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散文創作-假期的出走記事
2008/05/26 13:33:07瀏覽316|回應0|推薦2

這是一篇我前幾天出門找工作的時候,所有感而發寫下的文章,內容敘述現代年輕人找工作的無奈,與背後的辛酸。也在此鼓勵為找工作而傷神,或失落,或心情焦躁的你們,不要放棄,在待業的時候除了找工作也做些自己能做的事情,不要因為找不到工作而頹廢,改變心情,也許好運氣就會降臨,共勉之!

希望大家都能快快從假期中脫困。 

(這是去年寫的作品,沒有在這裡貼過,今天特別貼上分享。)

----------------------------------------------------------------------------------------

 

假期的出走記事 /文 : cindy野

 

第一天

巷弄間停滿各式廠牌的車輛,不分順序,新舊相間,唯一的共通點是因為車主忙碌而被暫時停放路旁或路中央,都熄了火,暗了車燈,車窗也掛上紙條或告示牌,上面寫著車主姓名與聯絡方式,以防發生什麼重要事故或是拖吊事件,能夠方便聯絡。此時,是車輛的假期,尋好最安全的位置,車身就這樣被停放著。

 

擠滿巷弄間,車輛的假期在巷弄間開始,像是小型展覽會,沒有聲張,沒有氣勢。被停放的車輛一定感覺很悶,擠在狹小空間,不能動彈,還得與其他的車並排,互相交流使用的汽油味,每一塊停放車輛的地上,都留下汽油的漬印。它們也許想結束假期,重現拉風車速與效能。

 

偶爾路過的甲乙丙,可能曾經為它們的外表驚豔,五顏六色的漆,五顏六色的高檔零件,是橘,或藍,是名車,或二手。驚嘆聲層出不窮。

 

現在,我也試著從一個假期中出走。

我懷著五顏六色複雜的心情,步在停滿五顏六色車輛的巷弄間,我在五顏六色林立的招牌下,尋找一個容納我的地方。

我尋著一塊招牌,一個店家,盼望刺激我空蕩已久的四肢,挑戰我已經休息好久,想重新出發的戰鬥力,讓我沈重的雙腳,獲得輕盈的生命,不再畏懼向前邁進。此時,不只我,還有其他人也試著從假期出走。

 

腳步不停的往前踏,脖子不停的伸長蔓延,雙眼好似精密的掃描器,描過一個又一個招牌,解讀每個字意,觀察每個招牌,每個店家,招牌的最上方有一大塊天空好晴朗。我的心,我的腦,都摻著些許混沌,沒有晴朗的份兒。只顧著往前走。

 

知道,距離忽近忽遠;知道,衣襟乾了又濕;知道,不只我一個人在走著,很多人都在走著,都在等著,充滿希望的招牌與店家,所以不能放棄。雖然不能確定距離;雖然衣襟濕了又乾;雖然很多人都要希望,但我知道,不停的走就會看到希望。

 

不久後的遠方,頂端掛著的,紅白黃藍,藍白紅黃,頂端掛著的,黑紫綠,綠黑紫,顏色不一,唯一肯定的是希望,會等著我,或是某一個他。

 

好熱,不行停,好累,不能停,路旁有人在吃冰,好沁涼的感覺,我只能遠觀,望梅止渴,不能停下腳步;好熱,不行停,好累,不能停,路過的店家送出冷氣,我只能感覺幾秒的暢快,已是厚禮,不能久站,我必須隨著雙腳下的熱氣,不停的走。

 

持續行走著,持續出走著。

 

終於在渺茫中看到了希望,上面寫著「應徵請入內」,不到三秒,被轟出來,對方說:「我要長相兇一點的。抱歉,妳看起來太善良。」想不到善良竟然成了被拒絕的理由,早知道我該繞去玩具店買幾副面具,要抓走小紅帽的大野郎,電影驚聲尖叫的鬼魅,還是殺人不眨眼之類喪心病狂型的面具,造型多變,任君選擇,可惜,我沒有計畫到這一點。只好摸摸鼻子,再重新尋找。

 

第三天

準備好了許多白色單子,劃滿了格,單子上詳列我的姓名,我的出生年月日,我的身分證字號,我的學經歷,一切都關於我,像是把虛空中的一個我暫時用文字書寫,是證明我的身份,也是一個希望,這個希望的真正用意是連結另個希望,創造成真。白色單子待在包包中,陪我一起出走。

 

完蛋,下雨了,沒帶傘,包包沒有防水,白色單子糊了,雨沖刷了希望,今天出走失敗,也許明天會有更多希望候著我。

 

第六天

大晴天,才剛出走就有好運氣,走進希望的店家,雙手拿著白色單子,交予他們,我的希望正在與他們的希望交流。站在五顏六色的店面與人們面前,我顯得有些卑微,沒有色彩,但願白色單子能爭取一點,成就一半可能加入他們的希望,另一半要靠後天的配對。

 

像是感情的首要原則,合則在一起,不合則分開;合口袋滿滿,充滿鮮血的紅,實現人慾望的民生用具都在口袋中,不合則口袋直接大出血,慢慢流,慢慢流,流乾為止,往後每個月要等到新血注入,還很難。

 

這是預設的兩種結果,各佔一半的機會,我期待前者。

 

結果出爐前,必須暫時會到假期中,等待通知,擇日再出走。

 

第十天

結果出爐了,可能透過電話與便捷的電子郵件,抑或是沒有任何一點結果與通知,但都是道出,原先成就一半的希望,再度失望,前者的期待落空,後者卻實現了。臉上的笑容有些尷尬,嘴邊勉強的說「不急,再加油」,心上卻沈澱澱的嚴重失落,口袋開始有了開口,血慢慢在往外流,五顏六色的複雜心情,開始了,卻還不結束。

 

第十一天

到路上逛了逛,車輛結束了假期,路旁或路中央空了出來,有小孩在上面踢著皮球與毽子,笑得很開心,發動的車輛,拉風的時間到了,興奮的不停顫動車身。卻還有幾台默默等待車主的車輛,跟我一樣在假期中渴望假期結束,渴望開心的笑容是自己的,拉風是自己的。

 

第十二天

重整心情,穿上輕鬆的垮褲,舒服的上衣,MP3的隨機播放讓心情愉悅,我再度回到五顏六色林立的招牌下,路旁的車輛有些開始它的假期,有的正準備收假,我此時心情偏向後者。

 

現在,我想成功從一個假期出走。

 

包包中依舊塞滿白色單子,我期待有招牌與店家,能容納我,成就我的期待,我想成為招牌下生活的一員,等待每個月的新血注入我的口袋。

 

為了此,我的誠意更蠢蠢欲動了起來。

 

「請問有貴公司有缺人嗎?」我問。

「不好意思,我們剛剛才錄取一個名額。現在暫時不缺。」

 

「不好意思,請問貴公司是否有職缺呢?」我問。

「有的,不過我們是替其他連鎖分店應徵的喔,南部方便嗎?」

 

「不好意思,請問你們這邊還需要人手嗎?」我問。

「我們店長不在,麻煩你留個履歷,謝謝。」

 

口好渴,應徵了好多家,走了好遠的路,希望幾乎都落空了,很多則是來不及問,對方就將應徵公告撕毀。「好沒有信心喔!」我對著白色單子說。

 

長相普普,身高很高,身材嘛也沒胖到哪去,微笑誠懇度也夠,就是沒有個招牌,沒有個店家,成全我的期待與希望。

 

心灰意冷,回家好了。

 

第十四天

懶得出門,不想出走,一張張白色單子被我攤在桌上,像是隨意能取用的便條紙,以不再負有任何使命。

 

阿呆打電話來:「妳知道嗎?我今天去找工作,超衰的,我找的每一間薪水待遇都很好,但都因為我一個耳環就覺得我一定不適合,……妳到底有沒有再聽我說話阿!?」

 

阿呆跟我抱怨了一堆,我只能聽,也不能多說什麼,要比慘,我也慘的不輕,別說耳洞,我連頭髮也沒染,更別說是刺青了,這麼正規的乖寶寶,人家都不要,誰會要你這個笨阿呆,越想心裡越不平,年輕人找工作,真是無奈!

 

我突然有種體認,「找工作」似乎變成年輕人的專職工作,這種工作吃力不討好,他們不願意,我也不願意,但是又能怎樣?

 

第十五天

阿呆又打來,說了:「妳知道嗎?我今天好開心,有人主動打電話要我去工作耶!……妳到底有沒有再聽?」

 

面臨這種好消息,我有在聽,也很開心,但是我的第六感告訴我「這絕對是騙局,一定是詐騙集團。」

 

第十六天

「妳知道嗎?我好生氣,那通電話竟然是個騙局,還好沒有信用卡,要不然我就糟了。」阿呆打來說。

 

事實證明,我的猜疑是正確的。

 

 

第二十天

原本停滿車的巷弄間,都沒有停放車輛,好空曠!

 

大地放假了,我,也還在放假!

 

這個假期好長,什麼時候能夠結束。

 

 

創於2007/5/14

( 創作散文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jello33101&aid=19024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