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一條伴我成長的溪流
2009/11/26 08:55:13瀏覽1132|回應2|推薦12

浯江溪來到出海口寬廣了起來

 

雖是夏季,清晨,空氣清涼舒爽。每次回到家鄉,都會沿著浯江溪散步。有時走過昔日兒童橋的舊址到莒光樓;有時走遠些到延平郡王祠,吹著海風,隔海觀覽烈嶼及對岸大陸群山。

浯江溪自被鋼筋水泥覆蓋做為民眾停車場後,這條曾蘊藏水草、水中生物、淺渚的蜿蜒小河,便消失在地底了。數百年來,孕育著後浦繁榮發展的母親之河,自此不見天日。更難想像早年河流的「檣桅林立」,舟船往來的盛況。

昔日,東門「代天府」前也有個大池塘,人稱「王爺池」。池塘有閘門、溝渠與浯江溪相通。池的四周樹林茂密,曾是孩童探險戲耍的天地。每到夏夜,蟲鳴蛙叫,喧囂異常。這水塘因開闢貫穿王爺池的民族路及興建東門市場而填平。

其實,一條河、一片湖水對城鎮的發展是正面的。試想,若保留下來,將給城鎮增添多少嫵媚與內涵!

童年常與三五玩伴打著赤腳,在溪中戲水、抓小魚。記得有一玩伴,天生是野外玩家,教大家遇到水蛇如何用手指扣緊,不讓滑溜,然後摔向岸邊,將水蛇擊昏。還熟稔魚兒藏身處,教大家構築工事捕魚。通常,選定一段水流,用水草、河沙及泥巴築成兩道土堤,將河流截斷,使成一小水塘;並將先前的河道引開。將圍起的小水塘的水移除掉,活繃亂跳的小魚小蝦,便可一一捕獲。每次捕到為數不少的江魚仔,這些全身銀白透明,有一對黑色小眼珠的小魚兒,在水中可是機警靈敏。我總愛將魚兒放入晶瑩剔透的玻璃瓶內,加些水草來欣賞把玩。

過兒童橋,是條筆直的小徑。兩旁羅列著大大小小養殖池塘,有些則已廢棄不用。夏日,這些池塘成了孩子嬉戲玩水的天堂。昔日,不曾聽說有泳褲泳衣的,大夥將衣服一脫,光著身子便往水裡跳。池塘的底部是爛爛的泥巴,游泳是危險的。

一次,我們大夥兒正玩得起勁,不知誰去通風報信。憤怒的母親們,個個手上拿著細長的竹條,一路吆喝著孩子名字,氣喘吁吁地往池塘大步走來。孩子聽到母親叫喊聲,驚恐萬分。有的急忙躲入水草中、有的潛入水底、有的將池底的黑泥巴往臉上塗,讓母親無法辨識。母親們怒不可遏,將岸上孩童脫下來的衣服拎著便走。孩子這下可慌了,紛紛光著屁股上岸,萬般無奈地尾隨母親回家。

浯江溪來到出海口寬廣了起來,痲瘋嶼(又稱董嶼)矗立其中。退潮時,淺灘盡是招潮蟹、彈塗魚。當夕陽西下,映著水波斑斕,襯著遠方山巒重重、漁帆點點,可謂氣象萬千,故昔日有「董嶼安流」之譽。當年不識愁滋味的年紀,當苦悶、失落來襲,我常沿著溪流散步到這出海口;看著潮漲潮落,聽著風聲、海浪聲,心中鬱悶、塊壘也跟著舒坦開來。

不知是否對這溪流愛戀太深?在過往歲月,我的住家仍與河流密不可分。當年到台北工作,住家就選定在新店溪畔。溪流河床有著大小不一的鵝卵石,溪旁常有成排的蘆葦叢,當開花時節,隨風搖曳,煞是好看。及至目前,住家附近的菲沙河(Fraser River)仍為我所鍾愛,載滿原木的駁船,緩慢航行於河道中,岸邊時有釣客怡然垂釣,一幅恬靜景像。

這夏日清晨,空氣仍清新一如往常。我踏著昔日的足跡,沿著浯江溪漫步。但那清澈的河流、潺潺的水聲、銀白透明的江魚仔,已無處可尋!


 

上游已淤積的浯江溪

 

 延伸閱讀:

王爺廟埕的故事

記憶中家鄉的迎城隍

我對繪畫的迷戀

搭運輸艦的日子

 

    小河之歌沈文程

小河之歌 

在我深存的記憶中 

有著一條不同的河流 

它像是母親般呵護著我 

讓我有自己的童年和自己的歌 

在中央山脈的森林中 

有著一個不同的部落 

不同的語言和不同的膚色 

喝自己釀的小米酒唱自己的歌 

彎彎小河流就在故鄉的山裡頭 

靜靜地陪我無數個春秋 

帶著無限的思念 

帶著濃濃的鄉愁 

日復一日慢慢流到海裡頭

( 創作散文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jeffhung100&aid=3532423

 回應文章

WWS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浯江溪憶舊
2011/06/14 10:06

對家鄉溪水景色和兒時記憶的描寫

相當深刻感人, 充滿了思鄉情緒.

現在 "一樣的月光照著新店溪",

河水卻都乾涸.  可在詩人的眼中,

情人眼裡出西施, 永遠美麗.  哈哈~

洪明傑〔洪杰〕(jeffhung100) 於 2011-06-14 15:16 回覆:

 新店溪乾涸了  那很嚴重耶

哇  這夏天難過了!

是存有那戀家鄉的情結

什麼多好   什麼多美 

真的是應了您說的 "情人眼裡出西施"   


雲兒大人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浯江溪上...
2010/04/19 14:30

[浯江溪上蓋停車場]~為了人類利益而犧牲生態保育~

絕對是相當大的錯誤!(不知是誰的決策)


★又是美好的一天...開始!!
洪明傑〔洪杰〕(jeffhung100) 於 2010-04-19 15:11 回覆:

對啊!我們對待河流有些奇怪

浯江溪鋪上水泥當停車場

台北則是沿著河流   加蓋高高堤防 (是否只能採用此種方式?)

完全隔絕人與河流的視野  以及那親水性

謝謝您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