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伏爾加河縴夫之歌(李益謙)
2020/08/09 17:29:45瀏覽2366|回應20|推薦178

圖1:俄羅斯寫實畫家(Realistic artist)《伊利亞•瑞平》花了3年繪製的《伏爾加河上的駁船搬運工》(Barge Haulers on the Volga)(1870~1873)。

伏爾加河縴夫之歌 (Song of Volga Boatmen)

(文•圖:李益謙/編輯:馮紀游)

.   誰能唱出縴夫的哀慟?

《伏爾加河縴夫之歌》這首著名的俄羅斯民謠,於1866年首次出現在Mily Balakirev編輯的民謠歌曲選集裡。只註明為《俄羅斯民謠》,作曲和作詞皆不詳。

《伏爾加河縴夫之歌》是布拉克人(Burlak)拖著駁船和其他船隻溯河而上的人所唱的歌。他們於16世紀末出現在俄羅斯,並且隨著貨運的發展而增加。布拉克一詞源自韃靼語(Tatar)Bujdak,意思是”無家可歸的人”。

布拉克人運作的主要地區有三段河流(圖2):

圖2

從莫斯科到阿斯特拉罕的沃加河段(Oka River),從莫斯科到阿爾漢格爾斯克的白海路線,以及在烏克蘭的德涅斯特河段(Dniester River)。從春季到秋季,駁船貨運行駛期間布拉克人就當臨時工。冬季俄羅斯的河流經常凍結,布拉克人就失業,他們只得從事手工藝。 

大多數布拉克人是沒有土地或貧窮的農民,他們縴拉裝滿貨物船的工作非常艱苦: 將拉繩皮帶綁在身上,拉著貨船逆流而上。由於必須步調一致,因此,由領班設定速度和節奏,在沉重的負荷下整齊劃一的唱歌,也紓發內心的悲苦。隨著工業革命的到來,當機械馬達出現在河流上時(圖3),布拉克人的數量減少,到20世紀初,全部消失殆盡。

圖3

伏爾加河(Volga River)又譯為窩瓦河,位於俄羅斯西南部,全長3,692公里,是歐洲最長的河流,也是世界最長的內流河,流經草原、森林、山丘最後流入裡海(Caspian Sea)。此河是歐洲流域最廣以及流量最大的河流,流經歐洲俄羅斯,是代表型的俄羅斯河流。俄羅斯前20個人口最多的城市中,有11個就在伏爾加河流域中,也包括俄羅斯的首都莫斯科。

伏爾加河流入裡海,其下游地區被廣泛認為是孕育原始印度-歐洲文明的搖籃。裡海與黑海(Black sea)之間的大草原(PonticCaspian steppe)(圖4)

圖4

或稱為東歐大草原或所謂欽察草原,即今日烏克蘭南部、俄羅斯伏爾加聯邦管區和南部聯邦管區,和哈薩克的西部,屬於歐亞大草原的西部。歷史上,西元前是古老的印歐人種遊牧民族辛梅里亞人、斯基泰人和薩爾馬特人(Cimmerian, Scythian, and Sarmatia)的發源地; 他們的語言與伊朗語和古代東南歐洲色雷斯人(Thrace)的語言有很多關聯。西元後,操西突厥語的遊牧突厥人曾在此建立一個強大卡扎爾汗國(Khazars Khaganate). 接著斯拉夫文化在此發展,與日耳曼人和芬蘭-烏戈爾語族部落一起混居在此大草原。而草原的南部則有東羅馬拜占庭文明,其東部則存在著亞洲東方文化(東突厥,高加索和波斯)。更確切地說,伏爾加河南部以及由此向東向南延伸的整個歐亞大草原地區居住著各類民族,文化與民族的衝突與交融造就了印歐文明。例如987年基督教的東正教自拜占庭的君士坦丁堡正式傳入俄羅斯,大部分斯拉夫人從此變成東正教基督徒。

《伏爾加河縴夫之歌》的旋律有幾分滄桑悲涼(2個視頻)。我將歌詞從英文翻譯如下:

! !

再一次,再一次

! !

再一次,再一次

我們扳倒下了結實的樺樹

現在我們努力: 一,二,三。

艾達,達,艾達!

艾達,達,艾達!

 

現在我們努力: 一,二,三。

隨著駁船的漂浮,

我們在陽光下唱歌。

艾達,達,艾達!

艾達,達,艾達!

 

我們在陽光下唱歌。

! ! 我們有很長的路要走

我們在陽光下唱歌

! !

再一次,再一次

 

伏爾加河,我們的驕傲,伏爾加河,

強大的河流如此之深和廣闊。

艾達,達,艾達!

艾達,達,艾達!

 

伏爾加河,伏爾加河,你是我們的驕傲。

! !

再一次,再一次

! !

 

去年(2019)912日我參加的旅遊團在離開莫斯科前夕住在城郊河邊旅館。得知河流即是Oka河,是伏爾加河的支流,內心激動起來。哼起年輕時自學的伏爾加河縴夫之歌”到河邊捕捉夕陽(圖5, 6),遙想當年布拉克人拉船溯河而上的光景。問問同行,沒人知道這首歌。

圖5

下圖6

我同時也聯想到1960年代所讀的一本名為《萬里長江》的書。年輕的美國記者搭船自宜昌至重慶的白帝城。此段長江橫切崇山峻嶺,形成了著名的長江三峽。峽江航道灘多浪急,必須改搭小船,靠著縴夫拉船溯江渡過險灘。有一段江水流速湍急,船長也親自下去幫忙拉船,一不小心滑倒脫離縴線,立即消失在滾滾洪流之中,所幸最後繞道游回保命。隨行記者把這段搭船經歷寫成紀實文學,感喟男女縴夫生命的卑賤與不幸。

而在莫斯科城郊的我望著緩緩流動的伏爾加河水,思緒飛馳,浮現衣著稀少得近乎裸體的長江三峽縴夫們,搏命逆流拉船渡過險灘的畫面(圖7~10),同情那個苦難的時代和苦難的賤民

下圖7

下圖8

下圖9

下圖10

YouTube視頻1. 列昂尼德·哈里托諾夫領唱, 紅軍合唱團, 1965年

YouTube視頻2. 《伏爾加河上的駁船搬運工》油畫細部掃描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5wDai9s4Hmc.

https://youtu.be/kQmF31pn_fk

.   誰能描繪縴夫的悲苦?  

圖11:俄羅斯寫實畫家(Realistic artist)《伊利亞•瑞平》

俄羅斯寫實畫家(Realistic artist)《伊利亞•瑞平》(Ilya Efimovich Efimovich Repin, 1844~1930) (圖11)19~20世紀初俄羅斯最受讚譽的藝術家,同時也是在歐洲文化中推廣俄羅斯藝術的主要推手畫家。《伏爾加河縴夫之歌》出現後的第4年,當歌曲風靡之時,瑞平花了3年繪製《伏爾加河上的駁船搬運工》(Barge Haulers on the Volga)(1870~1873) (文首配圖1)。在這幅畫作裡縴夫們衣衫襤褸、皮膚黝黑、滄桑滿面,與歌曲意涵非常貼切,互相輝映,兩者已在音樂和繪畫藝術交會史上永存。瑞平於1870~1891為船夫在船上與風雨的奮鬥繪了一幅寫實畫,名為《伏爾加河上的風暴》(Storm on the Volga)(圖12)。瑞平如果沒有民胞物與的情懷,和對社會底層的同情心,有可能畫出如此翔實的作品嗎?

圖12:《伏爾加河上的風暴》(Storm on the Volga)

1874年瑞平到聖彼德堡帝國藝術學院進行繪畫交流。同時他的作品也在巴黎展出。那時一場名為印象派(Impressionism)的重要前衛藝術運動興起,也傳入聖彼德堡。瑞平欣賞此畫風對光和色彩的運用,但是由於他專注於主題的個性化,他批評印象派主義的畫風沒有遵循更重要的社會或道德要求,顯示他有普羅寫實和現實主義的傾向。這時離1917年共產十月革命還有43年之遙。

瑞平在20世紀初獲得各式光榮的讚譽,並於1901年被授予法國最高榮譽勳章,即”榮譽軍團”。19111923分別在羅馬和布拉格舉行個展。他於19309月去世,被譽為有史以來最偉大的俄羅斯畫家。為了紀念他,他的家鄉Kuokkala1948年更名為Repino

延伸閱讀:

從大貝斯公鴨嗓到兩個半八度 http://blog.udn.com/jfeng13x/125171772

誰翻譯了《伏爾加縴夫曲》 http://blog.udn.com/jfeng13x/126516514

從伏爾加船夫曲到斯義桂 http://blog.udn.com/jfeng13x/126636809

李益謙在逍遙閣發表的文章:

學佛的老人:畢業50周年返校團聚有感. (含李益謙詩文)  http://blog.udn.com/jfeng13x/80106868

人老了~~願新的一年充滿喜樂與光輝, 祝新年愉快(李益謙)  http://blog.udn.com/jfeng13x/109845892

「人老了」 老李於2017年歲末的生命感懷(李益謙)  http://blog.udn.com/jfeng13x/109872954

「空」的聯想 ~~ 一位基督徒研讀心經的心得與感想(李益謙)  http://blog.udn.com/jfeng13x/110957548

泡湯的科學意義(李益謙) http://blog.udn.com/jfeng13x/111990667

神奇的 Pi(李益謙) http://blog.udn.com/jfeng13x/112256870

火星日出之歌(李益謙) http://blog.udn.com/jfeng13x/123429981

咬文嚼字話Christmas(李益謙) http://blog.udn.com/jfeng13x/124357468

花開花落自有時(李益謙編譯) http://blog.udn.com/jfeng13x/127637338

深邃--無垠宇宙(李益謙教授) http://blog.udn.com/jfeng13x/137185661

.

( 心情隨筆心靈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jfeng13x&aid=148022539

 回應文章 頁/共 2 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元氣媽媽_愚貞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8/16 10:13

對不起,筆誤.

把縴夫打成絳夫了. 

馮紀游陸游:賀李若望主教(jfeng13x) 於 2020-08-16 15:45 回覆:
哈哈哈,請勿介意。筆誤對我而言是「常態」。祝週末愉快微笑

元氣媽媽_愚貞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8/16 09:52

孤陋寡聞的我, 第一次看到裸體絳夫的照片, 既驚訝又心疼.  

世界之大, 包羅萬象, 也讓我知道自己的日子很幸福, 應該感恩. 

謝謝前輩的分享. 

馮紀游陸游:賀李若望主教(jfeng13x) 於 2020-08-16 15:42 回覆:
我是在學生時代讀還珠樓主著的蜀山劍俠傳,其中有詳細動人的描述,才知道這些苦人的血汗淚。但這也是第一次看到,令我震撼不已。對您今天的貼文,我深有感觸,除了孩子們的教育方式,到研究所仍是以啟發、引導為原則(我的親經歷

深思者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我人為重點是
2020/08/13 16:30

如果想逆流而上穿過一個險灘, 一個很重要的步驟是讓船老大帶一些銅錢上岸,到附近村子裡把所有他能找到的人都找來幫忙拉縴。 通常在附近的村子裡都有縴夫們等著接活兒。然後所有的人都從船上下來,只留兩三個人來掌握長的大槳,來幫助舵手避免船陷入漩流或者撞上礁石。 另外還有兩個人來負責管理縴繩。用的縴繩是最強壯的竹繩。 當一切都準備好了,船老大發出號令,縴夫們開始拉縴, 有時候80到100名縴夫一起來拉,船在激流中一點一點地向上移動。在這過程中經常會出現一些問題,比如縴繩卡在水下的岩石里,這時就需要一兩個最勇敢的人跳到河裡,潛入水下去清除障礙。有時候是船本身撞到水下的礁石上,這時那個獨眼的廚子就會用一面小鼓敲出不同的信號,同時大聲叫喊,讓縴夫們停止向前,好讓船後退一下繞過暗礁。在浪濤聲和縴夫們的號子聲中來發號施令真不容易。
從附近村莊召集來的一百多名縴夫拉著長長的竹子製成的縴繩,縴繩的另一頭綁在船的桅桿頭上,一寸一寸地把它向上拉。船上留有幾名舵手,控制船的方向,讓它遠離河岸和礁石。有時候需要縴夫們鬆開縴繩,或者突然停下來,所以在船頭有一個敲鼓的人,用不同的鼓點來指揮岸上的縴夫們。



馮紀游陸游:賀李若望主教(jfeng13x) 於 2020-08-13 18:25 回覆:

也是您在分享「宜昌記憶」外國人筆下的三峽縴夫》中令人震撼的一段。十分感謝!

讚啦


桂花兒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不忍卒讀
2020/08/12 02:16

尤其那些照片

無言以對

馮紀游陸游:賀李若望主教(jfeng13x) 於 2020-08-12 16:19 回覆:

我在「5. 閃光之劍」留言時也真以為那些是「歷史時光的相片」。但想到「2. 意樵」說的經歷有些時光錯亂的感覺,所以問她:『您竟然在「以前認識過縴夫的女兒」!不知道那是多久以前?』

承她在「6. 意樵」回覆:「最後一次的見面是在201011月廣州亞運那年。」

那還是不到十年前的事啊,真沒想到「縴夫」仍然存在!

附上一段令人惻然的記者訪問,如下:

原文網址:https://kknews.cc/news/924g948.html

記者尋訪三峽老縴夫余祚敏。

七條人命,只找回了四具屍骨。「1972年陰曆五月三十,我永遠記得那一天。」現年73歲的余祚敏不到20歲就在巴東神農溪拉縴。回憶當年拉縴的歲月,他感慨萬千。

他記得,那天清晨,天空放晴。他們一行4條船逆水而上,每條船各由6人負責:4人拉縴,正駕長船尾掌舵,副駕長船頭操杆。當時水流較緩,副駕長們也都下水去幫著拉縴。陡然間,一股2米多高的洪浪轟隆隆就沖襲而來。毫無防備之下,余祚敏眼看第二條船的4名縴夫全被沖走,第三條船也沒了3名縴夫,唯有最後面那條船的人都幸免於難。

原來,頭天晚上上游的山裡面下了一場暴雨,山洪匯聚形成了堰塞湖。到天亮時堰塞湖突然潰堤,洪水傾湖而下沖入神農溪,致使余祚敏一行24人喊天不應入地無門。

為什麼不在緩流處伺機跳水逃生。「貨比命重。」余祚敏說,船上拉的是油鹽布匹等生活物資,他的第一反應是既要保命又要保貨,但在萬不得已的情況下,就是丟掉一切也要保貨。

寒冬臘月 冒雪光腚拉縴

寒冬臘月、滴水成冰的季節,船隻最容易擱淺。這時,岸邊一個個縴夫排列整齊地背著僵繩,發出驚天動地的號子。那河風裹著冰雪陣陣狂舞,其境況是常人難以想像的,而縴夫則處之泰然,習以為常。要知道,他們僅有上身裹了個棉襖,而依然赤裸著下身。

「腿上有肉的地方都凍的炸口子,流血。」余祚敏說,白天拉縴時根本顧不上疼,但到了晚上,蓋上被子稍微暖和後,雙腿就火辣辣地疼,根本沒法睡覺。「我岳父當年拉縴時還要苦些。」余祚敏告訴記者,當年他岳父全是穿的蓑衣,連冬日的晚上睡覺都只穿個蓑衣。
「別人早上起來是穿褲子下地,我們則是脫褲子下水。」余祚敏說,冬天裡每次幫忙拉完纖回到船上後,都會燒幾鍋熱水來燙腳。「要燙三四次才能還陽。」

那些歲月,他們只能靠吃紅薯來充飢,往往是早餐撐不到中餐,中餐撐不到晚餐,實在是餓了就生吃,哪管什麼冷不冷的。「有次我們打賭給一個人吃,結果那頓他吃了12斤紅薯。」


深思者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8/11 20:54
https://kknews.cc/culture/b285yzj.html
馮紀游陸游:賀李若望主教(jfeng13x) 於 2020-08-12 15:33 回覆:

感謝分享令人震撼的:「宜昌記憶」外國人筆下的三峽縴夫。摘錄兩段如下:

我們坐在新雇的船上, 二十幾個全裸或者半裸的縴夫用長長的竹子編成的縴繩拉著我們的船向前走,宜昌城迅速地在我們身後消失著。

看看這些縴夫們是如何在險峻的岩石岸邊攀爬的吧!他們有時候是用手和膝蓋在地上爬行,有時候靠腳趾摳著地面。在光滑的岩石斜坡上,他們穿的草鞋幫助他們不掉入身邊的激流里去。我們一會兒看到他們在比我們高的岸邊絕壁上行走,像一群瘋狂的人一樣大聲喊著號子, 一會兒又看到他們跑到低處,爬過突出到河裡的尖石。幾個領頭的先卸下身上的縴繩,謹慎地爬過障礙,然後有人把縴繩扔給他們,他們接過來繼續拉縴,讓其他人也爬過障礙,再一起拉。不過會留兩三個人在後面清理被岩石卡住的縴繩。就這樣重複著,他們像一群大聲叫嚷的獵狗一樣向前進。………………….

有時會遇到縴繩崩斷的情況,就只能看著整條船和船上的貨物陷入激流里, 聽天由命了。有時在下游一兩英里的地方找到船,有時候船撞上礁石,在江中沉沒。沉船的事情在這一帶時有發生。


意樵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蠻久以前了
2020/08/11 15:50

最後一次的見面是在2010年11月廣州亞運那年。

她是飯店裡的房務,從2007~2011年我每年陪朋友到廣州看業務,當他的翻譯。

第二次去換住另一家酒店時,也遇到是她服務,就約她下班去K房K歌,再趁她休假請她當地陪,帶我們去尋寶。

她是四川廣元人,個子不高,身材肉肉的。我們對四川廣元很陌生。

知道我們來自台灣,也覺得我們無害,當問起怎會跑到廣東打工之類的話題時,她也只說是家鄉工作機會少,廣東省是國家重點經濟大城,想在廣東工作幾年存錢開店之類的。

廣州亞運這一年,廣東省週邊大小旅店全部客滿,她也因此無法告假回老家,哭得傷心難過,才知道她爸爸爺爺都是縴夫,爸爸正受傷住院中,她是獨生女。也說傷好之後,縴夫的工作無法再做了。

記得當時一起"走業務"一起吃飯的人裡面有個常平市書記的秘書,請託他幫忙關心關心此事,在那邊的任務結束,我們就回臺灣個就各業。

她不肯接受資助的主因是怕"被賣了"。


馮紀游陸游:賀李若望主教(jfeng13x) 於 2020-08-11 17:35 回覆:

那還是不到十年前的事啊,真沒想到「縴夫」仍然存在!覺得有些震撼。長江水壩建成後,已無三峽險灘。行船安全了,可是那些人的生計如何維持?希望「脫貧能夠貫徹,惠及鄉僻壤的苦人~~他們是大陸「工字型社會底部的一長橫


lillian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原來是“伏爾加河縴夫之歌”.......
2020/08/10 19:27
這首曲子旋律是熟習的
但不知是伏爾加河縴夫之歌....
看了視頻的畫 人物刻劃真是栩栩如生
令人忍不住悲從中來......

誰說人生來是平等的?
誰還相信這句話啊?

謝謝先生分享 感激不盡
晚安!
馮紀游陸游:賀李若望主教(jfeng13x) 於 2020-08-11 10:51 回覆:
Lillian 悲天憫人的情懷,從看到您分享「A yak in the classroom」中就已讓我深深地感動!

玉米蘋果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8/10 18:52

    絕佳的 好文讚

    大推喔!

馮紀游陸游:賀李若望主教(jfeng13x) 於 2020-08-11 10:43 回覆:
謝謝鼓勵!我們雖是在退休後才學文藝寫作,但老同學的文筆真的很好。能夠在此發表他的創作,逍遙閣與有榮焉!

意樵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縴夫
2020/08/10 11:49

縴夫,一個古老又艱辛的行業。

在科技不發達的古城鎮,縴夫必不可少。

以前認識過縴夫的女兒,常寄錢回家,她自己卻過的很節省,若不是她爸爸受傷住院,她這縴夫的女兒的身份,我們還不知道,她不願意接受資助也不讓別人知道她家裡的事。

間接知道她回老家,想自己開店做生意.......失聯了。

外人很難了解他們的生活,只知道生活條件不好,遇上冬天冰河期,那常是三餐不繼的時候,多數不讓後輩子女再從事縴夫的工作。

烏雲飄過


馮紀游陸游:賀李若望主教(jfeng13x) 於 2020-08-11 10:35 回覆:

您竟然在「以前認識過縴夫的女兒」!不知道那是多久以前?幸好個悲苦時代的行業終於成為過去了


Flying Eagle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8/10 00:48

看到近乎裸體的長江三峽縴夫有些不明所以,上網查了一下,原來這習俗也行之有年。這行業的辛苦真是 不足為外人道啊!


馮紀游陸游:賀李若望主教(jfeng13x) 於 2020-08-11 10:26 回覆:
我是在學生時代讀還珠樓主著的蜀山劍俠傳,其中有詳細動人的描述,才知道這些苦人的血汗淚。
頁/共 2 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