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散文創作-放晴
2008/05/26 13:48:17瀏覽364|回應0|推薦0

姊妹,這個稱謂後頭有著很深切的的血緣,很直接的親情,很濃,化不開。但妳我卻貌不合、神也離。因為妳我的個性,思想太過懸殊,導致姊妹關係對我們而言,已漸漸疏離成比原本就不同的兩個個體還要陌生,在歲月的流逝中,蒙上一層厚厚的塵埃,沒有晴天,沒有任何光芒。姊妹兩字,似乎是一個很遙不可及的夢想。

 

「妳明天要帶我去幼稚園嗎?」小時候妳總是這樣問我。

我總是會說:「都可以阿!如果妳想要阿公帶妳去也可以。」

雖然我心中早已默許要帶妳去。

 

當年媽媽正經歷人生中最悲慘的一段時光,那場大病緊緊纏住媽媽五、六年,替她看過病的許多醫生都查不出病源、病根,媽媽只能全身挨著痛楚,只能躺在床上,偶爾勉強起來上廁所,偶爾勉強自己起床隨便熱個菜,只為讓我們填飽肚子,其餘時間她都是臥病在床,與病共處。

 

這場病,到現在我還不曉得原因為何?

只知道媽媽為了我們,緊緊握住、緊緊抓住胸口的一口氣,好幾次我們曾經害怕失去她。當時媽媽的生活,也沒有晴天,沒有成群的鳥兒歌唱,沒有任何人能替她分擔那未知病因施給她的苦楚,只能任由厚重的棉被包裹住媽媽的身軀,就躺在那張我們一起成長的床上,那上頭,有一層厚厚的,散不開的暗沈烏雲。

 

那年妳才五歲,是我們家年齡最小的一份子,也是大家最疼最愛的小朋友。

 

由於媽媽生病,很多時候沒有辦法照顧妳,所以照顧妳的責任,自然而然要找個人幫忙負擔,經常是阿公擔任妳的晴天,偶爾是我做晴天的助手,給茁壯中的妳需要的愛心與光芒。

 

「妳明天要帶我去幼稚園嗎?」妳總是這樣問我。

我們家的習慣是不讓年齡小的孩子單獨出去,一定要有大人跟在身邊,就算幼稚園只在隔壁兩條街,也依然要緊緊跟著,才能夠放心。

 

媽媽臥病在床休養,阿公每天有對佛祖誦經的習慣,這是他的信仰,而妳幼稚園上課的時間剛好跟阿公誦經的時間差不多,所以帶著妳上幼稚園,也幾乎是我每天會做的事情,就算偶爾我想看卡通,幻想自己是神勇的美少女戰士,拯救世界,也該想起重要的妳,我不能因為半個小時的卡通時間,犧牲耽誤妳幼小的學習,為了表現我的神勇,我要帶妳去上幼稚園。

行走在路上,有時候妳牽我的手,有時候我握妳的手,軟綿綿的,小小的,卻是一個責任。

 

「今天要留點心、還是餅乾給妳嗎?」妳細小的童音,總是在我耳邊天真的響著。

「看妳囉!吃的完就盡量吃完,吃不完的再留著。」雖然我是這樣回答,但是我很清楚,我的確希望妳能預留我的份,因為我很好奇當時你們都吃什麼點心,而且我們家很少買什麼小孩子的零嘴,所以即便是大妳五、六歲的我,也會擁有最童真的好奇心。

妳輕輕點頭,代表答應。

 

我知道幼稚園偶爾會發放小蛋捲、小蛋糕、小餅乾等等,給小朋友吃著玩或是當作乖乖上課的獎勵。這種上課能邊吃免費點心的福利,似乎是幼稚園才有的特權。

 

送妳到了幼稚園門口了,妳的小手離開我的大手,把小書包交給妳,盯著妳的背影,望著妳蹦蹦跳的雙腳,沒兩下就走上樓了,我知道妳蠢蠢欲動,只有在幼稚園能大方的玩,開心的笑。

 

有時候我不會馬上離開,有時候我也會進入園內,跟其他年齡比妳更小的小朋友一起盪鞦韆,溜滑梯,我總是認為在那樣的紛圍中,人是最快樂的。一張張無邪的笑臉,一句句玩樂的笑聲,是那麼單純而無害,有時候在妳下課之前,我一直坐在小鞦韆上,沒有離開,是享受單純,是呼吸自由,也是等妳下課一起來陪我盪鞦韆。

 

下課了,熟悉的身影在高高矮矮的隊伍中出現,慢慢的跑或靜靜的走,無論我是站在門口等妳,或是在鞦韆上等妳,我總是會看到包附在妳的小手間,那團親情。用衛生紙包住的親情,每天、每次的口味都不一樣。

 

雖然我說妳吃的完就吃完,但下了課的妳依然會走到我面前,攤開小小的手掌,也許是小蛋捲,也許是一片麵包,幾片小蘇打餅乾,有時候是一整塊蛋糕。無論是什麼,小小的手掌間有妳的心意。

 

「這是吃剩下的?妳吃過了?」我問,我承認看見點心的時候,我總是心動。而妳也總是有兩種回答。

「對阿!我吃過了!很好吃喔!」每當妳的回答是如此,通常都會露出嚐過美味的滿足表情,我會看見躲在妳小小的齒縫間,細細碎碎的餅乾碎屑。

或者是「沒有,剛剛吃不下,所以留下來我們一起吃。」然後就妳一口,我一口,將點心慢慢的啃食完畢,剩下的衛生紙也一人一半,用來擦嘴巴。

 

每一次妳都很老實的回答我,有的時候則是什麼都不說,只是點頭,讓我認為妳吃過,讓我能放心的將妳的心意下嚥。

 

回家的路上,我們會在規定的回家時間內,偷偷溜到掛著黃色招牌的亞商便利商店,吹吹冷氣,看看玩具,或是買一瓶養樂多,買一包十元小乖乖,或是一顆茶葉蛋,一份阿公要的報紙。偶爾妳會想坐便利商店門口的投幣式唐老鴨車,或是大熊熊車,但總是因為零錢不夠而作罷。妳的眼神總是掛上遺憾。

 

搬新家之後,媽媽的病痊癒了,莫名的健康了起來,從四十公斤的皮包骨到現在六十幾公斤的皮包油肉,這是屬於我們的喜悅,我們不用再害怕會失去媽媽,那片壓在媽媽身上的暗沈大烏雲一定被媽媽的意志打敗,我終於在媽媽的生活看見晴天。

 

媽媽身體健康之後,帶妳上幼稚園,上國小便是媽媽接了手,我們就不再重複那段溫馨的幼稚園接送記。仔細想想,那段時間似乎是我們感情最好的一段時間,雖然偶爾會吵架,但是妳還是會聽我的話。

 

歲月總是在一瞬間就消逝不見,我長大成人,妳也亭亭玉立。我們之間,開始出現思想上的差距,個性上的落差,睡在同個房間內,卻一點都不像是所謂的姊妹。

可以說是一碰頭就吵架,這個原因如同媽媽的病因,是個無解。

 

很多時候我期待,我能夠再擔任妳的晴天,給妳光芒。

 

無奈的是,妳的叛逆期來的好快,是在國小六年級,不曉得是什麼力量,在這麼重要的成長過程向妳施了魔法,讓妳暈頭轉向,荒廢學業,小學畢業後,連國中都沒有好好唸,還轉到夜補校,勉強拿了畢業證書。

 

是妳的天空變暗了嗎?一年、兩年,甚至五年過去了,妳已經習慣在外面生活,四處為家,前兩年,爸爸媽媽甚至半夜騎車找妳,找不到妳,媽媽擔心的在街上放聲大哭,一天二十四小時,每分每刻媽媽都在等妳的電話,這一切告訴我們,妳變了,妳受不了誘惑,妳不想回家,妳想在外面。我知道,愛玩的心理偷偷偷走了妳的晴天。

 

好不容易找到妳了,沒有多久,妳又離家了,看在我的眼裡,無論是為了妳疲於奔命的爸爸媽媽,還是妳,總是覺得心在隱隱作痛,好像在流血,好像在哭,心中好像也有一片烏雲,沒有晴天。

 

我好想說些人生經驗與故事給妳聽,無論是感情方面,伴侶的挑選,友情方面,交友的謹慎,社會工作方面,吃苦與忍耐等等,我都很想跟妳分享,但妳總是把我從妳的世界中推出來,妳不願意讓我們走入妳的世界,我也知道我說什麼妳都不會聽的,因為我總是不能讓妳信服。我無能把妳叫回來,我無法幫助爸爸媽媽,只能任由歲月的鍛鍊,任由外面的風霜洗刷妳的玩心,讓妳早日想通最溫暖的地方是家。

 

後面這三年,妳終於是有點正常了,雖然還是四處為家,但是爸爸媽媽一通電話就能找到妳,妳偶爾還會回來拿零用錢,讓爸爸媽媽放心。

 

我記得有一次,妳從男朋友家搬回來,你們吵的不可開交,回來住的頭個晚上,妳什麼都沒有說。只聽妳喊肚子餓,我們一起去買了很多串燒、燒烤回家當宵夜,有烤貢丸、玉米還有很多很多,但是妳吃不下,我知道妳心裡很苦,我知道妳快崩潰,在串燒、燒烤的香味不停釋放的同時,妳的眼淚也像水龍頭一樣浸濕我的肩,妳趴在我的肩上哭。

 

可愛又無知的妳,妳的苦我都懂。

 

當時,我心酸酸的,痛痛的,眼角濕濕的。

 

心裡怪妳笨,怪妳蠢,怪妳為什麼要這麼固執,就算在家裡我會跟妳鬧不愉快,但終究是溫暖的,再怎麼爭執,我也不會讓妳痛。妳卻寧願讓自己傷,讓自己哭,還好妳哭的時候,媽媽不在旁邊,要不然她心裡一定比我更酸,眼角比我更濕。

那一晚,我只吃了兩個烤貢丸,其餘的在隔天早上被送進垃圾桶,只能在心裡默默替他們哀悼,殘念。

 

妳哭完之後,妳說想去他的住處把屬於妳的東西收一收,大半夜的,妳一個人好危險,所以我陪妳去,我在他家門口等妳。

 

我記得那天晚上風很涼,很冷,我用三隻煙來取暖,用五隻煙的時間等你們談話完畢,捏碎,點燃,捏碎,點燃,我在門口深怕他把妳的人生捏碎,我害怕他做出傷害妳的舉動,我在門口為妳準備明亮的燈火,等妳下樓,替妳點燃夜晚的晴天。

 

那一晚,我以為妳的烏雲隨著眼淚奪眶而出,我也成功扮演了妳的晴天,在妳想哭的時候讓妳抱著。但是,烏雲只是暫時離開。

 

每當看到現在的妳,我就會想起五歲的妳,有著櫻桃小丸子小時候的髮型,兩顆圓圓的大眼珠,只有單純,沒有傷,沒有痛,可愛的嘴邊只有小乖乖的碎屑,沒有苦,沒有吞下的眼淚。

 

我會擔心,哪個誰誰誰會不會又讓妳哭了;哪個某某某是不是又移情別戀了;哪個阿呆阿瓜又聯合起來欺負、背叛妳了。然後烏雲來了,妳的世界下雨了,然後,妳又哭了,妳又傷心了。所以我心急了。

 

心急了,見到妳就會忍不住要唸妳,罵妳了,然後,我們又吵架了。

 

媽媽生病的時候,我們曾抱在一起哭著說:「以後我們都不能吵架喔!」妳答應,我也答應。

 

但我們一直沒有做到。

 

可愛的妳,我當然不會想跟妳吵架,只是偶爾情緒難免失控,一些帶著情緒的字眼總是蔓延不絕,妳知道嗎?妳一直是我們心中的寶。

 

我跟媽媽都不想看見妳的人生變暗,我們常常討論著妳的事情,討論著怎麼拯救妳的人生,但是都是無解。

因為問題在妳的貪玩,在妳的禁不起誘惑,在妳的單純,和那一點點小小的笨。

 

我們都在等著當妳的晴天。

 

姊妹,雖然我們的感情漸漸疏遠,但是妳依然是我心頭上的一個寶貝,請原諒我不能直接的表現,我不能寵壞妳,我不能讓妳認為這個世界上,萬事都是美好,現在妳嚮往外面的世界,在外面闖蕩、偶爾流浪,要學會體認好壞與是非,有一天妳一定會懂我的。

 

不知不覺,我的口氣也漸漸變老,有些「不聽老人言,吃虧在眼前」的感覺。

 

姊妹,我是姊姊,妳是妹妹,這一點永遠都不會改變,無論吵多少次架,只要我想起包附在妳小小的手間,那團親情,我什麼都願意等。

 

等妳回來,等妳歸巢的那一天。

 

在這之前,我會不停盼望、祈禱,那一天會是大晴天,而妳的生活與我們的感情已經獲得放晴。

 

 

 

 

----------------------------------------------------------------------------------------------------------------------------------------

 

去年送去參賽的這篇散文作品,題目是[放晴],這算是我參加所有比賽以來,我自己最喜歡也最投入的一篇文章。雖然落敗!!!!!!

 

放晴,是一篇我描述從小到大與妹妹之間的感情變化,也因為我跟妹妹一直處不好,想藉由懷念過去,期待未來的想法,來展現放晴這篇文章。

 

 

或者是因為我的文筆與想法真的還不夠純熟,真的要參賽,要混出點名堂,是一件很難的事,不過我不放棄,至少在這裡我會堅持我的夢想,只要還有一個人願意看我所寫的作品,我就不會放棄。至於角逐文學獎,以後有機會我一定還會再次參賽。目前我只想把小說寫好寫完。

 

不過還是希望大家會喜歡這篇[放晴]!!!!!

 

( 創作散文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jello33101&aid=19025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