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我與Rene ( part 5 )
2015/07/03 21:34:47瀏覽654|回應2|推薦28

 

 

關於這一夜,我和Rene 用深藍色來收尾。

她豪氣地把2006年在慕尼黑機場買的藍色冰酒開了, 老是藥癮發作的她手抖著拿鑽子開酒,卻抖落了一堆木塞屑。

我笑說,這也不賴。是加了味,獨一無二的Rene藍冰酒。

她一拋,古蘭經就這樣抖落在我身旁。

" 妳知道信仰是拿來幹嘛的嗎 ? "  她揪著我問。

" 幹嘛 ? " 反正我老覺得如果要為我臉上的妝來個時尚的定義,那就叫做: SOS 。

好似每個人都覺得我需要信仰的救贖。譬如,我上個美容院美容師從按摩起就開始傳道。我去小診所拿個感冒藥,醫師就開始對我傳道基督教。每次回老家,我妹子就開始對我說起觀世音菩薩還有下地獄的種種。

" 信仰,會讓他媽的那些混蛋得到應有的處罰 ! " Rene 說的豪氣。

Rene 要我去讀讀古蘭經,天哪,古蘭經對我來說和印度教義有著相當雷同的情感衝擊。

她先啜了口冰酒,才冷冷地對我說 : 職場上那些色老頭全都會進火獄,也就是阿拉伯語"哲罕南"的意議。在伊斯蘭的信仰裡,這些作惡多端的傢伙復生以後," 多罪海 "  將會成為他們的永久歸宿啊 ! 該死的" 垛子海 " !

垛子海 ?

我卻想了泰北美斯樂的深藍。因為,我和Rene對飲了兩瓶各500ml,酒精度8.5%的德國藍冰酒。那是一種屬於深藍的愰神,沒錯。

****

半個月以後,余老闆在內湖科學園區的實驗室就燒上了新聞。

冬夜裡,負責的工程師肯定偷懶去了,沒有好好看管小小一顆電池的"異常過充"的實驗,結果,火就這樣燒掉了整個實驗室。

話說,那實驗室的負責經理安格斯先生還曾算是我的同行呢。

安格斯在美商,我在德商。然後,遇見了他,我假裝同情地給了他一個深情款款地擁抱,其實,我心裡響起的是Rene的信仰說。竊竊的笑了起來,就在我踩著跟鞋,跨過明亮的地板身後 .......

 

 

 


( 休閒生活雜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istanbul&aid=25335377

 回應文章

swallow(已更換肖像)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5/07/04 22:00

感謝您來訪留言

祝福假期愉快

Irene Na(istanbul) 於 2015-07-04 22:57 回覆:
您客氣囉。
因為,我也好愛三鷹博物館喔。 ^_^

金大俠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5/07/04 00:40
故事手法有黑藍色的幽默•••很棒呢!
3/15華府作協第廿五回「寫·閱·評·聚」

父親遺愛在股市
同學來華府(二)水道運輸
金德元先生贊助第十三屆大華府地區「中國新年圍棋賽」
Irene Na(istanbul) 於 2015-07-04 11:48 回覆:

以前啊,我也認識一位朋友,叫任大俠。

因為他愛寫武俠小說,又任性的很咧。開心