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乖蹇 38
2014/07/08 11:36:22瀏覽540|回應0|推薦13
試算自己的生命,不是還有多少時日可活的問題,而距離死亡會有多接近,我己過了當初那種以生之長度來揣度死的距離,而行進到以何種態式來接受死的段落了。當然此類所謂的揣度或過程都是逐漸悟覺地到接近死亡才有的意識甦醒,生命的現狀使人執迷在生存的彼岸;年事陡增才卻除生之迷霧体現死之逼近。但這裡頭無所謂惋惜和遺憾,返自省察,這類情緒我是完全不曾有過,而有的是來自那種當然該接受的省悟,如若拿之強調地說成逆來順受也未嘗不可,雖然現狀或即刻的過程可從未應允會是這類情形。


愈往前行可覺著自身体會是愈來愈處之泰然,年輕時的惶惑甚至懼怯已遠離不復纏身。我的生命或生涯過程行程走到此刻平心而論還是可算做平穩順當,當然只要活過來不曾落到死去或者傷殘以至失肢瞎眼的,不論經過大難不死與否,每個人之一生到了回顧之此刻總會感到倖存的平穩安全。然而話說回來,不用自以為得計,雖一直以來都曾是在試圖不平凡中掙扎圖存,而且自始至終不但是一無所得,到此不得不總結地省悟出自己終歸是平凡無奇之俗人;這裡陳明的不僅是自己的一生過程,更且得承認整我個人無論天資與生活歷鍊全都是。我不是不曾後悔或譴責過自己,我暗地痛自追悔犯下滔天大罪,如果道德律代表自我懲罰或者進一步地承擔地說無能即是罪衍,也或者譴責自己未曾盡力去認清自己在此生的方向及努力奮鬥標的即是該死該判刑之死囚,那我確實該去下煉獄、受炮烙、剝皮抽筋。可我偏不從這方向著眼,從這方向自視清楚自己是極端地且是滑頭地訴諸中庸與平凡取向,諒惜自己地不把罪衍算作人生之錯失。我尚推而廣之地認以為人不會為他的行事悔罪,一切都是權宜,都是選擇,都是過程;對錯是外在判斷,自已由於護衛自我放棄最初的自許與自我鞭策,甚至自我激勵都扔之腦後,不再朝稍高的標竿著眼。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iyumo&aid=148826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