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五、四、三、二、開麥拉!
2014/11/10 00:13:46瀏覽2674|回應19|推薦136


▲ 1992年老布希在總統辯論進行公民提問時,竟然頻頻看手錶

學校學生參加辯論比賽,贏了拿金牌捧金盃,輸了有銀牌、銅牌。而選舉期間為競選公職的候選人舉辦的電視辯論,雙方並沒有輸贏,也沒有獎牌獎盃,目的只有一個,就是想盡辦法贏得電視機前面手中握有一票的選民的好感,可以在投票日將那一票投給自己。

而舉辦政見辯論會,說穿了,就是在候選人掃街拜票的活動之外,為他們設計的一場類似金馬獎的盛會,候選人們利用這個盛會經過競選團隊精心包裝,然後透過電視畫面的傳送,讓廣大的選民一起驗收他們各自的「演技」,誰抓得住選民比較多,誰就可以入主公職寶座。

有了這樣的認知,那麼你會覺得好過一些,因為接下來你就不會奢望想在短短兩小時之內就看清所有候選人,去記住他們承諾要為我們小市民做到什麼。說白一點,在你還沒投下神聖一票以前,這些承諾只不過是候選人為了讓你加深印象,記住他是誰所使用的手段而已,真正的執行力,只有當選了以後一切才會當真。

政見跳票很稀奇嗎?還是早點認清事實吧。如果有些選前誇口討好選民的支票明知兌現不了,卻硬要兌現,也許那才會是大災難。

美國的大選電視辯論重頭戲,主角的「演技」實際上主宰著候選人的命運,從歷屆總統大選各個候選人表現,確實準確預測了選舉的結果。當然其中最經典的就是老布希總統與柯林頓的那一場辯論,因為老布希總統在電視螢幕上不斷地看手錶,一副漫不經心的傲慢態度,讓他丟掉了總統連任。而小布希總統和高爾的那場辯論,高爾在眾目睽睽之下,不斷地嘆氣,透過麥克風的收音,讓美國選民全部感受到了他的不耐煩與不尊重,當然也因而
斷送了高爾總統之路,反倒是把一臉無辜,扮豬吃老虎的「哀兵(Underdog)」小布希送進了白宮。

即使在美國這個高度民主的國家,你也會驚訝地聽到提問的人對總統候選人杜凱吉斯提出令人莫名奇妙的問題:「如果你的太太被強暴致死,你會贊成對兇手處以死刑嗎?」杜凱吉斯冷靜的回答:「不會,我一生始終反對死刑。」

但是,誰會想到杜凱吉斯這樣四平八穩的回答,反而讓選民覺得他太出奇的冷靜,最終,杜凱吉斯還是沒能如願入主白宮。

你必須承認,除了在電視上必須沉得住氣,可以維持住優雅的身段,還必須有些運氣和觀眾緣,誰先擁有這一切特質,誰就取得了致勝的先機,有時候這些特質不見得可以反映出你的能力好壞,但是只有先取得選民對你的好感,你才有機會為人民服務,否則一切免談,這就是選舉的鐵律。

美國的選舉文化一直深深影響著台灣的民主制度,西方的民主制度進入台灣以後,摻和了台灣特有的風土民情之後,衍生出許多讓人匪夷所思的怪現象:越到選前緊鑼密鼓的期間,不管是真告急假告急,各種「搶救」文宣紛紛出籠,每位候選人突然都病懨懨要選民搶救了;如果有丈夫因官司被羈押在看守所的,太太、女兒、兒子一定要「代夫(父)出征」,更怪的是他們都能如願以償;得不到黨提名,卻又自我感覺特別良好的人,總是會把自己塑造成「去留肝膽兩崑崙」的英雄人物;當然,到了
選前最後一夜,你跪我跪大家跪,你哭我哭大家哭,這是一定要的。

選舉制度給了大家「選賢與能」的機會,應該是非常值得開心慶祝的一件大事。美國民主、共和兩黨每一次的黨內初選,黨員們像去參加嘉年華會一樣,大家極力營造出一副黨內熱鬧興奮團結的景象,沒有人會跪著哭成一團。除此之外,台灣因為政治地位受到擠壓,意識形態變成了顯學,光譜上光是一種藍色還不行,還要分淺藍、深藍,綠色也要分出淺綠、墨綠,藍色還要分支出正黃,正橘,綠色也要擠出土黃色。深藍不服淺藍,墨綠不服淺綠,藍和綠一碰在一起就會冒出火星。

一場原本應該大家開開心心選出心目中理想人選的盛會,卻總是要火光四射吵吵鬧鬧,或是演出一場虛情假意的「含淚投票」戲碼。激情過後驀然回首,哪一個人不是唱作俱佳呢?

政黨,意識形態真的那麼重要嗎?一場選舉,不過就像是一場比賽,誰能力好一些佔了上風,誰差了一點下次再來就是,有需要把每一次選舉描繪成生死存亡大戰嗎?選誰的決定權本來就是選民自由心證,為什麼選民要對某個候選人選不上負責任呢?我始終不明白為什麼要「含淚投票」?如果你是黨員,為了貫徹黨的意志,即使不喜歡黨推出的人選,為了黨的團結也要義無反顧支持黨的候選人,不然大可選擇離開這個黨,這不論是在美國或是在台灣,天經地義。但是,如果你不是黨員,愛投不投自己說了算,含什麼淚呢?

一場比賽,為了凝聚團隊的向心力,人們於是用不同顏色來區分彼此,然後為了爭取勝利各自努力,也許這次我們分到藍色的制服,下一次可能是綠色,再下一次,可能是黃色...顏色的意義,就該這麼單純不是嗎?沒有父母會跟自己的孩子說,我們是藍隊,其他顏色隊伍的小孩都是壞蛋。如果選舉只是比賽的另一種模式,那為什麼其他不同陣營的人就變成壞蛋了?這樣的迷失,讓我們忘記了大家都是來自同一個城市,同一個國家。為了達到勝利的目的,人們心胸越來越狹隘,言語越來越尖銳,來自不同的顏色陣營,連朋友再也當不成,選舉選到這般田地,連朋友關係都難以維繫,何苦來哉?

沒有人是完美的,但是只要心態是正確的,就值得鼓勵。我們自己常常教自己的小孩,許多事要勇敢去嘗試,不論成功失敗,做了就會知道它的價值。面對候選人,我們更應該要有同理心,相信他們選上以後會全力以赴。只有肯定了候選人願意「為人民服務」的這個決心,這整個選舉制度才有意義,而不是在還沒開始之前,就先用顏色去「否定」對方。

選舉文化的變質,讓許多人很失望、絕望,甚至不惜用「鬼島」來形容自己一生安身立命的家園,試問,你自己試著從改變自己開始嗎?

周末看了台北市長選舉的電視政見辯論轉播,我是以一個台北市民的心情,開心的看這場素人市長選舉,我珍惜自己有這樣的機會去看雙方的競選團隊如何協助包裝他們各自的主帥,讓他們在鏡頭前面抓住選民的心。我願意相信選舉制度帶來的選賢與能,但是我厭倦透了藍綠之間的算計,鬥爭和莫名其妙的抵制。此刻,我只想安安靜靜的用自己的觀點,觀察兩位候選人首次的粉墨登場,哪一個候選人把角色詮釋的更好,能抓得住我的心,誰就可以得到我的一票。

誰規定投票一定要按照顏色的區分才能投的?不分藍綠的道理大家都很會說,雙方的口號也很迷人,「改變台灣,從首都開始」、「散播希望的種子,明日台北」。候選人為台北市這個城市在編織願景,而我手中的一票,可以讓他們實現這個夢想,先嘗試改變自己用顏色投票的習慣,才有理由相信我們的選舉文化會有不一樣的改變。

選市長,不是在選救世主,好嗎?


▲ 看完手錶,柯林頓說話時乾脆和裴洛聊起來,十足權力傲慢的布希

▲ 未得路莫離本位,已得勢便可爭先,我勢弱勿輕進,彼勢強棄便攻。

▲ 妙著神機自巧生,公民提問傷敵一百自損一千,得不償失

▲ 做球給連未能一鼓作氣,還頻頻被對方扣殺

( 創作另類創作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jiang3234&aid=18813517

 回應文章 頁/共 2 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愛的記事簿 (宛如走路..)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4/11/18 04:32

政客離間,意識型態成了社會顯學,吵吵鬧鬧沒完沒了,演不完的選舉荒謬劇,讓人心煩。

素質被低估的選民,不少人無奈地想當局外人,但又怎能真正放下?!

【Hey Ho】(jiang3234) 於 2014-11-26 20:41 回覆:

其實我自己覺得,選舉就像是對某個人的評比,不是甚麼大不了的事,選上了的人,一旦套上權力與金錢的魔戒,不受其誘惑,是人民之福,如果受到誘惑墮落,那麼任期一到,還是要被選票唾棄,甚至要受到法律制裁。

如果不選誰,國家就會亡,基本上就是荒謬無比。我們是個法治社會,只有大家願意守法,遊戲才會公平。可惜很多人都愛危言聳聽這一套,投票遊戲經常變成生存遊戲,讓人傻眼。


3.4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這次我娘家人一定投某人...
2014/11/18 00:17

我今天才得知,有一個候選人可能要把一殯蓋在我阿母的菜園上!驚

雖然地不是她的,

而且聽說逃到中國的羅O助有地上權,

他們一共五票也只能選邊站了生氣

【Hey Ho】(jiang3234) 於 2014-11-18 01:21 回覆:

 切身利害關係,這條是小市民的紅線,呵呵

想不到吧,投票日一近,中華民國亡國論,救世主又要出現了,屢試不爽的老梗....


浮生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4/11/13 22:40

我在外地遊歷時也透過網路視頻觀看這齣不怎麼好看的辯論

一位號稱素人的醫生

從過去到現在無時無刻都在流露他醫生的自大與傲慢

即使他已經盡力偽裝了

但就是不像

一位出身權貴家庭的公子哥

縱然百般奮力融入民間想學平易

無奈身段與唱腔就是卡卡

公民團體雖有做球之嫌

但台灣媒體過份偏頗另一方也是事實

台灣社會被特定媒體搞亂了

加上藍綠雙方都只想著位置

從沒人真心去管國計民生

幸好我不是台北市民

不用在兩個爛蘋果裡面挑三揀四的


【Hey Ho】(jiang3234) 於 2014-11-14 00:10 回覆:
是的,電視辯論基本上就是一場讓你有機會穿得衣冠楚楚的口才與演技比賽,短短兩個鐘頭,不見得看得清楚候選人到底有什麼能力扮演好市長角色。

電視上有許多名嘴討論兩個候選人,多半都是在討論選上以後的權謀和未來的政治光環,很少人真正關心他們對台北市會不會帶來什麼讓人耳目一新的改革。

柯先生有一句話:「加護病房的門關起來,只有上帝知道他在幹什麼。」比較可喜的是,市政府的門關起來,我們還是可以知道市長在幹什麼。

沒有人天生就是幹市長的料,所以我也不會預設立場,希望選上的人可以不負眾望。

膠管人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真正的民主
2014/11/13 12:22
以一個公司的立場來面試員工,連柯兩人的經歷都不適合當市長,最適合當市長的丁守中先生確被淘汰,台灣的選舉已經不是選賢與能,只是一種勢力的展現與言語的欺騙而已,人民沒又選擇權,如果人民可以投票選擇丁守中先生,那才是真正的民主,
【Hey Ho】(jiang3234) 於 2014-11-13 13:46 回覆:

錯並不在選舉制度,就算遊戲規則有缺失,都是可以修正的,問題在人為的操作。

你以公司面試為例,我也舉個例子:政府的公開招標法明訂各種招標條件,為的是防止舞弊,但是魔高一尺道高一丈,參與招標的廠商合縱連橫,聯合起來「圍標」,安分守己的廠商只能望標案興嘆,這也是典型的人為操作破壞了遊戲規則的公平性。

確實,丁守中似乎形象更具市長特質,但是爭取不到黨內提名,他也只能望之興嘆,你替他覺得惋惜,但是這就是他所屬的政黨訂的遊戲規則。

丁守中一定要出線才是真正的民主?我可不這麼認為。


淘氣麗莎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4/11/13 09:42

想按100000.....個讚

喜歡這樣中立 中庸 觀點

台灣文化特有的同情票 或許

也說明這島嶼 大多是充滿悲天憫人胸懷 的人

另外 也是喜歡 重口味才能吸睛 吧

劇情必須驚世駭俗 語不驚人死不休...

但是我總猜 會有那麼一天 平淡 才驚艷囉 

【Hey Ho】(jiang3234) 於 2014-11-13 13:55 回覆:
同情票和含淚投票一樣性質,和候選人本身能力完全無關了。

我們當然有很大的進步空間,當人們開始意識到自己手中一票的自主性,可以超越顏色和意識形態的左右,投票的行為和公民意識接軌後,你提到的這些現象也許才會漸漸消失。

Imagination
等級:6
留言加入好友
2014/11/13 08:15

Yes, Cindy Lauper’s “True color” is “真實的自己”

But, no, 巴別塔: 正好是相反理論 (An interesting topic though)

多年前在教會裡,一位老師母分享心得: 巴別塔是人們團結起來建造的高塔, 當時人們認為能經由高塔直達天堂(Heaven), 挑戰神(to challenge God)…。 (Well, you and I all know that it’s IMPOSSIBLE... , not even close!)

無論如何,神給了人類一個教訓, 混淆人類(to confuse people), 打亂人類的語言, 不再是單一語言, 讓人不能團結建高塔。

“We are the one” 意義比較是 “We all are a part of God's great big family” 在 ”We are the world” 的歌詞, still remember?

一兩週前, 法國總統訪問加拿大西部, 討論2大議題 : 一個是反恐, 另一個是 控制極端氣候變化, Global Warming.

極端氣候導致自然災害令很多人死亡, big issue. 人們團結應該做好事: eg., 控制氣候變化, 抗Ebola病毒, 反恐…,而不是建高塔, 挑戰神.

What is the next of "Tower of Babel”? When i think of that…, s-c-a-r-y!

【Hey Ho】(jiang3234) 於 2014-11-13 13:57 回覆:

最後,我們有了共識了呢,呵呵。

謝謝您詳盡的解說,good job!


Imagination
等級:6
留言加入好友
2014/11/13 05:12
Sorry that i misled you by "True Colors" and might have deleted your response by accident.
【Hey Ho】(jiang3234) 於 2014-11-13 05:25 回覆:
你這說法讓我想起Cyndi Lauper多年前唱過的一首歌True Colors,聖經裡巴別塔的故事中,人類最初是忠於自己的本性的,可是當人們開始想要建造巴別塔直達天聽時,使得上帝非常不悅,上帝於是派出許多使者混在人群之中散布謠言,模糊了人們的語言,於是從此人們開始開始互相猜忌,產生嫌隙,巴別塔再也無法建造。


你指的應該是這個意思吧?

Imagination
等級:6
留言加入好友
2014/11/13 05:04
Here is the link:(since you lock your right-click key) True Colors
【Hey Ho】(jiang3234) 於 2014-11-13 05:23 回覆:
I see.  你在講人性,我在講顏色,雞同鴨講,呵呵

Imagination
等級:6
留言加入好友
2014/11/13 02:17

看了(during the Remembrance long weekend), 感嘆萬千!

看起來像是議員質詢台北市長,許多問題需要解決方案不是質詢, 例如22K,工時長...等問題。

誠實面對自己的顏色(Be true to your color.), 人們才會相信 “WE ARE THE ONE” (One city, One family), isn't it?

【Hey Ho】(jiang3234) 於 2014-11-13 04:35 回覆:

顏色的屬性並不代表真理,隨時可以改變的,如果太過於偏執(Paranoid),錯誤而虛假的觀念就會導致似是而非的價值觀,一旦對那樣錯誤的價值深信不疑,就開始視不同理念的人為異教徒般。這就是現今台灣選舉造成藍綠對抗的最大問題,再加入意識形態之爭,無限上綱以後,就是 deadlock。

我自己看這些現象如同保守派與自由派之爭,小至地方政府市政,大至統獨議題,如果大家都有We are the one的認知,顏色根本不是問題癥結所在,而是在能不能提出好的解套方法,對吧?


Babydoll
等級:5
留言加入好友
..
2014/11/12 19:02

Hey Ho大哥寫出很多人的心聲。

台灣這些年,各大大小小事件成出不窮,其實代表了所有的從政人員都fail the jobs,廉恥心幾希...

【Hey Ho】(jiang3234) 於 2014-11-12 19:49 回覆:

人們對自己心靈的控制能力是很脆弱的,我們監督別人的時候,總是有抓不完的缺點,對自己人總有私心,高高舉起輕輕放下,這乃人之常情,真正能夠嚴以律己寬以待人者,幾稀。

沒有得到權杖的時候,總是大義凜然,但是服下權力的蝕骨銷魂散之後,能夠堅持初衷的少之又少。

選舉制度,沒有辦法像商品一樣有試用期,七天之內不喜歡還可以全額退費。既然要遵照這樣的遊戲規則,就要相信每個候選人都有藍圖願景,也願意全力以赴,選民依照自己的意願行使投票權。但是一但選舉結束,人民授予了當選者權杖以後,就要接受人民最嚴格的監督,而不是用公權力將人民阻擋在外,利用職務之便大行密室交易或五鬼搬運之實。

每每觀察美國的民主運作,我就覺得台灣的民主之路還很長,政府和人民要學習成長的東西還很多,大家還要加油。

頁/共 2 頁  回應文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