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男人(Page #1)
2013/10/31 18:44:25瀏覽2915|回應7|推薦76

週末的午後,積累了一星期的焦慮,每個人無不盼望解脫的一刻到來。人們從四面八方湧進越蓋越大的購物商場。商場四周玻璃帷幕窗明几淨,站在如履帶般,綿延直上的電扶梯上,我也跟著假日人潮緩慢的朝接近慾望的頂端攀升。

看著琳瑯滿目的商品、服飾,你懷疑周圍的人潮裡,有多少人有足夠的時間真正思考著自己需要什麼,或者說大部分人的思緒在進入購物商場的那一剎那,已經和自己的大腦失去了聯繫,甚至不聽使喚,只任由櫥窗張牙舞爪,帶著些許媚惑、貪婪的音調,滔滔不絕跟你發散「你很需要這個、你更需要那個」的訊息,企圖迷幻每個人的中樞神經。

女兒拉著媽媽的手,不斷對著櫥窗裡才剛上架的新款服裝指指點點,在更衣間進進出出,興奮的表情全寫在臉上。

趁著母與女試衣服的空檔,我走到戶外開闊的廣場坐下享受溫暖的秋陽,看著成群的鴿子漫無目的的來回踱步,啄食人們拋給牠們的麵包屑。想在拜金的購物商場裡,維持超然灑脫的心情,是一件可笑的事情,尤其和熙來攘往、雀躍聒噪的人群比較,一個男子裝作若無其事,在購物商場的廣場上餵食鴿子的影像,和背景是如此格格不入,倒像是剛被這個歡樂城市給遺棄的可憐蟲。

我的眼睛在商場四周漫遊著,突然之間就在前方咖啡廳落地玻璃窗前,我好像看見一個熟悉的臉孔坐在裡頭。會是她嗎?實在太像了,葉琳,真是妳嗎?一個我曾經想忘卻始終鎖在心底深處的名字,經過這麼多年再度被釋放了出來,讓我一時之間顯得有點手足無措,我有點怕她也會看見我,想起身但是卻又忍不住想多看她一眼。

女子看似在等人,眼睛不斷地在人群裡,窗裡窗外尋覓著。當她看到我的時候,似乎愣了一下。我趕緊把視線移開,假裝若無其事的繼續餵鴿子。就在我還在半信半疑,不敢確定的時候,女子已經走出門口,來到我面前幾步之遙停了下來,小心翼翼的,生怕認錯人似的。

我抬起頭看著她,兩個人之間有著幾秒鐘的沉默。妳怎麼會在這裡?妳一個人來嗎?這些年妳都去了哪裡?結婚以後過得好嗎?當塵封多年的記憶,開始又慢慢鮮明起來之後,心裡一下子突然湧出成千上萬個問題,而這麼多問題都等待著答案。

她的眼神老早就告訴了我她是誰,而我努力思索著該開口說些甚麼。

「呃...你來逛街?」我有點驚訝自己跳過了前面客套的問候,但是即使心中有千萬個問題想問,我卻脫口而出一句問了等於沒問的廢話!

「嗯,我約了朋友一起出來買一些東西。你呢?結婚了吧?有幾個小孩了?」

我們之間顯得有點陌生,但是我們卻又曾經那麼熟悉過,我的思緒試著重新回到十幾年前的時光隧道裡。那一年的夏天,我手裡握著電話筒,撥著她的號碼。

「請問葉琳在嗎?」

「她已經結婚了!」話筒另一端突如其來的男子聲音,給了我一個這樣怪異又粗魯的回答。

「喔,對不起!」一點也沒預料到是這樣的回答,心頭一陣慌亂,也不知道為什麼,倉皇之中我只想到對不起三個字,好像我曾經對對方做了甚麼錯事。

女孩不告而別,不,更確切的說法應該是棄我而去吧?事前,我沒有收到她隻字片語,事後,沒有任何的解釋。有一個愛爾蘭人王爾德這麼形容說:「真的朋友,總是會從正面插你一刀。」如果真是這樣,至少我還可以知道怎麼一回事,讓你知道傷害正朝著你迎面而來,而你可以準備面對傷害,你不必像個傻子,只能握著話筒愣在一旁,然後頻頻用「對不起」掩飾自己的驚惶失措。

我和葉琳的故事,從畢業多年以後的一次同學會開始。難得的聚會讓久未聯繫的同學們都到齊了。其中,葉琳已經從商專畢業進入職場,舉手投足之間落落大方,讓人很難從她身上把眼神移開。聚會結束後,同學們逐漸散去,我和葉琳走在路上,氣氛加上兩人隱隱約約的默契,讓我們一直靠的很近,兩人的手在不經意之間碰觸在一起。幾次以後,我鼓起勇氣牽住了她的手,而她當下也沒有抗拒或掙脫,於是被點燃的火苗瞬間急速昇華成愛情的烈火。

有一次我們並肩坐在山丘上眺望台北的夜色,她的頭輕輕斜靠在我的肩上。仲夏夜浪漫的氣氛,像是一個深不可測的漩渦,一下子就把兩人捲了進去。我們兩個人情不自禁,旁若無人的緊緊相擁,吻了起來,吻得那麼激情,那麼融入。路過的車子,紛紛自動關掉頭燈,讓我們沉浸在愛的世界裡。

「你知道嗎?我是斷腸人在天涯!」有一天,葉琳突然跟我說。

「什麼?」

「你看這裡,我開過刀,盲腸。」她指著開刀的地方讓我看。

「喔,斷腸人漂泊天涯,很浪漫呀。」我親吻著她開刀留下的印記。

「不,我是說真的,你會讓我傷心嗎?」

「不會,我不會讓妳傷心的,看見妳落淚我會很不忍心的。」我告訴她,真心誠意的。

然而愛情哲學的規則一,就是沒有任何規則;規則二,你必須對愛情的「不確定性」有高度的適應能力。愛情的小天使們總愛安排許多意外的、不請自來的邂逅,還有許多複雜的愛情重組關係,挑戰著兩個人堅貞的程度。

一個半路突然竄出的「偶然邂逅」終結了我們的愛情,儘管我們一直都自稱是彼此的戀人。當愛情出現了一個破壞力道,有一方卻還不自知,大概已經注定這個人過不了愛情哲學的第二法則。

「我真的沒想到,這麼多年了,還能見到你。真的好意外!」她看著我。

「當初,我真的沒......」葉琳似乎也有很多的話想跟我解釋。

「葉琳,沒關係,就讓它過去吧。」我打斷她的話。有那麼很短暫的幾秒鐘,我覺得我想通了:如果愛情無法照著劇本演下去,儘早提前下檔,至少不必在彼此的心中一直迴蕩著尷尬與緊張的關係。

「我們都挺過來了,不是嗎?」我笑笑地說,說完,我轉身走向階梯。

「我想我們以後....應該不會再見面了吧?」走了幾步,我覺得我還是應該跟她把話說完,所以我又回過頭來。葉琳站在十多步距離之外,我看見她的嘴巴稍微動了一下,似乎說了甚麼,我後來意識到那是一句「對不起」,就像多年前我在電話裡說過的。

突然我領悟到自己就像是坐在電視機前面,麻木不仁的看了十幾年的電視,最後才發現,自己手裡還有一個遙控器可以讓我轉台。我再一次轉身走進商場,遠遠的,我看見女兒手裡提著大包小包,向我招手。

「剛剛在外面跟你說話的那個女的是誰啊?」老婆問我。

「喔,她東西掉了,她過來問我有沒有看見,這樣而已。」接下兩人手中的袋子,我們一起走進透明電梯,緩緩繼續上升,而我決定要把那遺落的記憶留在最底層。

我們可以退縮回頭,
但你的溪流卻宛如大海。
當你離去了,剩下的
只是無盡藍與黑的交織。
我步履蹣跚跌落時,
等來了我的解脫。
我對自己說,
即使是在我最深的憂傷之中,
我仍有一顆,鮮紅的
心在跳動著....

( 創作散文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jiang3234&aid=9260068

 回應文章

荻宜:一代宗師劉雲樵
等級:6
留言加入好友
極短篇本事
2013/11/04 17:38

寫極短篇要有本事,因短文比長篇難寫;寫長篇要堅持.我的長篇除現在部落格的[地藏明珠][今生,就等一個人]是寫完直接出書.以前都先寫萬把字,再邊登邊,最長的[雙珠記],武俠小說,在新生報登了一年多,四十五萬字,以前報紙多,發表園地大.Hey Ho如接一個長篇,一定會把它寫完,光是人家提供園地的恩情,就值得拼命!還有,稿費呀,賺稿費是快樂的事!

【Hey Ho】(jiang3234) 於 2013-11-04 17:58 回覆:
嗯,那倒是,人家給你一個發揮的園地,當然要心存感謝。我想荻宜從長篇創作當中一定學到不少的寶貴經驗。

哎呀,你太謙虛了,我說真的,長篇的作品,如果沒有一個完整的架構,想掰也掰不出來,就算你今天突然丟給我一個題材,我想破頭也許都擠不出一個字來呢。

說到底,我還是佩服你的功力,有練過就是有差,哈哈。

荻宜:一代宗師劉雲樵
等級:6
留言加入好友
點睛
2013/11/03 23:02

一篇文章或一部電影,都會在轉折上有些創意,使得作品有畫龍點睛奇效.[手握遙控器]是這篇文畫龍點睛之處,用得很新穎,比寫(選擇)之類的字眼強過百倍都不止!

【Hey Ho】(jiang3234) 於 2013-11-03 23:26 回覆:
謝謝荻宜不吝給予的鼓勵,妳在寫作上有許多長篇創作的經驗,那可是我望塵莫及的。像我這樣腦容量只夠一次寫一篇「極短篇」,我每次讀妳的文章,我就想天啊,我如果寫到妳的十分之一,會不會就一口氣喘不過來,然後就丟盔棄甲投降了?實在很佩服你的創作力。

向陽春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那ㄟ阿捏…?
2013/11/02 21:29
啊,啊,那ㄟ阿捏…?
真正的台獨,是思考、發現台灣人民與土地的永續發展關係。也唯有當妳(你)用心思考、發現這種關係之後才能明白:妳(你)的未來在哪裡。
【Hey Ho】(jiang3234) 於 2013-11-02 23:07 回覆:
哈哈,純粹是我去年的一些練習之作,文章讀過了就別太當一回事。

荻宜:一代宗師劉雲樵
等級:6
留言加入好友
不見
2013/11/02 16:40

不管真實還小說,手上有遙控器,轉台迅速,那是因先前她先轉身而去,否則轉台也會遲疑一下.可能因自己配偶不錯吧.歲月如在她臉上.身上留痕,鎖在心上的記憶.感覺,也會迅速淡去.消失,撞見不如不見.歲月無情!

【Hey Ho】(jiang3234) 於 2013-11-02 23:17 回覆:
當初女朋友離他而去與別人結婚,男主角從此把這段關係深鎖在心底深處,如今異地重逢,才發現早該放掉。我在此引用遙控器的意思,就是想點出男主角自己「發現」,原來他還有選擇的,不必如此執著在過去的那段無疾而終的感情。

賈媽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嗚嗚 ....
2013/11/01 05:08

被你埋了

   

【Hey Ho】(jiang3234) 於 2013-11-01 07:11 回覆:
Sorry, 賈媽,饒命啊!

【Hey Ho】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3/10/31 20:15

10/31 20:02 發生天搖地晃大地震  希望大家一切平安。



【Hey Ho】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3/10/31 20:08
今日編輯時,一雙奶油桂花手竟然不慎把文章整篇給「刪除了」!啊!怎麼會發生這麼離譜的事?

十萬火急之際,趕緊請出 Google 大仙使出備份吸星大法把文章救回來,無奈大家的回應卻救不回來,真是罪該萬死!
我自己掌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