面有我手機號
      碼, 我只給比較親近的朋友﹐你有問題﹐隨時可以和我聯
      絡。( 拿給廖﹑陳)

      廖﹑陳﹕謝謝﹗謝謝﹗( 接下名片 )

      李﹕( 看表 ) 我想﹐我該回旅館了﹐明天還有一連串拜
      會活動﹐還得麻煩兩位相陪。

      廖﹕早點休息也好, 我們一起送你回旅館。( 到酒櫃拿兩
      瓶酒 ) 這是我剛從法國帶回來的百年葡萄酒﹐若不嫌棄﹐
      請留作紀念﹗

      李﹕喔﹗謝謝﹐謝謝﹗

      廖﹕我們走吧﹗( 作 “ 請 ” 的手勢 )

      ( 二人下 )

      ( 欣愉﹐清麗手拿大包小包從外面SHOPPING回來﹐又疲
      倦又興奮﹐談論戰果)

      欣﹕清麗﹐你今天那件黑綢緞禮服可買對了﹐料子好﹐設
      計又大方﹐還是 CHANNEL 的 好看﹐趕明兒在歡送李立
      委的晚宴上﹐你可要大出風頭了。

      清﹕你那件VASSACH的洋裝也很漂亮嘛﹗

      欣﹕不過﹐在店裡的時候﹐我本來要暗示你﹐可以把價錢
      再壓低點﹐打九五折太少了。

      清﹕MONEY IS NO OBJECT ﹗愈貴愈好。我就要選那
      貴的﹐把信用卡刷的痛快﹗讓他知道誰厲害﹐要死大家
      一齊死﹗

      欣﹕ ( 按她額頭 ) 喂﹗你吃錯藥啊﹗

      清﹕哼﹗我不花錢﹐別人會拿去花﹐我幹嘛要省﹐還不
      如給別人的店賺去算了﹗

      欣﹕你講什麼﹖我聽都聽不懂﹗誰得罪你了﹖

      清﹕誰得罪我了﹖( 大聲 ) 哼﹗你說﹐欣愉﹗為什麼世
      界上的男人沒有一個好東西﹖我在這裡替他照顧孩子﹐
      接洽生意﹐他怎麼能這麼忘 恩負義﹖

      欣﹕清麗﹐(遲疑地 ) 你該不會說陳總吧﹖

      清﹕不說他﹐說誰啊﹗別人的丈夫偷腥關我什麼事﹖

      欣﹕( 驚訝 ) 偷腥﹖你是說陳總在外面﹖

      清﹕是啊﹗( 哭 ) 欣愉﹐我們十幾年的老朋友了﹐我也
      不怕你笑話﹐你說﹐我該怎麼辦﹖

      欣﹕你可能是誤會了吧﹖他們作生意的應酬多﹐難免
      會有謠言﹐你不必理會就是了嘛﹗

      清﹕不﹐不是謠言﹐我有充分的證據﹗

      欣﹕真的﹖那你當面問過陳總嗎﹖

      清﹕沒有﹐我不知道該怎麼辦﹐每次他回來﹐我話說
      到口邊﹐又吞進去﹗

      欣﹕那你不打算和他攤牌﹖

      清﹕我不敢﹗攤牌又怎樣呢﹖要他在兩者選其一﹐還是
      要他一邊一國﹐一國兩制﹖

      欣﹕當然要他在兩者選其一啊﹗

      清﹕那﹐那﹐萬一他選擇那邊呢﹖

      欣﹕你不敢面對現實﹖

      清﹕也許吧﹗我不敢想像成為單親媽媽會是什麼樣子﹖

      欣﹕( 若有所思 ) 那也沒什麼﹐現在不要說美國﹐連台
      灣大陸﹐單親家庭比比皆是﹐何況﹐許多人的第二春也
      不見得比第一春差啊﹗

      清﹕那是他們﹐我可不行﹗再說﹐我們這麼多辛苦打拼﹐
      才闖出今天的成績﹐我可不甘心讓別的女人白白享受我
      們的財產﹗

      欣﹕你啊﹗老古板一個﹗

      清﹕還是你們廖老板好﹗雖然也是公司大老板﹐但他人
      那麼老實﹐從來沒有什麼腓聞。

      欣﹕哼﹗老實是老實﹐天天飛來飛去﹐留我在家守活寡。

      清﹕唉﹐沒得嫌了﹐沒有他在外面飛來飛去﹐你那能成
      天在這兒逍遙自在﹐天天 SHOPPING 逛街刷卡﹐刷到手
      酸呀﹗

      ( 門開﹐淑芬端一盤年糕進來 )

      淑﹕嘿﹗你門怎麼沒關﹖我一推﹐門就開了。

      欣﹕我們剛剛SHOPPING回來﹐大概買的太高興﹐忘了
      關門了。

      清﹕淑芬﹗你又帶什麼好吃的來了﹖

      淑﹕這是我剛烤的年糕﹐帶過來給你們嘗嘗。( 把年糕放
      一邊 ) 待會兒再吃﹐先看看你們買的衣服。( 拿起來比一
      比 )

      欣﹕(拿盤子﹐刀子﹐切年糕給每一個人吃 )

      淑﹕這件好漂亮﹐這件也好好看﹐很貴吧﹖( 看標價﹐吞
      一口口水﹐吐舌頭 ) 哇﹗這麼貴﹗我一年買的衣服也不
      到這一半的價錢﹐還是你們這些少奶奶好命﹐先生大把大
      把鈔票賺進來﹐不像我們上班族﹐扣掉稅﹐能花的少得
      可憐﹗

      清﹕淑芬﹐這叫 " 人各有命" 啊﹐像我們﹐手頭是寬
      裕些﹐可是先生天天不見人影﹐就像欣愉剛剛講的﹐
      守活寡呀﹗

      淑﹕( 眉開眼笑 ) 你這句也是實話﹗其實﹐想當年﹐
      追我的人當中也不少是有錢有勢的小開﹐老板﹐但是
      我就是不喜歡他們。

      欣﹕為什麼﹖

      淑﹕( 嘴一撇 ) 銅臭氣呀﹗你沒聽說過 " 商人重利輕別
      離 "﹐而且在外作生意﹐到處都是粉紅色陷阱﹐不是秘
      書, 二奶﹐就是客戶呀什麼的﹐嚇死人了。

      欣﹕( 和清麗面面相覷 )

      淑﹕( 發現自己說漏嘴 ) 喔﹗我不是說你們先生啦﹗陳
      總和廖老板我是知道的﹐他們不會發生這種事﹗

      欣﹕( 撇撇嘴 ) 其實啊﹗天下男人都差不多﹐也不見得
      不作生意的就比較老實。

      淑﹕別人我不敢說﹐但是當初我看上書呆子般的健雄﹐
      就是因為他忠厚老實﹐我對他有信心。他不是出軌的那
      種人。

      清﹕淑芬﹐我真佩服你對自己的丈夫那麼有信心﹗

      淑﹕我了解他啦﹗他這個人膽子小的很﹐不敢作壞事的。

      清﹕能對自己丈夫這麼有信心﹐真是一種福氣﹐欣愉﹐你
      說是嗎﹖

      欣﹕( 顧左右而言他------眼睛不看他們﹐把年糕端起來 )
      趕快吃吧﹗
       
      ( 三個人端起年糕吃﹐燈暗 )





      第二幕

      人物﹕健雄﹑欣愉﹑廖先生。
      地點﹕廖家客廳
      時間﹕晚上

      ( 幕啟﹐欣愉在修指甲﹐健雄進來)

      健﹕欣愉﹐你找我有事嗎﹖淑芬說你馬桶又塞住了﹖

      欣﹕( 迎上前來 ) 健雄﹐你終於來啦﹗我﹐我------
      ( 手環住他的腰 )

      健﹕( 把她的手拿開﹐東張西望 ) 廖老板呢﹖他不是回來
      了嗎﹖

      欣﹕( 手又環上健雄的腰 ) 出去了﹐健雄﹐你這幾天跑
      到哪兒去了﹖都找不到你。

      健﹕公司最近比較忙﹐老要加班。而且﹐他回來了﹐我也
      不好老往這兒跑呀﹗

      欣﹕( 手放掉 ) 他回來又怎麼樣﹖還不是忙著接待那
      個李立委﹐成天見不到人影。(手又環上去 ) 健雄﹐我好
      想你﹗

      健﹕別這麼說 ( 東張西望 )。他隨時都可能回來﹗

      欣﹕我不管嘛﹗健雄﹐帶我走﹐我要跟你﹗

      健﹕欣愉﹐別瞎說﹗我們曾約定過的﹐我不願傷害任何人﹐
      你也不願傷害任何人。我們可以彼此欣賞﹐彼此相愛﹐
      但是要小心﹐一旦被發現﹐一切就完了。

      欣﹕那是很久以前的約定 ( 手放掉 ) 。我不願再去想那個
      約定。這次他回來﹐我幾天沒見到你﹐成天失魂落魄地﹐
      都不知道活著是為什麼 ﹖健雄﹐我要你﹐我要一個真正的
      丈夫。而且我知道﹐你也是要我的 ( 開始挑逗他 )。帶我
      走﹗帶我走﹗

      健﹕欣愉﹐別這樣﹐我們現在不是很好嗎﹖不但各自有個完
      整的家﹐而且我們還可以彼此常常在一起。

      欣﹕那不夠﹗每次都要趁她帶小孩去學琴﹐去游泳的時候﹐才
      能抓到時間在一起﹐太少了﹐太短了﹐太辛苦了。

      健﹕那是沒辦法的呀﹗

      欣﹕你可以和她分開﹐我們可以在一起﹗( 下決心 )

      健﹕欣愉﹐別這樣。這個問題我們談論過好多次了﹐記不記
      得我說過﹐淑芬對我有恩, 我絕對不能傷害她﹐你以前也同
      意的呀﹗

      欣﹕不能傷她﹖難道你現在不是在傷她﹖

      健﹕( 怯儒地 ) 欣愉﹐記不記得你以前說你不會傷淑芬﹐
      只要我分給你一點點愛情﹐一點點關懷﹐一點點時間﹐你
      就心滿意足了。

      欣﹕那是以前------( 外面開車庫聲 )。

      健﹕快﹗車庫聲﹐廖老板回來了。( 正襟危坐 )。

      廖﹕( 走進來 ) 欣愉﹐喔﹐健雄﹐你在這兒﹗

      欣﹕健雄來幫我們看馬桶, 又塞住了﹐剛要走呢﹗

      廖﹕健雄﹐這些年我經常不在家﹐要不是你常來幫我修這
      修那﹐欣愉可就慘了。

      健﹕哪裡﹐應該的﹐鄰居嘛﹗好了﹐我該走了。

      廖﹕(伸手按住健雄要起立的肩 ) ﹐別走﹐別走﹐咱們坐
      下聊聊﹐難得我今天晚上有空﹐你也有空﹐應該喝杯酒
      暢飲一番才對﹐欣愉﹐麻煩你把那瓶我法國剛帶回來的
      百年紅酒拿來﹐還有﹐拿三個酒杯來.

      (欣愉不大請願地去拿酒及酒杯 )

      健﹕廖老板﹐我不大會喝酒﹐您別忙了。

      廖﹕那怎麼可以!我知道你是標準丈夫﹐不抽煙﹐不喝酒﹐
      也不玩女人﹐淑芬常誇獎你﹐不過﹐偶爾喝幾杯紅酒﹐
      對心臟只有好處﹐沒有壞處的。你看﹐欣愉也陪我們喝

      (倒酒給兩人及自己 )

      廖﹕來﹐你隨意﹐我乾杯﹗

      健﹕恭敬不如從命﹐我敬你萬事如意﹗

      廖﹕祝你身體健康﹐家庭幸福美滿﹗

      健﹕謝謝﹐您也是﹗

      廖﹕( 站起來到皮箱拿東西 )﹐健雄﹐這是我這次帶回來的
      小禮物﹐送給你兩個孩子。

      健﹕這是MP3﹐很貴的﹐這怎麼好意思﹐我不能收﹗

      廖﹕什麼不能收﹐我不在的時候﹐你幫我照顧家裡大小事﹐
      我感激你都來不及﹐這區區MP3算得了什麼。

      健﹕( 推辭 ) 不行﹐不行。

      欣﹕健雄﹐你就收下吧﹐廖老板什麼也沒有, 就是還有
      一點錢﹐他誠意送你﹐你還推辭個什麼勁兒。

      健﹕( 遲疑地 )﹐好吧﹐謝謝您﹐廖老板。

      廖﹕這才對﹐讓他們開心一下﹐這兩個小孩一個多月
      不見﹐又長高了吧。

      健﹕是長高了﹐托您的福﹗

      廖﹕唉﹐( 感嘆地)﹐時間過得真快﹐記得我們剛搬來美
      國的時候﹐他們才上幼兒園, 一年級﹐現在都快初中了。

      健﹕你們也是啊﹐轉眼莉莉﹐Jason也上大學了!

      廖﹕唉﹐我這些年來在美國﹑東南亞﹑歐洲飛來飛去﹐像
      個流浪的商人﹐都不能好好陪他們﹐他們成長的過程對我
      是一片空白。

      欣﹕你啊﹐負責賺錢﹐他們啊﹐負責花錢﹐各盡其責﹐
      各取所需。

      廖﹕飛來飛去﹐賺的是辛苦錢﹐可別太浪費。

      健﹕廖老板事業作這麼大﹐這麼成功﹐應該引以為豪﹗
      這也是中國人的驕傲。

      廖﹕那裡﹐那裡。

      健﹕( 看錶 ) 哇﹐都十點半了﹐您該休息了﹐我該走了。

      廖﹕不多坐會﹖

      健﹕不﹐太晚了﹐再見﹗

      欣﹕( 送健雄到門口 ) 再見﹗( 幽幽然 )

      廖﹕( 伸伸懶腰 )﹐累死了﹐早點睡吧﹗

      欣﹕累﹗累﹗累﹗( 大聲 ) 這是你回家多天來最常說的
      一句話﹗

      廖﹕( 驚訝地看著欣愉 ) 你怎麼啦﹖火氣這麼大﹖

      欣﹕我怎麼啦﹖我聲音大﹐火氣大﹐因為我受不了這個
      死氣沉沉的家﹐我快悶死了。

      廖﹕作生意﹐身不由己嘛﹗你又不是不知道。

      欣﹕人家健雄﹐早九晚五﹐天天回家吃晚飯。我呢﹐天
      天一個人。

      廖﹕欣愉﹐世上的事﹐有得必有失﹐我能有今天﹐得來
      不易﹐多少人羨慕我們事業作得這麼大﹐又不必怕公司
      裁員﹐隨時請你走路﹗

      欣﹕( 氣呼呼地 ) 反正﹐我受不了了。

      廖﹕( 走過來安慰地) 太太﹐別生氣﹗(從抽屜拿出一珠
      寶盒 ) 這是我這次在香港買的珍珠項鏈﹐本來打算走前
      才送給你﹐你這麼生氣﹐我還是先把花插在前面吧﹗來﹐
      我幫你戴上。

      欣﹕( 讓廖幫她戴上項鏈﹐嘆一口氣 ) 謝謝﹗

      ( 燈暗 )





      第三幕

      人物﹕劉媽﹑周明﹑清麗﹑陳總經理。
      地點﹕陳家花園
      時間﹕早上八點多

      ( 幕啟﹐劉媽擦抹桌椅﹐周明修剪花草)

      劉媽﹕周明﹐你今天約幾點鐘割草﹖

      周明﹕下午一點。

      劉媽﹕是廖家嗎﹖一共幾家﹖

      周明﹕三家。

      劉媽﹕哦﹐另外兩家是吳太太介紹的嗎﹖

      周明﹕( 放下剪刀﹐有點發怒 ) 媽﹗我拜託你別問了行
      不行﹖割草﹐割草﹐難道我來美國就是為了割草﹖

      劉媽﹕你這孩子﹐生氣個什麼勁兒﹖割草礙著你啦﹖割
      一次美金35元﹐兩﹑三百人民幣﹐有啥不好﹖

      周明﹕媽﹗我可也是堂堂大專植物科畢業的﹐割草這
      種事一點也不需花腦筋﹐我是在浪費我的專業。

      劉媽﹕那有啥辦法呢﹖有本事你去申請研究所﹐你那成
      績﹐又拿不到助學金﹐你要花幾萬塊人民幣去念﹐你
      去念啊﹗

      周明﹕我當然不去﹐一來沒錢﹐二來我也不是唸書的料﹐
      這我心知肚明﹐可是﹐難道我得割一輩子草﹖

      劉媽﹕這割草的工作也得來不易啊﹐要不是陳總經理
      心腸好﹐答應我苦苦哀求﹐想到這個辦法把你辦來﹐
      你還來不成呢。

      周明﹕媽﹐我護照也快要到期了﹐怎麼辦呢﹖

      劉媽﹕怎麼辦﹖就賴下來﹐甭去管它啦﹗

      周明﹕能不能請陳總再想個辦法﹐幫我辦身份﹖

      劉媽﹕我問過啦﹐他說很難﹐當初他是用 ‘ 需要一個植物
      系專業來照顧他的庭院" 幫你辦來﹐自從九一一後﹐移民
      局管的很嚴﹐這種理由已經沒辦法申請綠卡了。

      周明﹕那怎麼辦呢﹖難道我一輩子就這樣東躲西藏﹐來
      躲移民局﹖

      劉媽﹕怪啊只怪你生不逢時﹐要是六四那段時期來就好啦﹗
      拜那些天安門的孩子一大群人都拿到綠卡啦。

      周明﹕六四時﹐我還在高中呢。

      劉媽﹕所以啊﹐這拿不拿到綠卡﹐也得看你生辰八字。

      周明﹕有了綠卡﹐我就不必再割草了﹐我可以光明正大去
      餐館打工﹐甚至把英文再加緊一些﹐我也可以去上班呀﹗
      ( 充滿憧憬)

      劉媽﹕可惜你已經結婚了﹐要不然﹐另一個辦法就是娶個
      有綠卡的。

      周明﹕哦﹐對啊﹐我怎麼忘了還有這個辦法。

      劉媽﹕這個辦法你沒法子用﹐你忘了﹐你還有秋雲和田田
      在老家等你把他們接來呢﹗

      周明﹕我是泥菩薩過江﹐自身難保﹐自己都拿不到身份﹐
      還怎麼把他們接來﹖

      劉媽﹕那你只好等我啦﹐趕明兒我請先生太太幫我介紹
      個有綠卡的老頭兒﹐等我拿到綠卡就可以幫你辦綠卡了。

      周明﹕媽﹐你剛剛還在說我﹐怎麼這會兒自己也動起這個
      腦筋了﹐你忘了﹐你還有老爸在老家等你把他接來呢﹗

      劉媽﹕算了﹐不是我咒他﹐你也知道﹐你爸那身子﹐病了
      這幾十年﹐能再熬多久呀。

      周明﹕媽﹐您別急﹐還是我自己想辦法吧﹗

      劉媽﹕你﹐那有什麼辦法﹐還是乖乖幫人家割草吧﹐看
      會不會再來個六四什麼的。

      周明﹕( 踱步子 ﹐心生一計 ) ﹐有了﹐媽﹐如果我先和
      秋雲離婚﹐然後找個有綠卡的結婚﹐過幾年﹐離婚再和秋
      雲結婚﹐這不是解決了嗎﹖

      劉媽﹕秋雲那肯和你離呀﹗這樣對田田也不好。

      周明﹕如果我好好跟她解釋﹐為了她﹐為了田田和我的前
      途﹐她一定會答應的。

      ( 陳總經理和清麗從屋內走出來。陳穿戴整齊 )

      劉媽﹕先生﹑太太﹐您們起來啦﹖我去拿早點﹐(進去準
      備咖啡﹐土司 )

      周明﹕先生﹑太太﹐早﹐先生幾點的飛機﹖

      陳總﹕十點的飛機﹐Limo大概再半個小時就來。

      周明﹕我去屋內幫您搬行李到門口。( 下 )

      陳總﹕謝謝﹗

      劉媽﹕( 端咖啡﹑土司出來 )﹐先生﹑太太﹐請用早點。

      陳總﹕謝謝﹗對了﹐劉媽﹐上次我路過武漢﹐你先生叫
      人來旅館拿你托帶的錢﹐還問你什麼時候回去﹖

      劉媽﹕呸﹗什麼時候回去﹖我回去幹啥啊﹗這美國遍地是
      黃金﹐我一個月工資夠他一年用﹐他要我回去幹啥。

      清麗﹕劉媽﹐難道你一輩子要待在美國﹖

      劉媽﹕是啊﹐先生﹑太太﹐我老伴已病了十幾年了﹐醫生
      說他再活不了多久﹐您們能不能幫我穿個線兒﹐看有沒
      有要找老伴的﹐年紀大點沒關係﹐有綠卡就行了。

      陳總﹕( 搖頭 )﹐等你老伴走了﹐再找也來得及啊。

      劉媽﹕這找也得花時間﹐看緣份啊﹐先交往嘛。

      清麗﹕( 笑 )看來你是認真的﹐淑芬前幾天跟我說﹐她作
      義工的醫院有幾個老頭怪可憐的﹐兒子沒辦法常來看他﹐
      老伴又死了﹐孤苦伶仃的。

      陳總﹕那好啊﹗劉媽。

      劉媽﹕他們------有綠卡嗎﹖

      清麗﹕當然有啊﹐都是美國公民吧。

      劉媽﹕有綠卡﹐應該也有積蓄﹐那好﹐我聽說現在找伴﹐
      要找有 ‘ 三高 ’ 的.

      陳總﹕什麼 ‘ 三高 ’ ﹖

      劉媽﹕年紀高﹐血壓高﹐銀行存款高。

      清麗﹕那是年輕女孩要找對象﹐劉媽﹐你也不年輕了﹐
      你要挑人家﹐人家還要挑你呢。

      劉媽﹕行﹐就請太太替我跟吳太太拜託介紹一個老頭給我
      好了﹐我不挑。

      清麗﹕( 笑 )﹐進去吧﹐趕明兒我會和淑芬提的﹐你去幫
      我把房內的衣服燙一下。

      劉媽﹕是﹐太太。( 劉媽下 )

      ( 清麗轉向陳總 )

      清麗﹕你這次去出差什麼時候回來﹖

      陳總﹕大概一個半月吧﹐上海那邊僱了一批人﹐不坐陣
      在那兒也不行。

      清麗﹕你那管家還好嗎﹖

      陳總﹕早把她給辭了。

      清麗﹕辭了﹖她不是挺好的嗎﹖那誰作飯給你吃﹖

      陳總﹕這﹐唉﹐我大部份在外頭應酬嘛﹐很少回家吃飯。

      ( 虛應故事地回答 )

      清麗﹕所以你家裡現在沒人住﹖

      陳總﹕沒人啊。

      清麗﹕那 ( 遲疑一陣﹐ 終於鼓起勇氣 )﹐那你回來這
      兩星期﹐為什麼手機上都是打家裡的電話﹖

      陳總﹕你﹖你什麼時候學會調查我的行蹤﹖

      清麗﹕我沒有﹗我只是碰巧看到。

      陳總﹕還說沒有﹐你分明是有意在檢查 (大聲﹐惡聲
      惡氣 )﹐我最討厭這種女人了。

      清麗﹕你------惡人先告狀﹐作賊心虛﹐我有意又怎麼
      樣﹐你說﹐你打電話回家給誰﹖誰現在住在那兒﹖

      陳總﹕你要怎麼猜就怎麼猜吧﹗我要走了 (往門口走 )

      清麗﹕( 擋在門口 )﹐不﹐我要你今天就說清楚﹐我
      早聽說你的流言流語﹐只是我不敢相信。

      陳總﹕要不要相信外面的謠言﹐隨你的便﹐要怎樣作﹐
      你自己決定 (撇開清麗的手 )

      清麗﹕你﹗( 哭 )﹐你不可以這樣就走。。。。我
      要你今天講清楚再走。

      ( 外面車喇叭聲﹐周明跑進來 )

      周明﹕先生﹐車子來了﹐( 看清麗一眼﹐滿臉疑問 )

      陳總﹕好﹐走﹐( 周明跟著陳總出去 )

      ( 清麗哭得很傷心﹐周明走進來 )

      周明﹕太太﹐怎麼啦﹖

      清麗﹕( 搖搖頭 )

      周明﹕太太﹐您怎麼了﹖( 小心翼翼地問 )

      清麗﹕( 搖搖頭﹐儘量想忍住哭泣 )

      周明﹕太太﹐是不是為了先生的事﹖

      清麗﹕你﹐你聽說了什麼嗎﹖

      周明﹕( 有點陰險地 )﹐沒什麼啦﹐都只是一些謠言。

      清麗﹕什麼謠言﹐你聽到什麼謠言﹖

      周明﹕太太﹐其實像陳總這麼事業有成的男人﹐在國內免
      不了有自動送上門的小姐﹐尤其是上海﹐很少男人經得起
      誘惑的。

      清麗﹕我不相信﹗

      周明﹕您沒聽說嗎﹖上海有很多大樓是專門養金絲雀的。

      清麗﹕那是什麼意思﹖

      周明﹕專門讓二奶住的呀。

      清麗﹕周明﹐你上海有朋友嗎﹖幫我調查一下。

      周明﹕好﹐我有很多朋友在上海﹐一定幫您查個水落石出。

      (音樂響起﹐幕下 )





      第四幕

      時間﹕早晨十一點多。
      地點﹕陳家花園。
      人物﹕清麗﹑周明﹑劉媽﹑淑芬。

      ( 幕啟﹐清麗在花園喝咖啡﹐悶悶不樂 )

      周明﹕太太﹐早﹗

      清麗﹕不早了﹐都快十一點了﹐唉﹐昨天晚上失眠﹐一直
      到早上五﹑六點才合眼﹐沒想到一睜眼已經十點多啦﹗

      周明﹕您自己身體要顧好﹐別再為陳總的事失眠了。

      清麗﹕周明﹐你說﹐我該怎麼辦﹖你的朋友已經調查出來
      他確實在上海有女人﹐你說﹐我該怎麼辦﹖( 無助地 )﹐
      自從上次他生氣走了﹐已經一個多月沒打電話回來了。

      周明﹕太太﹐您如果真的要聽我的想法﹐我才說﹐不然﹐
      我不敢說﹐免得說我 ‘ 勸離不勸合 ’。

      清麗﹕你說啊﹐我聽聽。

      周明﹕( 深情地看著清麗 )﹐其實﹐您還這麼年輕﹐這
      麼漂亮﹐為什麼要怕陳總在外面有女人呢﹗他有他的生
      活﹐您也可以有您的生活呀﹗

      清麗﹕( 笑 )﹐我還不知道你嘴巴這麼甜。

      周明﹕太好了﹐您笑了﹐您笑起來最迷人。

      清麗﹕( 手按太陽穴 )﹐貧嘴﹐我還是有點頭疼﹐劉媽呢﹖

      周明﹕我媽和吳太太出去了﹐要下午才回來﹐您頭疼﹐
      我來幫您按摩。( 手按在清麗頭上按摩﹐然後按摩肩膀
      背)

      周明﹕您看﹐您皮膚還這麼細嫩﹐手也這麼細嫩﹐( 拿
      起清麗的雙手﹐一根根關節按摩﹐然後緩緩把臉湊在她
      的手上在自己臉上婆娑摩擦 ) ﹐簡直像未婚的少女一
      樣。

      清麗﹕( 閉上眼睛﹐幾乎忘我﹐猛地驚醒 )﹐喔﹐( 趕快
      把手抽回來 )﹐可以了﹐差不多了﹐我覺得好多了。

      周明﹕要不要再按摩別的地方﹖

      清麗﹕不用了。

      周明﹕今天我媽不回來吃中飯﹐聽說吳太太要幫她介紹
      一個養老院的中國人﹐吳太太要請他們兩個人吃飯﹐
      她叫我跟你說一聲。

      清麗﹕真的﹖

      周明﹕我來下次廚好了﹐您喜歡吃什麼﹖

      清麗﹕不必了﹐我們出去吃吧﹗

      周明﹕去哪兒﹖

      清麗﹕去吃西餐牛排吧﹐我請客。

      周明﹕那怎麼好意思﹐這樣吧﹐您請我吃牛排﹐我請你看
      電影。

      清麗﹕這﹐好嗎﹖怎麼好讓你請﹗

      周明﹕好啊﹗一場電影換一頓牛排﹐很划得來呀﹐我們
      可以出去開開心﹐忘掉陳總的事。

      清麗﹕( 下定決心 )﹐好﹐忘掉他的事﹐自己開心開心﹐
      ( 站起來 )﹐我去換一下衣服。

      周明﹕( 進去拿外套﹐出來後對著鏡子刻意把梳子拿出
      來梳梳頭髮﹐裝得很酷的樣子﹐吹口哨 )。

      清麗﹕( 走出來﹐衣著亮麗 )好了﹐走吧﹗

      周明﹕( 很欣賞清麗的表情 )﹐哇﹗好漂亮的小姐﹐
      Let' go﹗

      ( 兩人下 ﹐ 淑芬﹑劉媽走進來 )

      淑芬﹕怎麼房子靜悄悄的﹐清麗好像出去了。

      劉媽﹕( 到屋裡 張望﹐ 看車庫的車不在 )﹐是出去了﹐
      車子不在車庫里。

      淑芬﹕怎麼樣﹖劉媽﹐那位張先生很需要幫忙﹐他兒子開
      診所﹐和太太兩人忙得不得了﹐只好把他送到養老院﹐但
      是張先生又住不慣養老院﹐吵著要搬出去﹐他兒子最後決
      定跟他在外面租個 Condo。

      劉媽﹕好是好﹐但是他兒子既然是醫生﹐為什麼不乾脆幫
      他買個房子算了﹐還用租的﹐這麼小氣﹗

      淑芬﹕這是人家的家務事。

      劉媽﹕我如果跟著他﹐就變成我的家務事啦。

      淑芬﹕跟他﹖劉媽﹐你想到哪兒去了﹖我只是要你當他
      的特別護理﹐每天早晚去餵他吃喝拉撒睡﹐ 作點家務事
      就行了。

      劉媽﹕什麼﹖你不是幫我介紹------我以為是太太向您提
      要介紹個有綠卡的給我-----

      淑芬﹕劉媽 ( 義正詞嚴 ) ﹐你已經是有先生的人了﹐怎
      麼動這種念頭﹖

      劉媽﹕我只是先交往一下﹐沒別的意思﹐而且我先生病
      了好幾十年了﹐醫生說他拖不了多久的。

      淑芬﹕劉媽﹐你說這種話太不應該了﹐俗話說一夜夫妻
      百日恩﹐更何況他人還在﹐你怎麼可以咒他 ( 愈說愈激
      動 )。

      劉媽﹕唉呀﹐算了﹐算了﹐算我沒說。

      淑芬﹕雖然美國是滿地黃金﹐雖然我知道你需要綠卡﹐
      但是﹐作人要有人格﹐不能為達目的﹐不擇手段 ( 嚴肅
      得指責她 )。

      劉媽﹕唉呀﹐算了﹐算了﹐早知道您這麼死腦筋﹐我就
      不叫太太拜託您了。

      淑芬﹕我最看不慣這種見利忘義﹐滿腦子功利思想 的
      人了.

      劉媽﹕唉呀﹐吳太太 ( 反擊 )。您就是太死板﹐太正直
      了﹐才會被人欺負。

      淑芬﹕正直有什麼不好﹗好人不會吃虧的。

      劉媽﹕哦﹐是嗎﹖吳太太﹗那我告訴您一個小秘密
      ( 湊到淑芬耳朵說悄悄話 )。

      淑芬﹕( 臉色大變 )﹐你胡說﹐我不相信。

      劉媽﹕我親眼看到的。

      淑芬﹕我不信﹐你一定看錯了。

      劉媽﹕信不信由你﹐我話說到這裡﹐不再講了﹐免得
      大家生氣﹐把我炒魷魚了﹐我就走投無路了。

      淑芬﹕我先生是去廖家幫廖太太修馬桶﹐修水管﹐她家
      地下室常漏水。

      劉媽﹕吳先生也是這樣跟我講﹐不過﹐我可是親眼看到
      他們倆------( 不敢再說 ) 唉呀﹐反正不大對啦。

      淑芬﹕劉媽﹐你別胡思亂想﹐別人我不敢說﹐健雄﹐
      我是信得過的﹐他不是那種人﹐他老實得很。

      劉媽﹕是﹗吳太太說的是。

      淑芬﹕好了﹗我走了﹐清麗回來﹐叫她打個電話給我。

      劉媽﹕好﹗( 把門關上 ) 哼﹐不幫我介紹﹐我找別人介
      紹去﹐哼﹐他先生是老實人﹐哼﹐鬼才相信。

      ( 幕下 )






      第五幕

      人物﹕欣愉﹑健雄﹑淑芬﹑ 廖先生。
      地點﹕廖家客廳
      時間﹕晚上

      ( 幕啟﹐欣愉心煩地走來走去﹐門鈴響﹐欣愉去開門﹐拉
      著健雄的手進來 )

      欣愉﹕健雄﹐你終於來了。

      健雄﹕我下班直接過來的﹐你今天留了那麼多MESSAGE
      在我公司﹐什麼事這麼緊急﹖

      欣愉﹕來﹐看我幫你準備了什麼好吃的﹗

      健雄﹕哇﹗這麼多東西﹗今天是什麼特別的日子﹖

      欣愉﹕還有( 拿起酒杯 ) ﹐先來一杯飯前酒。

      健雄﹕( 喝一口酒 ) 嗯﹐真好喝﹗

      欣愉﹕來﹐吃點東西吧﹗

      健雄﹕等一下﹐先告訴我你的緊急事。

      欣愉﹕我那有什麼緊急事。

      健雄﹕真的﹖

      欣愉﹕真的啊﹗我知道﹐她今天晚上帶小孩去學校﹐九
      點過後才能回來﹐我也知道﹐他今天晚上請客戶吃飯﹐
      九點後才能回來﹐所以啊﹐這是屬于你和我的時間﹐你
      當然要過來呀﹗( 湊上前去手環健雄 )﹐而且﹐上星期
      是你的生日﹐我都找不到機會請你﹐今天補請。

      健雄﹕喔﹐你還記得我的生日﹖

      欣愉﹕當然記得啊﹗要不是因為你的生日﹐我們就沒有
      今天了。

      健雄﹕真的﹖

      欣愉﹕你是真的忘記還是假的忘記﹖記得嗎﹖三年前﹐
      你生日前幾天﹐淑芬的爸爸忽然生了大病﹐要她趕回
      台灣﹐我看你可憐就邀你過來吃飯﹐於是------

      健雄﹕記得﹗記得﹗你還替我買了蛋糕﹐和孩子們一起
      慶祝﹗

      欣愉﹕對啊﹗後來孩子們睡著後﹐我請你過來喝咖啡﹐
      於是------

      健雄﹕你啊﹗( 愛撫欣愉的肩膀﹐低下頭來托起她的下
      巴﹐正想更進一步------)

      ( 淑芬走進來﹐看見兩人親熱狀﹐大驚失色 )

      淑芬﹕你們﹗你們在幹什麼﹖( 聲音發抖 )

      健雄﹕( 兩人快速分開 )﹐淑芬﹐你﹐你﹐你不是帶小
      孩去學校嗎﹖

      淑芬﹕( 憤怒地看著欣愉和健雄 )﹐你﹐你﹐你們------

      健雄﹕淑芬﹐你不要誤會﹐我是來看馬桶的﹐ 她﹐
      她﹐ 她馬桶。。塞住了。。

      淑芬﹕( 推開他 ) 你給我閉嘴﹐劉媽跟我說﹐我還不
      相信﹐沒想到是真的.

      欣愉﹕淑芬﹐你誤會了。

      淑芬﹕閉嘴﹐劉欣愉﹐我沒想到你會背著我作這種事﹐
      你和我丈夫在幹什麼﹖為什麼桌上有酒有菜﹖你們在
      幹什麼﹖

      健雄﹕淑芬﹐你聽我說-----( 心急﹐色變﹐聲音緊張
      急促 )

      淑芬﹕閉嘴﹗( 掏出兩張票 ) 這是小寶忘了帶的票﹐你
      馬上拿去學校給他﹐我本來是回來拿票的﹐看到你的
      車在這兒﹐隨便進來看看﹐沒想到-----

      健雄﹕淑芬﹐你聽我說------

      淑芬﹕( 推開他 ) 你這騙子﹗( 對欣愉 ) 你這虛偽的
      小人!

      健雄﹕淑芬﹐你誤會了。

      淑芬﹕你滾﹗你滾﹗現在馬上把票送去學校﹗

      健雄﹕好﹐好﹐我現在就去﹐馬上回來﹗淑芬﹐你別
      生氣﹐我會向你解釋的。

      淑芬﹕( 推他出去 ) 你閉嘴﹗你走﹗你走﹗

      ( 健雄走 )

      淑芬﹕( 對著欣愉﹐怒目相視 ) 你這個忘恩負義的女人﹐
      我一直把你當好朋友﹐還叫健雄一天到晚來幫你作這作
      那﹐想不到你竟然來勾引我的丈夫。

      欣愉﹕誰說我勾引你的丈夫﹖一個銅板響得起來嗎﹖

      淑芬﹕你﹗(憤怒又發抖 )﹐你竟然敢說這種話﹐你們在
      一起多久了﹖

      欣愉﹕那並不重要﹐淑芬﹐我一直不願傷害你﹐不過你
      既然已經知道了﹐我們就攤牌吧﹗

      淑芬﹕攤牌﹖

      欣愉﹕你可以和健雄離婚啊﹗

      淑芬﹕離婚﹖

      欣愉﹕他背叛了你﹐你為什麼不和他離婚﹖

      淑芬﹕背叛﹖( 楞了半晌﹐才醒過來) 背叛﹖﹗劉欣愉﹐
      你臉皮真厚。竟然﹐竟然------說得出口這兩個字。你真
      是天下最可怕的騙子﹐你背叛了多少人﹖你不但背叛了
      廖老板﹐還背叛了我們的友誼﹐你真是太無恥了。

      欣愉﹕( 悶不坑聲 )

      淑芬﹕從你搬來美國﹐帶小孩來念高中開始﹐我幫了你
      多少忙﹖帶孩子去註冊﹐有什麼好吃的﹐總拿過來和你
      分享。想不到﹐你卻用這種方式來報答我。

      欣愉﹕淑芬﹐我很感謝你這些年來的幫忙﹐可是感情的
      事常是不理智的。

      淑芬﹕不要叫我 “ 淑芬 ” ( 大聲 )﹐你不配叫我的名字﹗
      我真後悔交了你這個朋友。我們從此一刀兩斷﹗

      ( 健雄從外面匆匆跑進來 )

      健雄﹕淑芬﹐你聽我說------

      欣愉﹕健雄﹐淑芬已經知道一切了﹐你向她攤牌吧﹗

      健雄﹕攤牌﹖

      欣愉﹕你和她離婚﹐我們可以在一起。

      ( 廖老板悄悄走進來﹐站在門口偷聽 )

      健雄﹕離婚﹖

      淑芬﹕( 面向健雄 ) 好﹗你告訴我﹐你要選擇她﹐
      還是選擇我和孩子﹐和這個女人一刀兩斷﹖

      健雄﹕我當然選擇你和孩子呀﹗淑芬﹐原諒我﹗
      原諒我﹗

      淑芬﹕你太令我傷心了﹗我作夢也想不到你會對我作出
      這種事。( 痛心疾首﹐聲音發抖 )

      健雄﹕對不起﹗淑芬﹐再給我一次機會。

      淑芬﹕我對你一直有信心。我到現在還是沒辦法相信
      你會背叛我。( 哭 )

      健雄﹕淑芬﹐原諒我﹗

      淑芬﹕在我心目中﹐你是永遠不會作壞事的﹐我真懷疑
      我的判斷能力﹐我真恨我自己那麼相信你。

      健雄﹕對不起﹗( 以手掩面 )

      ( 廖老板走進客廳﹐手搭在欣愉肩上 )

      廖﹕淑芬﹐不要懷疑你的判斷力﹐不要恨你自己﹗你是
      對的﹐健雄不會背叛你﹐欣愉也不會背叛我﹗你對健雄
      有信心﹐我也對欣愉有信心。

      健雄﹕( 三人同時楞住了 ) 廖老板﹗

      廖﹕都是我的錯。不應讓欣愉住在這麼冷清的房子﹐才
      會惹出這一場風波﹗

      ( 環視房子 )

      欣愉﹕我﹗

      廖﹕健雄﹐淑芬﹐我對不起你們。你們走吧﹗我會好好
      處理這件事的。

      淑芬﹕太令我痛心了。

      廖﹕淑芬﹐我們都是多年的好朋友﹐好鄰居。發生這
      樣的事情﹐我真的很抱歉﹗

      淑芬﹕他們怎麼能這樣對我們﹖我無法相信------

      健雄﹕我﹐我對不起大家﹗

      廖﹕讓我們忘了這件事吧﹗朋友能在一起是緣份﹐不
      幸發生這種事﹐算是我們都被命運捉弄﹐被命運開了
      個玩笑吧﹗你們先回去休息﹐我會好好處理善後的。

      健雄﹕我們走吧﹗小寶還在學校呢。

      ( 兩人下﹐欣愉頹然坐下 )

      廖﹕( 坐在欣愉旁邊﹐將桌上健雄的酒杯移開﹐靜默 )

      欣愉﹕我------

      廖﹕( 揮揮手 ) 什麼都不用說了﹐在商場這麼多年﹐我
      什麼風雨沒見過﹐我那些商場上的朋友﹐有些是自己耐
      不住寂寞﹐有些是自己的太太耐不住寂寞﹐結果婚姻一
      個個破碎了------

      欣愉﹕我------

      (廖沉思良久 )

      廖﹕現在孩子都上大學了﹐家裡只留你一個人﹐是太冷
      清了點﹐既然我大部分時間都在東南亞﹐不如我們把房
      子賣了﹐搬到台灣﹑大陸﹑或香港﹐我可以常回家陪你。

      欣愉﹕我------我對不起你﹗

      廖﹕我們搬離這兒吧﹗忘掉這一切﹐讓我們從新開始。
      ( 拍拍她肩﹐牽起欣愉的手放在自己手心 )

      欣愉﹕好﹗

      ( 音樂響起﹐燈暗 )

      -----------------------------劇終--------------------------



圖引http://blog.udn.com/yuanhu/509278
( 創作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joana93&aid=2236003

 回應文章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zafssaf
2010/10/29 15:40

你想致富嗎?


這不是空口說說 , 而是一個  已 被 眾 多 "名 人" 推 薦 的 創 業 !


你也能輕易入手 ->   http://azyyeayzz.weebly.com/


山下阿哥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多嘴 !
2010/06/12 16:09

第5幕 :

欣愉:  (推開他)  你給我閉嘴..................

應是  淑芬   之誤。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cc!cc!
2008/10/09 22:00

哈囉!悅己姑娘 !


劇本創作要頭腦清楚!

我頭腦不靈光,

會搞混!

您較行!


今天去投了!


嘻嘻!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懷疑.............
2008/09/26 11:46

也許是我對男人信心不夠吧?我覺得廖先生這種男人.在現在的社會上並不存在......

沒有人可以忍受老婆出軌.還原諒不計較~~~~~~

我自己也做不到........


悅己(joana93) 於 2008-09-26 19:51 回覆:
你覺得廖董會不會因為:

1。建雄已公開表明不會離開淑芬﹐為了維護欣愉的面子(也是他自己的面子)而故意在建雄和淑芬面前表示是誤會一場﹐ 要他們先走

2。既然建雄已公開表態﹐表示沒戲唱了﹐危機已不存在﹐不如大方一點﹐明講原諒欣愉﹐ 讓她感激他一輩子

3。他既然沒打算為這事離婚﹐還不如作漂亮一點

4。他本來就是豁達的人﹐看多了商場分分和和﹐外遇連連﹐這只是區區小事一樁﹐沒威脅性的

胡說八道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廖老闆不多
2008/09/23 12:19

妳搞金融保險

又能兼顧劇本創作

真不簡單

劇本裡的廖老闆不多

沒幾個人做得到

悅己(joana93) 於 2008-09-26 19:55 回覆:
我覺得廖老板的處理方式並不少見﹐只是出發點各異﹐同樣是放走朋友﹐原諒妻子﹐
每個人的原因和考量卻不同

HooDoo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2008/09/22 15:23

您的描述其實是隱藏的寫實,多所感觸劇中的人物

我想廖董的心境與處置是見山有是山的境界吧


悅己(joana93) 於 2008-09-23 04:55 回覆:
很感動廖董的處理方式﹐當我們帶著同情﹐憐憫與理解的態度來對付人性的軟弱時﹐就會發現﹐原來﹐我們都是罪人﹐多寬恕別人一點﹐可以避免更多悲劇的發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