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散文創作-餡料想像曲
2008/05/26 13:46:02瀏覽278|回應0|推薦0

現在是下午茶時間,我將剛買回來的車輪餅與水煎包從牛皮紙袋中倒出,有一種將骰子從骰盅倒出的俐落感,而散發誘人香味,透著油亮光芒的車輪餅與水煎包,以迅速的動作找到想落腳的盤子邊緣,然後停下,擺出模特兒排排站的陣仗,每個每顆都使出渾身解數,等待能被挑中,期盼完成身為食物的使命。

 

「很抱歉,由於全身濕汗難耐,所以必須延緩挑選入口的時辰。」我雙眼盯著車輪餅與水煎包,心中默想。我離開餐桌前,自額頭滴下的汗珠落在牛皮紙袋上,與油漬溶在一起,相親相愛似的,慢慢擴散,緩緩暈開。

 

簡單的沐了浴,沖掉難以忍受的濕汗,我自在的紮起馬尾,打開冰箱取出一瓶預先冰好的涼水,輕輕啜了一口,通體舒暢,這簡直是夏日最高級的享受了。

 

再度回到餐桌旁,車輪餅與水煎包的香味絲毫不減的散播空氣中,我認真的看了一眼,挑起一顆有著深卡其色外表的車輪餅,陣陣香味撲鼻而來,從外表無法透視其中裹藏的餡料是何等美味,於是,強烈引起我的好奇心,舉起筷子,夾起它,它也在筷子間自在調整出適合的位置,準備好最佳姿勢,入我的口,與我的舌齒交戰一番。

 

咬下一口,滿口蘿蔔絲的清香,瀰漫在口中,混著深卡其色的麵粉表皮,其美味難以定義的獨特。在咀嚼的過程中,眼神很自然的飄向窗外一大片的蔚藍天空停頓,然後有些片段在記憶中慢慢浮起。

 

「各位同學,請問你們對食物的餡料有什麼獨特的見解或偏好?」

這個問題是幾年前某堂飲食與材料課上,某位女老師給在場學生所出的口頭回答問題,只要回答,無論答的好與壞,都能加減搏取一些學期分數,這麼好康的獎賞式測驗,任何一位學生都沒有拒絕。

 

就在大家熱情舉手發表意見的同時,我將頭輕輕撆向窗外,跟現在一樣,看見的是窗外的藍天正自在的藍出一片自我色彩,伴著樹上最頂端的綠葉搖曳,這樣美的景色,恍如一幅出自名畫家的作品,美不勝收。

 

終於輪到我了,當時我的回答是:「沒有獨特的見解,沒有獨特的偏好」。

輕鬆簡單的兩句話就解決了這項獎賞式的測驗,女老師一定很傻眼,心中一定很無言,但依舊施捨給我幾個分數。但我知道也許是因為我的口味非常隨和,還沒吃到太或頂級難吃的食物餡料,所以採取這兩句話當作回答來交差。

 

但幾年後的今天,咀嚼蘿蔔絲車輪餅的現在,我依然望著窗外的藍天,再回想起這個問題,我的答案已經改變:「只要能夠入口,吞的下就好」。的確,我認為食物的餡料或食物本身只要獨具此一特色,就稱的上是美味。因為我相信再滿足的嘴,依舊會有脫軌不滿的時候。

 

咀嚼咀嚼,吞食吞食,車輪餅已在我的舌齒間分解,並且融入我的體內,成為提供我營養與飽足感的成分與來源,也完成它的使命。屬於蘿蔔絲淡淡的香氣依舊適當的瀰漫唇齒間,久久不散。突然覺得發明車輪餅的人其實很厲害,小小車輪餅,可以賺取金錢,可以滿足口腹之慾,餡料又可千變萬化,車輪餅可謂是一項食物中不錯的發明,其功夫實在了得。

 

又喝了一口沁涼的冰水之後,我接著夾起一顆表面微微燒焦,還散出熱氣的水煎包,咬下一口,原先的油亮光芒,瞬間變成帶著濃郁口味的湯汁,溢滿在我的唇齒間,被油香浸著的舌尖,又嚐了一遍不同的美味。

 

我開始想像,若是此時此刻的享受,被不新鮮或是過期的餡料材料,打破,那麼已經被我吃下肚的餡料,會產生什麼變化?就在我假想的同時,一陣陣的痛覺從柔軟的肚皮傳來,我感受體內似乎有種劇烈敲擊動作,像不停敲門般激動的疼痛,果然它真的不新鮮,還因此讓我跑了幾次廁所,證明了一句話:「再怎麼美好的事物表面,背後被遮掩住的部分不一定完全美好。」

 

抱著疼痛的肚子,我聽到從廁所傳出來的呼喚,是馬桶的召喚,二話不說我趕緊跑向它,與它相會,這個時候我逼不得已非要與它扮演麻吉,才能獲得它的解救,在馬桶上跟肚子一起接受懲罰,還不時發出哀嚎聲,與天花板上的抽風扇在廁所內旋轉,一陣天昏地暗,我沒力了。

「一樣是餡料,吃你就有事,哎喲!水煎包,饒了我吧!」心中不停的發出OS,加入哀嚎聲與抽風扇的行列,一起旋轉出更大的怒氣。

 

在蹲坐馬桶,拼命忍住肚子絞痛,發出哀嚎聲的時分中,我為了轉移目標不讓思想專注在痛上面,讓痛更痛,我特別為這次誤食餡料的經驗,在心中擬了一份稿子,作為感想。

 

『其實要認真的談餡料,必然會想起藏匿於油油亮亮的水煎包表皮中,和著油蔥花的香噴噴豬肉餡料,那一口咬下去,滿嘴滿溢的香濃湯汁,實在令人著迷。或是過年過節收到的伴手禮中,也許一盒,也許兩盒的古早味大餅,包裹在那層層疊疊的酥脆餅皮中的綠豆,咖哩,鳳梨等各式各樣,令人垂涎三尺的餡料材料,其滋味更是誘人。

 

所有的美食中,需要包裹餡料的料理,其實不少。對於餡料的種類,喜好的程度,則因人而異,吃到不喜歡的口味,頂多下一次慎選美味來享用,並不足以造成什麼太大的遺憾。但是依然有些特別的餡料,是一被選用,想要放棄,想要全然吐出,就不是經過一次的嚴選或慎選所能解決的。

 

那就是存在於這個世界上,存在於天空與海洋之間,存在於人類腦海中的一項發明,一項科技,一項重大決定,甚至更多。有些發明運用得當,帶來好處,有些因為發明導致某些資源消耗過量,進而帶來的壞處,絕不是一朝一夕能夠解決或是容易獲得機會,將原來無損害的本質回收。

 

地球並非一架電腦主機,當機了,中毒了,損壞了,重新開機或是重灌軟體,甚至買一台新主機就能獲得新生命,就算是電腦主機,也是要人為常常的細心保養與使用上的小心,才能長壽保固。

 

大自然也並非是急診室或加護病房中等待救援,等待好的器官移植的病人,大自然沒有第二生命,想要延續只有靠不停的保護與珍惜每一塊大自然的境淨地與資源,就算有第二生命,也沒有地方沒有這麼大的床能容納它,除非人類學著排排站,編成一張巨大的網,以愛心灌溉它,醫治它,讓大自然能夠舒適的在上面休息,恢復原有的生命力。

 

但這些好的壞的發明,好的壞的餡料,最終依然得由我們存在的大自然,我們居住的地球來消化,消化的了,當作是一次兩次的腸胃不適,或情緒不好,消化不了,所產生的副作用與不適應,則不是太輕易能夠倖免的。而最後無論好的壞的結果都必須由人類來承擔,就像享受好處一樣自然的接受,自然的責任歸屬,如果地球與大自然,無法振作的話。

 

地球與大自然並無法選擇自己想吃,或者需要的是什麼,所有的過程都是人類自以為是的開發,發明,餵食餡料,就算地球與大自然不喜歡,不想接受,也在人類輕鬆開著名車放出污氣,工廠排放廢水,燃燒垃圾時,一一被天空與海洋無選擇的進食,甚至進食過後,髒污空氣飄散天空各個角落,污水廢水與人類用水融為一體,這些結果最後會在人類體內產生病變。就像前述所說,地球與大自然無法選擇要或不要,只能在人類繼續盡情發揮偉大發明的過程中,它們盡可能的忍耐它們早已忍無可忍的污氣,它們盡可能的忍受它們根本不歡迎的化學廢水,反覆忍耐之後,造成的一次爆發性的反撲,反撲之下,受害者還是當初為了發明,為了享受方便,為了慾望而發明的人類,仔細想想,既然如此,何必繞了一大圈,傷了周遭大自然,又害人害己?

 

人類也會有食物中毒的時候,但往往有醫生,有藥物能夠使之的病痛症狀減輕,痊癒,但是我們青山綠水的大自然,如果病了;獨一無二的地球,如果病了,誰替它們把脈、開藥、治病?人類嗎?還是繼續不停的發明,不停的發射太空梭,到星球與行星生存依賴的浩瀚宇宙空間,找一個與地球條件合乎的星球,讓人類遷移。據我所知,這是目前許多科學家拼命實驗的主題,但眼前的問題並未獲得解決,就有越多無辜受害的人產生,就必須有更多人來遭遇所謂大自然的反撲。發明也是人,遭受傷害的也是人,仔細想想,這情何以堪?

 

很多成功的發明者,在國小課本都讀的到,發明電燈的愛迪生,發明紙張的蔡倫,發明飛機的萊特兄弟等等,這些都是歷史上很成功的發明家,這些發明的確成功締造人類生活的方便,致使人類不需強捕捉螢火蟲,鑽木取火來破壞生態,更讓人類在閱讀與學習上能夠很方面取的素材,一直到後來發明的電腦,更是讓人類生活效率許多。

 

衍生至今,在人類享受更多發明與科技進步的過程中,負面的影響好像也更往上提升,是否想過地球的負荷量也有限度?大自然的承載量與資源並不是萬項都是再生資源?既然人類有抱負,有思想,有發明的長項,那麼在實施偉大的發明前,是否也該發明好一套拯救地球,拯救大自然的配套措施,就像每個家庭都會準備的急救箱,以備急用以及廚師在製作餐點時必須選擇新鮮的食材,才能開始製作。但是依然沒有看見這項「偉大」的發明,沒有看見這項在地球與大自然資源瀕臨危機時,能夠急於掏出的法寶發明。

 

科技、污氣(油煙排放、燒垃圾的難聞氣味),廢水(經過工廠排放、或是有心人士偷偷在海邊倒棄的化學原物料,食物殘餘殘渣),想像這些是人類用以填飽空虛肚子的食物餡料,口味偏屬重口味,很鹹,很辣,很酸,很甜,很腥等等,敢問人類那挑剔又精明的味蕾,是否能接受?不能,頂多拉個肚子,吃些藥休息便可,若是日積月累,天天食用,天天拉肚子,甚至嘔吐,那麼醫院大概會是除了家,除了廚房,除了網咖,除了臥室的床之外,最受人類歡迎的觀光勝地了。反問,人類都禁不起,我們的地球與大自然怎麼禁得起?

 

再試想,天空是人類的眼睛、嘴巴,海洋、地板是人類用以排放體內一切廢物的出口,天氣是人類的情緒,那麼吃入、吸入前述幾項重口味的餡料之後,倘若發生不適會有什麼結果?天空會哭,有時候湛藍的顏色當作背景,有憂鬱的傾向;有時候一整片黑漆漆,流下的淚在黑漆漆的籠罩下,似乎也是黑的,又是苦澀的,天空顯的驚慌,恐懼它的存在受到威脅。

 

當淚流乾了,結冰了,一塊塊的冰刨從天而降,一吐為快,降在冰天雪地,或吐在萬里無雲的大晴天,作為警告:「人類不要太過份囉!」但可悲的人類,往往在無意間發現冰刨,還能欣喜起鬨,引來記者訪問,甚至攝影,想像一下,此時如果是人類自己吐的很慘、很累,卻又停不下來的時候,有人拍手叫好,還大呼安可,紀念歷史性的一刻,請問人類做何感想?

 

大自然也是有情緒,有生理反應的,不開心,就來個強風或龍捲風,對人類感到不滿意,甚至心灰意冷時,就乾脆來個焚風,消消火氣,但是這些情緒之下所吹的風,可不是「那南風吹來清涼」這麼簡單輕鬆,後續的傷害才是大自然給予人類的懲罰,嚴重的話,龍捲風可能會捲走人的一生依歸,焚風可以帶走一片良好視野的樹林風景,但人類注意到了嗎?這是情緒化,也是反擊。

 

人類吃壞肚子會狂拉,相信是人類,都討厭那一股濕黏,潮濕又帶有惡臭的感覺。那大自然吃壞肚子呢?海洋會震怒,會給予人類更大的生存威脅,而捲來大海嘯,其威力不輸給龍捲風,以海浪的力量捲走人的一生依歸並不是很難,偶而的小海嘯像是海上即興的表演,但那卻是一種如同「冰刨」的一種警告,以告誡人類:「大自然也是會鬧情緒,鬧生病的。」海嘯再不夠力,最後又請出人人可畏的地牛大王,只要它一翻身,數百條甚至上萬條人命就在它的翻身動作或大或小之下,上下遊移,決定生與亡。以海嘯跟地牛大王的交情,配合起來其力量是無敵的。

 

這就是經過人類的發明,科技進步帶來的結果,成就大自然的病症,地球的哀嚎,但最大的後遺症還是人類必須承擔,承擔大自然與地球的身體不適、情緒化等等,其後果已經不是吃到不敢吃的東西吐出來就好,而是想吐吐不出,又難以吞嚥的窘境,透過人類之雙手,之腦,之所慾所種下的因,其果自受。

 

於是幾年前在課堂上的回答,我轉讓給大自然與地球,無任何條件,無任何交易的,卻有一種體恤,一種慌亂。「沒有獨特的見解,沒有獨特的偏好」。的確,大自然與地球的口味非常隨和,因為它們沒有任何語言能力能表示所需及所好,所以在反抗之前,都只有有默默趨於忍受人類的餵食,餵食多元化的餡料,餵食包裹在人類需求、慾望中的餡料。也許我該把舊回答改過:「沒有獨特的見解,沒有獨特的偏好,不代表我們(大自然與地球)什麼都該替你們(人類)接受、消化」。更為貼切。

 

烹飪之前,先想好其所好,訂立烹飪所需的新鮮材料,再開始製作,人類總不希望美味的水煎包中突然多了不對味的葡萄乾,或是咖啡豆吧!但倘若有人鍾愛此獨特之口味,也是值得一試!重要的是,投其所好,勢必禮尚往來。

 

對待大自然與地球亦然,發明之前,先清楚其所好,其所需,其所排斥,訂立對的好的發明過程,以及一套精準的救命措施,以備急用,深思熟慮再施行,才是上策。才不至於自拿石頭砸腳,為了人類方便,沒有考慮得當,而成就大自然的反撲。

 

大自然與人類兩者都該維持平衡,別貪一時方便,造成大威脅。餡料方面該是要小心調配,調配出大自然能夠接受的口味,地球能夠接受的美味,那麼存在於之間的人類才能繼續欣賞天空之美,海洋之嫻靜,而後知己知彼,百戰百勝,方便了生活,也照顧了地球。和樂而不為?』

 

從廁所走出,全身癱軟,差點摔在冰箱上,我打開櫥櫃找出胃藥,服下適量,盼望能減輕那如痙攣般的抽蓄抽痛感。

 

結果揭曉,在經過模特兒排排站的廝殺之後,水煎包被淘汰,最後的獲利者是車輪餅。

 

我將水煎包一顆顆放入牛皮紙袋中,因為它不幸落敗,使命不能完成,心裡依舊替它掛著殘念,希望下回再度廝殺,它好好努力,取得獲勝者的后冠。

 

---------------------------------------------------------------------------------------------------------------------------------------

這依舊是參加去年台北縣文學獎散文創作的其中一篇,餡料想像曲,其實我個人對這篇情有獨鍾,因為花了蠻長時間,但是終究還是沒有贏的評審青睞,可能在文學來說,這篇作品還不夠文學吧!!!再接再厲囉!!!!!

最後還是提醒大家,要注重環保,愛護我們居住的地球囉!!!

( 創作散文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jello33101&aid=19025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