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淺談「台北學」(黃盛洛)
2020/03/20 00:08:00瀏覽2066|回應7|推薦198

上圖1: 今日的台北市

下圖2: 1962年的台北市

逍遙閣主云:在兩年前的一篇拙作中有這麼一段話:

吳宗錦先生說:「靠著寫作,高興的事可以回味,煩憂的事讓你得有傾吐、告白、宣洩、和放下。因為記憶是會退化的,寫作就是一種紀錄,能把既往的生命喚回,讓它有第二次演出的機會,也就是說可以讓人生多活一次,兩次甚至多次。」

是的!

吳先生的寫作人生自初中開始 ~~ 他是幸運兒!

是嗎?

我們這群老農的人生際遇大不相同。事業奮鬥的歷程中,雖從 “鋤鋒” 轉變成 “筆鋒” ,但寫出的是硬梆梆的論文、報告或企劃書,沒有「傾吐、告白、宣洩」的情懷 ~~ 不是自己真實的人生!

前人有云「人生七十古來稀」,今人則說「人生七十才開始」。欣見三五老友逾古稀之年仍有心習作「文學的筆耕」,不但如吳先生建言「寫下喜怒哀樂、生活、旅遊」,並且深入生命意義的探討、思惟(惟從心)。大家都有豐富的人生閱歷,付諸文字則各具特色。

吳先生熱心地「鼓勵大家出版自己的書」,但老友們在退休後的「新生活」中,雖能抽暇試寫,卻無餘力在優迪園經營自己的部落格。

逍遙閣有幸能以提供此園地與「農耕轉筆耕」的老友們共同耕耘「讓人生多活一兩次。」

祈請優迪園的作家先進好友們多賜指教,或可結出些金黃飽滿的稻穗。(註1

…………………………………………

在逍遙閣貼文的「老農」之一是,台大農藝系同班老友黃盛洛兄(註2。他的最後一篇文章在2018/08/05貼出後,因纏綿病榻二十多年的素貞嫂去世而停筆。

日前接到他的 email 及一篇文稿。他說:

。弟最近無聊寫了一篇回憶台北的往事 "台北學",有小篇幅談及我們那時代的 "由你玩四年"(請見附檔) 寄上與你分享(請別見笑)。

到了這把年齡,真的是走上回憶之途。其實回憶也是件美事,模擬 “紅樓夢"的 “好了歌",漫聲唱道:

  世人都曉神仙好,只有年少忘不了,

  笑談人生苦與樂,黃金歲月有多少。

我很高興看到盛洛兄能夠慢慢走出傷痛,重新提筆。由於我們仍在「學寫」階段,謹此附上他的文章,敬請諸位前輩作家好友們賜予指導。

(註1逍遙閣:一群老農的筆耕園地  http://blog.udn.com/jfeng13x/112298638

(註2逍遙閣的經營者只有一人  http://blog.udn.com/jfeng13x/112642031

淺談「台北學」

(文:黃盛洛教授/編輯:馮紀游)

 

背負著行囊及家人的期許到台北

參加專科學校的入學考試

那是1957年的往事;

下了火車,

烏煙瘴氣的車站大廳悶熱得很

逃出車站, 走出大廳, 第一件影入眼簾的是

迷你艾菲爾鐵塔活像玩具般地樹立在

站前廣場, 少了點氣勢與莊觀

令人大失所望;

 

落腳在西門町漢中街吵雜巷弄

的一座日式房子裡

日落前, 饑腸滾滾的在鐵道旁的

中華商場, 悶熱的鐵皮屋下,

第一次嚐到了難下嚥的臭豆腐;

! 台北  台北

你長得真難看

台北人活得真辛苦;

住不好吃不好

寧願在鄉下, 空氣清新, 活的舒服

真幸運, 我名落孫山

  Xxxx               xxxxx

1962 年再度背負著行囊及家人的期許到台北

參加大學入學考試;

步出火車站眼前一亮,

那礙眼的艾菲爾鐵塔不見了

車輛順暢多了, 可是

公車還是那麼擠,

晚娘的車掌小姐, 還是那麼兇

令人懷念家鄉客運車的車掌小姐

悅耳的鄉音 溫馨  友善,

 

輕騎渡過兩天的大學聯考

考完後奬勵自己

坐火車到碧潭 泛舟輕鬆一下

之後, 打道回府等待佳音

真幸運, 我金榜題名

台北  台北 我來了

, 台北由你玩四年

年輕真好 是輕狂的時代

走上街頭 走上郊區  走上水岸邊

那迷人的

大街; 濃濃書香味的重慶南路是打發時間的好去處

小街; 巷弄如溫州街的咖啡屋是做白日夢的好地方

青山 小徑 ; 陽明山、大屯山 是尋找高人的好去處

碧水泛舟時, 同舟佳人一曲「love you more than I can say

      令鄉巴佬 我失眠了好些時日

! 美麗的台北真好玩;

     迷人的自然生態城, 宛如成長中的村姑

, 台北萬花筒;

有古樸的社區訴說著前人的遺跡 歷史 

風花雪夜的花街柳巷; 座落在萬華寶斗里  環的江山樓

       給了落魄男人找回片刻尊嚴機會 

賞心悅目的藝人饗宴; 音樂會  戲劇公演  國際詩歌節

中山北路的洋文書店; 給予知識份子窺探外界思想的窗口。

電影街; 最受學生歡迎

夜市的美食, 便宜又味美

中華商場; 血拚、閒逛的好去處

西門町是 學子留連、約會熱門景點

博物館典藏的文物, 豐富了視野

北投的溫泉區泡湯; 輕鬆了疲憊的身心

      酒家的拿卡西歌聲; 撫慰迷失的男人

! 台北真精彩 、令人樂不思蜀

, 台北變調了

然回首

台北青山不再綠

台北河水不再清

台北天空不再藍

自然美景逐漸變了調

 

綠地不見了

水田消失了

水泥叢林出現了

 

鐵騎在大街小巷上呼嘯奔騰

龜速、烏賊車塞滿了大道

 

古雅的建築物被鏟除了

水圳乾涸了, 成了垃圾場

淡水河成臭臭的黑龍江

陣陣噁心,臭氣隨風飄向岸邊

漂浮在水面的死禽與死獸

成為魚蝦的佳餚

黃昏後,不再浪漫;再也沒人垂釣

    ;淡水河再也沒人划龍舟

 

傳統市場依然; , , ,

街上的平交道令人厭惡

鐵道躺臥在大街上;像喪家犬  人人唾棄

由鐵皮屋蛻變為三層中華商場

像風華已逝的老鴇

再濃妝豔抹也無法挽回失去的青春

浪漫的生活走調了

依然故我的是;

中山北路美式酒吧醜陋的美軍 白的 黑的摟著台灣姑娘進出。

林森北路日式酒家;醜陋的東洋鬼子醉醺醺的與台灣姑娘打情駡悄。

可愛的台北怎麼了! 生病了?

, 台北重生

時移勢轉  台北人覺醒、思變

台北浴火重生地蛻變

 

學校紛紛建了迷你自然生態池

破房子不見了  迷你綠地出現了

公園被整修了, 濕地被重視了

普羅大眾 走向公園

Xx       xx

傳統南門市場嶄新的姿態出現了

宏偉現代化火車站出現了

鐵路被移到地下

醜陋的平交道不見了

令人懷念的火車汽笛也消失

老態的中華商場拆除了

取而取之的是

     寬闊的中華路

     美麗的艋舺大道

 

新社區逐漸形成

紅樓再度粉墨登場

現代與傳統風格的國家劇院  音樂廳出現了

世界級的新地標拔地而起

 

捷運系統逐漸成為大眾交通公具

公車不再擁擠

公車晚娘車掌不見了

公車司機禮貌地尊重遊客

台北生態逐漸改善

人變得友善

抬頭看藍藍的青天

近看河水不再污濁,

低頭看腳踩的大地有了錄意

感謝上帝

台北己由村姑成長為輕妝淡抺的成熟少婦

樸實、迷人又有魅力的城市

…………………………………………………………..

2出處: 1962年的台北市(張哲生 https://www.facebook.com/ZhangZheSheng/photos/a.10151511331044531/10151824410919531/?type=1&theater

黃盛洛的文章(依發表日期為序):

01 學佛的老人:畢業50周年返校團聚有感(含黃盛洛的詩一首)  http://blog.udn.com/jfeng13x/80106868

02 炎夏書聲(黃盛洛) http://blog.udn.com/jfeng13x/90241975

03 人約黃昏後(黃盛洛) http://blog.udn.com/jfeng13x/90341257

04 我為什麼要參加 六堆客家文化研習營(黃盛洛) http://blog.udn.com/jfeng13x/90451272

05 客家緣(陸游) http://blog.udn.com/jfeng13x/90578459

06 如果….我還有淚(黃盛洛) http://blog.udn.com/jfeng13x/107702341

07 落難的龍種(黃盛洛) http://blog.udn.com/jfeng13x/108788866

08 彎彎小溪(宏都拉斯生活體驗)(黃盛洛)  http://blog.udn.com/jfeng13x/108877215

09 白文鳥簡介(陸游) http://blog.udn.com/jfeng13x/109222283

10 來自太乙銀河系的訪客(上)(黃盛洛) http://blog.udn.com/jfeng13x/109222354

11 來自太乙銀河系的訪客(下)(黃盛洛) http://blog.udn.com/jfeng13x/109222796

12土樓 土樓(黃盛洛) http://blog.udn.com/jfeng13x/113891103

 

 

( 心情隨筆心靈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jfeng13x&aid=132121066

 回應文章

ynn600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4/06 11:44

小時候對台北的印象就是熱鬧繁華, 住在新北投能上一次台北好興奮.

現在看你今昔台北市容照片, 還真不敢想像當年認為的繁華是指蝦米?

真是變化太大了!   不過我到宜蘭想找以前的竹林農家四合院, 卻也找不到了.

農地中央都是些小別墅的樓房, 一點農家趣味都沒有, 真不知哪樣比較好耶?

ynn

馮紀游(陸游:上帝的畫布)(jfeng13x) 於 2020-04-06 17:07 回覆:

哈哈哈,我是在騎腳踏車時代赴美的。在台大射擊隊時,常背著兩支步槍騎著腳踏車很悠閒地去水源地小靶場練槍。經過的那一帶相當「荒涼」。退休後有一次回來,看到報上說明天是「台大50週年校慶」,次晨就坐計程車從永和去看看。司機說到處塞車,只能走水源路。結果還是花了一個半小時才到台大體育館會場,真實的體會到台北改變之大。….. 那次因為遲到,隨便在後排坐下。台上正有一個高大的校友在演講。我也不知道他是誰。等他講了半天忽然冒出一句:「登輝,我….」哈哈哈,原來是「他」!


金大俠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3/29 02:19

這台北學

寫的真好

令人回憶又回味🙏👍🤗


6/27華府作協第卅回「寫·閱·評·聚」

美國暴亂不止?看清多數與少數
小評夏春湧的近作
歧視下的自處之道
馮紀游(陸游:上帝的畫布)(jfeng13x) 於 2020-03-29 06:56 回覆:
謝謝金大俠!會轉達黃盛洛兄。微笑已拜讀大作,很有趣而且我們都嚐過的早年經歷。我的運氣比較好。1968 秋赴 U. of Minn. 才三個多月,隔壁實驗室的 scientist, 席伯母就送了我一台 1958 Ford Fairlane (已不用,但又捨不得丟的)。因為我在高一暑假就學會開 2-1/2 T GMC,預官又在裝甲兵(見註),所以當起義務教練,用它教會了五位同學(台灣留學生);換車後就把它送給他們(合租住的一群)。(註:參見 盛夏冬眠 -- 尋找有熊氏後裔! http://blog.udn.com/jfeng13x/105742683

靜若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3/26 01:45

台北哦,一言難盡,我的年輕日子裡,它對我而言很重要親你一下

我的年紀沒有王芷蕾小姐那麼大,但每每聽到她唱 "台北的天空" ,就讓人淚雨如下…

馮紀游(陸游:上帝的畫布)(jfeng13x) 於 2020-03-26 13:05 回覆:

在國外聽到 "台北的天空" 時真是十分感動,在那時知道王芷蕾。這首動人的歌在海外流傳甚廣,而且至今不衰。微笑

 


和煦秋陽 【千磨百劫】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3/20 22:16

這篇引起許多回憶    晚娘面孔的車掌小姐    記憶猶新   呵呵

時代更替   變化是必然的     只要是越變越好就行

對我而言寫作就是消遣    找事做而已   

寫當下事     不太去回憶過往雲煙    

馮紀游(陸游:上帝的畫布)(jfeng13x) 於 2020-03-24 17:55 回覆:

哈哈哈,好瀟灑的寫作心態!我該多學學。

車掌小姐的面孔,在我的印象中都是很友善的--可能是台大學生票有加分效果吧?!


akuan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3/20 20:32
很多人嘲笑臺北人是天龍人,我聽了都覺得很不爽,被嘲笑為高高在上的臺北人,其實比其他地方的人擁有寬闊的心胸-----這讓我這個沒有身為“天龍國”原罪的中部人來說,算是公允吧?
馮紀游(陸游:上帝的畫布)(jfeng13x) 於 2020-03-24 18:04 回覆:
哈哈哈,我比較遲鈍,在台北五年(四年大學加一年研究所)除了被偷掉五台腳踏車外,只覺得台北人很不守秩序。和屏東唯一的超大差異是屏東變小了!哈哈哈

四妹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3/20 12:43
請問當年的“迷你艾菲爾鐵塔”是哪個建築物?有資料照片嗎??小的好奇...害羞
馮紀游(陸游:上帝的畫布)(jfeng13x) 於 2020-03-20 13:07 回覆:
哈哈哈,有趣的問題。我已發電郵給盛洛兄詢問。微笑
馮紀游(陸游:上帝的畫布)(jfeng13x) 於 2020-03-20 13:29 回覆:

本文說1957年時的位置如下:

逃出車站, 走出大廳, 第一件影入眼簾的是

迷你 “艾菲爾鐵塔” 活像玩具般地樹立在

站前廣場

馮紀游(陸游:上帝的畫布)(jfeng13x) 於 2020-03-20 22:55 回覆:
“迷你艾菲爾鐵塔”就是一座鋼骨架起的模型式鐵塔, 不是建築物
記憶已模糊不清,
    民國 40s 時代的新生報有報導, 那時新生報每周有"新生兒童"周刊
該周刊曾用“迷你艾菲爾鐵塔”當封面.
    可惜新生報已停刊. 否則必定可考.
  也許國家圖書館有檔案可查.

謝謝提問.

黃盛洛    敬上.

安歐門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3/20 09:11

個人觀點,玩玩部落格就好,出書不必了,不環保又浪費錢。

寫的時候最快樂,沒人看又何妨,虛名如浮雲,自導自演何必。

馮紀游(陸游:上帝的畫布)(jfeng13x) 於 2020-03-20 13:04 回覆:
哈哈哈,我也沒有發出書的「願」。其實仍游走於寫與不寫的邊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