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RSS Feed Link 部落格聯播

文章數:1
陳賡在越南的 軍事指揮藝術
知識學習其他 2010/03/15 05:26:10

江程浩 2002-10-25
    ——陳賡大將在越南的軍事指揮藝術的傑作 
19507月,通過幾天的爬涉,陳賡與他的顧問班子終於到達了越南共產黨在越北太原省西部山區的總部。時隔二十五年陳賡與胡志明的兩雙手又重新握在了一起。二十五 年前,胡志明正在中國的廣州從事革命活動。那時的陳賡還是黃埔軍校的一個小連長。二十五年後,陳賡已經成長爲中國人民解放軍的一位威風八面的兵團司令了。 
 越南 産黨是在1945年被法國人趕出河內的。從那以後,越南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就名存實亡了。這次陳賡帶著他精幹的顧問班子來越南,就是應越方的邀請來幫助軍事方面工作 的。 
1950 國內軍事形勢對越南共產黨十分不利。越共號稱尚有16萬部隊,但自1945年初撤離河內以後,經幾次不大的戰役,部隊建制幾乎全被打亂。由於缺乏 糧食和彈藥,部隊無法集中,已經化整爲零分散在方圓幾百公里的山林裏。近幾個月,雖然經過中國顧問的快速整訓與補充,其軍事素質和武器裝備都得到了部分恢 複,但也只能勉強集中起兩萬來人。而且整個中越邊境全部被法國人控制,越南經由中國的補給線被沿中越邊境的一系列的法軍據點切斷了。 因此打開中越邊境通道改善越南北部的軍事形勢是陳賡入越的最首要的任務。 
當時法國在 的總兵力約有23萬人,其中法國本土部隊 5 萬;歐洲非洲顧傭軍約7萬人;其他爲越南保大皇帝的部隊。法國在越南的軍事優勢還表現在他的部隊機動作戰能力 較強,有約150架作戰飛機,除了守備部隊以外,還有10——12個營的機動兵力可以調往各地支援作戰。其中個傘兵營更是隨時處於待命狀態。在靠近中 越邊境沿線,有11000人分別駐守在高平、東溪、那岑、諒山等一些大小據點內。 

一、改打東溪,越軍初嘗勝果 
陳賡 越南以後 就馬上投入到了對 北部軍事形勢的研究,並指示越南人民軍總司令武元甲制定第一次作戰方案。看到中國方面不僅爲越南派來了軍事顧問團,而且還爲越南人民軍陪訓並 裝備了兩萬多人的正規部隊,此時胡志明的信心大爲高漲。在他的同意下,武元甲制定了一個看起來並不算大膽的作戰計劃,於19509月上旬攻打中越邊境重 鎮高平。並已經將部隊向高平方向集中。 
高平鎮是 高平省的省會城市。倭國佔領時期就建有堅固的永備工事,又經過法國人數年的建設,高平已經成爲控制中越邊境廣西沿線數百公里邊境線的重要軍事支 撐點。現有法軍三千餘人駐守。根據武元甲的作戰方案:計劃用越軍308師一個整師和174209兩個獨立團及一個炮兵團共計兩萬余人進攻高平。要知道, 這兩萬人都是剛從中國整訓回來的部隊,裝備水平和作戰能力都得到了很大的加強。高平雖說有法國守軍約三千人,但越軍比法軍多出近七倍,因此在胡志明和武元 甲看來,打下高平是有絕對的把握的! 
在由胡志明主持的作戰會議上,武元甲把他和胡志明的想法得意地向陳賡作了詳細地說明。但陳賡卻不這么認爲,他清楚地知道,越軍的武器裝 備雖然得到了很大的改善,參戰部隊在中國進行了幾個月的整訓後其素質也得到了較大的提高。但訓練與實戰比較起來有著很大的差距,未經實戰煆練就去攻打敵人 重兵把守的軍事據點,其取勝的可能性很小,即使打下來,也會給部隊造成很大的傷亡,並不易守住。陳賡委婉地說出了自己的不同意見,並提出由308師的中國軍事 顧問吳效閔帶人去高平摸摸情況,然後再定。 
胡志明與武元甲二人對陳賡的意見迷惑不解,認爲陳賡也許缺少對法國人的作戰經驗,謹慎有餘。但顧忌于陳賡的威望又不好明說,只好表示同意。 
越共軍隊的一舉一動也沒有逃過法國人的眼睛。在越南北部河內市的嘉埃尼大酒店的三樓作戰室內,法軍駐越南最高指揮官卡邦傑上將也正在主持一個針對越 共的軍事作戰會議。他們也準確地掌握了越軍武器裝備的改善和中國軍事顧問團已經入越的所有情況,並對中國軍事顧問團的首腦人物陳賡的情況和戰術 風格作了深入的瞭解。卡邦傑到越南已經有四年多了,這四年來他忠實地爲法蘭西國家的利益努力作戰,上帝保佑,還算平安,法軍已經把整個越南牢牢地控制在 手上。法蘭西軍隊在二戰時蒙受的恥辱仿佛在他的手上已經得到了洗血。對於越共那些部隊他並未放在眼裏,因爲他已經與之打了四年多的交道,他們只配與強大的 法軍在叢林裏玩玩捉迷藏的遊戲。可是中共軍就不同了,中國士兵悍不畏死,在二戰時的印緬戰場,他親眼目睹了國民黨軍隊的衛立煌、戴安瀾、孫立人、宋希濂這 批被美、英、法軍隊視爲戰神的國民黨將領的精明與勇敢,卡邦傑實在沒弄明白,如此強大而且英勇善戰的國民黨軍隊怎么就一下子敗在了只有幾杆破槍的中共軍隊 的手裏!此時的卡邦傑已經感覺到自己的好日子不會太久了。卡邦傑不愧是個與東方人打了多年交道的軍事將領,他根據所掌握的越共軍隊在高平附近調動的情況, 準確地預料到了越軍的意圖,他預測,越共一定是想通過打下高平來打通通往中國的軍事補給線,並用中國提供的物資和軍事裝備與法軍長期周旋。卡邦傑冷冷地一 笑,隨即叫來了那位跟隨戴高樂將軍在二戰戰場征戰多年,實戰經驗豐富的薩克東上校,命令他立即帶一個加強營火速增援高平,並委派薩克東爲高平戰區總指揮。

臨行前他再次叮囑薩克東:一定要守住高平,要憑藉高平的堅固工事,把越軍牢牢地粘在 
那裏,等到越軍打得精疲力盡時,在空降部隊和地面部隊雙重支援下,一舉殲滅越軍主力。這確實是一個非常完善而又可靠的作戰計劃。 
赴高平偵察的人回來後果然帶回了高平城不僅工事堅固,而且守備力量也得到了加強的消息,高平是肯定不能不打了。不打高平該打哪兒呢?部隊已經調 動,戰士求戰心切,此時如果停止作戰行動,必定會給部隊士氣造成影響。陳賡聰慧的目光在一張越北的大比例軍事地圖上仔細察看著,最後 他選中了距高平以南45公里的東溪。東溪鎮是個小鎮,處於連接高平至越北重鎮諒山的4號公路中間位置。距高平不遠,部隊易於調動,而且據情報報告,那兒只 有法國守 
800余人,非常適合越軍這個沒有多少攻城實戰經驗的部隊作爲第一次戰役的目標。陳賡在進一步察看了東溪周圍的情況以後,一個完整而又極富戰略 性的計劃在他頭腦裏初步形成了:第一、東溪以南不遠還有一個與東溪相當的小鎮七溪,再往南就是越北法軍最爲重要軍事重鎮諒山了,如果打東溪,七溪之敵也許 會來增援,這樣在打東溪的同時還可消滅七溪來援之敵,第二、打東溪只要用上高平周圍已集中部隊的三分之一,並用一部分部隊擺在東溪與七溪之間打援,其餘部 隊仍然可以採取對高平城的圍困之勢。第三、打下東溪之後,高平之敵的補給線4號公路就被切斷了,這時只需用部分部隊繼續圍困高平,吸引諒山之敵來援,以絕 大部隊主力置於東溪與七溪之間的叢林之中,在野戰中殲滅諒山來援之敵,然後再相機攻取高平。這是一個一舉多得的作戰方案。這個 方案如果能夠實現,則越北之局面可以得到徹底改變。經過多方說服,越軍內部終於統一了改打東溪的作戰方案。911日,戰鬥如期在東溪打響了,半 小時的炮火準備,把個小小的東溪鎮幾乎翻了個個。越軍在密集炮火的掩護下勇敢地向東溪東北兩個由法軍駐守的高地發起了衝擊。經過兩小時激戰,越軍奪取了這 兩個高地,佔領了進攻東溪鎮的有利位置。駐守東溪的法軍營長彼克中校雖然早有準備,但他事先得到消息越軍進攻的目標是高平,不是東溪,現在自己手上只有一 個營的兵力,無法抗擊十數倍於自己的敵人。絕望之中他多次向河內及諒山方向呼救,法軍總部得到彼克的求救電以後,一時也慌了手腳,情報明明指出越軍進攻的 目標是高平,怎么一下子改向了東溪呢?這究竟是佯攻還是什么?卡邦傑也沒了主意。百般無奈,只得一方面命令彼克中校死守東溪,另一方面命令空軍對集結於東 溪周圍的越軍部隊進行轟炸。 
陳賡 時掌握著東溪前線的戰役動向,他奇怪的發現,在作戰過程中,越軍的各級指揮部竟然都遠離戰場,營部離連部2公里遠,而團部距離作戰連隊有4公里遠,不知是 越軍對電話的使用不熟練還是怎么的,通信情況一直不好。指揮部這樣遠離戰場,通信又不靈,怎么指揮作戰?他就此問題用電話詢問胡志明,胡志明卻說,越軍的 幹部很寶貴,一旦造成傷亡不易補充。 
東溪前線的戰鬥進行得很激烈,越軍的炮火雖然猛烈,但卻打得並不準確,而且也沒有章法,一片彈雨瀉下以後,法軍的火力並未減弱,反而比以前更猛 烈。越軍進攻部隊的戰術動作也很成問題,在突進過程中不注意隱蔽自己,使得進攻部隊在法軍熾烈的火力下成片的被打倒。應該承認,駐守東溪的法軍彼克營在越 軍突然猛烈的打擊之下,並沒有驚惶失措,反而戰鬥格外英勇,看得出這是一支訓練有素的部隊。 
越軍的多次衝鋒都被打了回來。戰鬥處於膠著狀態。幾個小時以後,誰也沒有料到的事情發生了:武元甲見部隊進攻沒有取得預想的進展,反而自己的傷亡 卻正在不斷增大,他在這場力量懸殊的較量中首先失去了與法軍一決雌雄的勇氣。他在對中國顧問並不相信的心裏作用下,背著陳賡下達了停止戰鬥的命令。陳賡猛然發現東溪 前線的槍炮聲稱突然停止了,便馬上把電話打到了武元甲的指揮部。武元甲把停止戰鬥的原因向陳賡說明以後,陳賡憤怒地在電話裏嚴令武元甲必須重新發起進 攻,並通知炮兵團的中國顧問立即趕到前線重新調整火炮位置,親自指揮炮火,實行抵近射擊打掉法軍的主要火力點。

武元甲在陳賡 曆斥責下,只好重新發起了進攻。經過重新調整的火炮準確地拔掉了法軍的一個個火力點,進攻部隊終於在炮火的掩護下撕開了法軍的防線,越軍潮水般湧進了東溪 鎮。 
經一整天的激戰,東溪終於被越軍攻佔了。在戰役進行過程中還發生過這樣一個小小的插曲:中國顧問指揮越軍將一門火炮推上一個可以直接對東溪城射擊 的小山頭,無意中在山上發現了幾個空罐頭盒,於是,中國顧問告訴越軍炮手,打完第一輪炮彈後立即撤離這個山頭。起初越軍炮手對此不以爲然,但當第一輪炮彈 打完後剛剛撤離,法軍的炮彈就準確地落在了這個山頭上。越軍炮兵對此十分佩服。 
此戰過後清點戰果時才發現,法軍在東溪只有區區300餘人的守備力量,並不是事先預料的800人。法軍雖然全部被殲,指揮官彼克中校戰死,但越軍 卻付出了500多人的傷亡。這樣的勝利實在令陳賡高興不起來。但越軍上下就象贏得了一場重大勝利一樣一片歡騰。要知道,這是越共軍成立以來攻下的第一座城鎮。 

二、卡邦傑圍魏救趙,越軍進退兩難。

打下東溪以後,越軍308師按照陳賡的預先佈置,悄悄地向東溪與七溪之間的山林中運動,而圍困高平的部隊 174209兩個團也按計劃發起了對高平的佯攻,整個戰役都在按陳賡事先預計的方向發展著。 
此時河內的法軍總司令卡邦傑上將正坐在他的司令部裏,面對著地圖在苦苦地思索著。他並沒有採納他的參謀長雷沃克中將馳援高平的作戰計劃。卡邦傑在 東溪戰役的整個過程中都在研究陳賡和陳賡的戰術特點,他並不是不在乎東溪,而是他完全沒有搞清楚越軍的整個戰略意圖,對這種沒把握的戰鬥他是不會輕舉妄動 的。 只有掌握了陳賡的戰術特點,才能一鼓作氣,戰而勝之。 
通過研究,卡邦傑有終於所覺悟。從越軍突然放棄高平而改打東溪他就發現,陳賡的戰略眼光實在高明。他仔細地研究了東溪附近的形勢,認爲陳賡肯定早 已在東溪附近布下了一張巨大的網,正在等著法軍去鑽呢。中共軍隊作戰的特點就是善長於野戰,他們並不在乎一城一地的得失,而十分注重于消滅對方的有生力 量。他們不喜歡與對手死打硬拼,而喜歡調動對手,在運動中消滅對手,陳賡在他的國家的作戰經歷中多次運用此法,難道在越南他不會這樣做嗎? 
終於搞清了越軍的戰役意圖,卡幫傑的心情大有好轉,思緒也開闊多了。此時他又想起了中國古代的一個精典戰例圍魏救趙。卡邦傑終於笑了。卡邦傑 完全恢復了法國人固有的浪漫情調,他從椅子上一躍而起,走到地圖邊上,在地圖上找到了越共中央所在地太原這個地方,用手反復點著對參謀長雷沃克命令道:出動河內地區的所有機動兵力,突襲越共老巢太原。哈哈哈!讓他們在東溪等著去吧。。他停頓了一下,然後又用一種得意的口氣說道:這可以用上中國的一 句名言,叫做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同時他又命令諒山城內的法軍出動三千人,組成救援兵團,由勒巴日上校率領進入七溪待命,一旦高平和東溪周圍的越軍 稍有鬆動,就立即發起進攻,在混亂中擊破圍困高平之敵。 
僅僅五天時間,越北地區的軍事形勢就發生了重大變化,法軍克裏蒙上校率領五千餘人在20多架飛機的支援下,向越共總部所在地太原發動了突然性的大 規模進攻,越共中央猝不及防,在沒有多少狙擊部隊的情況下,只好匆忙撤入了叢林。而埋伏在東溪與七溪之間的越軍主力,冒著連天的大雨,一連五天卻始終不見 法軍的影子。勒巴日兵團進入七溪以後,並沒有直奔東溪而來,而是停在七溪城內不動了。太原的告急電報一個接一個地飛向東溪的越軍指揮部。越軍中開始出現動 搖情緒。 
這時的越軍總司令武元甲也沈不住氣了,他要求陳賡召開一個軍事會議,討論當前的軍事形勢。在會上,越軍的幾個軍事主官一個個地發言,許多 人都認 爲一開始改打東溪就是一個錯誤,打下東溪只是小勝,打下高平才是大勝。如今高平沒打下來,總部反遭襲擊。我們又在這裏幹等了五天。糧食也沒有多少了。再等 下去我們自己就會因爲斷糧自動撤圍而去。

卡邦傑確實給陳賡出了一個不小的難題。如果主力部隊繼續在原地埋伏不動,太原方面的問題還好處理,只是埋伏部隊的糧食不久就會出現困難,而且還不知道七溪 方向的勒巴日兵團什么時候能夠出動。如果暫時抽出部分部隊外出運糧,勢力必削弱整個戰役的力量,一旦這個時候勒巴日兵團與高平之敵聯合對進,輕則整個戰役 前功盡棄,重則會使部隊蒙受很大損失。不很快拿出一個解除困境的辦法,目前越軍內部情緒難以穩定。但是陳賡清醒地看到了戰役的發展一定不會超出他的預料, 他耐心地說服了武元甲等越軍高級指揮人員,一定要堅持原定計劃不變,我們困難,敵人一定比我們還困難,從最近幾天高平之敵頻繁地給河內方向發電和敵人的飛 機不停地給高平空投糧食這一點可以判斷,敵人在被切斷供給近十天後,一定堅持不了多久了,空投只是杯水車薪,解決不了根本問題。這是一場比意志,比耐心的 較量。部隊缺糧問題可動員當地群衆幫助解決。總之一條,一定要堅持原地決不能動,他斷言七溪的勒巴日兵團一定會在最近兩三天內出動去解高平之圍。 
對於陳賡的自信,越軍308師師長王承武不太相信,陳賡半開玩笑半當真地願爲此與王承武賭一隻烤乳豬。爲了促使滯留在七溪的勒巴日兵團儘快出動, 他又指示越軍從高平兩個團的圍城部隊中每個營抽一個連,大張旗鼓地做出撤圍而去,解救太原的舉動。924日,法軍未遇到大的抵抗便攻佔了太原的越共總部 所在地,然而那裏只是幾個疏落偏遠的村莊,幾架簡陋的獨角樓。越共機關早已潛入了浩淼無際的林海之中。卡邦傑的圍魏救趙的計劃非但全面落空,而且因拖 延時日使高平的守軍更加困難,一封封告急電雪片似地飛到卡邦傑的手上。 
卡邦傑實在無法忍受這種挫骨摧心的痛苦折磨,越軍在高平城外的撤圍舉動,加上高平城內日益困難的局面,使卡幫傑終於向七溪的勒巴日兵團下達了 占東溪,接應薩克東兵團突圍的命令。 

三、法軍如期而至,越軍錯失良機。 
930日晚,勒巴日率領三千余人的援軍,攜帶各種重型武器,沿著水霧濛濛的4號公路向東溪浩浩蕩蕩地撲殺過來。陳賡期待已久的在野戰中大量殲敵 的機會終於來臨了。按照常規,這種仗已經無需再多費口舌,以逸待勞的越軍只要將口袋紮緊,然後四面出擊,前截後堵,法軍便如甕中之鼈,決無遁逃之路了。可 308師出了問題。師長王承武雖說與陳賡打了賭,但他並不相信陳賡就會那么神,只是把打賭作爲活躍氣氛的一個笑話。部隊缺糧,而後方水口關是越軍的一個 屯糧點,派人去運,一天便可返回,他不相信法軍不早不晚就會恰在這天出動。他讓付師長高文慶帶一半的部隊前去水口關運糧,並交待高文慶快去快回,他自作聰 明地沒有將此事告訴陳賡。 
運糧的部隊前一天夜晚剛走,勒巴日的大軍於第二天早上乘著清晨的大霧,呼隆隆地殺來了。事情到此王承武如夢方醒,他這才想起與陳賡的賭約在陳賡看 來並非玩笑。由於部隊放鬆了警惕,敵人猛然趕到,一時措手不及,建制全亂了,王承武也象一下子甍了一樣完全沒了主意。勒巴日的大軍從308師的包圍圈中安 然穿過,越軍竟一槍未放。眼睜睜地看著到手的大魚從自己的眼皮底下溜走了。 
消息傳到陳賡那裏,陳賡憤怒至極,東溪城內沒有任何部隊,根本無法阻擋勒巴日優勢裝備的三千大軍。他扔下電話就在地圖上焦慮地尋找著。武元甲等一 幹越軍高級軍官一個個也象做錯了事的小孩,圍在陳賡身邊大氣都不敢出。陳賡想起了自己放在東溪城南一個小山頭上的209團一個連,他原是把這個連用作監視 七溪方向敵人用的。沒想到這下可派上大用了。陳賡用手點著這個山頭,對武元甲半是命令,半是怒吼的說立即通知這個連,發現敵人馬上開火,決不能把法軍放 過去。並通知王承武,把部隊重新整編,有多少人上多少人,從法軍身後貼上去,死纏硬拼,一定要把法軍拖住,等運糧部隊回來後才有可能改變局面。你要嚴申軍 紀,如有怯懦懼戰者,軍法從事。武元甲還從未見陳賡這么憤怒過,那鐵青的臉就象一個要吃人的雄獅一樣嚇人。命令被不折不扣5

地執行了。強大的勒巴日兵團被一陣突入其來的槍聲驚呆了,他第一個感覺就是遇到了越軍的埋伏,並且肯定會陷入越軍預設的包圍圈。在這個感覺 的支配下,他犯了這次戰役上的一個重要錯誤,他指揮部隊,立即搶佔了附近的一個山頭進行固守,以待援軍的到來。本來這是勒巴日給越軍留下的一個彌補錯誤的 絕好機會,越軍只要將這個山頭團團圍住,法軍就插翅難逃了。令人可笑的是,越軍見法軍並未對兵力單薄的越軍陣地進行衝擊,也自動停止了射擊,連陸續趕到的 308師也加入了與法軍對峙的行列,而幾乎忘記了包圍並消滅法軍的任務。 
勒巴日在東溪附近陷入越軍重圍的消息很快傳到了卡邦傑那裏,卡邦傑此時心裏也非常明白,固守待援只有死路一條,努力突破越軍的包圍,迅速向高平靠 攏才是唯一的出路。於是他在遠離戰場的司令部裏又給勒巴日下了一道突出重圍,增援高平的命令。勒巴日接到命令後知道,此次突圍一定會有一場死戰。10 4日清晨,他抛棄了所有的輜重,在漫天大霧的掩護下率部向高平方向沖去。令勒巴日感到迷惑不解的是他並未遇到任何狙擊,輕而易舉地就越過了東溪,從西南 方向鑽進了谷深林密的穀社山中。 
當日上午10時,大霧散去,此時越軍才發現對面的山頭上已經沒了法軍的影子,法軍已經不知何時逃出了越軍的包圍圈。 
這一變化實在令陳賡哭笑不得。在當日的日記中陳庚寫道:越軍與法帝實在是一對奇妙的對手,兩方面的戰鬥力不相上下,但法帝從未主動出擊過,每次 都擺出一付挨打的架式,越軍則從未相信自己的力量,而且行動之遲緩,動作之不積極均出乎我的意料,因此每次戰鬥幾乎都形成相持。目前提高越軍的戰鬥力成爲 非常之必要。陳賡在這篇日記中說越軍的戰鬥力與法軍不相上下肯定存有某種感情色彩,其實那時越軍的戰鬥力遠不如法軍。 

四、陳賡亡羊補牢,法軍再困穀社山。 
當得到法軍已經逃出了越軍的包圍圈的消息後,百般無奈的陳賡只好採取亡羊補牢的辦法,命令越軍大膽地追上去,一定要追上法軍。於是308師放棄了 已經構築好了的陣地,尾隨法軍逃逸的路線,殺進穀社山中。憑著越軍良好的叢林生活習慣,很快追上了法軍。 
在陳賡的驅使下,兩支龐大的軍隊在這茂密的山林中展開了一場慘烈的貼身肉博戰,穀社山變成了一座血肉橫飛的屠宰場,劃動的刺刀閃著凜冽的寒光,血 肉模糊的屍體堆裏隱隱傳出粗重的喘息聲和交抱撕咬的尖嚎,一陣陣手榴彈的爆炸和短促的衝鋒槍的射擊聲預示著成片的生命被終結。越軍自建軍以來,還從未遇到 過這種劇烈殘酷的戰鬥。 
人這種生物是比較有意思的,一旦交戰雙方都面臨著一場非生即死的生死搏鬥,其的求生的本能就會暴發出無限的力量,如果是一支軍隊,也會一下子産生 出從未有過的極強的戰鬥力。在這種叢林混戰的場合,交戰雙方誰都難已擺開陣式,全憑士兵自身的勇敢、膽略和靈活性了。也許越軍在後來與美國之間進行的長達 十年的戰爭中表現出來的悍不畏死堅韌不拔的戰鬥素質就是從這場戰鬥中得到最初煆練的。 
武元甲等越軍的幾個高級將領得知前線的戰鬥情況,無不爲這場戰鬥的激烈程度所震憾,他們一個個呆若木雞般地坐在那裏,手心裏流滿了汗水,心臟在激 烈的跳動,他們無法想象戰場中會是一付什么景象,也不知道這場戰鬥的最後會是一個什么結局。當勒巴日兵團在穀社山中再次陷入越軍重圍的消息傳到卡邦傑那裏 後,卡邦傑終於知道了,這場戰役從一開始就注定了法軍是不可能取勝的。因爲不論從戰役開始時攻擊點的選擇還是戰役發展過程各個階段的處理,陳賡都表現出一 個戰略家和戰役指揮官高超的軍事藝術。他十分佩服陳賡的戰略眼光和在戰爭發展過程中的精明與果斷。他知道他不是陳賡的對手。但他還不想這么快地認輸,因爲 他必竟也是參加過二次大戰的法軍高級將領,他還固執地認爲,自己見過的激烈的戰爭場面應不在陳賡之下。 
爲了解開穀社山這個死結,也爲了挽救勒巴日兵團三千精銳法軍的命運,他向高平城內的薩克東發去十萬火急的命令:率領高平城內的所有人馬,衝破越 軍的阻攔,接應勒巴日兵團突出重圍,然後迅速撤至奇窮河南岸。這道命令看上去是非常錯誤的,因爲這無異於放棄能夠固守的堅城,把薩克東三四千人馬再次投 入陳賡早已佈置好的口袋之中。但卡邦傑也是被逼無奈,如果不去營救勒巴日,勒巴日兵團肯定難逃全部被殲的命運,這個責任他卡邦傑是擔負不起的;薩克東如果 真能突破越軍的狙擊,並與勒巴日兩軍合兵一處,或許還有生還的希望。這場戰爭幸許還能打個平手。但他也知道,憑陳賡的指揮才能,突破的可能性是不大的,現 在只能放手一搏了。薩克東收到卡邦傑增援勒巴日的電報後,也明白了目前自己的任務已經與前幾天的勒巴日調了個個,他也必須前去解勒巴日之圍。他的處境與卡 邦傑是一樣的。但他完全明白,自己一旦離開高平,命運將會和勒巴日一樣。107日,薩克東將高平城內所有不能帶走的160多噸物資和武器全部炸毀,然後 率領他的三千多法軍。以破釜沈舟的悲壯心情沖出了高平城。如一只拼死的猛獸,向308師背後兇狠地撲殺過來。越軍負責打援的174團和209團馬上感到了 不堪重負的壓力。法軍的炮火異常猛烈,進攻幾乎是不顧一切的。越軍的野戰工事不論怎么都不能滿足中國顧問的要求,而越軍對此似乎不以爲然,他們認爲法軍絕 不會放棄高平城,工事做與不做沒 有什么區別,這下子終於付出了生命的代價。在法軍強有力的炮火打擊下,越軍兩個主力團傷亡不小,雖拼盡全力,也無法阻擋法軍的進攻。法軍攻勢兇猛,越軍且 戰且退。109日,薩克東站在一處山坡上,終於看到了不遠處煙霧燎繞,喊殺聲撕心裂肺的穀社山了。而越軍則以穀社山以北僅一公里之遙的447高地拼死抗 擊著法軍的進攻。薩克東以喧天的槍炮之聲向勒巴日伸過手去,希望勒巴日能夠勇敢地伸過手來過來。緊緊地握住它。對於勒巴日來說,薩克東的炮火才是真正的上 帝之手。 
由於連日來的辛勞,和不適應越南的氣候,陳賡恰恰在這個時候病倒了,而且昏了過去。他得了虐疾,這是初次到熱帶氣候的中國人常得的一種病。陳賡暫 時離開了越軍指揮部。陳賡的暫時離開,使越軍指揮部的氣氛一下子緊張了很多,前線的戰況不斷傳來,薩克東與勒巴日兩軍即將會合的消息使武元甲非常緊張,他 耽心法軍薩克東與勒巴日兩部會合後,越軍將會遭受重大損失。在這種關健時刻才能真正考驗一個指揮員是否具有良好的軍事素質和心裏素質。可這時的武元甲,這 兩種東西他都還不具備,因爲勇氣和作戰經驗的不足他馬上犯下了一個差點斷送整個戰役的錯誤:武元甲認爲,越軍已經無法阻攔法軍的會合,爲了減小越軍的損 失,他向308師下達了停止攻擊的命令。 
不大一會兒,陳賡終於清醒過來,他強撐著病體來到指揮部,他感覺到了指揮部內的不詳情況。在陳賡的再三追問下,武元甲終於說出自己的已經下達了停 止進攻的命令。陳賡再次被武元甲等一干越軍高級指揮人員的膽怯與無能所激怒。並且告誡武元甲,如果放棄了這個已經快要到手的勝利,越軍將因武器彈藥的消耗 和人員的損失,在至少一年時間內無法打破橫垣在中越邊境的法軍防線,越軍也還將再次面臨在法軍無休止的追剿下東躲西藏的命運。經過陳賡的耐心說服和鼓舞, 武元甲終於又對越軍下達了重新進攻的命令。在進一步得到加強的中國顧問的指揮下,越軍終於守住了最後一道防線——離穀社山只有一公里之遙的447高地。 

五、越軍全殲兩部法軍,法軍的邊境防線徹底崩潰 
經過幾天地獄般的苦戰,勒巴日在穀社山中的處境已經十分危急,他已經失去了對部隊控制。他從未見過這般殘烈酷絕的戰爭。中國人就象魔鬼一樣,竟然 可以在極短的時間內把一群原本善良,被勇敢的法蘭西軍隊趕著到處跑的越共軍隊變成如此的噬血成性。強大的薩克東兵團雖然與他已經近在咫尺,聲息相聞,但卻 左沖右突,始終未能捅開最後這張薄紙一般的防線。他此時正躲在一座不大的山洞裏,等待著最後時刻的到來。越軍主力308師在全部圍殲了勒巴日兵團以後,轉 身又會同174團和209團將薩克東兵團死死地圍住。薩克東手提指揮刀,站在447高地的北邊一個小山包上,指揮他的部隊向447高地發起一輪又一輪的瘋 狂進攻。兩天的苦戰,他的三千多人馬已經折損近半,隨軍攜帶的彈藥和糧草也已經消耗殆盡。勒巴日兵團覆滅的消息讓他感到了自己的命運只能是與勒巴日一樣。 現在越軍已經 將全部兵力集中在自己的周圍,面對堅如鐵桶般的包圍,薩克東自忖,以現有的兵力是決難破圍而出的。 
二次大戰,薩克東作爲戴高樂將軍的屬下,在歐洲曾經參加過數次大的戰役,儘管法蘭西是以勝利者的姿態坐在歷史的主審席上,但那次大戰,法國在開戰 不到一個半月就舉手投降了,貢比涅森林的恥辱,已經深深地印在他的心靈裏。戰後,他作爲一名軍人,抛棄了優俗的生活,隻身來到這塊異國的土地上,就是爲了 洗刷內心的痛苦。以戰功和榮耀來完成他軍人生涯的最後旅程。可是萬萬沒想到這一仗他會敗得這么慘,敗得無法後撤,難以脫逃。抵抗已經沒有意義,薩克東已經 不再抵抗。 
當越軍發起新一輪進攻,漫山遍野地向薩克東據守的最後幾個山頭殺來時,薩克東的意志已經全面崩潰,他不想讓自己再一次蒙受恥辱,他舉起手槍頂在自 己的太陽穴,扣動了板機。 
至此,越軍發起的邊界戰役已經基本結束,給這次戰役劃上最後一個句號的是法軍一連串的撤退: 
1010日,七溪之敵搶先逃走;13日,那岑之敵隨後遁逃;至23日,駐守在4號公路沿線的法軍由北往南掀起了逃跑大竟賽,同登、諒山、亭立、 安州、一直到近海的先安的法軍,轉瞬間跑了個一乾二淨。法軍花費鉅資,苦心經營三年的4號公路防線,經此一仗便土崩瓦解了。這一仗,殲敵8個整營,共斃俘 

最新創作
陳賡在越南的 軍事指揮藝術
2010/03/15 05:26:10 |瀏覽 503 回應 1 推薦 0 引用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