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遇見幸福-第八話
2007/01/27 07:54:11瀏覽222|回應0|推薦0

小說創作/文:cindy野 火柴人間情系列(一)遇見幸福

第八話 好朋友相聚時刻

他們打算在札幌度過最後一夜,就回台灣,川上在這最後一夜,做了很多料理,作為離別禮。

「川上先生,真的很謝謝你對熙潔的照顧,還在我們要台灣之前的今晚,做

這麼多美味的佳餚招待我們。」正倫說。

「這沒什麼,就當做日本人好禮節吧!而且這幾天我們都熟了,你們又是櫻云子的朋友,這一餐也就不能省囉!」川上依舊客氣的說。

謝謝你!」正倫再次的道謝

ありがどごうざいます。」熙潔調皮的秀了一句日文,逗的兩個男人又笑起她來。

「哎唷!虧我有勇氣說日文吶!你們才能這麼開心!」熙潔像個小孩似的,看著正倫與川上的笑容,自己也很開心。

「是是是!小潔你真是用心良苦阿!」正倫說。

「呵呵!就別糗他了!雖然不標準,但是也做到笑果了!」川上笑笑的說。

「就是就是,那像正倫,總愛損我!」熙潔說完,轉向正倫做出一個鬼臉。

 

三個人邊說笑邊享用餐點,餐桌上好似掛滿了溫馨的字樣,熱鬧極了!

 

「川上先生,我有一件事相求,你應該會答應吧!」熙潔特別這樣問。

「熙潔小姐,你說說看吧!」川上說。

「是這樣的,我想邀請你耶誕節來台灣玩,跟我們一起過節,也讓我有機會招待你。」熙潔開心的提出邀請。

「咦!這提議不錯喔!怎麼樣,川上先生?」正倫也幫忙邀請。

「兩位如此熱情,我也不敢不從命,好吧!我耶誕節去台灣找你們過節。」川上

連想都不想,答應的很快。

「那真是太好了!這樣一來,耶誕節就熱鬧了。」熙潔又像小孩子似的跳了起來。

「到時候就承蒙兩位多關照囉!」川上舉起酒杯說。

「那當然,川上先生,我敬你。」正倫也舉杯回敬。

「我也敬你,敬我們友誼萬歲,耶誕節快樂。」熙潔跟著正倫一起舉杯回敬。

「那麼用完餐點,你們可要早點休息,明早要是遲到,飛機可不等人喔!」川上開玩笑的說。

「嗯!我們會早點睡的。」熙潔說。

                                          

終於這一夜過去了,早晨在黑夜之後輪番上陣,雪也停了,他們在有鳥鳴聲的晨曦醒來,準備向日本告別。

「小潔,起床了,要出發了。」正倫充滿精神的喊著。

「好的,我準備差不多了,再等我一下。」熙潔說。

「川上先生,我們該告別了。」正倫與川上告別。

「是阿!天下無不散的延席,正倫,這幅畫很特別,送給你們做紀念。」說完,

川上拿出一幅畫交給正倫。

「特別的畫?」正倫問。

「我準備好了,走吧!咦?川上先生,這幅畫是?」熙潔好奇的問。

「上了飛機再看吧!否則要來不及了!」正倫說。

「是阿!你們上了飛機之後,再慢慢欣賞這幅畫,再見了!到時候台北見囉。」

川上揮著手送他們出門。

「再見了!」熙潔與正倫一起向川上說再見。

 

他們離開川上的住處,帶著期待的心到了機場之後,正倫撥了電話給琳美。

「琳美嗎?我是正倫。」正倫很開心的聽到好友的聲音。

「正倫,有什麼事嗎?」琳美詢問著。

「琳美,我是要通知你一聲,我跟小潔要上飛機,要準備回台灣了。」正倫告訴琳美要回台灣的消息。

「好的,我會開車去接你們的。」琳美開心的說。

「接我們?你到台灣了阿!」正倫疑惑著。

「嗯!昨晚到台灣的,那你們路上小心,我會去接你們的,到時候見囉!」琳美興奮的說。

okbye!!」正倫說了再見並掛上電話。

 

「琳美怎麼說?」熙潔問。

「她已經到台灣了,說晚點會到機場來接我們。」正倫說。

「真好,下飛機就能見面了,好久沒見了,好高興喔!」想到要與好朋友見面,熙潔非常的開心。

「是啊!你們倆交情這麼好,見面一定很多話聊!」正倫看著充滿笑容的熙潔,自己心中也非常快樂。

「那還用說,呵呵!」熙潔笑笑的說。

「東西都帶齊了吧!有沒有漏掉了?」正倫問。

「沒有,都帶齊了!等等就要上機了,就算漏掉,現在回去也太遲了。」熙潔說,

嘴角依然露著微笑。

「也對。呵呵!小潔,這給妳,急急忙忙來趕飛機,沒時間吃早餐,這是川上先

生剛剛拿給我們的,妳最喜歡的握壽司。」正倫拿了一份握壽司放在熙潔手上。

「川上先生他真是個好人,對吧!」熙潔看著握壽司就想川上的好個性。

「對阿!他是個好人,來吧!吃吧!」正倫同意的說。

「你也一起吃吧!要不然會餓的。」熙潔也拿了一份握壽司給正倫。

『往台灣台北班機的旅客請準備。』『往台灣台北班機的旅客請準備。』

 

「要上飛機了。小潔,不要走丟喔!」正倫說。

「當然不會。」熙潔說。

「短短時間內我坐了好多次飛機,真是神奇!而且這次終於有人陪囉!」上了飛機之後,熙潔自言自語的說。

「有人陪應該不錯吧!」正倫為了能與熙潔共搭一斑飛機在心中暗自覺得高興。

「當然囉!一個人坐飛機很無聊的,去雪梨、去日本一路上只能睡覺聽音樂,其

餘什麼都不行!」熙潔同意有人陪真的比較好。

「看來從大學畢業之後,妳經驗變豐富了吧!一個人旅行,又認識新朋友。還真

虧我跟琳美把妳丟在台灣,讓妳有所成長,呵呵!」正倫開玩笑的說。

「是啊!還真謝謝你們喔!呵呵!」熙潔說。

「不開玩笑了!我們一起來看看川上先生送的畫,不曉得這次他又畫了什麼?」

正倫拿出川上送的畫準備打開。

「對喔!你沒說我都忘了,我要看!」熙潔非常好奇川上畫了什麼。

 

打開畫的剎那間,空氣似乎都凝結了,熙潔的臉紅掩不住的蔓延,正倫的心事一時間又全回來了。

「這…這不是……。」熙潔呼吸快停止的說。

「是阿!川上先生竟然畫了下來。也許是一時興起吧!」正倫說。

「一時興起?跟那晚的你一樣嗎?」熙潔突然間說了奇怪的話。

「跟那晚的我一樣?小潔,妳這樣問我不懂。」正倫納悶著。

「哎呀!沒事啦!我也不知道我再說什麼,睡吧!還好一段長時間才到台北,昨

晚應該沒睡飽吧!」熙潔刻意轉移話題,不願再多談。

「也對!那妳好好休息,會冷的話,記得毛毯蓋上。」正倫說,縱使心中有一堆疑問。

                                          

雖然兩人都說要休息,兩人心裡卻都有事,睡也睡不著,閉著眼睛,心裡卻一直盤旋著兩人之間的事。

『是不是該面對的時候了,雖然小潔從以前就知道我的心意,但她始終沒有表態過,那晚的吻是不是讓她對我改觀了,她討厭我了嗎?』

『真是的,那晚我怎麼會這麼衝動就吻了她呢?』

『還是真要好好的問問小潔的意願呢?』

『好朋友這麼久,偏偏這個時候默契都沒了,要怎樣才能知道她心中在想什麼呢?』正倫百思不得其解,不知該怎麼解決眼前的迷霧。

 

『飛機只要發動引擎就能輕鬆穿越雲層,但為什麼我總是對我們之間的關係這麼無力,似乎斷了機翼,無論引擎如何發動,也穿透不了雲層,到底我對正倫的想法是什麼?』

『我們的關係只是建立在友誼而已嗎?』

『可是我為什麼沒有辦法以純友誼的角度看待那晚的吻,難道我動心了嗎?』雖然對那個吻不生氣,但她卻擔心著正倫是否只是一時興起,這個想法讓她的心也因此顫抖了,她的心亂了。熙潔的心思如同正倫般的矛盾難熬,猜不透自己也無法得知另一方的心情。

 

兩個人的心有如從地上往高空看的飛機一般,晃動在雲層間,卻不自在。閃爍的光芒耀眼,卻不開懷。任憑高空的氣流在兩人之間流竄,任憑著心思隨著飛機高低起伏著。

                                          

「窗外好美!因為飛行著,似乎離太陽更近了呢!」熙潔出了聲打破凝結的氣氛。

「是阿!太陽的光芒熱力,令人精神抖擻,看見了無數希望呢!」正倫也看著窗外說。

「你醒了,我吵到你了嗎?」熙潔把聲音放小。

「笨蛋小潔,就算吵到我又有什麼關係!傻瓜。放心,妳沒吵到我。」正倫這番

話夾帶了很深的情感。

「呵呵!喝水嗎?上飛機這麼久,應該渴了吧!」熙潔遞過一杯水給正倫。

「嗯!謝謝。」正倫說。

 

「對了!我都忘了!正倫,這個給你。」熙潔從包包中拿出了一個小盒子。

「這是什麼?」正倫問。

「你看看就知道囉!」熙潔說。

「那我打開囉!」「咦!是沙子。這應該不是台灣的沙子吧!感覺好綿密。」正

倫看著手裡的沙子說。

「嗯!這是我在雪梨布里斯本的黃金海岸裝回來的沙子,因為感覺很細緻,所以

裝回來做紀念。我裝了三個,我們一人一個。」熙潔說,眼神看著其餘兩個裝著

沙的盒子。

「三個,琳美也有份阿!」正倫問。

「對阿!琳美愛漂亮,這麼細緻的沙子可是最佳美容聖品,她一定愛不釋手。」

熙潔想像著琳美將沙子敷在臉上的樣子。

 

「妳該不會要她把沙子塗在臉上吧!」正倫說,還正中下懷。

「沒有阿!不過她應該會這麼做吧!呵呵!」熙潔說。

「等不及想看了,呵呵!不過,這沙摸起來真的很舒服,似乎感受到在海灘的感

覺,呼呼的海浪聲,微微的海風。呵呵!」正倫說手裡繼續觸摸著沙子。

「瞧你陶醉的!你慢慢想像吧!還要一回才到台灣,來看本書好了!」熙潔說。

 

正在翻書的時候,有一張紙掉在正倫腿上。

 

「又是一幅畫,該不會川上先生又畫了什麼吧!」

「這不是上次在淡水畫的,妳隨身攜帶阿!呵呵!」正倫說。

「是啊!我隨身攜帶。因為畫的很好阿,所以就帶在身上囉!」熙潔盡量不透露自己的心事。

 

這回兒,這張兩人一起在淡水畫的素描,讓她不得不面對心上的澎湃。

『原來這張素描一直扮演著化解我寂寞的角色,好阻擋強烈的思念…,是這樣嗎?我真的是這樣嗎?』熙潔似乎又陷進了難題。

「小潔,怎麼了?臉色怪怪的,不舒服嗎?小潔,小潔!」正倫看著若有所思的熙潔緊張的說。

「啊!我沒事。只是恍了一下而已。那我看書囉!」熙潔說。

「如果有不舒服的話馬上跟我說喔!」正倫緊張的說。

「嗯!我知道。」熙潔說。

正倫看著她看書的模樣,猜想她心中一定有事情,因為她的眼神完全不在書上,若有所思的樣子,讓他很擔心。但熙潔又不願意說,他也只能繼續擔心著。

                                          

「小潔,小潔!醒醒。要下飛機了。」正倫搖著一旁的熙潔。

「什麼事阿!我想睡覺。」熙潔緊閉雙眼,不願醒來。

「下飛機了,別睡了。」「好,妳要睡就睡吧,那我走囉!看等下妳要飛去哪一

個國家。」正倫說。

『要走了!飛到下一個國家…

『啊!正倫,等我阿!米------倫。』熙潔嚇了一跳的醒來。

 

「幹嘛幹嘛!小聲點,還在飛機上別叫這麼大聲。」正倫提醒熙潔小聲點。

「你不是說要下飛機了。還說叫我要睡就睡,說你要走了。」熙潔說。

「哪有!是快下飛機了,但是不是現在,是三十五分鐘之後的事,不過妳也可以

開始準備了,還有…。」正倫把眼神投向被熙潔握住的手。

「還有,還有什麼?」熙潔說。

「還有…還有妳先放開我的手,要不然妳怎麼整理東西。」正倫說,嘴角卻上揚了。

「喔…抱歉。」熙潔不好意思的說。

「不用說抱歉,妳剛剛看書到睡著,睡到一半,好像做惡夢似的,就害怕的想抓

東西,就抓到我的手啦!我看妳好像還睡的很沉,就讓妳繼續睡,沒有吵醒妳,

當然手也讓妳繼續握著。」正倫說。

「喔…謝謝你喔。」熙潔臉紅的迅速整理東西。

「好吧!那快把東西先整理一下,等等下飛機才不會慌。」正倫說。

「嗯!」

 

『又是夢,怎麼老是在飛機上作夢,嚇到我了!』熙潔在心中滴咕。

「不好意思,嚇到妳了!我看妳是高興昏頭了吧!」老先生說。

「老先生,你又來看我了啊!」熙潔說。

「是阿!我來看妳的進度阿,看來妳進度不錯喔,笑容滿面的,加油喔。」老先

生說。

「老先生,你說什麼進度?老先生!唉!怎麼又走了!」熙潔說。

 

「小潔,小潔!怎麼了,醒醒。」正倫拍著熙潔的肩。

「好好,我準備好了,走吧!」熙潔拿著大包小包的東西,就想往走道走。

「妳要走去哪?飛機還沒降落,回來坐好。」正倫喚住熙潔。

「啊!」熙潔又嚇了一跳。

「三十分鐘後才降落,妳再休息一下,把東西收好,等等下飛機才不會慌了手腳。

還有…。」正倫說,慢慢把眼神投向被熙潔握住的手。

「還有…,還有什麼?」熙潔問。

「還有…還有妳先放開我的手,要不然妳怎麼整理東西。」正倫說,嘴角卻上揚的露出笑容。

「喔…抱歉。」熙潔不好意思的說。

「不用說抱歉,妳剛剛看書到睡著,睡到一半,好像做惡夢似的,就害怕的想抓

東西,就抓到我的手啦!我看妳好像還睡的很沉,就讓妳繼續睡,沒有吵醒妳,

當然手也讓妳繼續握著。」正倫說。

「喔…謝謝你喔。」熙潔臉紅並快速的整理東西。

「小潔,那妳還好吧!我看妳好像很害怕的樣子。」正倫關心的問。

「沒事的。做了個小惡夢而已。沒事。」熙潔說。

 

『搞什麼,又作夢,還是夢中夢。什麼跟什麼,而且剛剛正倫說的話,還跟我夢見的相同,真是怪異!』熙潔又在心裡滴咕。

 

終於真的醒來的熙潔,滿腦子疑惑自己怎會一直作夢。越想越不知道為什麼。

 

「呼吸新鮮空氣真舒服!」熙潔雙手往天空伸展,好似想把空氣全部吸光。

「台北的空氣還是最親切的!坐了這麼久飛機,累不累?」正倫體貼的問,並主動接過熙潔手上的行李包。

「不累不累,在飛機上都在睡覺,不累的。」熙潔很有精神的說。

                                          

「熙潔!正倫!你們回來了。」琳美的聲音從遠處傳了過來。

「琳美,妳有沒有想我啊!呵呵!」熙潔調皮的說。

「當然想妳,在大陸都沒人能讓我抱著呢!」琳美抱著熙潔說。

( 創作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