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誰翻譯了《伏爾加縴夫曲》
2019/05/10 04:32:05瀏覽2022|回應8|推薦128

上圖1 和顺镇艾思奇故居

下圖2 艾思奇和夫人王丹一

2019/03/19 拙作中(註1有這麼兩段對話:

(註1)從大貝斯公鴨嗓到兩個半八度 http://blog.udn.com/jfeng13x/125171772

To:雪霏兒_Sapphire

對了,還有一件「笑史」。在愛城的綜藝表演會上,我通常都是擔任司儀/主持人。第二次在大學禮堂辦盛大公演(售票),那位大陸聲樂家為我們負責歌唱的部分,還特地請一位大陸鋼琴家伴奏助陣(兩位都是國家級的音樂家)。她要我插入一首獨唱:Volga Boatman 伏爾加縴夫曲

我知道一定會忘詞,所以自己改裝了一個超大譜架,把譜子放大到 60公分寬。練習翻動無數次,好像能夠成功護航。可是演唱到三分之二時,完全亂掉,譜子和手眼成了仇人,不知跑去哪裡了。

好在演講經驗豐富,臨危不亂,管它什麼歌詞,全用「唉嗨喲荷」合著調子「哼吼」。把這一大段呼嚨完才恢復正常。

我唱完就是中場休息,趕快跑到音樂廳外透口氣,定定神,好繼續當主持人。哪知竟有幾批老外跑來恭喜我,讚美我的「俄式低音」。

會後問聲樂老師及鋼琴老師,他們各有專注竟然也沒發現老頑童的「呼嚨」。「連國家級的音樂家都騙過去了」乃老頑童的生平最大快事也!哈哈哈

雪霏兒_Sapphire

哈哈哈~~~~笑死了。陸桑真能隨機應變,這樣也能混過,佩服啊。

我的「笑史」能夠笑倒 Sapphire表示可從野史升格為正史了。

我想,能把全場唬住的關鍵在於「Volga Boatman 伏爾加縴夫曲」是俄國民謠,本市來聽音樂會的白人的音樂素養雖高但熟悉的也只是旋律而已,加以我們用的歌詞是「中文版」。

老頑童現在都還記得那些來恭喜的人的表情及「兩位國家級音樂家」的錯愕~~真是生平最大快事也!哈哈哈

………………………………………………………………………………………………………………………..

當時練習中文版的「Volga Boatman 伏爾加縴夫曲」時,歌詞的譯者印作「佚名」。在開始寫這一篇文章時才「開始」好奇,上網查到譯者是艾思奇,謹節錄部份與好友們共享:

誰翻譯了《伏爾加縴夫曲》

https://translate.google.com/translate?hl=zh-TW&sl=zh-CN&u=http://www.yhcqw.com/33/1171.html&prev=search

《伏爾加縴夫曲》(又名《伏爾加船夫曲》)是一首著名的蘇俄歌曲。 它作為我國最早傳唱的俄羅斯民歌之一,從上世紀二三十年代傳入中國,受到廣泛歡迎。 它激勵了一代人,不怕艱難險阻,奮力拼搏,勇往直前,鼓舞他們走上革命解放的道路,並且得到現代人們的喜愛。 它渾厚悲愴、沉重有力的音樂語言使人想起列賓的著名油畫《伏爾加縴夫曲》,想起中國黃河、長江上的縴夫,想起中國的黃河船夫曲、川江號子和大路歌。

《伏爾加縴夫曲》中文歌詞的譯配通順有力,琅琅上口,詞意通俗而深刻。 對照俄文原文可以看出,“齊心協力把縴拉”、“踏開世界的不平路”的翻譯對原文又有新的昇華。 這首歌的譯配至今已經經過了七八十年時間的考驗,得到了音樂界和廣大群眾的認可和喜愛。 令人不解的是:這麼一首著名的歌曲,經過這麼長時間的傳唱,至今譯配者卻為“佚名”

到底這首著名歌曲的譯配者是誰? 為什麼會這麼長時間“佚名”? 一直是人們心中的一個謎團。 近來翻閱《艾思奇文集》偶然得到一條重要信息,又查閱了相關的一些文章,終於得到答案——原來這首歌的譯配者並不是音樂界人士,而是我國著名的哲學家艾思奇!

艾思奇作為我國著名的哲學家,在老一輩的廣大知識分子和黨員幹部中幾乎無人不曉,他的《大眾哲學》、《社會發展史》講座和《辯證唯物主義歷史唯物主義》都在全國產生了廣泛的影響,但他在音樂界的貢獻卻鮮為人知。 下面將我所查到的有關資料介紹給大家,以幫助解開人們心頭的這個謎團。

1、人民出版社19838月版《艾思奇文集》中刊有艾思奇年譜,摘錄如下:

2、(略)

3、艾思奇大哥的同學好友馮素陶(原山西省人大主任,共產黨建黨初期,雲南早期共產黨員,現已近百歲)在回憶文章中寫道:

他第一次從日本回昆明養病(兼有其他任務)時,帶回一些世界作曲名家的傳記,如《貝多芬傳》等贈聶耳……又把《馬賽曲》、《伏爾加船夫曲》譯成中文教聶耳唱……(見《人民的哲學家——艾思奇紀念文集》21頁)

4、關於艾思奇和聶耳的友情,鄒高翔文章《哲學家在哲學之外》寫道:

艾思奇和聶耳不但是同鄉,而且是至交。 音樂是他們友誼的橋樑……1928年,(下轉78頁)(上接76頁)艾思奇第一次從日本回昆明時,給聶耳帶回許多世界音樂家的傳記,同時還給聶耳帶來《國際歌》、《馬賽曲》、《伏爾加船夫曲》等著名樂章。 (見《人民的哲學家——艾思奇紀念文集》262263頁)

5、艾思奇的夫人王丹一(註:也是著名哲學家)在回憶文章中有如下記述:

20世紀)50年代,美國男低音黑人歌唱家羅伯遜演唱的熱愛和平的歌曲在中國負有盛名,艾思奇喜歡聽他的唱片。 他平時也常用有素養的男中音唱一些歌劇段子或外國民歌,每當他聽到羅伯遜唱的《伏爾加船夫曲》時,便情不自禁地跟著唱起來,這是一首反映勞苦大眾心聲的俄羅斯民歌。 艾思奇對這首歌曲懷有特殊的感情,是他早年從日本帶回並翻譯成中文,送給他的老鄉、著名音樂家聶耳,並和他一道傳唱。 (見《人民的哲學家——艾思奇紀念文集》119頁)

從以上資料可以推斷:是艾思奇早在1928年將《伏爾加船夫曲》譯配成中文,並交給聶耳在昆明首先傳唱。 由於艾思奇是哲學家,工作精力全在馬列主義哲學的研究、宣傳、教育方面,譯配外文歌曲只是偶爾為之的業餘愛好。 他在譯配好歌曲交給聶耳後,從未去關注過此曲譯配者的署名問題。 而聶耳這位中國著名的音樂家又英年早逝(193523歲時不幸在日本溺水逝世),也未來得及解決這個問題。 終使《伏爾加縴夫曲》的譯配者成為鮮為人知的“秘密”。

延伸閱讀:

神奇的 Pi(李益謙)上帝的音符, 悅耳的音樂, 永無止境, 永不止息  http://blog.udn.com/jfeng13x/112256870

火星日出之歌(李益謙) http://blog.udn.com/jfeng13x/123429981

The Sense of Music 《日新‧樂譯》跨界科技音樂會(蔡憲宗)  http://blog.udn.com/jfeng13x/109010952

《日新‧樂譯》跨界科技音樂會六位音樂家簡介  http://blog.udn.com/jfeng13x/109020717

少年小提琴家席紹喆獨奏會(蔡憲宗) http://blog.udn.com/jfeng13x/108369148

台南音樂人文生態之旅(蔡憲宗)  http://blog.udn.com/jfeng13x/101482084

西藏綠教歌手(心如) http://blog.udn.com/jfeng13x/91084816

見山三部曲 http://blog.udn.com/jfeng13x/79789140

 

( 心情隨筆心靈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jfeng13x&aid=126516514

 回應文章

Miss允疇
等級:5
留言加入好友
٩(◦`꒳´◦)۶
2020/06/24 16:39
祝您端午節快樂唷!ヽ(✿゚▽゚)ノ 
馮紀游陸游:賀李若望主教(jfeng13x) 於 2020-06-25 16:35 回覆:
也祝您有四天愉快的端午節連續假微笑

亞魯司基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我的相簿
2019/08/10 17:53

晚安  馮紀游(陸游:瓦地倫紅色沙漠風情)

個人相簿

點選 新增相片

試看看這樣

能不能上傳照片

馮紀游陸游:賀李若望主教(jfeng13x) 於 2019-08-10 19:07 回覆:

非常感謝,讓我試試看微笑

祝週末愉快


亞魯司基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回應放照片
2019/08/04 07:22

早安    馮紀游(陸游:瓦地倫紅色沙漠風情

在回覆裡

有插入個人相簿相片的選項

點選之後,就可選取相片插入

附圖一張,請參考

馮紀游陸游:賀李若望主教(jfeng13x) 於 2019-08-04 17:49 回覆:

非常感謝賜教!崇拜

我會試試看。目前更遜一步,因為還不會用「我的相簿」。祝週日愉快。


ynn600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9/05/23 16:42

你還真有心, 找到這筆資料.  那現在如果出版這首歌曲, 都應該附上譯者才對啊,

用佚名兩個字有點馬虎卸責.

原來閣下歌喉讚, 哪天錄下來在格子裡讓大家欣賞? 可以見識到不少名歌咧.

ynn

馮紀游陸游:賀李若望主教(jfeng13x) 於 2019-05-25 09:37 回覆:

所謂「時節因緣」真的很有趣,如非一時心動寫了篇「從大貝斯公鴨嗓到兩個半八度 http://blog.udn.com/jfeng13x/125171772 」,在留言回覆中和 Sapphire聊起我演唱的「笑史」,之後,才想起要查一下伏爾加船夫曲的作者。隔了三十多年的一時興起,竟然查到了艾思奇。雖然必須歸功於發達的網路功能,但也不得不嘆因緣之奇妙。

至於「錄下來放在格子裡」,恐怕難以達成,因為我是電腦白痴,想在留言中放入張照片都試不成功,更別說錄音或視頻了。其次,以前我有全套的錄放裝備及卡拉OK,但都留在加拿大了。實在抱歉之至…. 拍些!拍些!


醉言夢語風花雪月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9/05/14 17:23

首先讚佩陸游兄能鎮定悠遊還迷倒老外

其次能找到翻譯歌詞者

有時覺得以前的人做事好像都比較踏實,翻譯時還注意到遵循原意甚至在文字上勝過原文

馮紀游陸游:賀李若望主教(jfeng13x) 於 2019-05-14 19:47 回覆:

謝謝 Horace。可能是演講、會議的場面閱歷多了,不會怯場,又有「被打鴨子上架」的自知,預先給自己做了心理建設吧。哈哈哈

過去的歌詞的確讓人欣賞,記得「銀花飛」實令我感動不已。不過後來的歌,有些詞經改過後比較適合我們這些「台灣留學生」的胃口。


戈 筆 揚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9/05/11 23:43

可否把录音在这里公布一下?

让大家一饱耳福。至盼!

馮紀游陸游:賀李若望主教(jfeng13x) 於 2019-05-12 18:09 回覆:

回一號老小子:.....想起了斯義桂..... 當以專文回覆得意

二號老小子拜上


戈 筆 揚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9/05/11 23:37
真功夫,大发现。赞!!
馮紀游陸游:賀李若望主教(jfeng13x) 於 2019-05-12 18:05 回覆:

謝謝一號!

二號拜上微笑


老魔王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9/05/10 15:44
哈哈哈, 好有趣. 所以, 內行的聽門道, 外行的聽旋律!
馮紀游陸游:賀李若望主教(jfeng13x) 於 2019-05-10 19:53 回覆:
哈哈哈,老外世界中也有各式各樣的「老外」,唬唬不難。唬到專家才是得意事。得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