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震憾教育
2007/11/15 10:34:40瀏覽459|回應0|推薦6
           ‧王文華

聰明的人有兩種,一種是「書本聰明」,他們有「知識」,會讀書,能考試,有好的學歷和穩定的工作。照規矩行事,永遠不偏離中產階級的價值。他們的信仰和道德不但絕對,而且霸氣,對和他們不同想法的人多少帶點鄙夷。他們內外在的生活都沒有灰色地帶,沒有殘缺,而且充滿「意義」。

另一種叫「街頭聰明」,他們有「常識」,在學校也許不太靈光,在現實世界卻無往不利。他們沒有頭銜或虛名,卻能得到牛鬼蛇神的信任,甚至喜愛。他們臨機應變,沒有任何原則。每天都在和自己及別人討價還價,生活是一連串的妥協。有失望?管他去死!打落門牙和血吞,還沒時間看牙醫。

「震憾教育」講的就是這兩種人共事時的衝突。丹佐華盛頓飾演一名「街頭聰明」的刑警。他廣結黑白兩道,辦案時不擇手段。威脅、利誘、毆打、出賣是例行公事。常常藉由犯法來維持法律,並且以此為傲。伊森霍克是「書本聰明」的菜鳥。充滿理想主義,堅信警察是正義的使者,在維護正義的過程中必須以身做則,照章行事。因為規則太多,所以個性機車,很難和別人打成一片。華盛頓認為想要緝毒自己必須先吸毒,要抓大毒梟必須把小囉囉放掉。為了得到情報,可以偽造搜索票。為了達到目的,朋友也可以犧牲。霍克雖然是華盛頓的手下,對這些卻全不認同。雖然勉強自己去適應,但最後還是回到本性,做出了沒有殘缺的選擇。

台灣的教育體制和家庭價值鼓勵的是「書本聰明」,於是造就了許多「很會考試、沒有知識」或「徒有知識、沒有常識」的人,我和我的朋友都是這一類。我們循著社會所認同的路途一路走來:第一志願、出國留學、外商公司、中產階級。我們在這個遊戲中表現地非常優異,但對這個遊戲以外的世界一無所知。怎麼樣得到免費或折扣、到哪裏墮胎、哪些地方可以違規停車、何時耍狠何時必須閉上眼睛。不但不知道,有時還會嘲笑那是君子不為的小聰明。我們當然也無處可以學這些東西,因為我們交往的都是同質性很高的人。

知不知道到哪裏墮胎其實無所謂,我們小心奕奕的個性大概也不會導致這樣的需求。比較令我擔心的,是我們在態度上變得自滿、保守、過度成熟、不容易接受新的想法。這樣的態度使我們在人生的各個面向,做的都是最安全、最主流的選擇。在職場,我們不敢創業,一是因為從來沒有失敗過的我們害怕失敗,二是因為我們缺乏創業所需的叢林求生技巧。在感情上,我們永遠把標準定得太高,好像在考聯考,而我們的標準的幾個項目都是極盡人工和世俗的(學歷、工作之類)。在生活方式上,我們也一定要有「9-5,星期一到星期五」的結構,沒有結構,我們覺得赤裸和空虛。因為我們不是獨立的個體,而是一個圍著體制繞的衛星。

我當然不是在建議一種革命式的改變,鼓勵大家都去留長髮吸大麻,立刻辭去工作去賣花(我的朋友離開企業跑去開花店的,最後都倒了)。「震憾教育」的最後,伊森霍克不但沒有變成丹佐華盛頓,反而更加徹底地反對他。不過我相信我們都應該和霍克一樣去經歷這一場震憾教育:脫掉西裝,不再用名片和頭銜在自己身邊搭起一個防護網。了解「街頭」的真相,偶爾把自己的手和心弄髒。認識一些和自己完全不一樣的人,讓自己吃虧受創。在體制下我們已經舒服了太久,我們都欠自己一次那樣的成長。

◎刊載於《Cheers》雜誌 專欄「快樂工作人」
( 創作文學賞析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jenny4aa&aid=13753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