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朝鮮平壤為何遽然變臉?
2012/04/03 08:06:54瀏覽3487|回應0|推薦15

朝鮮平壤為何遽然變臉?

(2012-04-02)

Recommended by Heavenly Guest

朝鮮人民軍為了保持自己的獨大地位,及對國家政策的主導能力,就必須不斷製造危機,使朝鮮始終處於嚴苛的政治環境壓力之下。

在戲劇化地與美國達成和解協定、答應暫停遠端導彈試射及核子試驗之後,短短半月時間,平壤就將其無情撕毀,將東北亞局勢再次推向危機。如此兒戲式的做法,實在讓人目瞪口呆。

金正恩剛剛接班,為何就想給外界留下一個毫無誠信、不負責任、變化無常的壞形象?在國內地位還很虛弱的情況下,這種生硬唐突、大起大落、毫無政治技巧可言的外交操作手法,不僅將使其處於更惡劣的區域環境,損壞了與其“保護”者中俄之間的關係,而且也絲毫無益於其國內形象的塑造。

首先可以肯定的是,與美國達成協議並不損及金正恩的“光輝”、“偉大”領袖形象,也難以被視為對其父路線的背棄,因為與華府之間的談判,恰恰是金正日在去世前自己開啟的。

那麼,金正恩為何會採取這種損人不利己的做法?平壤為何會首尾兩端,混亂無常?在筆者看來,這是由於平壤特殊的政治體制造成的。人民軍為了保持自己的獨大地位,及對國家政策的主導能力,就必須不斷製造危機,使朝鮮始終處於嚴苛的政治環境壓力之下。一言以蔽之,政局穩定、國際壓力減緩,是人民軍操控權力的大忌。

軍人集團與勞動黨權力失衡

和中越等社會主義國家通過黨內醞釀選舉,產生新的領導人不同,朝鮮是在金氏家族內部,通過封建式的子嗣繼承來傳遞權力的。顯而易見,如此封閉的體制,除了需要不斷製造金氏父子的政治神話來供應合法性外,領導人對軍隊的絕對控制變得至關重要。1991年,金正日當選人民軍最高司令,兩年後又通過修憲,當選國防委員會委員長。這樣,在1994年金日成主席病逝前,金正日已完全掌控了軍隊。三年“守孝”期滿後,他才繼任勞動党總書記。

除了鞏固個人絕對主導地位這一因素外,1995年開始實施的“先軍政治”治國路線,也強化了軍人集團的穩固地位。嚴苛的外部環境使這一路線名正言順,相當大比重的資源由民用轉投軍事部門,成就了朝鮮軍人集團獨大、享受超國民待遇的畸形現狀。(2009年憲法第76條明確規定:革命老戰士、革命烈士和愛國烈士的家屬、人民軍軍人家屬、榮譽軍人,受國家和社會的特別保護。)

與之相比,朝鮮的另一大強勢集團——勞動黨的政治地位,在金正日時期則遭到削弱,不但黨的全體代表大會30餘年未開,中央全會在1993年六屆二十一中全會後也長期陷於停擺。尤其重要的是,勞動黨對軍隊的指揮控制權越來越虛化,這從其下屬的中央軍事委員會的權力變化可以明顯看出。

《朝鮮勞動党章程》第27條規定:“中央軍事委員會討論決定貫徹黨的軍事政策的措施,組織領導加強人民軍等所有武裝力量、發展軍需生產的有關工作,統率我國的軍事力量。”這一最高統帥部的地位,實際卻被國防委員會取而代之。

國防委員會原來只是中央人民委員會下屬的一個專門委員會,1998年朝鮮修憲,撤銷中央人民委員會,國防委員會此後成為“國家權力的最高軍事領導機關,是總括性的國防管理機關。”(2009年憲法第100條)。其在憲法當中的位置僅次於形式上的最高人民會議,高於最高人民會議常任委員會和內閣。

國防委員會的權力膨脹,一方面是由於“先軍政治”路線的推行,另一方面也源于金正日個人試圖擺脫勞動黨、強化對軍隊絕對控制的需要。根據憲法第102條,金正日擔任的“國防委員會委員長指揮和統帥一切武裝力量,領導全部國防事業。”

權力競爭難以避免

在金正日時期,不論人民軍,還是勞動黨,都直接效忠于領導者個人,最高領導者的絕對權威,保證了兩者間關係的穩定。所以,儘管國防委員會的超脫權力,與勞動黨的軍事統率權形成矛盾,但不至於發生衝突。不過,當這位最高領導人突然病逝,繼承人又完全沒有政治閱歷和控制能力的時候,舊體制的弊端就將成為致命威脅。

2008年突然中風後,金正日開始全力為其子接班謀劃佈局。對軍事獨大的局面,金正日採取了兩種策略予以消解。一個是陸續將一些軍隊元老革職,提拔任用新的60歲左右的軍方人士擔任要職,比如2009年擔任總參謀長的李英浩,以此削弱軍隊可能構成的威脅。另一個是重新恢復勞動党軍事委員會的權威。

2010年,勞動黨代表會議在時隔44年後再度召開,這次會議一方面修改黨章,規定“朝鮮勞動党總書記擔任黨中央軍事委員會委員長”,另一方面推舉金正恩、李英浩為軍事委員會副委員長。此舉使金正恩同時進入黨內和軍事高層,勞動黨的地位也借此得以抬升,形成與軍人集團間的權力制衡。

不幸的是,金正日的佈局還未完全展開即撒手塵寰。目前,國防委員會和軍事委員會的委員長都是金正日,不過,其副委員長和委員組成卻完全不同。比如金正恩姑父張成澤,2010年6月被任命為國防委員會副委員長,但他卻不是軍事委員會成員,在黨內,他甚至只是政治局的候補委員。擁有政治局常委身份的李英浩也不是國防委員會成員,這將導致中央軍事委員會的重新崛起。但更大的可能是,軍人集團與勞動黨將圍繞兩個委員會間的矛盾展開權力爭奪。

由於精英間的衝突,朝鮮目前極端個人集權的政治體制,可能會朝著多元競爭的格局方向發展。如果金正恩不能很快鞏固權位,平壤還將面臨內部崩潰的巨大風險。

作者李因才  PRC復旦大學國際關係與公共事務學院博士生

( 時事評論政治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jesusismysavior&aid=62908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