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閒聊「基地 Foundation」影集與「騾」
2021/10/12 07:20:00瀏覽990|回應0|推薦26

看到第四集,應該可以有把握地說,新劇與原著之間,只有部份人物──的名字──相關聯,人設與情節都大幅改寫,基本沒啥相干。這樣做並沒有什麼不好,因為原著屬於純文字的想像空間,改編成戲劇形式難度甚高。只不過做為原著愛好者,當然難免失落,同時也失去了比較的樂趣。畢竟馬和騾子的差異,可以望細微處推敲;獅子和老鷹呢?太過明顯,講起來反而索然無味。所以今後若討論新劇,基本上會將之視為獨立作品。

說到「騾」,乃是1940年代出刊的元祖三部曲當中,個人最喜愛的篇章(基地系列共七冊,除前述三部曲外,尚有成於80~90年代的兩部續集和兩部前傳)。三部曲前半講述位於銀河邊緣、極星(Terminus)之上的科研基地(Foundation)後裔,如何突破一次又一次難關,依循謝東(Hari Seldon)計劃所預定的路徑,保存人類文明,在衰落帝國的灰燼中復興,邁向第二帝國。

正當基地人志得意滿,以為走上康莊大道之際,完全出乎謝東意料之外的變因,也就是「騾」橫空出世,席捲大半銀河,甚至佔領基地。眼看謝東計劃化為泡影,逃出魔掌的基地人試圖尋求外援,使計劃回復正軌;而勝券在握的「騾」,當然要將之徹底撲滅。

近八十年前,甚至在我初探「基地」小說的80年代,這樣的情節說得上跌宕起伏峰迴路轉。然而時至今日,隨便什麼B級驚悚片,都要千結百轉、髪夾彎好幾回,才能唬過觀眾。倘若照原著搬演,很不幸地,恐怕得落一句「老梗」之譏(因為的確也相當老了)。不信的話,且看下面這段:


王子將形聲繪影琴硬塞進小丑手中,一雙色瞇瞇的眼睛還直盯著蓓妲身上:「彈一曲來,你這妖怪!」他嗥叫道。

大貴人急急撥動十指,和著節拍在樂器上下飛轉挪移。輕柔的曲調昇起──然而其中暗藏殺機。

樂音一剎間變得鏗鏘刺耳、凶煞四竄、哀鴻遍野。蓓妲奮力掙脫驟爾襲來的絕望情感,但是音像太可怕了,她被壓迫得緊縮成一團。感覺上幾乎是永恆的片刻之後,音樂停止了。大貴人汗潸潸的臉頰貼近她,目光凶暴而哀沉。王子靜靜地躺在桌腳邊上。

「夫人,」小丑喘氣道:「妳還好罷?」

「過得去。」她悄聲道:「你彈的是什麼呀?」

「我寧可不提。那是種邪術,配不上甜美純潔的妳,夫人。妳感受到的只是一點皮毛──遠遠不及。」

「這就很夠受了。可知道王子讓你給打倒了?」

大貴人話聲冷厲:「我殺了他,夫人!」


這段文字出自元祖三部曲第二冊的扉頁(見「騾的小丑」)。受今日驚悚推理劇型洗禮的觀眾,看到這裡,應當不難猜出被喚作「大貴人」的小丑真面目。後續如何,姑且賣個關子。但我猜想,新劇與原著應該會有不少出入。畢竟看過原著的人多,再玩這種「老梗」,真的半點驚奇也沒有。

以老讀者懷舊的私人情感,自然盼望原汁原味,只是八十年的差距,若不添加新意,恐怕難以討好新一代觀眾。所以,好吧。首部曲前兩篇的主要人物,杜尼克(Gaal Dornick)韓定(Salvor Hardin),砝、連帝國宰相(Eto Demerzel)都成了女人;除了當代政治正確、性別平等之外,也可以順便搞點兒羅曼蒂克加床戲,那種不太可能載諸史冊(銀河百科全書 Encyclopedia Galactica,縱貫三部曲數百年的背骨脊樑),卻能夠驅憂解頤的東西。演正經戲文以載道活悶煞人,老讀者就姑且嚥下唄。

雖然距播出應該還久,但願「騾」的變化不要太扯,至少別再調換性別。其實按照原著,他應該算是無性(稱號其來有自),若刻意修改成跨性別或多元性別,意思似乎不大。然而另一層面的含意,也就是絕嗣,卻不得不做修改。畢竟新劇打一開頭,就弄出三位一體、萬世一系的複製人皇室傳承。要說「騾」不能如法炮製,恐怕他老兄自個兒也不肯罷休,要大開殺戒吧!這得瞧編劇搿功如何,且拭目以待。

當然,更有可能的發展,是跟到目前為止的四集一樣,劇中出現的「騾」,除了名字之外,和原著根本風馬牛不相及。若果真如此,衷心祝禱編劇搿功了得,不然肯定要翻臉。

女版韓定(Salvor Hardin)
三位一體、萬世一系複製人皇帝,以及女版帝國宰相 Eto Demerzel
謝東計劃(Seldon Project)看似成了某種信仰崇拜
多了戰爭動作場景
再加親情倫理調味

( 休閒生活旅人手札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jefnjil&aid=1693165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