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訪台東九鳥陶燒刊登於台聲月刊
2019/03/25 11:32:42瀏覽726|回應0|推薦1

去年(2018年)帶著婆婆回台東,

進行了難得的婆媳四日小旅遊,

順便到卑南鄉初鹿村新班鳩42號,

採訪排灣族陶藝家廖光亮夫妻,

時隔一年,終於刊登在「台聲月刊」了。

(其實已於2019年1月刊登,

但編輯部的主編們忙到沒人有時間拍照、或寄刊物給我,

只好痴痴地等下去)

好懷念那幾天的美好時光。

刊登文章與版面如下 :

深居山野的九鳥陶燒位於台東縣卑南鄉,以豐沛堅忍的原生創造力,

燒煉出最具排灣底蘊的陶藝創作。陶藝家廖光亮走上創作之路,

是為了找尋自己的根與排灣族的傳統文化,

希望透過藝術的力量創造原住民發聲的聲量與管道,

並營造原住民藝術家創作與交流的空間,落實藝文產業的在地實現。

 

陶藝家廖光亮(諸推依‧魯發尼耀Zudweyi Ruvaniyao)長年

專注於用排灣族的角度思考自身的存在,從傳統文化擷取養分,

轉化為新的表達方式。人稱阿亮老師,現為九鳥陶燒工作室負責人。

1963年生於台灣屏東牡丹鄉,排灣族人。曾經是職業軍人,

2530歲時就讀於神學院,並在教會裡工作,投身社會服務相關

運動,體認到國家機制與弱勢族群間種種微妙的關係,

31歲轉而浸淫於自身原住民族傳統藝術文化。

 

自古以來,琉璃珠、陶壺和面柄青銅刀一直是排灣族的三寶,

族人相信這三件寶物是神從天上送給祖先的禮物,不但珍貴,

還能用來證明擁有者的身分、權力和地位。

 

在排灣族拉瓦爾群的神話傳說裏,陶壺和貴族的誕生有關,

是祖先在人間居住的地方,因此陶壺非常神聖尊貴,

只有頭目家可以珍藏。陶壺還有公、母與陰陽壺之分。

排灣族人認為,必須像對待人一樣地對待它,不能用手抓瓶口,

因為那是它的頭,必須以尊敬的心用雙手捧起陶壺。

 

為了找到一個回到部落後足以維持生活、自給自足的一技之長,

他曾到三義拜師學習木雕技藝,後來想把與排灣族關係密切的

製陶技藝學會、學透,輾轉至高雄美濃學習做陶。求好心切的

他,先後在美濃、恆春、鶯歌學習窯藝的觀念、基本技法、派別,

接受不同老師的指導,爾後返回部落,

追尋失落已久的排灣傳統陶製法。

 

他說,「陶藝是一種材料,代表原住民的喉嚨與聲音,

我想利用陶藝讓原住民把握說話的機會。」陶器歷史悠久,

在古代它是一種生活用品,現今多半作為工藝品收藏。

今日陶藝有原始、古典、民間、現代主義與後現代主義等多種風格。

 

「不過,陶工藝與排灣族人的關係親密非凡,從日常生活到藝術呈現

都可以看到陶的蹤跡,相傳排灣族的祖先是在陶壺中被孕育成的,

而百步蛇就圍在陶壺旁守護。」阿亮老師手舞足蹈地說,

當太陽的光芒照射在陶壺時,排灣族頭目的祖先就從陶壺中誕生了;

然而,生活環境的變遷讓族人逐漸喪失製陶的本能,

他強調,「我想以最自在的身份,找回排灣族人最初的做陶能力。」

上、下圖是胡德夫前往阿亮老師的工作室探訪。

照片由阿亮老師提供。

歌手胡德夫是具台灣卑南族、排灣族血統的台灣音樂家,

漢名自取名為Kimbo,在家中排行第5。

曾就讀國立台灣大學外文系,於大三那年因病休學。

被媒體譽為「台灣民歌之父」與「台灣原住民運動先驅」。

一己之力成立工作室 為了追尋排灣傳統陶製法

 

從事陶藝製作與鑽研已超過20年,2002年定居台東卑南鄉

往巴蘭遺址方向的初鹿村山區新班鳩,經營全台第一座原住民

的柴燒陶燒工作室-「九鳥陶燒工作室」。其名來自地名「鳩」

的拆解,陶燒則希望效法日本「志野燒」等著名陶藝文化,

他希望九鳥陶燒有一天能夠像這些遠具聲名的陶藝創作般,

淵源流長,代代傳承。

 

路上人車漸稀,來到偶可見窯燒煙霧直竄天際的九鳥陶燒工作室,

裡頭有各類型的燒陶工具,包括電窯、瓦斯窯及柴窯。

他指出,不同的燒窯方式可以表現不同的創作特色,

在這裏可以進行不同族群、不同文化的重組與碰撞,擦出各種火花。

 他同時也利用了台東的在地素材,像漂流木與釋迦枝,

發展創作中更多的可能性和獨特性,激發創作動力,

營造一個多元交流的藝術平台,累積台灣本土文化藝術厚實內涵,

提升整體藝術水平,正是「九鳥陶燒」的陶藝精神。

創作動力來自對部落的思念

來自屏東牡丹鄉卻定居在台東初鹿,因為一段美麗的愛情故事。

阿亮老師與夏子老師在台東相遇、相戀、結婚,

正因夏子在背後的全力支持,他才能毫無後顧之憂地

投入陶的創作,從無到有打造工作室至今日局面,

「創作,是為了找到回家的路,這個家不只是實質上

對家鄉的渴望,也足以成就內心圓滿。」

 

他笑著說,「全世界最棒的工作室就在九鳥陶燒!這

個空間、這個環境、這個距離恰到好處。」他解釋,因為距離

而對故鄉部落產生了思念,所有線條的表現都是與部落情感的

拉扯、連結與糾纏,在台東與部落沒有直接接觸,就只是

簡單的家庭生活,思念更加深厚。「正是這樣的距離才有美感,

當初若回去家鄉,或許無法再創作。」

 

阿亮老師的創作,形式上擅長呈現陰陽兩性的二元對話,

然其更深層的內涵意義,其實是反映著人與自然間的微妙關係,

從找尋相互依存的協調,到不著痕跡地交融。「人的眼睛是很容易

被影響的,我都盡量保持一種不見的狀態,保持一種原創的能量。」

 

早期採用排灣族的傳統元素與薰燒技法的阿亮老師,如今漸漸

以簡單的線條呈現純粹與變化,除了技法上的進步,更有隨著心境

與概念而產生「質變」。釉彩變化則常以漂流木灰釉為基底,

在高溫1200度的窯之後,顏色千變萬化,氣氛樸質自然。

近年則投入柴燒的鑽研,在自然樸拙的色澤中探討人生議題。

 

「傳統不是一直進行重複的製作,畢竟今天我做的陶燒,

千年前、百年後同樣都是排灣族的傳統。」於是,阿亮老師

如今得以用純熟的技法融合排灣族人「宇宙」、「祖靈」和

「人」的獨特觀點,進行著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創作旅程,

為原住民發聲。

 

上天不負苦心人,他的作品也陸續獲獎。

2010年,作品『何去何從作─核去核從』獲得台東美展優選獎;

2011年作品『神話』獲得台東工藝展第二名。

 全力協助原住民以傳統技藝謀生

 為了鼓勵原住民回鄉工作,九鳥陶燒工作室雇用近九○%的

原住民員工,教導他們學習陶藝求得一技之長,並將自己

這幾年經營文創藝品的心得,帶進台東、屏東等部落進行

產業分享與合作,協助更多原住民利用傳統技藝謀生。

 

長期以來,阿亮老師與在地的臺東縣布送學會合作,成立了

台東窯藝文化園區,以工坊培育工藝人才、促進部落就業、

耕耘原住民藝術創作和發展在地原住民文創產業,並利用

在地素材,推動在地的陶藝產業及陶藝美學,發展具地方特色的

文化創意產業,期以企業經營方式推動部落文化與產業發展。

 

甫於201710月結束的「陶遇.美麗靈魂的重生」特展,

是九鳥陶燒陶藝家廖光亮與兩位弱勢學員胡依然及江俊祥的

師徒作品展。布農族人胡依然(圖下右)落魄一輩子,

好不容易在捏陶找到人生方向,作品尚未出窯,

卻在睡夢中撒手人寰徒留遺憾,

享年55歲。人生已落幕,第一次展覽才開幕!

 

致力於「台灣美術史」教學與研究樸素藝術30年的

台北市立教育大學視覺藝術系暨研究所專任教授蘇振明教授指出,

「藝術若是缺乏人道、正義與生命的關懷,任何藝術品的美學

只是一種視覺的享樂或是一種視覺的麻痺。」他認為,沒有受過

繪畫訓練的樸素藝術家,以自己獨特的方式說出內心的話,

那麼真誠而動人,呈現了藝術的原創性與本質,

也是一種創作性格上的的純真。

 

東華大學藝術創意產業學系系主任兼所長王昱心,本身就會做陶。

她認為,從阿亮老師所輔導的兩位素人學員胡依然、江俊祥作品中

所看到那種保留著祖先對山林大自然崇敬友善的傳統信仰,

透過手感表現出原生與樸實況味,兼具個人、族群與社會的

多元價值,值得台灣藝術研究者與文化政策制定者的關注。

 

台東大學資訊管理系副教授謝明哲剖析當代陶器行銷學指出,

畢竟作品要能銷售才能生存,教育大眾欣賞在地的原住民族文化,

並學習接納與尊重文化之多樣性,讓陶藝的商業市場得以包容,

並看見原住民美麗的靈魂,而且願意掏錢買單,

更有助於落實原住民藝術的在地實現。

 

阿亮老師表示,在陪伴過程中,從每位學員身上看見了閃亮,

就像濃密森林裡的貓頭鷹眼睛那樣的明亮,若他們的陶藝創作

沒有延續,作品沒有被外界看見,那就是人世間重大的損失,

也是老師的罪過。他希望透過幫助更多原住民學習做陶玩陶的

技藝,讓更多有潛力的素人陶藝者的作品被世人看見,

使名不見經傳的人生故事因此被聽見。

 

回顧習陶的經歷,阿亮老師一直思考如何從部落出發、怎樣才能

回到部落生活。九鳥陶燒出窯的作品中有質樸藝術的動人美學,

也有來此分享生活體悟的各界職人,串聯、整合、交流在地

藝文能量,讓更多人看到藝術創作絕對是可以投入的產業。

能如此浪漫而波折地達成「文化傳承」的重責大任,

一切都有賴浪漫又豪邁的阿亮、與視「浪漫是懶惰,豪邁是浪費」的

夏子,這對可愛的伴侶。

 

目前工作室的營運項目包括,自有品牌「會說故事系列杯」展售、

陶藝DIY體驗、住宿、客製化產品與藝術品、公共藝術工程、

窯藝文化及巴蘭遺址生態導覽、行銷平台等,

持續實踐在地陶藝文創產業,並提供香醇的九鳥咖啡,

配上藍天白雲與大自然的美景。全年開放,歡迎預約參觀。

「九鳥陶燒工作室」台東縣卑南鄕初鹿村新班鳩42號。

電話0932-582058

 以下是本人去年造訪工作室所拍攝的照片。


 

( 創作其他 )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jadeyen228&aid=1252481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