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遇見幸福-第六話
2007/01/25 10:23:32瀏覽211|回應0|推薦0

小說創作/文:cindy野 火柴人間情系列(一)遇見幸福

第六話 札幌之旅

晚風吹在人行道樹上,落下的葉子似乎又替寂寞的人刻畫出離情,由綠色轉變為枯黃的枝葉,訴出了離人必須接受短暫的寂寞,好似夕陽西下,卻不會有消失的一天,只是天空與白雲必須暫時寂寞著,等待美麗的夕陽出現。

 

於是熙潔送正倫上了飛機後,她開始計畫著她下一次的旅程。

 

回家後,她開始又開了電腦,在網路上瀏覽,她計畫著下一站要到日本,提到日本最讓人喜歡的當然是以美景著稱的北海道了,北海道這個大焦點所涵蓋的市區非常的多,包括札幌、小樽、函館、富良野等等的地方,所以熙潔決定要到北海道去旅行,一路欣賞風景,決定旅居在北海道當地有名的城市『札幌』,當地被稱為『札幌後庭園』的定山溪溫泉更是吸引著她,讓她開始期待這次的旅程。

 

熙潔為了省去不必要的開銷,她盡量的避開有可能購物的路線,以及居住的大筆花費,她想著到了日本以後,去找間便宜的民宿住下來就可以了。

 

大概計畫過了一遍之後,她覺得不用太早出發,過幾天再動身就好,然而她在台灣準備了一些乾糧,去日本的時候可以省掉一些餐費。

 

就這樣過了兩天之後,熙潔整理了行李,準備出發完成日本旅程。

                                          

『真是期待!到了日本會不會碰到下雪,會不會有更好玩的事情呢?』熙潔邊想邊推著行李箱,準備上飛機。

 

上飛機之後,讓熙潔更驚訝的是,她的座位靠窗,可以透過玻璃欣賞沿路的雲層。坐定位了之後,飛機準備起飛,繫上安全帶之後,期待的心情更是加倍了。熙潔在包包裡抽出一些有關於日本的DM及書籍,帶上了座位上的耳機,撥放著具有日本傳統的音樂,熙潔在音樂的陪襯中,彷彿已經到了日本般,有著濃濃的感受。

 

這個時候,她突然間又想起火柴盒的事情,目前她用了兩支火柴,還剩下三支,她心想剩下三支該怎麼用,想著想著,機上服務生端出了午餐,濃濃的日本味讓她沒有心思再去想火柴盒的事了,午餐是鰻魚飯跟味噌湯,附加一小盤切好的蘋果,香味直逼的熙潔趕快用餐,一秒也不放過。午餐用完畢後,整個機上的旅客陷入睡眠,連熙潔也到了夢裡。

 

往日本的飛機慢慢的飛著,穿過的雲層變化的形狀,彷彿進入了時空隧道扭曲的不規則形狀,從明亮到黑暗的過程中,日本國已經就在前方,等著大批的旅客進駐。

 

「各位旅客!請注意!飛機準備降落!」

大聲的廣播讓熙潔醒了過來,眼看著飛機要降落了,她開始收拾著東西,準備飛機的降落。

「各位旅客!飛機已經準備降落,請在位置上坐好,以免發生危險。」沒多久,

廣播聲又傳來告知旅客飛機即將降落在日本的土地上了。

 

下了飛機的熙潔,看著人群,她雖然感到寂寞,但也懷著期待走在機場中,看著每一景物,充滿著期盼。

 

踏出機場,冷冷的空氣讓她精神振奮了起來,心情也開始興奮。

  

到達了日本,熙潔第一天先住在飯店裡,計畫著第二天中午再去找民宿。到了飯店的熙潔,辦好check in之後,就到房間裡休息,享受按摩浴缸的伺候。穿上了飯店的和服睡衣,又打開了電腦想著要先去哪個地方欣賞遊覽。

 

『真的來到了日本,突然覺得自己像女超人!單槍匹馬,我好像太大膽了!日本的夜晚,天上的星星多的好像在另一個時空裡般的不可思議,應該不會停電了吧!』熙潔仍然擺脫不了自言自語的習慣。此時,手機卻響了。

 

「安熙潔,請問你是?」

「還我是勒?不知道我是誰喔?那不回去陪妳過耶誕了啦!」在手機另一頭的琳美調皮的抱怨著。

 

「琳美阿!好想妳喔!幼稚園老師好不好玩阿!」熙潔高興的說。

「還好啦!只是有些小孩比較害羞,有時候小孩們之間會相處不來,不過我會解決的,那你呢?妳在幹麻阿!」琳美閒話家常了起來。

 

「我阿!我現在在日本阿,今天剛到……。」熙潔說出自己的近況。

「什麼,妳在日本阿,記得多拍點雪景回來,呵呵!好啦,不多聊了,耶誕節的時候再見面囉,bye!」琳美簡潔的掛了電話。

 

同時也掛上電話的熙潔,心裡有了溫暖的感覺,很久沒碰面的朋友打電話來,頓時間寂寞都消失了。

『睡吧!明天要早點起來才行。』唸著唸著,她就進入日本的夢鄉了。

                                          

第二天的早晨,熙潔到了餐廳享用傳統的日式早餐,邊開著筆記型電腦查詢民宿,發現附近都客滿了,本來想說來得及的她,決定今天晚上在繼續用現在這個房間,晚上在去辦住宿。

 

用完了早餐,她沒有忘記琳美的囑咐,拿著相機去拍點照片,雖然還沒下雪,但是也有不一樣的感覺。札幌,多麼美麗的地方,熙潔開始了一天的日本行,雖然身在日本,但札幌的建築充滿了美式風味,走在街上,有相當特別的感受。

 

『大通公園,快進去吧!真想在草地上滾動滾動。』

偏愛看風景的她第一站就到了大通公園,就像個小孩一般,看到了草地就滾了起來,這裡也很多人在此地野餐,欣賞風景。

『怎麼會這麼美!』她靜靜的欣賞,享受這此刻的寧靜。她閉上眼睛呼吸日本的空氣,青草地的芬芳,簡直就是自然界中的spa,令人精神為之舒坦。

 

公園的另一頭,傳來了柔美的音樂,熙潔尋找著音樂的位置,她看見了一個畫家,正描繪著公園裡的風景,拿出了一把口琴,吹著音樂,她被這個畫家的認真的眼神所吸引,就在一旁等著他完成吹奏,畫家停下吹奏時,看見熙潔正在旁邊欣賞他的畫作與音樂,並向前打了招呼:「小姐,你好!我叫川上,妳很美麗,我有榮幸幫妳畫一張素描嗎?」

「幫我畫畫,真的可以嗎?」熙潔驚訝的說。

「當然可以,這是我的榮幸。」川上先生拿起畫筆與紙張準備畫畫。

 

「那麻煩你了。」熙潔高興的請畫家幫她畫畫。

畫完之後,這位川上畫家跟熙潔聊了起來。

 

「川上先生,謝謝你幫我作畫,我會好好收藏著。」熙潔有禮貌的接過畫作。

「小姐不必多謝,聽妳的口音,妳應該不是日本人。」川上先生好奇的問道。

「我是台灣人,來這裡玩。」熙潔表明國籍,並透露來自助旅行的。

「那有找到住的地方嗎?」川上先生問。

 

「本來是想找民宿,但是找不到,就住飯店了。」熙潔有點失望的說。

「如果小姐不介意,我倒是有個地方可供小姐使用,收費很便宜,因為我自己住

在私人的收藏室,所以有些地方就空了出來,如果小姐有需要,我可以便宜租妳。」

川上先生好心好意的提供熙潔住處。

 

「真的嗎?那真是太好了!那能將地址給我嗎?」熙潔開心的眼睛放大像是看到了希望一樣。

「當然可以。」川上先生二話不說並將住址寫下來交給熙潔。

「真是謝謝你,我回飯店整理東西,晚點再去打擾你了!」熙潔帶著笑容與川上先生告別。

 

熙潔欣喜的趕回飯店收拾東西,辦理check out,即時就到了川上畫家的住處。

 

木頭材質的簡單家具,牆上掛滿的是畫家的畫作,沒有什麼華麗與論調,簡單的將畫家的樸實與才氣表露無遺,空氣中飄散著不刺鼻的檀香味道,令人精神能沉澱出一個空間。

 

心裡也覺得自己好幸運,又遇上了這麼好的人,熙潔為了想報答川上,並自己料理幾樣簡單的中式餐點,放在畫家的收藏室,表達她內心的感激。

 

「我畫作遇瓶頸的時候,常常會坐在檀香旁邊,沉思。」川上的一句話幫熙潔解開了疑惑。

「原來是這樣,難怪會點著檀香。」熙潔好奇的回答著。

「謝謝妳的料理,很好吃。」川上滿足的笑著。

「你客氣了,只是一些料理而已,還不足以表達我心中的感激。」熙潔謙虛的回答川上。

 

「對了,川上先生,你沒有家人嗎?到你家好一會兒呢,都沒看到其他人。」熙

潔冒昧的問。

「是阿!我沒有家人,也不知道我的家人還在不在,從小我住在這附近的孤兒

院,前幾年我才搬出來的。」川上嘆了一口氣,表明自己是孤兒。

「阿…不好意思喔!我不應該多問的。」熙潔為了自己問了不該問的而道歉。

「沒關係,這沒什麼。倒是妳,一個女孩子這麼大膽到日本玩,不怕遇上危險阿?」

川上非常佩服熙潔的膽量。

 

「對阿!我也覺得我很大膽,呵呵!這附近有哪裡好玩阿!!」熙潔俏皮的說。

「這附近阿,很多阿!最有名的就是定山溪溫泉,我常去那裡畫畫。這幾天我還

會去,看小姐要不要跟我一起去囉!」川上替熙潔介紹好玩的地方。

「我可以跟嗎?真是太好了!這樣就不怕一個人會迷路了!」熙潔欣喜的表情實在難掩。

 

「這麼大膽,還會怕迷路!呵呵。」川上笑笑的說。

「川上先生,你就別糗我了!那你要去畫畫的時候記得要帶我去。」熙潔一邊耍可愛一邊吐舌頭的請求川上。

「好的,明天我會帶妳去,早點休息吧。」川上敵不過熙潔的可愛。

「嗯!那晚安!」到了晚安,熙潔就到了房間休息。

 

日本的夜晚,顯得特別寧靜,一片靜謐的夜,沒有喧囂,連夜晚的風都吹的安靜。熙潔在僕實的塌塌米上就寢,她看著正倫送的粉紅色兔子,她突然莫名的想念起正倫。

 

『還是別想太多,明天要跟川上先生去定山溪,得早點睡才行,免得睡過頭。不過,這樣安靜的晚上拿來睡覺好可惜,應該浪漫的散步才對。呵呵!』

『怎麼還不下雪呢?好期待喔!』

說著說著,熙潔就睡著了。

                                          

隔天一早,天空已經沒有那麼清澈了,沒什麼太陽,彷彿快下雪似的。

「熙潔小姐,該起床囉!要出發了。」川上在房門口輕輕的喊著。

「好的,馬上來。」熙潔也以小聲的聲音回答。

 

「昨晚好睡嗎?我這裡地方不大,真是委屈妳了!」川上問。

「不要這麼說,川上先生,昨晚很好睡,很舒服。」熙潔並不覺得不好睡,倒覺得睡在日式房間是件雅致的事。

「那我們要出發囉!我們到了定山溪,再用早餐吧!早餐我放在袋子裡,就麻煩

妳了。」川上將早餐交到熙潔手上。

「好的。好期待喔!」熙潔的臉上多了好幾分期待,尤其是期待日本式的早餐。

 

川上畫家帶著熙潔前往定山溪畫畫,一路上讓她感到很特別,因為這位川上先生在路上,唱著日本歌謠,好似喝醉了的酒店客人。直到到達目的地,才恢復正常。

 

「這裡就是定山溪了。真美!」定山溪的景色映入眼簾,熙潔讚美不已。

「是阿!真的很漂亮吧!我每次來這裡作畫的時候,總是百看不厭。而且據說這

裡的溫泉有治療疾病的功能,所以我都會去泡一下。」川上訴說著自己每次到定

山溪必做的事情。

「沒想到這麼美麗的地方,連溫泉都能治病。」熙潔大嘆不可思議。

 

「是阿!謠傳一百多年前,有位名叫定山的和尚,發現了這裡的溫泉能夠治療疾

病,才變有名的。」川上解釋定山溪聲名遠播的原因。

「川上先生,那這邊很多一隻一隻的那是神像嗎?怎麼那麼可愛?」熙潔問。

「那不是神像,那是這裡的守護神-河童。」川上告訴熙潔,那是定山溪的守護神。

 

「河童?呵呵!真有趣。川上先生,你要先泡溫泉還是先畫畫?」熙潔問。

「嗯…!先泡溫泉好了,今天不畫畫,泡完溫泉我帶妳去滑雪場滑雪。」川上說。

「嗯嗯!!好阿。」熙潔快樂的回答。

 

「好暖和!水溫好舒服!」熙潔邊說邊把熱毛巾放在頭上。

「是啊!冬天泡溫泉最適合了。」川上一股腦的將身體躍入溫泉池中。

「川上先生,你常常來這裡嗎?」熙潔問,一邊撫摸被溫泉水滋潤的肌膚。

 

「對阿!我常常來這裡,我小時候也是在這裡被發現,帶回孤兒院的。」川上將

頭仰靠在溫泉池緣,一邊與熙潔對話。

「原來如此。」熙潔點點頭。

 

「妳知道嗎?小時候我常常會回到這裡等著,等著我的家人是否會來找我,但是

每每等到下雪,等到歲月都過了,還是等不到。」川上與熙潔聊著小時候曾經發

生過的一切。

「你好堅強喔!如果是我,我會不知道該怎麼辦。」熙潔坦承如果是自己遇到這樣的情況,會不知道還能不能這麼堅強。

「堅強是還好,我只是必須接受既定的事實,好好把握自己的人生,因為自己對

童年沒有太多回憶色彩,我才會作畫,希望在我的人生中畫滿了畫,畫滿了色彩,

給自己一份充實的人生。」川上大方分享自己歷經被拋棄之後的人生觀。

「說的也是。往前走總比不停往後看還好。」熙潔點頭,表示贊同。

 

「是阿!人生不過就是這樣,很多人常常迷失在歲月裡,人生要自己把握囉!」

川上說。

「說的好,人生的確要自己把握。」熙潔說,並在溫泉池裡游了起來。

「試著閉上眼睛感受溫度,休息一下,會有不一樣的感覺喔。等等我們再去滑雪

場滑雪。」川上邊說邊閉上眼睛。

「好阿。真是太棒了,我要好好休息,等等帶著好心情滑雪。」熙潔跟著川上一起閉上眼睛,感受所謂不一樣的感覺。

 

「唷呼!川上先生,我們來比賽,看誰滑的遠。」熙潔嘻皮笑臉的扭動身軀,表示要與川上比賽滑雪。

「好阿!雖然妳比較年輕,但是我不會滑輸妳的。」川上自信的說。

「那就快追上來,要不然我要贏了。」熙潔大聲的說好似滑雪場是她家開的似的。

 

泡完溫泉,他們快樂的滑雪,拍了很多照片,熙潔盡情揮灑了青春的氣息,與日本的美麗風情交疊出愉快的回憶。一路上早玩到晚上,熙截只來了兩三天,卻覺得來了很久,因為她很開心。

                                          

「熙潔小姐,這一趟日本行,妳打算待多久?」川上問,一邊在腦裡想著還要帶她去哪玩。

「再一兩天吧!」熙潔回答。

「那明天我帶妳去富良野,欣賞當地的農場。來日本,一定要去那裡走走,才不

虛此行。」川上說。

「嗯!真謝謝你,帶我去這麼多地方玩,耽誤你這麼多時間。」熙潔連忙道謝的說。

「沒關係的,來日本機會難得,相逢自是有緣,能有榮幸幫妳帶路,也是功德一

件阿!呵呵!」川上笑笑的說,並表示非常樂意帶她去玩。

「我也只能再說謝謝囉!」熙潔說。

 

回到川上的住處,兩人滿載而歸的卸下疲倦之後,一起在廚房做起晚餐來,雖然玩的很累,但是肚子還是不能放空的,兩人一起做晚餐,感覺像是在比賽一樣,看誰做的美味。

「餓了吧!我去做點吃的。」川上問。

「我也去幫忙。」熙潔蹦蹦跳跳的到廚房。

「好啊!兩個人動作也比較快。那我做握壽司,妳煮味噌湯。」川上分配著工作。

「好阿!分工合作的餐點應該更好吃。」熙潔說完,心中突然飄過一句經典的電影對話:『只要有心,人人都是食神。』

「嗯嗯!那我們快開始吧!」川上捲起袖子,準備製作美味的握壽司。

 

「我要開動了,先來喝喝湯,哇!原來我煮湯這麼好喝!川上先生,你也喝喝看,

搞不好你會愛上這個味道,呵呵!」熙潔滿臉寫上好喝的說。

「嗯!果然很好喝,看來要重新對妳評估了,雖然看起來傻傻的,也能煮的一手好湯!呵呵!」川上半開玩笑半讚美的說。

「唉唷!川上先生,你又糗我!換我來嚐嚐你做的握壽司!…好好吃!我要再吃一個!」熙潔幸福的說。

「盡量吃吧!吃飽飽明天繼續去玩!」川上一面說,一邊又舀了碗湯。

「對阿!我好期待去富良野賞花!」一大片薰衣草的花海立即出現在熙潔腦海裡向她揮手。

「那待會吃飽,早點休息吧!」川上說,接著把手上一半的握壽司送入嘴裡。

 

( 創作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