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大地的聲色
2017/01/08 00:00:00瀏覽1792|回應2|推薦72

大地提供如此豐碩的聲色畫面,我們可曾停下腳步,靜靜地諦聽一聲鳥啼,一句蟲鳴;或欣賞,一株花的綻放,一朵飄過的雲,一輪皎潔的月。

 

 

    前陣子讀過的夏綠蒂的網(Charlotte’s Web),書中有些段落描寫四時大地,我蠻喜歡的。現試著譯幾個小段:初夏的農場是一年中快樂美好的日子。紫丁香開著花,空氣充滿甜味,紫丁香花謝了,蘋果花接著開著,蜜蜂成群來訪。日子漸漸溫暖而輕柔。學校結束了,孩子有空玩耍及到小溪垂釣鱒魚……。初夏,是鳥兒歡慶的時光,在田野、房舍四周、穀倉、森林、沼澤,到處充滿愛、歌聲、鳥巢及鳥蛋。來自樹林邊緣的白喉麻雀一聲聲啁啾鳴叫著……。初夏,有不少東西可以讓孩童吃、喝、吸吮及咀嚼的。多汁液的蒲公英莖,充滿花蜜的紅花草頭,還有冰箱內的冷飲。你看到處充滿生氣,甚至野草花梗上的小球,若撥開它,裏頭還藏有綠色蠕蟲。馬鈴薯藤葉子下,則有橘色鮮艷的蟲卵。……春去秋來,一年接著一年,一個季節隨著另一個季節的來到。大地提供如此豐碩的聲色畫面,我們可曾停下腳步,靜靜地諦聽一聲鳥啼,一句蟲鳴;或欣賞,一株花的綻放,一朵飄過的雲,一輪皎潔的月。

 

    一年四季輪轉,有人喜歡春天的百花爭妍,萬紫千紅;有人喜愛夏日的綠樹繁茂,柳絲輕柔;有人則喜秋天樹葉的變裝,楓紅的璀璨;有人則愛冬日的寧靜及其蒼涼蕭索。大自然的聲響色彩總是豐富點綴著大地,莊子齊物論說聲響有三籟,當風經過處,遇有孔竅便發出聲響。人所發出的是為人籟,等待風吹而鳴的是地籟,而渾然天成,不經雕飾的自然聲音為天籟」。不管我們喜歡哪一個節令,每一個季節都擁有無盡如樂音般的天籟及變化多端的大地色彩。

 

    想起日本一位作家同時也是音樂家的宮城道雄,他幼年患眼疾,七歲雙目失明,使得耳朵格外靈敏。寫的散文微妙地傳達一位失明者的特殊感受與體驗,為日本現代散文開拓出了另一片天地。他對聲音的敏銳,甚至還能分辨聲音的顏色有白色的音、黑色的音、紅色的音、黃色的音等。曾說自然的聲響可以說無一不是音樂。與其欣賞出現於陳詞濫調的詩歌和音樂中的東西,不如去傾聽大自然的聲音,更加令人感奮。我們不論怎麼努力,也做不出勝過自然的作品來。」這是一位以敏銳耳朵傾聽大自然聲音者的親身感受。

 

    造物者給我們連綿聳峙的高山,湛藍廣闊的大海,蔥翠的森林,悅耳的鳥音,紛飛的羽翼,湧動的雲彩……,使得大地充滿富饒的視野與美聲,我們豈可視若無睹,充耳不聞,汲汲營營而辜負了此番美意!




宮城道雄編的名曲:春の海(Haru No Umi),宮城道雄除了編箏的樂曲,對這樂器的數也做了些改革。


 

 

我的新書

  

網路書店:

 秀威網路書店:http://www.bodbooks.com.tw/viewitem.aspx?prodno=23157

GooglePlay圖書(電子書)

https://play.google.com/store/books/details/%E6%B4%AA%E6%98%8E%E5%82%91_%E6%B5%B7%E6%B0%B4%E8%97%8D%E8%97%8D?id=xbwlCwAAQBAJ&hl=zh-TW

博客來網路書店: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702146

( 創作散文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jeffhung100&aid=87707494

 回應文章

張鳳哈佛 哈佛問學錄 得首獎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7/01/25 07:52
真多謝你!恭賀闔府年禧!
洪明傑〔洪杰〕(jeffhung100) 於 2017-01-26 10:37 回覆:

謝謝鳳姊

祝福  闔府新春快樂!


Bianca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7/01/09 22:23

謝謝洪老師的翻譯,《夏綠蒂的網》一書中對於四時大地的描繪既生動又美麗,文字中豐富的聲色影像提醒了我們可曾忽略了它們。

出去走路時老公常需要等我,不是我走得慢,而是我常常停下腳步尋找樹上的鳥兒、欣賞一株綻放的花朵、一樹翠綠的枝葉、一朵美麗的白雲....,它們總是讓我看/聽得出神!

宮城道雄和貝多芬一樣,色彩和音律是在他們靈敏的的心中,而不在於眼耳之中。

大自然以各種聲色姿態豐富我們的感官及心靈,洪老師也是深能體會箇中奧妙之人!得意

洪明傑〔洪杰〕(jeffhung100) 於 2017-01-10 07:13 回覆:

謝謝Bianca!

讀書會讀了這書,就感覺書中對季節現象的描述蠻美的

後來想到莊子的天籟,又想起昔日讀過的日本散文家宮城道雄對大自然的感應

就這樣漸漸形成了這篇拙作!


你提到的"宮城道雄和貝多芬一樣,色彩和音律是在他們靈敏的的心中,而不在於眼耳之中"  這話講得好

我一時都忘了貝多芬這位感官雖受到傷害,但音樂的成就卻鮮少人可及  

周邊的大自然充滿美感,值得我們去關注與領會  得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