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連載小說】《多情公子》第二百四十一話
2020/09/22 05:50:43瀏覽475|回應0|推薦19

《多情公子》第二百四十一話

愛河新區,小刀盟集團總部。小刀盟集團是KS商業聯盟中的一員,其勢力

也是當中最有影響裏的一個。小刀盟集團的總部大樓就如同一坐高聳的山峰一樣

矗立在愛河新區這個KS才建立起來的地方。

 

一間很隱秘的豪華房中,中間的辦公椅子上正坐著一個四十多歲的中年人,

只見他雙目有神,精神飽滿,濃濃的雙眉很有霸氣的倒豎在那淩厲的雙眼上面,

他就是這個在色還跺一跺腳就可以讓KS個界人士顫抖三分的人物,也就是小刀

盟的盟主陳文逆。

房中還有五人,一個金黃色頭髮的青年站在那中年人對面,眼中似乎全部是期待的神色,還有一種狠毒的怨恨之氣。卻正是當天晚上在夜總會被炎羽強迫向張興跪著道歉的那傢夥,也正是陳文逆的兒子陳文豪。

 

另外有三人分別站在兩邊,有兩人三十多歲的樣子,還有一個則只有二十多

歲,都是一臉的嚴肅神色。

 

還有一人,一身黑色的包裹,卻並不是台灣哪個民族的服飾,倒像極了日本

的忍者。只見他雙手抱在胸前,待在幾人遠處,似有似無,給人一種幻覺。

 

只聽陳文豪道:「爹,這次一定要將那幾個混蛋全殺了,方能泄我心頭之恨。」

  陳文逆冷哼了一聲,道:「炎羽我們是一定要殺,不過那幾個學生,還

是不要動他們,免得太過招搖。」

 

 

可是陳文豪似乎心有不甘,不由得望著他父親道。卻見陳文逆橫了他一

眼,道:「給我惹的禍還不多?這次山本先生的任務只是炎羽一人,你不要給我

添亂。」說著,眼睛眼著那忍者。

 

另外幾人也望向了那被黑色布料包裹著的忍者,心中卻有些擔心這麼熱的天

氣他裹在那黑色的袍子裏面是怎麼受的了的。只聽那人用比較生疏的中文道:「如

果你們還有什麼厲害人物對付不了,我可以代勞。」

 

那二十來歲的看上去很血性的青年聽了,道:「不用了,山本先生只要對付

 

炎羽就行了。陳文逆看了他一眼,卻沒有說什麼。

 

那忍者聽了,道:「喲西,你們的,自己決定。」那說話的青年名叫蔡小虎,

是小刀盟年輕人物中的佼佼者,現在陳文逆的得力愛將,與那三十來歲的比較高

大的許志是小刀盟的兩大戰將。

陳文豪聽了,忙道:「山本先生,只要你能夠將炎羽殺了,其他的幾人,都

不足為懼。不過,炎羽可不是那麼容易對付的人,你可要小心才是。」

 

他話一說完,就聽那忍者冷哼了一聲,道:「台灣的武道已經沒落,我大日

帝國已經將取代台灣神秘古武學的地位,今後世界也只知道有我日本的武術,而

不會記得你們台灣武功。

他此言一出,幾人都是心中一氣,陳文逆心中冷笑不已,不過卻沒有說什麼,

只聽蔡小虎冷哼了一聲道:「你們日本武學自我台灣流傳而去,就算再如何厲害,

始終是我台灣博大武學的一個小小分支,先生又何來這麼大的口氣?」

 

他話一說完,突然臉色一變,就見他手中多了一把一尺多的短刀,然後猛然

在空中劈了幾刀。陳文逆眼睛眯成了一道縫,陳文豪卻是奇怪的望著已經收刀的

蔡小虎。

 

房中的氣氛有些詭異,只見蔡小虎胸前衣服出現了一道口子,卻並沒有血流

出,看來並沒有受傷,他也是一臉的驚駭神色,望著那似乎根本就沒有動過的忍

者武士。

 

剛剛他只感覺到四周殺氣彌漫,一絲冰冷的寒氣到了胸前,知道是那忍者作

怪,但是自己卻不能看到他的身影,心中大驚的同時,出刀相阻,卻沒想到身前

還是被劃破一道口子,而自己卻沒有感覺到有傷到對方分毫,他自問不是一般人

能比,現在哪裡能不驚訝?只聽見那忍者嘎嘎嘎嘎的冷笑了一陣,蔡小虎還沒

說話,就聽陳文逆道:「山本次郎果然不愧是日本上流忍者,山本先生這次叫你

來不是幫我們的,希望你不要過分了。不要忘記了我們只是合作關係,還希望你

不要忘記了你的任務。」

 

 他雖然是黑道,雖然也要聽命於人,不過卻也有台灣人的血性,怎麼能夠讓

人欺負到頭上了還不做聲?只聽那忍者嘎嘎一笑,道:「陳盟主又何必動怒?在

 

下只不過是讓你們見識一下我大日帝國的武學,也不過是想讓你們放心,那個所

謂的太子幫的炎羽不會活過三天了。」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