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散文創作-回家
2008/05/26 13:39:11瀏覽389|回應1|推薦0

叮咚──

電鈴響在晚間十點二十二分三十五秒,與窗外的滂沱大雨一起。

從臥房走到客廳大門,輕輕的扭下門把,大門即開敞出一條縫隙,只見大包小包的行李不停的堆疊進來,行李上佈滿雨痕,行李的主人是站在門後的筱茵,她的臉上也抹了一層黯淡。

「蘋姊,妳家借我住幾天,好不好?」筱茵語帶哀傷的口吻哀求著我。

她混身被雨淋的濕透,凌亂的頭髮讓她顯得狼狽不堪,我於心不忍,收留了她。

 

「當然好,快點進來,妳混身濕淋淋的,感冒了可不好!」我幫著她提行李到了最後一間客房,沿路上,水滴從她的牛仔褲邊緣不停抖落,像是欲罷不能的淚,不停的流。

 

進了客房,她依舊是面無表情,只是淡淡的說了一句:「蘋姊,我們明天再談,我想睡了。」說完,就把門關上。於是,我替她準備了浴巾,與一些盥洗用具,擱在門邊,以免她要用時找不到。

 

其實,筱茵是這個月以來第三位入住我家的房客,前面兩位是以前工作時認識的男同事,筱茵是我前男友的前女友,他們搬來我這住的原因,我還沒有時間一一問清楚,但我能依稀感覺他們心中微微的酸楚。

 

「蘋姊,那不是茵茵嗎?她怎麼也來了?」愛哭包皓仁拿著電視遙控器不停轉台邊嗑著爆米花邊問我。

「是阿!是茵茵阿!反正來了,收留就是了,外面雨下這麼大,總不能趕她走。」我心中還是疑惑著她離家的原因,是不是因為感情?

「可是我記得以前妳們互搶男友的時候還互甩巴掌呢!妳怎麼會收留她呢?」愛哭包浩仁的好兄弟大飛繼續接著問。

「少囉唆!問這麼多幹嘛!想想當初你們倆還不是說來就來,連個原因都不肯交代,浩仁還哭的浠哩嘩啦,你則是一臉不甘願的自由樣,輕鬆把我家當旅館,現在人家茵茵來又怎麼樣?」說完,我轉身到了廚房取出幾顆熱騰騰的包子,其中兩顆往愛哭包浩仁與大飛的嘴裡塞,以免他們繼續追問。剩下的則用碟子盛裝起來,留給獨自在房內也許根本沒有睡意的筱茵。

 

「蘋姊,很燙耶!妳好狠的心哪!」愛哭包浩仁與大飛燙的嘴巴發紅不停吱吱叫。

「是這樣嘛?我很狠阿!那你們倆通通給我搬出去,少在一旁廢話。」我故意提高嗓子,向客廳一陣亂吼。

「好好好,蘋姊,妳一點都不狠心,妳好有愛心喔!包子好好吃阿!」愛哭包浩仁耍著嘴皮子,像是愛耍賴的貓一樣。

 

家,不是每個人的歸屬嗎?對我來說,家很好,家有冷氣吹,家能遮風擋雨,家有零食有飲料有電視能打發時間,家有電腦有音響能保持休閒,家有自己舒服的床可以夢周公神仙,就算零食已經過期,飲料已經走味,電視已經壞掉,電腦網路總愛斷線,音響總是跳針,床還三不五時崩榻打擾睡眠,但是家還有家人的保護,我不懂,愛哭包浩仁跟大飛還有筱茵,為什麼不想回家?

雖然他們現在投靠的我,也是住在一個沒有家人的家。

 

窗外的雨還是下著,從樓上往樓下看,街道上好多積水,像是從大河與大海中偷跑出來玩般,可能待個一天,或是玩個三天三夜才捨得回去該歸屬的大河與大海,愛哭包浩仁跟大飛還有筱茵,是否也在等待時機回到該歸屬的家?

 

「筱茵,睡了嗎?」我擔心她餓肚子睡不著,在門口輕輕的喊。

筱茵輕輕的將門打開,沒有拒我於千里之外,觀察她的表情,除了一臉睡容以外,我感覺到她的心情輕鬆了一點,雖然還是皺著眉。

「筱茵,肚子餓不餓,要不要吃點包子?」我將盛裝包子的碟子擺在桌上,另外煮上一小碗蛋花湯,希望能替她趕走被雨淋過之後殘留的寒意。

「蘋姊,謝謝妳,妳總是對我這麼好。」筱茵埋在枕裡的嘴,傳遞了感激,但同時蓋在枕上的眸,滾出幾顆淚珠,不久後便大哭失聲。

我將手放在她的肩膀上,給她溫暖,給她鼓勵與陪伴。

 

這是筱茵第二次來我的住處找我。

她第一次來找我的時候,沒有這麼溫柔,反而像帶刺的天蠍,卻也狼狽的掛著淚珠來找我理論。

 

「把我的武還給我。」當時筱茵這麼說著,她踏進門的第一句話。

武是我的前男友,當時他與筱茵彼此在感情上的關係處理的不乾不脆,他們之間的事我並不清楚,我跟武當時也只是朋友,他對我提出一個非常老套的要求,要我假裝是她的新女友,唯一的目的就是要筱茵吃醋。筱茵果真吃醋了,她透過武的朋友知道我的住處,所以氣沖沖的來找我,但是當她找到我的時候,武已經跟她冷戰兩個月了,而我跟武也培養出感情,名正言順成為他的新女友。

「妳來幹嘛!」武的口氣並不好,跟她說話的同時,還伸出一隻手直放入我的背脊。

筱茵看的兩眼透出殺氣,我心中有些不明瞭,武為何這麼做?

 

「武,我知道我身材不好,但是我們也在一起快五年了,難道你真的要讓胸部太小變成我們分手的原因,不要這麼愚蠢好不好?我愛不愛你才是重點阿!」筱茵說了一串話,我才終究瞭解武為何要找胸部大的我讓筱茵吃醋,甚至哀求他回到她身邊。但以我對武的瞭解,胸前偉大的女性的確是她的愛好。既然如此,為何還跟筱茵交往?

 

武什麼話都沒說,一臉冷漠,讓筱茵更是不甘願被冷落,直直對我甩了三個巴掌,就是要武重視她的存在,我不服氣也回甩了她一巴掌,但想不到的是武竟然也對她甩了一巴掌,那一掌好重好重,還附上一句話:「妳不配打我的新女友。」

 

當時筱茵像是痛到極點的在我胸口哭,似乎忘記我是她的情敵,一瞬間將心裡的苦化成淚水,沾濕我的衣服。

 

「你搞什麼阿!筱茵一個女孩子家,這麼愛你,原來你是因為自己的愛好嫌棄人家,那很好,我現在就當筱茵面前宣布,我要跟你分手,因為臭男人不是我的愛好。你給我滾!」我也很驚訝當時竟然毫不考慮的就說出這些話,但是我一點也不後悔,因為女人何苦要為男人來為難女人呢?我想這不是一個好女人該做的事情。

 

從此,我跟筱茵成為很好的朋友。

 

現在她傷心哭泣,想必又是為了感情,我猜。

我讓我自己什麼都不問,傷心的人需要的就是好好哭一場,哭吧!女人是水做的,傷了心就用水來發洩吧!

 

當她哭累了,睡著了,我將她扶上床,蓋上毯子,離開客房之前,我順手將盛裝包子的碟子收走,放回鍋子裡保溫。

 

愛哭包浩仁跟大飛在客廳各自佔了一個沙發睡的東倒西歪,爆米花灑了一桌子滿滿都是,電視機還大聲唱著歌:「回家,回家,我需要你,回家,回家,馬上來我的身邊……。」一首耳熟能詳的歌曲,來自有名的女歌手順子。

這首歌曲在此時播送,讓我很難不這樣聯想猜測。

「回家,回家,我需要你。」這是筱茵暗藏在心中的話語嗎?她想對誰說呢?

「回家,回家,馬上來我的身邊。」這是不是愛哭包浩仁跟大飛的家人對他們的期許,盼望他們能回家,回到他們身邊。

 

「樹葉長的再怎麼高,離樹根再遠,終究會落在離樹根最近的地方。」我曾經在書籍裡得到這樣的啟示。

愛哭包浩仁跟大飛,還有筱茵,是否就像是落葉一樣,終究會落在離家最近的地方,或者他們的心與家還是緊緊相連?就像葉與根一樣,中間雖然相隔樹枝,但彼此依舊是牽連在一起;就像我手中拾起的爆米花,終究得回到爆米花的桶子裡,與其他的爆米花成員相聚,無論下一秒誰先被吃掉,進入人類體內,至少被溶解前一秒,它們都緊緊相繫。

 

「蘋姊,妳還沒睡阿?」剛哭過的筱茵,聲音明顯帶著濃濃的鼻音。

「晚一點吧!我先把客廳收一下。不過妳不是已經睡了嗎?」我繼續收著雜亂的客廳,一邊小聲的回答筱茵,雖然我的聲音並不會吵醒鼾聲如雷的愛哭包浩仁跟大飛。

「睡不著,想跟蘋姊聊天。」筱茵像個小孩般,站在一旁跟我撒嬌。

「聊天,好阿!那妳等等我,我拿幾件毯子出來替他們蓋上就好了。」等事情忙完,我泡了兩杯熱牛奶到了筱茵的房間。

 

「來,喝杯牛奶,待會比較好入睡。」我將牛奶遞給筱茵,便在房裡的桃紅色沙發坐了下來。

筱茵把牛奶捧在手中,讓杯緣的溫度在她手中慢慢的擴散,我想這就是她需要的溫暖。

「蘋姊,我真的不想回家。」筱茵低著頭看著牛奶冒出的白煙,對我說。

「我知道妳不想回家,要不然怎麼會來這?而且我又沒有趕妳走。」我看著筱茵的雙眼,我知道這不是她的真心話。

「可是……。」筱茵欲言又止,然後把牛奶放在桌上。

「可是妳又很在乎家人的感受,妳很擔心,妳很不安,但是妳又怕妳回去之後面對的還是一樣令妳兩難的情形?所以妳需要一個過來人,需要一個懂得傾聽妳的內心的人,來幫忙妳面對這樣的窘境。」我說了一連串對她的心境的剖析,讓她沒有插話的空間,但我的確非常瞭解她的心境,雖然我不知道究竟是什麼事讓她必須離家。

 

「蘋姊,妳知道嗎?我媽一直逼我結婚,不停幫我安排相親,介紹男人,暫且不論跟我相親的男人跟我對不對的上眼,重點是我不想結婚嘛!可是我媽就是不理睬我的想法,一直要把我推銷出去,我真的覺得很生氣。我不想結婚,不想結婚,不想結婚啦!」筱茵有些激動,但也證明了我對她的剖析完全正確,在她激動的心緒我感受到一股堅持。

 

不想結婚,這四個字背後藏著多少沈重的理由,其實不難想像。以現在的社會來說,不想結婚的人越來越多,原因也很多,對人的不信任,對未來的沒有把握,對婚姻生活感到恐懼,害怕結婚生子,害怕劈腿,害怕很多很多,這些種種,使的很多人對婚姻不敢嘗試,寧願放棄曾經幻想過的有可能的幸福生活,也不想讓百分之一甚至千分之一的沒有把握來殘害原本可以更自由的人生。其實要做這種決定,也是很沈重的。

 

「妳沒有試著跟媽媽溝通嗎?」我想知道從不想結婚到離家中間的整個過程。

「有阿!可是……。」筱茵再度欲言又止。

「可是妳媽媽她是因為關心妳,希望妳能找到往後能夠照顧妳的人,找到能夠依靠的肩膀。所以妳很兩難,一方面有自己的堅持,一方面知道媽媽所持的苦心,妳不知道該怎麼辦?」我又說了一連串,筱茵頻頻點頭,像是等著高人指點。

 

「蘋姊,妳說的都對啦!妳教教我該怎麼辦?是要沒有堅持的就隨便嫁出去,還是乾脆在這裡依靠蘋姊?」筱茵看著我說話的表情,好氣又好笑,皺著眉頭,嘴卻能帶著微笑,我猜想她快崩潰了,至少她的表情已經不合乎常理。

「傻瓜,當然不能沒有堅持就隨便嫁,就算真的要嫁也得要好好挑,竟然妳不想嫁,想依靠我也是無所謂,反正有人陪我才不寂寞,但是筱茵,妳有沒有想過?妳現在依靠我,總有一天會有人要依靠妳?」我把頭靠在她的肩膀上,試圖用一些重量,讓她感受讓人依靠的感覺。

 

「依靠我,誰要依靠我?是妳嗎?蘋姊?」筱茵很好奇,但是依然使力撐起靠在她肩上的我的頭。

「不是我,是妳的家人,是妳媽媽。」「難道妳不這麼認為,如果妳因為堅持不婚而來投靠我,那妳媽媽怎麼辦?她會孤單,會寂寞,會衰老,會生病,所以她當然要投靠妳阿!」我繼續加重力氣往筱茵身上堆。

「可是蘋姊妳不是說,不能沒有堅持就隨便嫁。還是妳真的要我服從媽媽的心願,要我自挖墳墓?」筱茵用疑惑的眼神看著我。

「沒錯阿!不能沒有堅持就隨便嫁,所以妳要跟妳媽媽溝通,妳要讓妳媽媽徹底瞭解妳的難處,天下父母心,沒有哪個父母願意看自己的兒女嫁娶的不開心,妳只要有耐心分析給她聽,她會支持妳的,這樣妳就可以名正言順的在家裡,讓她依靠,而妳也不用這麼兩難,對不對?而且妳一定還想做個孝順的孩子,怎麼會願意來投靠我呢?」我想我應該將筱茵的心事足一剖析分明,因為她原本皺著的眉間,已經悄悄拉平。

「蘋姊,妳不要糗我了啦!」筱茵破涕為笑,我想她心中的疑惑應該已經解開。

 

「傻瓜,無論什麼事,都不要輕易離家,雖然我很歡迎妳,但是有人比我更需要妳的陪伴,『樹欲靜而風不止,子欲養而親不待。』這個道理妳應該很懂,所以以後有什麼事還是可以來找我,但是不要搬一堆東西來,讓妳媽在家乾等又擔心,知道嗎?就像我用盡了力量靠在妳的肩上,就算妳的身體再怎麼搖晃,妳都想辦法撐住,而孝道就是這樣,無論什麼大事,百善孝為先。」我拍拍她的肩,給她深深的支持與鼓勵。

 

「蘋姊,我懂了!離開不是解決事情的方法,明天我就回家跟媽媽好好談。」筱茵下了決心,終於不再黯然神傷。

「真的要明天回去,不多住幾天?」我故意的試探。

「不要,下次再說,我好想趕快跟媽媽打開心結,要不然無論我是吃是睡,我的心都沒有跟我合在一起,這感覺好難受。」看來筱茵真的下定決心了,我也功德圓滿。

「既然這樣決定,明天一定要加油喔!不可以又衝動離家囉!」我給她很多很多的鼓勵,我相信她一定辦的到。

「我知道,我明天一定要回家,無論怎麼困難,我都要盡力讓媽媽懂我,留在媽媽身邊陪伴她。」筱茵一口氣喝完牛奶,表情露出了新希望。

 

隔天一早,筱茵果真將大包小包的行李從我家遷移,回到她自己的家,心裡替她高興卻也有些擔心她們母女倆談話的結果。

 

「蘋姊,怎麼只有妳一個人,茵茵呢?」愛哭包浩仁左手抓著頭對著我搖搖晃晃的走過來。

「她回家啦!」我翻閱著雜誌,一面輕鬆的回答。

「她回家了,這麼快!才一個晚上,轉變這麼大,哼!女人就是女人,太沒志氣了!」大飛隨後跟著說。

「你們這兩個傢伙,說這是什麼話,筱茵回家沒志氣,你們倆很有志氣阿,一天到晚窩在我家,我才不相信你們都不想家。」「你們阿!不要因為逞一時之快,造成什麼更大的遺憾!」我沒有把話說的很明,我總認為男人應該成熟點。

 

「遺憾,哪會有什麼遺憾。」愛哭包浩仁輕鬆的吹著口哨。

大飛偷偷的站到我旁邊,跟我說起悄悄話。

 

「蘋姊,妳知道為什麼浩仁要來妳這住嗎?因為這裡離他家最近。我偷偷告訴妳喔!浩仁是因為被逼婚,所以才找我陪他來這住。」大飛說的我耳朵發癢,但很湊巧的是,愛哭包浩仁跟筱茵離家原因好相似。

「逼婚?那你說這裡離他家最近?是?」我不懂這句話的玄機。

「離他家最近,他的擔心就能減半阿!他出去閒晃或是買東西的時候,都會刻意繞過他家,觀察情形。」大飛這個好兄弟一瞬間變成報馬仔。

「所以他還是關心他家的囉!那我有辦法了。」我看著愛哭包浩仁的背影,似曾相識,有著筱茵昨晚的落寞。

 

「其實你們知道嗎?筱茵也是因為被逼婚,才跑來我這的。」我開始說些什麼引起愛哭包浩仁的注意。

「竟然是這樣,她怎麼回去了?」愛哭包浩仁疑惑的問。

「她想要回去跟她媽媽好好溝通阿!如果連溝通都不試,豈不是太沒志氣了!而且她很擔心她媽媽的身體會因為擔心她而起變化,所以就回去了。」我將筱茵的例子說出來,看愛哭包浩仁是否能有些動作。

「可是……。」愛哭包浩仁這次沒有哭,反而是支支吾吾了起來。

「沒有什麼可是,逃避並不能解決事情,難道你可以一輩子都不回家?被逼婚就被逼婚,想辦法說清楚表明心意阿!一個男人一聲不響逃開,算什麼有志氣!想要有志氣,就向筱茵看齊。我話就說到這兒!我有事先出門了。」我說完話向大飛使個眼尾,要他跟我一起出門,其實我們只是要躲在一旁看愛哭包浩仁有什麼動靜。

 

「其實你只是礙於友情,要不然你早想回家了吧!」我問大飛。

「蘋姊,好眼力。雖然蘋姊這也算是應有盡有,但是不是在自己家,就是感覺不對勁。」大飛很老實的說出心裡的感覺。

 

算了算時間,我們也沒有聊太久就上樓了,我的說服果真有效,愛哭包浩仁留了張紙條,上面寫著:「蘋姊,妳說的沒錯,一個男人畏畏縮縮像什麼男人,所以我先離開了!我要回家去負起當一個男人的責任。大飛,謝謝你這幾天的陪伴,你真是我的好兄弟。」

 

大飛跟我一同看完了紙條,心裡很高興愛哭包浩仁開竅了,於是跟我做了簡單的告別,就從我家離開了。

 

在現代社會談成家,總是讓人避之唯恐不及,希望他們各自回家後,能與自己的家人談出好結果,無論如何,家永遠是站在第一線護著自己的地方。

 

「回家,回家,家需要你。」

( 創作散文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jello33101&aid=1902491

 回應文章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2008/05/26 13:53

愛家!

我最愛的就是我的家、我的家人!!!

回家,這句話聽了真的會很感動,尤其當擬人在國外時,我最喜歡說的一句話就是:我想回家!!(台灣的家)


cindy野(新的野)(jello33101) 於 2008-05-26 13:55 回覆:

沒錯,回家真的是一句令人感動的話。

也祝福你有一個幸福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